教育研究的反思与建构——教育研究哲学论纲评介
发布时间2017-07-24 13:57:32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教育学报2017年第6期  作者:柳海民

 

以往,我们做教育研究,往往是不加反思的,忽视了对一些本体性问题的思考,如这项工作究竟意味着什么?它自身有哪些行动规则?所得结论是否对改善当前教育现状有所裨益?事实上,正是因为缺少了这种刨根问底的精神,我们才越发感到教育研究的无力——这项令人尊崇的学术工作,似乎让教育学人并不那么“体面”,甚至引起不少的质疑与诘难。

当我们从对研究过程的关注转向对研究自身加以关注的时候,眼前便出现了另一番图景:教育研究不再纠结于程序和方法的设置、不再过分注重结论性的目标、不再急功近利地试图彻底解决现实矛盾……这一切的问题和思维框架都需要解构与还原,从而寻求一种新的研究路径。教育研究不再是一个作为过程而开展的工作,而是作为研究对象需要我们去反思的活动。这种“研究意识”的转向将我们带入一个新的视域:教育研究哲学——一种对教育研究自身的历史、行动与价值进行反思与重构的学术领域。

教育学者刘燕楠的《教育研究哲学论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2016年版)一书正是试图回归教育研究自身,对教育研究这项学术活动进行反思与建构的理论创新之作。作者站在教育学科的立场上指出:“当我们越来越喜欢用其他学科的语言和视野阐释教育观点的时候,我们也同时丧失了与其他学科平等对话的权利。”[1]针对当前教育研究存在不少问题这一的事实,她认为,“从研究对象上来说,教育研究长期忽视了教育实践这个赖以生存的土壤,因而造成了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2]。基于这种认识,她将立论聚焦于“教育实践”,提出教育研究的特殊性正是来源于教育实践,教育实践是教育研究最直接、最根本的价值指向。在如何区分一种研究是否能够被称之为教育研究,或去判定某种教育研究是否具有学术价值的时候,她给出了一个判断标准:“只有教育研究与教育者开展的具有‘教育性’特点的活动相关联——即与‘教育实践’相关联的时候,它才被赋予了教育性,进而进入教育研究的视野,在真实的以‘人’为指向的教育活动中,以‘教育学’的方式去思考和试图解决可能存在的关于教育的现实或本质的问题。”[3]教育研究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把那些深刻影响到教育实践本质的因素,如人的发展、教学活动、学习活动和师生交往等作为具有核心价值的观察点,进行深入反思。

在确认教育研究根基与立场的基础上,本书明确提出了教育研究要以教育学学科为精神命脉的价值思考。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教育研究作为一项专业实践,没有学科立场支撑便没有了根基与信仰,其语言一定是贫瘠的,方法只能是混杂的,理论与实践只能是对立的,而最终所指向的学科价值也只能是脆弱的。缺乏稳定的“地基”,矛盾的对立将会持续不断地涌现,并长期困扰我们的研究实践和教育知识的品质。对此,她将教育研究进行了一番描述,认为教育研究就是这样一种活动:“与我们的教育实践密切相关,直接指向‘人’,关注那种由教育者参与的、与教育性活动相互关联的、以师生关系为基本关系结构的研究活动,这是教育研究的核心价值”。[4

本书从一种独特的视角确立了一个作为研究基础存在的教育研究的哲学领域。面对教育研究,作者认为重要的不是建构一套完整而复杂的科学理论,而是帮助人们建立一种正确的行动观念:我们正在进行着一种怎样的工作?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究竟该如何采取行动?这正是教育研究哲学需要思考和论证的基本命题。基于此,本书在哲学层面对教育研究进行了全面反思,内容涉及教育研究的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语言论、价值论及道德论六个哲学维度,并尝试构建教育研究哲学之体系。在我看来,该书视域之广、理论之深和观点之新确实为我们的教育学术研究开启了一种新的思维之境,甚至可能激发起更多的人献身教育研究的学术情怀。

我认为,教育研究是具有生命品格的严肃学术活动,并非我们眼前所聚焦的一般方法和技术。甚至教育研究更是一种艺术,它创造性地搭建沟通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桥梁,是追求教育事实与教育价值相统一的学术诉求。教育研究哲学的意义就在于:通过哲学思维方式对教育研究进行反思与重构,为教育研究寻求正确的研究路径及合理的知识增长方式,以促进教育学术的繁荣和教育实践的创新。刘燕楠博士所著《教育研究哲学论纲》的价值正在于此。

 

参考文献:

[1][2][3][4]刘燕楠.教育研究哲学论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397,16,17

 

责任编辑:刘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