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农村处境不利儿童的就读经验现状及政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7-07-24 13:33:56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教育学报》2017年第3期  作者:毛亚庆 王树涛

 

要:为了解西部农村地区处境不利儿童的就读经验状况,采用实证研究方法对西部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74所农村学校的8047名学生进行调查研究。结果发现,西部农村处境不利儿童的就读经验处于显著不利境地,平等全纳、学习努力、课堂互动及课外互动等就读经验显著低于非处境不利儿童,且都在亲师互动和安全保护上处于较低水平;少数民族儿童、寄宿儿童以及低家庭经济水平儿童的就读经验处于显著不利境地,且男童成为新的性别弱势群体。对此,应采取法律和行政举措推动家校合作,优化处境不利群体的亲师关系;关注教育中处境不利群体的性别逆转现象,提升男童就读经验;推进教育民族化、本土化战略,促进处境不利家庭的文化资本积累;推进农村寄宿制学校管理改进战略,改善寄宿学生的就读经验。

关键词:处境不利儿童;就读经验;性别逆转;家校合作;文化资本;寄宿改进

 

就读经验(Learning experience)指学生对自身与学校环境中的人、事、物所发生的交互作用的认识与体验,[1]是测量个体受教育状况的重要指标。由于权益保护、竞争能力、家庭 养育与经济状况等原因,处于弱势地位的处境不利儿童[2],如女童、少数民族儿童、留守儿童、寄宿儿童及贫困儿童的就读经验状况不容乐观,亟待通过公平有质量的学校教育改善。然而当前关于提升学校教育质量的关注,更多集中在如何改善投入上,实际上学校在这方面可作为的空间并不大,对学校教育所能起到的具体诊断和指导作用也非常有限。因为对大多数学校来讲,投入的改变尤其是经费与生源的改变虽然与办学成效最为关联,但要在短期内得到根本改变则不切实际。相比较而言,关注过程质量,改善教学实践,增强生师互动与家校合作,优化学生学习行为,形成学生尤其是处境不利学生良好的就读经验则显得实际和有用得多。经验处于学生学习的核心地位,正如加德纳所认为的学习无非是通过经验所引发的个体变化。[3]它是衡量教育质量的重要尺度,也是提升教育质量的重要抓手,偏离学生这一主体的日常学习经验而对教育质量进行评估和改进,无法触及其核心要素。当前对基础教育公平的关注也存在偏差,人们更多关注起点公平即教育机会公平,对过程公平的关注不足,尤其在当前强调班级整体成绩比较的功利主义思维模式下,处境不利儿童的就读境况更容易被忽视,需要引起重视。本研究以推进公平有质量的学校教育为旨趣,聚焦西部农村地区处境不利儿童就读经验的不利境况,分析其成因并提出政策建议。    

一、研究方法

(一)数据来源和抽样

课题组对云南、贵州、广西、甘肃、青海、四川、重庆、西藏、新疆、内蒙古、宁 11个 省、自 治 区、直辖市共74所农村地区学校进行抽样调查,针对每所小学的四、五年级,初中一、二年级进行随机抽样,共发放问卷11000份,回收有效问卷8047份,有效回收率为73.15%。其中女童4031人,占总样本的50.09%,男童4016人,占总样本的49.91%;汉族儿童4458人,占总样本的55.40%,少数民族儿童3589人,占总样本的44.60%;留守儿童3626人,占总样本的45.06%,非留守儿童4421人,占总样本的54.94%;寄宿儿童4028人,占总样本的50.06%,非寄宿儿童4019人,占总样本的49.94%;家庭经济条件较差的儿童952人,占总样本的11.83%,家庭经济条件中等和较好的分别为4032人和3063人,分别占总样本的50.11%和38.06%。

(二)研究工具

目前关于学生就读经验的构成主要有内外部框架、学习过程框架以及综合性框架三种模型。内外部框架主要考虑学生个人努力和学校环境等内外部因素,[4]学习过程框架主要考虑师生交往、学生 合作、学习反馈以及学习时间等过程性因素,[5]而综合性框架则考虑学习交往、个人努力和学校环境等综合性因素,[6]其中综合性框架是应用最广,也最为人们所接受的模型。本研究以综合性框架为指导,通过专家和学生访谈来搜集测题,将编制成的《西部农村中小学生就读经验问卷》对630名中小学生进行初测。将初测的样本平均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用于探索性因素分析,另一部分用于验证性因素分析。

探索性因素分析发现,该问卷共包含平等全纳、学习努力、课堂互动、安全保护、亲师互动与课外互动六个维度(见表1,表略),累积能够解释就读经验总变异的53.52%。平等全纳、安全保护测量的是儿童的学习环境,学习努力测量的是儿童学习过程中的个人努力,课堂互动、课外互动和亲师互动测量的是儿童直接或间接的学习交往,这与综合性框架具有一致性。具体来讲,“平等全纳”测量的是儿童在学校的权利能否得到较好的理解与尊重,不同性别、民族及家庭背景的学生是否拥有平等的发展机会;“安全保护”测量的是学生在学校中的身心健康是否得到足够的重视,人身安全是否得到充分的保障;“学习努力”测量的是学生是否主动投入时间和精力到学习中去,进行广泛的阅读,主动请教,主动预习、复习及完成作业;“课堂互动”测量的是儿童能否较好地参与到课堂中去,被教师鼓励在课堂上发言、与同学合作学习并分享自己的意见和想法,对于自己的想法教师是否乐于倾听,在掌握所学知识后是否被给予更具挑战性的任务;“课外互动”测量的是儿童的课外作业是否得到较好的反馈,困惑是否得到更进一步的解答,学习困难是否得到补习,兴趣特长是否得到促进;“亲师互动”是一种间接的学习交往活动,测量的是学生家长是否有机会参与学校教育,教师是否与学生家长有着较好的交流互动机制。

验证性因素分析发现,该问卷的结构拟合系数(X2/df=2.458,RMSEA=0.044,GFI=0.909,NFI=0.869,IFI=0.918,TLI=0.910,CFI=0.918)较好(拟合系数X2/df<5,RMSEA<0.07,GFI,NFI,IFI,TLI>0.9,,则结构拟合较好[7]),说明该问卷具有较好的结构效度,具体的模型结构见表1;问卷整体信度为0.914,各分维度的信度系数也在0.699~0.885之间,说明该问卷的信度也较好。综合所有指标表明,该问卷适合作为一项学生就读经验的测量工具。

(三)数据分析

本研究使用SPSS20.0和AMOS20.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二、西部农村中小学处境不利与非不利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一)总体上处境不利与非不利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表2显示,西部农村处境不利儿童在总体就读经验(t=-3.469,p<0.01)总维度以及平等全纳(t=-3.469,p<0.01)、学习努力(t=-4.456,p<0.01)、课堂互动(t=-4.035,p<0.01)、课外互动(t=-3.587,p<0.01)等分维度上都显著低于非处境不利儿童。这说明这部分儿童的学习境况总体堪忧,家庭的不利境况正通过就读经验这条隐蔽的渠道侵蚀着子女的学习动机,恶化着子女的学业成就,缓慢进行着不利境遇的代际复制。其中,处境不利儿童学习努力的劣势最为明显。第一是学习缺乏主动性,动机水平不高,尤其是阅读范围狭窄;第二是课堂互动水平较差,与其他儿童相比,处境不利儿童不能较好地参与到课堂中去,缺少在课堂上发言,与同学合作学习并分享自己意见和想法的机会;第三是课外互动水平较差,反映在处境不利儿童的课外作业没有得到较好反馈,教师也没有采取必要措施对他们进行补习;第四是对平等全纳的学校环境感知程度较低,相比其他儿童,处境不利儿童在学校的权利难以得到较好的理解与尊重。在亲师互动和安全保护这两个维度上,虽然处境不利与非不利儿童差异并不显著,但在这两个维度上二者的经验水平都是最低的。其中亲师互动水平最差,说明像亲师互动这样的学生间接学习交往并未在西部农村学校得到足够重视。当前国际教育改革十分重视学校与家长之间的连接,通过各种创新系统设计建立亲师关系的支持平台。[8]已有研究也表明,有效的亲师互动可以使学生有更多机会进入更高等级学校,获得更好的学业成绩、出勤率更高、在校态度更加积极、问题行为更少等。[9]最后,安全保护的环境建设水平也比较低,表现在学生在学校的身心健康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人身安全得不到充分的保障。

(二)分类别的处境不利儿童与非不利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1.西部农村中小学女童与男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西部农村不同性别中小学生就读经验存在显著差异,值得注意的是男生的就读经验显著差于女生(t=-3.761,p<0.01),在平等全纳(t=-4.888,p<0.01)、学习努力(t=-6.729,p<0.01)、课外互动(t=-5.214,p<0.01)以及课堂互动(t=-7.186,p<0.01)等分维度中,男生也都要显著差于女生(见表3,表略)。因为权益保护的弱势,传统上我们习惯于将女童作为处境不利群体,但本研究给出了不同的结论,女童在就读经验方面比男童具有显著优势,在学校场域中成为新晋 的性别优势群体。“男孩危机”在我国的基础教育层级已经开始显现,表现为男生的学习成绩、获奖等被女生全面超越。[10]之所以如此,有学者认为当前的学校环境更适合于女生发展,即女生在天性上比男孩更成熟、更听话、更容易适应以及取悦他人;而男孩不像女孩那样安静,更多表现出调皮、好动、自制力差等特征,不易讨教师喜欢及在学业中获得优势。[11]男女教师比例失调也是其中原因,有研究证实,教师性别的确对学生的学科兴趣、测验成绩都有很大的影响。[12]教师作为学生成长中的“重要他人”,其性格与行为模式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儿童往往是在对成人不断模仿中完成社会化的,女生相对容易在校园“竞赛”中取得优势,而男生则存在性别障碍。

2.西部农村中小学少数民族与非少数民族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不同民族中 小学生的就读经验存在显著差异(t=4.598,p<0.01),汉族学生的就读经验要显著好于少数民族学生;在平等全纳(t=5.180,p<0.01)、学习努力(t=6.715,p<0.01)、课堂互动(t=7.720,p<0.01)、课外互动(t=4.901,p<0.01)等分维度,汉族学生也都有更好的表现(见表4,表略)。父母受教育程度可能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与汉族人口相比,少数民族人口的中低学历人口比重大,而高学历比重低。[13]这导致不同民族学生的家庭文化资本差异,而有研究证实教育不平等主要来源于文化资本的分配不均,其次才是社会和经济资本。[14]那些拥有更多文化资本的家庭,即使经济资本较少,子女也仍能获得较高的学业成就。[15]这是因为较高文化程度的父母所具备的较好阅读行为习惯对预测子女在学校的成功更为有效。[16]文化资本是一种对子女的内在干预,主要通过家庭文化氛围的创造、阅读及其他学习习惯的养成、学习动机的塑造发生作用,这种资本所形成的学习品质具有可持续性,使得子女即使在缺乏外力干预或监督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发挥较大的影响力,使子女在学校教育中有更高的学习动机。[17]较高的文化程度也使父母更注重与子女的沟通交流,也更为关注和胜任对子女的学业支持和指导,与子女在学习上能形成更好的互动。[18]与此同时,父母拥有较高的文化程度,使他们与学校教师具有更高的文化相似性,更容易沟通,教师会对该群体的子女产生更高的教育期待和关注。

2.西部农村中小学留守与非留守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西部农村留守与非留守儿童的就读经验(t=0.085,p>0.05)及其各子维度都不存在显著差异(见表5,表略)。关于留守对儿童学习成绩的影响一直存在争议,有研究者认为父母外出打工能够提高家庭收入,增加教育投资并对孩子的学习产生正向影响, [19]因为外出务工的汇款能够提高家庭的教育支出,使留守子女获得更多的受教育机会、降低辍学率、减少孩子参与劳动的时间,甚至能够抵消父母教育缺失带来的消极影响,[20]从而改善孩子受教育状况。而与这些观点不同,许多研究者认为父母外出务工会造成留守子女学业表现不佳,父母监护的缺失会对孩子学习带来消极影响。[21-22]本研究部分支持了前一种观点,但这只是说明父母外出务工所带来的经济地位上升可能为子女受教育过程提供更多的物质资源,部分弥补父母外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尚未显示出显著的积极影响。

4.西部农村中小学寄宿与非寄宿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西部农村学校寄宿与非寄宿儿童的就读经验存在显著差异,在就读经验的总体水平(t=-9.022,p<0.01)及平等全纳(t=-9.133,p<0.01)、学习努力(t=-5.981,p<0.01)、课堂互动(t=-10.672,p<0.01)、安全保护(t=-4.846,p<0.01)、亲师互动(t=-2.600,p<0.01)、课外互动(t=-10.266,p<0.01)等各分维度,寄宿儿童都显著差于非寄宿儿童(见表6,表略)。有学者实证研究表明,寄宿学生的学习习惯显著差于非寄宿学生,[23]学习焦虑显著高于非寄宿学生,[24]而并非某些学者推理认为的寄宿有助于学生学习成绩的提高。我国西部农村寄宿制学校的硬件设施以及管理水平落后,寄宿学生生存空间狭小、娱乐设施匮乏、课外活动单调,[25]学校对学生仍处于低层次的“看管”状态,忌惮于学生安全事故,尽力限制学生的活动范围和行为,力求保证学生“不出事”,使得学生生活、学习于其中往往表现出压抑的情绪。生活环境是儿童的重要情感源,完善的生活设施配备、细心的照料与抚育都会成为他们情感与社会化的有效刺激,在儿童积极情感发展中起着推动和保障的作用。但寄宿学生的学习生活冗长而单调,课后作业繁多,课外活动较少得到组织。[26]这样的低水平寄宿学习生活很难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和兴趣,却会抑制其与学校资源、教师的互动,使其感知到较低水平的环境支持,从而表现出较低水平的就读经验。

5.西部农村中小学家庭经济困难儿童与非困难儿童的就读经验差异

西部农村不同家庭经济状况儿童的就读经验存在显著差异(t=16.079,p<0.01),多重事后比较显示,家庭经济状况好的学生要显著高于一般的学生,而家庭经济状况一般的学生又显著高于较差的学生。在平等全纳(t=15.377,p<0.01)、学习努力(t=12.370,p<0.01)、课堂互动(t=7.444,p<0.01)、安全保护(t=8.735,p<0.01)、亲师互动(t=7.694,p<0.01)与课外互动(t=34.403,p<0.01)等分维度,拥有较好家庭经济背景的学生都要显著好于经济背景较差的学生(见表7,表略)。可见家庭经济背景是影响学生学业表现的重要因素,有研究也证实其与子女的学业成就呈现出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父母对子女时间和金钱的投资有助于提升子女学业成绩。[27]本研究推断,较好的家庭经济资本可能通过影响学生的学习过程即就读经验来对其学业成就产生影响。较好的家庭经济条件往往伴随着较高的家庭社会地位,能够使学生家长与教师之间形成更为紧密的联结,构建一个亲师互动的圈层,使学校氛围更加有利于学生的学业发展。[28]学生在学校容易受到更多的关注和鼓励,在课堂中有更多与教师互动的机会,在出现学业困难时能够得到教师更多的启发和帮助,使学生容易对学校产生更高水平的情感依恋,对学习产生兴趣且富有自信,愿意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到学习中去,从而形成良性的学业发展循环。

三、政策建议

(一)关注教育中处境不利群体的性别“逆转”现象,提升男童就读经验

与我们以往认为的女童在学校教育中处于不利地位不同,近些年的实证研究反映男童在学校教育中已被全面超越。[10]本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这就需要改变以往更关注女童作为处境不利群体教育状况的认知和做法,重新定义处境不利的性别群体,积极关注男童的就读经验。要改善男童就读经验,就需要改革课程。学校中男孩之所以处于劣势地位,部分原因是男孩身处“女性化”特征的校园环境和评价标准之内,例如被要求安静、听话、书写,且常因调皮与不守纪律而遭到惩罚。首先,课程内容也应该更多一些考虑男孩的兴趣,例如运动、体育、机动车等,课程设计也应该多增加实践环节,发挥男孩乐于实践、动手能力强的天性;课堂实施中那些对权威性结论的挑战与否定,异于常人、常规的做法或想法,善于质疑问难,丰富的想象力等也应被鼓励。其次,扩大男性教师比例。我国当前基础教育教师的性别比例已严重失衡,女教师占专任教师总数的比重幼儿园为93.72%,中小学为70%以上。[29]教师往往倾向于喜欢与自己性格特质相似的学生,有意无意地对那些听话的、乖顺的、不爱冒犯师长的学生情有独钟,学习上也往往对那些唯师命是从的学生给予好评。有家长甚至担心“儿子在家跟妈妈,在幼儿园和小学跟女老师,缺少成年男性在细微之处的影响,担心他长大后缺乏男子气,性格懦弱,缺乏挑战与探索精神,无法参与社会竞争。”[30]

(二)通过法律和行政举措推动家校合作,优化亲师关系

家校合作是指家庭与学校共同参与到学生的教育活动中,为促进学生的发展而互相沟通、支持与协作,是学生与教师一种间接的学习交往关系。良好的家校沟通与合作是教师与家长之间的润滑剂,有助于促进他们之间相互了解,形成融洽的亲师关系,而处境不利学生是这种关系的最大受益者。通过与家长的沟通,教师可以深入地了解这部分学生的家庭境况、以往习性、对学校的反馈等,有助于教师适时地改变教育策略,从而改善他们的学习经验。伯登(Burden)曾经研究过教师与学生父母有效协调沟通的作用,其中作用之一就是有利于获得父母帮助,协助处理学生的学习问题。[9]我国当前的家校沟通与合作无论从深度和广度上都远远不够,需要进一步促进和加强。首先,政府要通过加强立法、政策颁布来促进家校沟通与合作,建议参考美国加州的《家庭学校合作法》,明确规定允许家长每月或每学年花一定时间参加学校的校外教学、亲师座谈会、开放会议、毕业典礼、义工、出游等活动,以更好地促进儿童的社会化与不良行为矫正,而单位雇主必须提供准假,不得扣发工资,不得歧视、降职、解雇等实质性支持。其次,通过教育规章要求学校采取措施加强与处境不利学生家庭的沟通与合作,要求学校转变以往家校合作的理念,主动协调与父母工作时间的冲突,提升父母的学校活动参与率;要求学校提升活动组织水平,通过设计精致的活动来吸引亲子参与;要求学校开放其管理与教学,吸引部分家长担任学校管理员、教学助手、教学调查员等,请这些家长针对学生的多样化需求为教师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教学建议,并针对处境不利学生的认知风格,促进其学习策略的优化。

(三)实施教育民族化、本土化战略,促进处境不利家庭的文化资本积累

本研究表明,汉族学生的就读经验要显著好于少数民族学生,少数民族学生家长较低的受教育程度所引发的家庭文化资本匮乏可能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家庭文化资本被认为是影响子女学业成就最重要的家庭资本,按照布迪厄的文化资本理论,上层阶级的家庭子女因具有较高的文化资本,与学校教师的文化契合,能适时回应教师所表达的符号,较易受到教师的喜爱,并影响教师评分,进而取得较好的成绩。[31]这启示我们,首先,西部农村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学校应增加少数民族教师的比例,即使是汉族教师也应该学习当地的少数民族文化和风土人情,这样才能与少数民族学生达成文化契合,形成有效的互动和沟通;其次,加强富有民族特色的本土教材开发,更多插入少数民族的文化情景,这对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习适应非常关键。同样,本研究发现家庭经济水平较差学生的就读经验水平也较低。对于这部分学生,引导其家庭文化资本的改善同样有效,因为有研究已经证明文化资本是比经济资本对子女学业成就预测力更强的因素,并且不像经济改善那样难以干预。文化资本包括具体文化资本、内涵文化资本与制度文化资本,最后一种短时间难以改善,但前两者则不然,政府可以推动学校启发或帮助少数民族家庭或其他弱势群体家庭通过提升内涵文化资本如阅读习惯及具体文化资本如家庭藏书来逐步积累家庭文化资本,重点优化子女的学习习惯,提升子女的学习动机与期望,有效利用教育资源,从而促进这部分学生在教育中获得成功。

(四)实施农村寄宿制学校管理改进战略,改善寄宿学生的就读经验

本研究发现寄宿学生的就读经验及分维度都显著低于非寄宿学生。目前我国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仍然相对落后,表现在文化书籍、娱乐设施及活动场所匮乏,食宿条件差,宿舍用房紧张,食堂达不到标准等。[32]许多学校任课教师兼任生活教师,工作压力大,且由于经费短缺得不到相应补贴,因此他们与寄宿学生互动,辅助学生学业的积极性不高,且基于学生安全责任规避的考量,他们对学生寄宿管理往往采取高压管控的方式,力求学生“不出事”。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往往情绪压抑,甚至与教师形成“敌对”的关系,很难对学习产生较高的兴趣和投入。这就要求进一步加强寄宿制学校建设。首先,增加寄宿制学校教师编制,提高生活教师配备。生活教师不仅要照顾寄宿生的饮食起居,更重要的是要组织丰富的学生活动,让学生在活动中释放学习的压力,找到童年的乐趣。其次,加强图书和其他文化设施配备,增加学生的阅读和其他文化娱乐时间,改变其一成不变的上晚自习和写作业的生活安排。再次,改善诸如食堂、宿管等人员的服务态度,其作为寄宿儿童学校生活的“重要他人”,对寄宿儿童友善与否,决定着寄宿儿童对学校安全与保护氛围的感知,影响着寄宿儿童对学校的归属感。

 

参考文献:

[1]周作宇,周廷勇.大学生就读经验:评价高等教育质量的一个新视角[J].大学·研究与评价,2007(1).

[2]郑信军.处境不利学生的内隐、外显自我概念及其与社会支持的关系[J].心理科学,2007(1).

[3]GARDNER,H.What we do &dont know about learning [J].Daedalus,2004(1).

[4]KUH,G.D.HU S.Learing productivity at research universities [J].The Jouralof Higher Education ,2001(1).

[5]KILGO,C.A.CULVER,K.C.YOUNG,R.L.PAULSEN,M.B.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tudentsperceptions of Good practiaces for undergraduate educationand the paradigmatic development of disiplines in course-taking behavior[J].Research in Higher Education ,2016(8).

[6]PASCARELLA,E.T.College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learing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 :A critical review and synthesis[M].Higher Education:Hand-book of Theory and Research.New York:Agathon,1985:15-17.

[7]温忠麟,马什赫伯特.结构方程模型检验:拟合指数与卡方准则[J].心理学报,2004(2).

[8]胡仲勋,俞可.以政策工具创新推进公共教育改革——基于纽约市教育局的经验[J].全球教育展望,2016(3).

[9]王艳玲.英国家校合作的新形式——家长担任“教学助手”现象述评[J].比较教育研究,2004(7).

[10]李杰.近年来我国“男孩危机”研究综述[J].上海教育科研,2013(3).

[11]MOREY,T.Finds boys less suited to school[N].Globe and Mail,1965,August7.

[12]DEE,T.S.The why chromosom:How a teachers gender affects boys and girls[J].Education Next,2006(4).

[13]郑长德.2000年以来中国少数民族受教育程度的变化的族际比较研究[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5).

[14]HANLEY,E.MCKEEVER,M.The persistence of educational inequalities in state-socialist hungary: Traj-ectory-maintance versus counter selection[J].Soci-ology of Education,1997(1).

[15]HUGHES,J.N.LUO,W.KWOK,O.M.LOYD,L.K.Teacher-student support,effortful engaement,and achievement:A 3-year longitudinal study [J].Joural of Education Psychology,2008(1).

[16]COOK,C.J.Cultural practice and socioeconmic attainment :The australian experience[M].Westport,CT:Greenwood Press,1997:125-126.

[17]W Bmann,L.Educational production in east Asia:The impact of family background and schooling policieson student performance[J].German Economic Re-view,2005(3).

[18]杨宝琰,万明钢.父亲受教育程度和经济资本如何影响学业成绩——基于中介效应和调节效应的分析[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5(2).

[19]DU,Y.PARK,A.WANG,S.Migration and rural poverty in China[J].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2005(4).

[20]KANDEL,W.KAO,G.The impact of temporary labor migration on mexican childrens educational aspirations and performance[J].International Migration Re-view,2001(4).

[21]薛海平,王东,巫锡炜.课外补习对义务教育留守儿童学业成绩的影响研究[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4(3).

[22]李庆海,孙瑞博,李锐.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模式与留守儿童学习成绩——基于广义倾向得分匹配法的分析[J].中国农村经济,2014(10).

[23]刘雪珍.农村寄宿小学生学习习惯与应试技能研究——以广西珠江毛南族自治县五所农村小学为例[J].现代中小学教育,2013(3).

[24]马欣仪,凌辉,李新利,王梦怡.寄宿与非寄宿小学生学习适应性心理健康与学业成绩比较[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3(3).

[25]LUO,R.SHI,Y.ZHANG,L.LTU,C.ROZ-ELLE,S.SHARBONO,B.Malnutrition in Chinas ural boarding schools:The case of primary schools in Shanxi province[J].Asia Pacific Joural of Education,2009(4).

[26]汪淳玉,潘璐.“文字上移”之后——基于三地农村小学寄宿生学习生活现状的研究[J].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4).

[27]HARTAS,D.Families,social backgrounds matter:Sociol economic factors,home learing and young childrens language,literacy and social outcomes[J].British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2011(6).

[28]PODER,T.G.What is really social captial?A critical review [J].The AmericanSociologist,2011(4).

[29]陈雨亭.我国隐蔽课程中性别不平等的社会学分析[J].教育科学,2004(1).

[30]李星.教师男女比例失调造成的负面影响[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6).

[31]BOURDIEU,P.PASSERON,J.C.Reproduction in Education,Society and Culture [M].Beverly Hills,CA:Stage,1977:31-35.

[32]李醒东,赵燕萍.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的困境与改进路径[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1(23).

 

责任编辑: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