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论在中国:称谓演变和学科体系演进
发布时间2017-07-24 13:30:20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高等教育研究》2017年5期  作者:卓杰 王续琨

 

:教学论作为一门舶来学科,其称谓从教授学到教学法、教学论,110多年来经历了多次演变。教学论所包含的众多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可以归并为基础教学论学科、类别教学论学科、课程教学论学科、环节教学论学科、边缘教学论学科五个学科系组。目前,教学论的学科体系显示出深度细分化、汇聚综合化、边缘互涉化的演进趋势。

关键词:教学论;学科史;学科体系;教育科学

 

教学论是以教学活动作为研究对象的一门教育科学分支学科。作为由国外引进的一门学科,其称谓在中国几经演变,最近几十年的习惯性称谓是教学论。经过110多年的积累性发展,教学论已经形成或正在形成众多的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本文以学科称谓演变为线索梳理教学论在中国的演进脉络,依据学界已有研究成果,对教学论的学科体系做尝试性建构,进而论析教学论学科体系的未来演进趋势。

一、从教授学、教学法到教学论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有文字记述教学思想的国家之一。距今3000多年的商代甲骨文中,出现了“教”字和“学”字。春秋战国以降,历朝历代的许多名家学者阐发了各自的教学理念,为后世留下了《学记》、《师说》等包含丰富教学思想的典籍。由于缺少新学科创生的社会环境条件,中国对于教学活动的研究一直处于零散状态,没有形成具有体系化特征的学科。

17世纪上半叶,伴随着资本主义制度在欧洲的初步确立,在教育事业发展的实际需求下,教学论在西方进入创生期。1632年,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用捷克文写成《大教学论》(《Didactica Magna》)一书。书名主题词didactica,源于拉丁文,意为“教学的艺术”。夸美纽斯于1635-1638年将此书译为欧洲学术界通用的拉丁文,1657年作为《教育论著全集》的首卷首篇公开出版。20世纪初,中国学术界通过对日文著作的译介,开始引进西方的教学论著述和各种教学理论。1901年,罗振玉和王国维在上海创办中国第一份专业教育期刊《教育世界》。该刊先后翻译连载了日本学者汤本武比古的《教授学》、长谷川乙彦的《教授原理》、富永岩太郎的《大教授法》等教学论著述。另外,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日本教育学家槙山荣次的《新说教授学》、木村忠治郎的《小学教授法要义》,文明书局出版日本教育家太濑甚太郎的《最新教授法教科书》。同一时期的中国本土著作,有戴克敦的《汉文教授法》、朱孔文的《教授法通论》、杜宗大的《最新珠算教科书教授法》、商务印书馆编辑的《教授法原理》、谢洪赉的《最新高等小学理科教科书教授法(第1册)》等。据统计,1901年至1915年共有3部教授学著作、28部教授法著作从国外被引进中国。[1]

由以上介绍可知,研究教学活动的这门学科,在引进中国的头十几年,一直使用日本教育界翻译欧洲著作所使用的“教授学”之名。教授学重点研究向学生传授知识的方法,因此又被称为“教授法”。1918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中国教育家陶行知倡议“以教学法代替教授法”,以便推行“教学合一”的教学理念。此议在教育界的热烈争论中逐渐为人们所接纳,“教授学”、“教授法”两个术语逐渐为“教学法”、“教学通论”、“教学原理”所取代。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20年代初至40年代末,在中国学者的自编高等师范教材中,以“教授法”命名的仅有2部,以“教学法”命名的多达22部,另有以“教学通论”命名的1部、以“教学原理”命名的1部。[2]

从教授学演变为教学法,反映了人们对该领域研究指向、研究视角、基本内容的认识有所深化。以“教学”替代“教授”,能够更精确地指称研究对象,更好地体现“教”与“学”的互动关系和相长机制。但是,“教学法”、“教学通论”、“教学原理”等称谓作为学科名称,仍有某种缺憾,因而有些学者依然愿意使用“教授学”这个旧称。例如,193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夸美纽斯的教学论代表作,书名译为《大教授学》(傅任敢译)。1953年,上海正风出版社出版高晶斋翻译的苏联学者柯罗列夫等人的著作,以《苏联埃教授学问题》作为书名。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高等师范院校普遍开设教学论课程,“教学论”这个术语的使用越来越广泛。从教学法演变为教学论,意在强调这个领域的学科属性,强调运用学科范式将关于教学法的研究成果不断进行理论层面的整合。近期,笔者借助“读秀学术搜索”在《读秀知识库》中以“教学论”作为检索词进行书名检索,共检出1525部图书(检索时间为2017年2月10日)。除出版时间不确切的30部图书和1部福建人民出版社1962年出版的《教学论文集》之外,其余图书均出版于1981年之后1994年以后的年出版量都在20部以上,2001年的出版量一度达到110部。这些图书,大部分为高等学校的教材。其中,既有以《教学论》、《教学论原理》、《教学论基础》等为书名对教学论进行整体性研究的著作,还有大量涉及学科教学论、语文教学论、数学教学论、体育教学论等教学论分支学科的著作,后者清晰地呈现了教学论的学科分化态势。

同期,笔者又在“中国知网”的《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中以“教学论”作为检索词进行篇名的精确检索,共检出2531篇文献,起始年份为1950年。[3]表1列出了1978年至2016年间2521篇“教学论”期刊文献的年度分布情况。由表1可见,在近40年中,以“教学论”作为篇名主题词的期刊文献数量在小幅震荡中呈现明显的增长趋势。

“教学论”图书文献和期刊文献数量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培养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中设置了“教学论”类学科、专业。198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颁布《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授予博士和硕士学位的学科、专业目录(试行草案)》,在“教育学”学科门类的“教育学”一级学科中,设有“教学论”、“教材教法研究”两个二级学科、专业。199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相应的两个二级学科、专业为“教学论”、“学科教学论”。1997年,经过修订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将相应的两个二级学科、专业合并为“课程与教学论”。此后,中国学术期刊和图书中便出现了以“课程与教学论”作为篇名或书名主题词的文献。目前(检索时间为2017年2月10日),在《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中可以检索到261篇“课程与教学论”期刊文献,在《读秀知识库》中可以检索到321部“课程与教学论”图书文献。

20世纪80年代以前,有的教育学家还在指称教学理论领域、教学思想领域的意义上使用“教学论”概念,如《批判杜威的教学论》、《实用主义教学论批判》、《布鲁纳和加涅的两种教学论》之类标题即为此种用法。80年代以后,教学论则更多地被看作是教育学或教育科学的一门分支学科。“教学论原是教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随着教学实践的不断深入,教育科学逐步分化,教学论已成为教育科学的一个分支。它是研究教学现象及其规律的科学,是各科教学法的理论基础。”[4]教学论是“研究和揭示教学活动本质规律的一门理论学科,教育科学体系中的一门基础学科。[5]此类看法几近成为一种共识。

按照中文惯例,学科名称通常使用研究对象加“学”字的方式来命名,如教育学、教育社会学、教育心理学等。也有使用研究对象加“论”字来命名的学科,但数量较少,如相对论、控制论、突变论等。以教学活动作为研究对象的学科,本可以由借用日文称谓“教授学”直接转换为“教学学”,但教育学界选择“教学论”作为标准化、体制化称谓,可能是因为两个“学”字叠用容易被误读且有些拗口。20世纪80年代前后,两个“学”字叠用的一些学科名称开始为学术界所熟悉并欣然接纳,如科学学[6]、哲学学[7]、文学学[8]等。

其实,作为教育科学分支知识体系的教学论,称之为“教学学”,就显示学科属性而言也许更为直观,更有学科意蕴。[9]十几年前,已有以“教学学”作为书名主题词的图书问世。[10]考虑到概念的实际使用状况,本文仍然沿用“教学论”这个主流称谓。

二、教学论的学科体系建构方案

20世纪初算起,教学论在中国已经走过了110多年的演进发展历程。在实际需求的推动下,教学论不断地同亲缘学科、近邻学科、相关学科相互渗透、融合,已经形成和正在形成一系列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最近几十年,一些学者对教学论的学科分化和综合发展趋势给予了高度关注。[11]借助图书文献和期刊文献所呈现的分化线索,基于多年来的思考,笔者尝试性地提出教学论的学科体系建构方案。按照具体研究对象或研究内容的差异,目前暂将教学论的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粗略地区分为五个学科系组。图中列出了教学论的大部分第一层级分支学科和少数第二层级分支学科①。

Ⅰ学科系组是普通教学论和作为其学科支撑的教学发展史、教学论史、比较教学论、教学计量学等,统称为基础教学论学科。普通教学论的任务是探讨教学领域中的各种一般性、共同性、基础性问题,如教学在教育中的地位、教学的本质、教学目标、教学设计、教学内容、教学过程、教学方法、教学评估等。普通教学论是教学论学科体系中的“地标”性学科,其学术地位类似于语言学中的普通语言学、心理学中的普通心理学。教学发展史、教学论史运用历史学方法分别研究教学活动、教学论的历史发展进程。比较教学论运用比较方法研究教学活动和教学论学科,既可以对同一国家不同时期或同一时期不同国家的教学活动、教学论的发展状况进行比较,也可以对不同科目的教学活动、教学论不同分支学科的发展状况进行比较。教学计量学运用数量分析方法、模型方法对教学活动的投入(教学投资、师资力量等)、产出(毕业生人数、教学研究文献数量等)和过程(如知识传播、能力增长幅度等)进行定量描述、评估和预测,或运用计量方法展现教学论研究项目、研究人员、学术文献等的数量变化状况并揭示其演进的机理。教学发展史、教学论史、比较教学论、教学计量学等虽然不能看作是普通教学论的分支学科,但它们同普通教学论的关系最为密切,能够源源不断地为普通教学论提供研究成果,推动普通教学论的可持续发展。

Ⅱ学科系组是按照办学机构类型、办学层次区分的一组分支学科,包括幼儿园教学论(学前教育教学论)、小学教学论、中学教学论、中等专业学校教学论、职业高中教学论、高等职业学校教学论、高等学校教学论(大学教学论)、成人教学论等,统称为类型教学论学科。只要有相应的社会需求,目前列出的这些学科仍有进一步分化的可能性。例如,在普通高等学校中,专科生、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在培养目标、课程设置、教学模式、考核方式等方面多有差异,因此高等学校教学论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分化为专科生教学论、本科生教学论、硕士生教学论、博士生教学论等第二层级分支学科。

Ⅲ学科系组包括语文教学论、数学教学论、外国语教学论、历史教学论、地理教学论、劳动技术教学论、德育教学论、文学教学论、艺术教学论、体育教学论等,统称为科目教学论学科。在教育管理的意义上,学科概念不仅与专业概念相交织,且与科目、课程概念相交织。“学科教授学”(学科教学论)概念在中国出现得很早,其中包含语文教学论、数学教学论、外国语教学论等,其研究对象主要是小学、中学的学习科目。在早期阶段,科目教学论的研究对象多是一类科目、课程,如外国语就是一类科目、课程的统称,其中包括英语、日本语、德语、法语、俄语等,因此作为教学论第一层级分支学科的外国语教学论,应包含英语教学论、日本语教学论、德语教学论、法语教学论、俄语教学论等。第二层分支学科。随着研究的持续深化,科目教学论的研究对象除仍有一类科目、课程的集合(如德育课程、医学课程、农学课程)之外,出现了大量以单门具体科目、课程作为对象的分支学科,如管理学教学论、会计学教学论、信息技术教学论等。

Ⅳ学科系组是依据教学活动的环节及其方法手段进行划分的一组分支学科,包括课堂教学论、实验教学论、实习教学论、课程学(课程论)、教材学、考试学、教学方法学、教学评价学、教学管理学等,统称为环节教学论学科。其中的教学方法学是一门在操作层面上研究教学方法的学科,不同于对教学方法做哲学概括的教学方法论,教学方法论通常被视为教学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对于教学论与课程学的关系,教育学界有不同的见解。有的学者认为,教学论与课程学是并列的教育学分支学科,既不能将教学论纳入课程学,也不能将课程学纳入教学论。我们将课程学列入这个学科系组,意在强调课程是教学活动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在我们看来,课程的设计、编制、实施、评估都是实际的教学过程。没有脱离课程的教学活动,也没有同教学活动无关的课程,无论什么课程,归根结底都是为教学活动服务的。将课程学纳入教学论体系之中,有利于课程学与教学论其他分支学科的相互渗透、相互交融和协调发展。

Ⅴ学科系组包括教学哲学、教学美学、教学伦理学、教学逻辑学、教学社会学、教学心理学、教学病理学、教学语言学、教学生态学、教学系统论、教学控制论、教学信息论等,统称为边缘教学论学科。这些学科生成于教学论与体系外某些相关学科的邻接区域,具有典型的边缘学科属性。如教学美学、教学伦理学、教学社会学、教学语言学、教学控制论,是教学论分别与美学、伦理学、社会学、语言学、控制论相互交汇、融合的产物。它们是教育科学、教学论连通哲学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数学科学、自然科学、系统科学等科学部类的桥梁,具有生机勃勃的发展活力。

三、教学论的学科体系演进趋势

创新的时代要求教学论不断实现理论创新、学科体系创新。[12]伴随着研究成果的持续积累,教学论的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还将继续增多。从学科体系的角度来看,教学论在今后一个时期有三个值得我们充分关注的演进趋势。

1.深度细分化趋势

一门学科的分支学科逐渐增多,源于其研究对象的裂解细分,从而有了更为具体的特定研究对象。教学论问世110多年的演进历程表明,其分支学科由少到多,学科体系由简单结构演化为复杂结构,都同教学论研究对象的细分化程度有关。在图1中,第Ⅱ学科系组的类别教学论学科和第Ⅲ学科系组的科目教学论学科,主要是研究对象细分化的结果,细分化的动力则来自于教学实践的需要。教学论研究对象的细分化层级越深,分支学科的内容就越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

我们以教学论的第一层级分支学科艺术教学论为例,探查其分支学科的细分化线索。按照艺术的类别,艺术教学论之下有音乐教学论、美术教学论、舞蹈教学论等第二层级分支学科。按照音乐的基本类型,音乐教学论之下有声乐教学论、器乐教学论等第三层级分支学科。按照器乐的类型,器乐教学论之下有民族器乐教学论、西洋器乐教学论、东方器乐教学论等第四层级分支学科。按照西洋乐器的种类,西洋器乐教学论之下有铜管乐器教学论、弦乐器教学论、键盘乐器教学论等第五层级分支学科。按照键盘乐器的类别,键盘乐器教学论之下可以有钢琴教学论、手风琴教学论、电子合成器教学论等第六层级分支学科。

这里需要做两点说明:第一,在研究工作越来越细化的背景下,分支学科的层级认定可能难以找到普遍认可的标准;第二,分支学科的细分化并非按照层级顺序逐级向下深化的,可能出现学科生成次序的跳跃式递进。在《读秀知识库》和《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中,我们检出“音乐教学论”在著作题名和期刊论文篇名中最早出现的年份分别是1992年[13]和2002年[14],“钢琴教学论”在著作题名和期刊论文篇名中最早出现的年份分别是1989年[15]和1992年[16]。由此可见,处于第六层级的钢琴教学论的萌发生成早于处于第二层级的音乐教学论,这种逆序跳跃现象可以从社会需求强度的角度给出合理的解释。

2.汇聚综合化趋势

学科体系的演进,既有“分”(分化、分立)的倾向和过程,又有“合”(综合、整合)的倾向和过程。学科分化到一定阶段或程度,人们可能发现若干分立的学科之间存在某个共同的方面值得研究,于是便会以这个共同方面作为研究对象,进行创建综合性新学科的尝试和探索。就新生学科与已有学科的关系而言,汇聚综合化有纵向和横向两个基本方向。

纵向汇聚综合是指几门低层级分支学科促生高层级学科的过程。在前面说到的教学论第一层级分支学科艺术教学论之中,虽然研究者尚未提出艺术教学论、器乐教学论、西洋器乐教学论、键盘乐器教学论等学科名称,但已经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研究成果。在《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中,目前(检索时间为2017年2月10日)可以检索到“艺术教学”期刊文献752篇、“器乐教学”期刊文献323篇。今后,只要有适度的环境条件(如开设课程等),音乐教学论、美术教学论、舞蹈教学论等第二层级分支学科就将在“艺术教学”的平台上汇聚,对已有研究成果进行学科化整合,推动第一层级的艺术教学论走向创生历程。同样地,民族器乐教学、西洋器乐教学、东方器乐教学等第四层级研究领域亦将在“器乐教学”的平台上汇聚[17],对已有研究成果进行学科化整合,推动第三层级的器乐教学论走向创生历程。

横向汇聚综合是指分属不同学科系组的众多学科促生新学科的过程。归属于第Ⅴ学科系组的教学哲学、教学美学、教学伦理学,就生成区位而言,分别是介于教学论与哲学、美学、伦理学之间的边缘学科。然而,这些边缘学科的创生和发展却有赖于教学论大量分支学科的支撑,它们需要广泛地汇聚并综合相关学科对自身各种哲学问题、美学问题、伦理学问题的思考结果。以教学管理学为例,教学管理学可以看作是介于教学论与管理科学之间的边缘学科,但它的创生却不仅关涉教学论和管理科学,而且同教学论的众多分支学科都有关联。目前尚处于孕育萌发期的教学管理学,不仅要有效利用先期形成的上位学科教育管理学和下位学科课堂教学管理学[18]的研究成果,而且要对教学论大量分支学科中所包含的管理问题进行分析提炼,汇聚各种类别和层次教学机构、各个科目课程教学过程、各个教学环节所积累的管理智慧。

3.边缘互涉化趋势

两门学科或两门以上学科相互渗透建立跨界的边缘学科,是现代科学生成新学科的一种基本方式。边缘学科在科学学科总量中的比例越来越。教学论已经生成了一批边缘分支学科,今后仍将同相关学科在边缘区域发生互涉作用。教学论的边缘互涉化发展趋势,呈现为内部边缘互涉、内外边缘互涉两种形式。

内部边缘互涉是指教学论各个系组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之间因互涉作用而生成新的学科。内部边缘互涉可能出现在一个学科系组内部,如在环节教学论学科之间,课堂教学论、实验教学论、实习教学论与教学管理学发生互涉,将生成课堂教学管理学、实验教学管理学、实习教学管理学。内部边缘互涉也可能出现在不同的学科系组之间,如第Ⅲ学科系组的数学教学论、地理教学论、德育教学论、艺术教学论、体育教学论等与第Ⅴ学科系组的教学心理学发生互涉,将生成数学教学心理学、地理教学心理学、德育教学心理学、艺术教学心理学、体育教学心理学等。

内外边缘互涉是指教学论的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同体系之外的学科因互涉作用而生成新的学科。哲学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数学科学、自然科学、系统科学等科学部类中的许多学科,都有同教学论的分支学科发生互涉作用的可能性。列入第Ⅰ学科系组的教学计量学,是由于教学论与数学某些学科的相互渗透而正在萌生的边缘学科。可以列入第Ⅴ学科系组的教学思维学是介于教学论与思维科学之间的待建边缘学科,教学统计学是介于教学论与统计学、社会统计学之间的边缘学科。情感教学心理学、认知教学心理学则分别是介于教学心理学与隶属于心理科学和认知科学的情感心理学、认知心理学之间的边缘学科。

学科的演化衍生有其内在的机理和规律性,辨识并把握教学论的学科体系演进趋势,有助于我们审时度势,找准分支学科、边缘分支学科的生长点,合理地部署研究力量,可持续地推进教学论学科体系的有序演化。

 

注释:

①由于框图的容量有限,目前已经形成和正在形成的教学论第一层级分支学科,有 一部分没有列入 ,例如可以列入第Ⅲ学科系组的物理学教学论、化学教学论、生物学教学论、对外汉语教学论、双语教学论等,可以列入第Ⅴ学科系组的教学统计学、教学思维学等。列入图1的学科,有的还有另外的名称,例如高等学校教学论又称之为大学教学论,高等职业学校教学论又简称为高职教学论。

 

参考文献:

[1]侯怀银.20世纪上半叶教育学在中国引进的回顾与反思[J].教育研究,2001(12).

[2]焦炜,徐继存.百年教学论教材发展的回顾与思考[J].课程·教材·教法,2012(10).

[3]HT.冈察洛夫.实用主义与实验主义的教学论批判——教育原理教学论节录[J].人民教育,1950(1).

[4]张庆远.试论教学论的教学[J].课程·教材·教法,1984(1).

[5]裴娣娜.论我国教学论学科建设与发展[J].中国教育学刊,1998(6).                                                                                                                                    

[6]珍才.苏联关于科学学的研究[J].国外社会科学,1978(1).

[7]张义德.哲学学—关于哲学的科学[J].学术论坛,1981(5).

[8]周宪.现代西方文学学研究的几种倾向[J].文艺研究,1984(5).

[9]王续琨,冯欲杰,周心萍,于刚.社会科学交叉科学学科辞典[K].大连: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1999:302.

[10]张楚廷.大学教学学[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11]王策三.教学论学科发展三题[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2(5).

[12]李秉德,王鉴.时代的呼唤与教学论的重建[J].高等教育研究,1999(5).

[13]郁正民,王昌逵.中学音乐教学论[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2.

[14]冯光钰.略论《高等师范院校音乐教学论稿》[J].贵州大学学报(艺术版),2002(2).

[15]葛德月.朱工一钢琴教学论[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89.

[16]熊小明.高等师范音乐专业钢琴教学论略[J].西安音乐学院学报,1992(3).

[17]盛雪,孙文怡.器乐教学探究[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12.

[18]王德清.课堂教学管理学[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The Teachng Theory  in China :Its Appellation Development and Disciplinary System Evolution

ZHUO Jie1,WANG Xu-kun21.School of Education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Lanzhou730070,China;2.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and Law ,Dali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Dalian116024,China

Abstract:As an imported subject,the appellation of teaching theory has undergonemany changes over the past 110years from instruction study  to  teaching methods and teach-ing theory.The numerous branch discilines can be incorpo-rated into 5disciplinary sub-groups as subjects of fundamental teaching theory,subjects of curriculum teaching theory,subjects of link teaching  theory and subjects of marginal teaching theory.  At present,the disciplinary system of teaching study reveals a development trend of  deep differentiation,polymerized integration and  marginal inter disciplinary tendency.

Keywords:teaching theory;discipline history;disciplinarysystem;educationalscience                                                                                                                                       

责任编辑:刘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