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与公平并重:高等教育分流的本质含义及实现机制
发布时间2018-04-29 13:19:49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2  作者:张继平 董泽芳

 

摘 要:质量与公平是高等教育分流的两大支柱,是实现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转变的坚实基础。坚持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道路,是调节高等教育供需矛盾、推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破解高等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的现实要求。质量与公平并重的本质是强调高校分类发展,提高质量,办出特色,争创不同类型的一流;其深层含义是促进学生分类入学,按能力、兴趣和需要公平地赋予每个人应得的高等教育机会,让不同的学生成为不同领域的一流人才。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主要包含三层意思:让不同的高校争创不同的一流;让合适的学生流向合适的大学;让每个学生独特的天性得到自由地生长。以质量与公平互促实现高等教育合理分流,需要确立各得其所的资源配置机制,建立因材施教的多次选择机制,形成各美其美的特色发展机制,构筑和衷共济的弱势补偿机制。

关键词:质量;公平;高等教育分流

 

质量与公平是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两大核心主题,也是高等教育分流的一条主线。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动力源,促进公平是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着力点,提高质量与促进公平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把促进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把提高质量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核心任务”,党的十八大提出“着力提高教育质量”、“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部署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时进一步要求“坚守促进公平、提高质量的主线”,党的十九大强调要“建设教育强国”“推进教育公平”“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均反映了党和国家对高等教育质量和公平问题的高度重视。大力提升高等教育质量,不断增强高等教育公平水平,形成质量与公平之间紧密联系、相互配合、彼此促进的高等教育分流机制,让每个学生都公平地获得不同类型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成为不同领域的高水平人才,实现各得所需、适得其所的发展,既是高等教育特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选择,也是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必由之路。

一、质量与公平是高等教育分流的时代诉求

质量与公平作为高等教育分流的两大支柱,是实现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转变的坚实基础,也是打破阶层固化、促进社会公平公正、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必然诉求。在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征程上,高等教育正面临着供需失衡的新矛盾、面临着高质量发展的新挑战、面临着发展不平衡的新问题,必须坚持质量与公平并重的分流道路。

1.调节高等教育供需矛盾的迫切需要

供需平衡是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前提条件。保持供需结构性平衡的根本目的是让合适的人流向合适的高等教育机构,满足各美其美的需求。高等教育的供需结构始终处于变化之中,在高等教育大众化达到较高水平及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和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学生步入大学门槛,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涌向人才市场,曾经被人们顶礼膜拜的大学文凭的价值开始发生嬗变,“低质”“普质”高等教育毕业证书在人才市场上的“符号效应”日益弱化,高质量高等教育的社会分层与流动功能不断彰显。在求职者的能力无法被清晰地识别的情形下,雇主更加倾向于录用持有“优质”“特质”高等教育文凭的求职者,将他们安置到薪资水平较高、福利待遇较好、发展前景乐观的职业岗位上。在此背景下,人们越来越倾向于追求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公平,由此导致我国高等教育的供需矛盾发生根本性变化,已由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高等教育需求与高等教育供给不足的矛盾转变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高质量高等教育需求与高质量高等教育供给不足的矛盾。在供给端,高等教育毛入率持续增长,高等教育规模持续扩大,人们上大学难的问题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在需求端,人们上“好大学”的愿望还难以满足,“优质”“特质”高等教育机会还只能惠及少数人,人们期待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高等教育公平。与人民群众对接受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高等教育需求相比,我国高等教育还存在高等教育理念发展不充分、高等教育质量发展不充分、高等教育公平发展不充分的“短板”,没有形成科学的成才观,没有建立起世界一流大学与一流学科体系,没有形成公平公正的高等教育制度,没有形成合理的高等教育分流机制,人们重学轻术、重普教轻职教的思想仍然较为严重,学生成才的通道狭窄,千军万马争过“985”“211”的“独木桥”,迫切需要合理的分流机制引导高等教育科学发展。

2.推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高质量发展是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核心动力。这里的“高质量”是一个相对性的概念,一曰人才培养质量高,毕业生广受社会认可;二曰科研水平高,拥有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和卓著的科研成果;三曰社会声望高,在海内外有显著的影响力。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内涵就是要推动高等学校以特色和质量为目标,争创不同类型的一流,建成高等教育强国,为不同能力、不同需要的学生提供不同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使他们成为最优秀的自己。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自1998年高校扩招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呈高速增长趋势。2016年,我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3699万人,占世界高等教育总规模的比例达到20%;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27%,达到世界中上等国家水平。无论从学生规模还是从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来看,我国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高等教育大国,但还不是高等教育强国,社会各界广泛认可的高质量、有特色的高等教育机构还不多。仅从世界一流大学的角度分析,我国在世界上得到公认的顶尖名校还不多,我国高校进入权威性排行榜前列的大学还很少。在2015年全球范围内最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世界三大排行榜——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THEs)、英国QS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news and world report)世界大学排行榜上,中国大陆仅有19所高校进入三大排行榜前500强,远远落后于美国;在2017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美国有31所高校进入前100强,中国仅有12所高校进入前100强,不及美国的二分之一。这与教育优先发展的战略目标、与世界最大高等教育体的地位明显不符。一流大学过少,必然造成高等教育分流的通道狭窄,重点大学的入学竞争相当激烈,非公平因素侵蚀高等院校入学招生,不同能力的学生难以流向适切自身特性的“好大学”。走出高等教育“低质”发展的困境,必须推动我国高等教育从主要依靠扩大招生规模、拓展校园面积、开设新兴专业等方式实现的外延式高速增长,转变为主要依靠提高办学质量、突出办学特色、增强办学效益等举措实现的内涵式高质量发展。我国高等教育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意味着高等教育在发展模式上更加强调内涵而非外延,在公平标准上更加强调质量而非数量,在需求满足上更加强调多样性而非单一性,不仅是实现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到高等教育强国的历史性跨越的战略举措,也是提升高等教育质量、促进高等教育公平、引导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必然选择。

3.破解高等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的现实要求

均衡发展是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有效措施。均衡发展的终极价值在于面向全体学生,采取各种措施使不同地区、不同家庭出生的学生都能因为接受公平而高质量的高等教育获得共同进步,实现从社会底层向社会中上层流动的梦想,促进高等教育改革成果的共建共享。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舒尔茨(TWSchultz)曾经认为,贫困地区落后的根源不是物质资源的匮乏,而是人力资本的缺乏。高等教育是促进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均衡发展的一个杠杆,也是改变贫困落后地区发展面貌的重要途径。进入21世纪以来,党和国家始终把推动高等教育均衡发展作为教育改革的重要领域,高度重视贫困地区、落后地区的高等教育发展,通过实施“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等学校计划”等举措,不断提高教育落后地区的高等教育质量,有力地促进了区域之间、城乡之间高等教育机会公平。由于历史、地理环境等原781因,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城乡二元结构矛盾突出,虽然各地高等教育质量都在不断提升,高质量高等教育资源总体上不断丰富,但仍然有不少“短板”,存在高低不平现象,突出表现在三方面:一是高质量高等教育在地区分布上极为不均,不同出生地的学生在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的获得上存在很大差异,现行的分省招生、分省录取对一部分人公平,对另一部分人则不公平;二是城乡学生在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的获得上存在很大差异,城市学生因接受高质量的基础教育而获得更多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进而获得更多向上流动的机会,乡村学生则相形见绌,大量云集在办学特色不明、办学质量不高的地方高校抑或高职高专;三是高等院校之间在人才培养质量上存在很大差距,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高校毕业生发展机会不公平,学历仍然是毕业生就业的一只“拦路虎”,非“985”“211”高校毕业生在就业中不受欢迎的情形仍然常见。这些都很大程度上影响到高等教育分流的顺畅性和协调性,如果不加以治理和解决,高等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在有些地方和一些方面还会继续扩大,从深层次影响到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

二、质量与公平并重:高等教育分流的本质含义

提高质量与促进公平是实现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两种手段。提高质量旨在让学生接受更满意的高等教育而实现更通畅的分流,没有高质量的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公平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促进公平旨在让学生接受更均等的高等教育而实现更合意的分流,没有高水平的高等教育公平,高等教育分流就会成为空中楼阁;提高质量与促进公平同等重要。坚持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思想,其本质就是强调高校分类发展,提高质量,办出特色,争创不同类型的一流,为高等教育合理分流创造条件;其深层含义就是促进学生分类入学,按能力、兴趣和需要公平地赋予每个人应得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1]让不同的学生成为不同领域的一流人才。具体而言,这种分流思想主要包含以下三层意思:

1.让不同的高校争创不同的一流

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作为一种思想,其基本内涵是统筹各类高等院校协调发展,引导不同层次类型的高校围绕自身特色和优势,充分发掘自身的潜能,争创自身所属领域的一流,在确立一流理念、打造一流文化、建设一流学科、培养一流人才、提供一流服务、形成一流影响等方面形成核心竞争力,借此建设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体系。引导不同层次类型的高校争创不同的一流,是推动高等教育多样发展、学生多元选择和多向流动、社会多元选才的基石,有利于破解“千校一面”“千人一面”的困局,形成海纳百川的高等教育分流新局面。按照多样性的高等教育质量观,一种高校类型代表一种功能,一种高校类型也代表一种特色,[2]高等学校在层次类型上的差别只反映社会对人才的不同需求,并不代表高等院校办学水平和质量的高低,每个层次类型都可以找到“一流”的“排头兵”,[3]每个方向都可以找到多样性、高质量、有特色的高等教育机构。从横向多样性来看,高质量高等教育机构既包括一流的学术型、专业型、行业型、应用技术型大学,也包括一流的综合性、多科性、专科性院校,还包括一流的普通高等教育和一流的职业高等教育。从纵向多样性来看,高质量高等教育机构既包括一流的部属重点大学、一流的地方本科高校、一流的高职高专,也包括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一流的研究教学型大学、一流的教学研究型高校、一流的教学型高校。根据多元标准来争创一流,推动高等教育合理分流,不仅对学术型高校发展公平,而且对应用技术型高校发展公平;不仅对办学历史长、办学起点高、办学实力雄厚的高校公平,而且对办学历史短、办学起点低、办学力量薄弱的高校公平;不仅对多元化、综合性、多科性大学公平,而且对单科性、专业性、行业性院校公平。

2.让合适的学生流向合适的大学

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作为一条道路,其核心内容是让学生公平地流向适合自己需要和能力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机构及学科专业,使学生按其身心特点和谐发展、健康发展,这是高等教育分流合乎教育内外部关系规律的要求。体现在教育的内部关系规律上,每个学生的需求不同,有的学生追求高质量的普通高等教育,有的学生追求高质量的职业高等教育,有的学生追求高质量的技术教育,只有让学生流向适合自身需求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才能点燃学生内心的火种,提高教育的满意程度,从根本上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反映在教育的外部关系规律上,受到遗传、教育、环境、个体的主观能动性等因素的影响,每个学生的天赋、禀性、能力、兴趣、气质等方面各有不同,因而每个学生的可教育性不同,只有让学生流向适合自身特性的高等教育,才能让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顺利成长为社会需要的人才。遵循教育的内外部关系规律,按能力与需求赋予学生不同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让善歌者继其声,让善教者继其志,最大限度地满足学生的不同需要,是教育公平的最高境界。世界银行出版的《2006年世界发展报告:公平与发展》在定义“机会公平”时指出,一个人一生中的成就应主要取决于其本人的才能和努力,而且这种才能和努力是可控的,而不是被种族、性别、社会及家庭背景或出生地等不可控的因素所限制。[4]在高等教育分流中引导学生理性选择适合自己的高质量大学和学科专业,不是从外部强加给学生压力,而是从内部激起学生的学习驱力,使他们流向最适合自己需要与能力的位置,以便充分地展示自己、实现自己、完善自己。正如美国教育家杜威所认为,学生的需要与能力犹如黎明时节闪烁着的光辉,只有在迈出学校后的遥远的将来才不断地照耀。高等教育分流具有明显的滞后性,只有在遥远的将来才能看到明显的成效。如果高等教育分流追求形式上的公平而背离学生的需要与能力,让学生选择力所不能及的“优质”大学或者一流学科,这种光辉将殒落在漫漫的黑夜,不但不能照亮学生发展的长路,反而会助长其入学后的低效能感,导致学生对学校、学科、专业和课堂的拒斥,甚至形成“习得性无助”。当今大学校园的逃学、恐学、厌学、辍学现象仍频,一方面反映出大学教育质量令人担忧,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学生的选择与需求、能力的错位。

3.让每个学生的天性得到自由生长

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作为一个目标,其终极价值是依据人的不同天性,使每一个适学个体都能平等地享受到相应的高质量高等教育,[5]让每个学生的独特天性得到自由生长,让每个人的潜能都得到充分开发,为自由社会造就自由、完整、和谐的人。从教育的本性来讲,人的天性各不相同,依天性而教,是教育公平和社会公正的内在体现。按照柏拉图的天赋人权观,让人的天性得到公正发展,就是人在社会秩序中各司其职、各守其序、各得所得,在国家职位中执行一种最适合于他本性的职务。由于每个人的天赋、禀性、能力、兴趣、气质等天性各具特征,因而人与人之间有差异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这是构成多元化社会和高等教育机构培养多样性人才的条件,也是提高效率的基础。尽管每个人都期望自身的天性优于其他人的天性,每个人都期望获得公平而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但是每个个体的条件迥异、发展潜力不同,可教育的程度不同,所以每个人在接受高质量高等教育的类型、层次等方面会存在差异,这种差异就意味着社会成员不可能完全平等地享有社会提供的高质量高等教育资源,一部分人可以接受高质量的学术训练,一部分人可以接受高质量职业训练,一部分人则只能接受高质量的技能训练。高等教育的分流功能在于消除经济和社会的外部障碍,将每个学生分配到与其天赋、禀性、能力、兴趣、气质相称的高等院校中去,使学术天才在高质量学术型大学里自由生长,使技术天才在高质量应用技术型大学里茁壮生长。在这种意义上,高等教育公平的真谛是按照学生的天性进行教育经验的改组和改造,而无须刻意追求高等教育机会均等,即不同起点的学生既没有必要进入相同层次与类型的大学,也没有必要选择相同的学科和专业,更没有必要确定相同的发展方向和目标,因为人们的天赋、禀性、能力、兴趣、气质大相径庭。如果让学术天才和技术天才都进入研究型大学或者应用型院校,不仅对学术天才不公,而且对技术天才不公。因此,评价高等教育分流是否合理的依据不是看学生是否平等地进入相同的大学或专业,而是看学生是否公平地获得个性化最优发展——每个学生都要发展,但发展的高度不一样;每个学生都要成长,但成长的方向不一样;每个学生都要优秀,但优秀的标准不一样。

三、建立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机制

质量与公平作为一种教育理念、一种发展路径,既是全面深化高等教育改革的内在要求,也是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现实担当。没有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全面深化高等教育改革的目标定然落空;没有高水平的高等教育公平,高等教育分流的理念也只能停留在理想状态。实现高等教育合理分流,必须建立质量与公平并重的高等教育分流机制。

1.利益平等,确立各得其所的资源配置机制

高等教育分流需要破解的首要问题就是利益分配公平或不公平的问题,是个体的流向合适或不合适的问题,这种利益分配及个体流向既与个体需求差异紧密相关,也与高等教育质量高低密切相连,需要国家从宏观层面和个体从微观层面统筹考虑利益分配机制。从宏观层面来看,高等教育是一种准公共产品和一种社会公共福利,需要公平地分配到人群中去,任何人群的多得或少得都会损害社会公平公正。政府作为社会公共利益的代言人,是实现高等教育合理分流的主要机构,需要结合个体需求与高等教育质量差异,优化高等教育资源配置,最大限度地整合、调节、平衡各种不同主体的利益需求,形成一种既公平又有效的利益平衡机制,为社会成员创造发展条件,使更多社会成员的合理需求能够通过自身的正当努力得到满足,以达到更高水平的高等教育公平。从微观层面来看,每个个体的需求存在很大差异,人与人之间在生理、心理和社会文化上有很大不同,既是人自身的先天素质造成的,又是教育作用的结果,因此,在国家提供的“优质”、“特质”高等教育机会始终有限的情况下,政府对高等教育资源的分配不能因为存在差异而把高智商者的教育利益与教育机会无偿地奉送给低智商者,让学术天才流入应用技术型大学或让技术天才流入学术型大学,这都是对人性的反叛,最终必然违背教育分流规律而导致个体发展的不公平,背离高等教育分流的内在逻辑。在高等教育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形下,人人都期望接受公平、高质量的高等教育,进而平等地分配社会领域内的各种利益,实现更有效的阶层流动,这是社会大众的普遍追求。如果高等教育质量足够高,“优质”、“特质”高等教育资源足够丰富,政府则可以将高等教育向所有人平等地开放,通过宽进严出的入学与培养机制实现无障碍的分流,保障人人平等地获得高质量高等教育的机会;如果高等教育质量不够高,“优质”、“特质”高等教育还没有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那么,高等教育则只能向合适的人开放,通过公平公正的高考筛选机制实现分流,促进不同能力与需求的人接受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达到学有所教、学有所成的目的,这可能是高等教育分流必须面对的现状,而且这种现状还可能维持较长时间。

2.学生分层,建立因材施教的多次选择机制

顺畅的教育分流机制是达到高水平高等教育公平的一种推动力。追求高水平的高等教育公平倾向于每个人都不受任何歧视地开始其大学学习生涯的机会,但并不主张每个人都不受限制地接受相同的高等教育,而是强调基于差异性的分层,以促进不同的天性完满生长。从学生的成长来看,天性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秉性、品质或性情,一个外界无法改变的习惯或喜好,对每个人都是受用终生的。正是因为天性的存在,所以不同的人才具有不同的创造能力,才有可能成为各个领域的高素质人才;教育分层就是建立在天性的基础之上,而分层又促使创新型人才在各类教育中涌现。一个国家的发展既需要“两弹一星”专家,也需要大量的熟练技术工人,实施教育分层,实现因材施教,恰是对学生天性的尊重。用公平、高质量的教育促进学生的天性生长,其所秉持的价值追求就是相信人人是才,坚信人人皆可以成才。如果学生是珍珠玛瑙,自然可以发出夺目的光彩;如果学生是铜矿铁矿,其成才的道路仍然相对平坦——我们则可以将其炼成钢材;如果学生是普通的泥土沙石,我们同样可以让他成为有用之才——把他烧成修建现代化设施的砖瓦。人人成才不仅是一个崇高的教育理想,而且是一个现实的教育目标。这个理想与目标的实现,需要依据每个学生的禀赋、兴趣和才智,给予他们合适的高质量高等教育,建立基于分层的多次分流机制,促进学生选择适合自身天性的教育。首先,根据学生在初中阶段的学业表现和愿望,建立初中毕业后的第一次分流机制,让那些确无学术意愿与潜能的学生流向职业高中或中等职业学校,他们在职业高中或中等职业学校毕业后既可以进入社会领域就业,也可升入高等职业学校接受职业高等教育,向高素质的技能型人才方向发展;让那些学术意愿比较强烈与学术潜能比较突出的学生流向普通高级中学,向高素质的学术型人才方向发展。其次,建立高中毕业后的第二次分流机制,引导学生根据自己的能力与兴趣分别进入普通高等学校与职业高等学校,改变过去“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的局面,开启多条通往成功的通道。第二次分流机制实现的关键在于加快现代职业体系的发展,构建高质量的高等职业教育,提升职业教育的吸引力,让职业教育成为学生实现梦想的通途。再次,建立高等教育系统内的第三次分流机制,即建立高等教育系统内的入学后再选择机制,如果学生在普通高等学校经过一年的学习后,发现自己更适合接受其他专业的教育,或对高等职业教育产生了浓厚兴趣,或不认可本专业的教育教学质量,也可以转校、转专业或跨学校跨学科选修课程,给学生修正自己不恰当选择的机会。当今一些高校的大类招生、大类培养,为学生的第三次分流提供了更多机会,其运行机制大体为:高校在招生与人才培养过程中,以学科和学院为单位进行专业类别调整,让学生在大学第一年先进行学科类别的基础性课程学习,打牢学习基础,到大学二年级再根据每个学院或者学科的不同要求,按双向选择原则,再进行专业分流,基此培养厚基础、宽口径、高素质的人才。这种模式对于学生客观发展、合理分流具有重要导向作用,值得借鉴。

3.高校分类,形成各美其美的特色发展机制

构建合理的高等学校分层定位体系,促进不同类型层次的高校分类发展、办出特色、公平竞争、建设一流,既是高校合理分工、创建品种更为丰富的高质量高等教育的根本,也是学生合理分流、培养类别更为齐全的高质量人才的关键。当前,我国高等教育正际遇高校分类不明、学生分流不畅的障碍:一方面是高校办学定位模糊,办学特色缺失,不同层次的高校之间相似度高,缺乏清晰可见的界限,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契合度不高,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上不了厅堂”,高职高专的毕业生“入不了厨房”,高校毕业生的社会认可度不高;另一方面是高校趋同发展导致“产能过剩”,人才供给结构失衡,一流的行业性、应用型人才缺乏,造成高校毕业生就业难与人才市场“用工荒”并存的尴尬局面,学生在谋职过程中常常依靠家庭出身、学历、户籍等因素进行非公平竞争。保证高等教育持续、健康、协调发展,形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协调发展局面,为民众提供更加多样、更高质量的教育,使学生实现更为科学、更为公平的分流,必须建立起质量立校、特色兴校的高等教育发展机制,促进部属重点大学、一般本科院校、高职高专各安其位,在不同层次与不同领域办出特色,在各自的质量标准上力求达到一流。就像美国加利福尼亚总体规划提供的方法一样,为了让学生获得高等教育系统内的平等机会,使具有适当学术背景的非常成功的学生能从一个部门转到更高水平的部门,大学必须分类发展,[6]分类争创一流。具体而言,部属重点大学是培养创新型学术人才的主阵地,应该以追求世界一流为目标,秉持学术至上的原则,以高水平的学术研究支撑高等教育质量大厦,形成全球范围内的显著影响和核心竞争力,否则就会沦为“普质”的教育;一般本科院校是造就高素质劳动者的重要场所,应该以追求国内一流为目标,坚持社会需求导向,加速向应用技术型高校转型发展,实现高等教育结构与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有机融合,提高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从而打破人才培养的“断头桥”,构建人才培养的“立交桥”,以一流的应用型人才为人才培养目标,建设一流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形成全国范围内的重要影响;高职高专是实用型人才的训练营,应该以追求省内一流为目标,以就业为导向,按照培养高等技术技能性专门人才的要求,加强与地方经济发展紧密结合,促进人才培养与社会用工的无缝对接,将高校的办学、管理和人才培养环节融合于产业链、公共服务链和价值创造链,使高校成为产业、行业、企业的高校。

4.合力驱动,构筑和衷共济的弱势补偿机制

弱势补偿就是通过构建社会支持体系、创新教育扶贫政策、落实经济帮扶措施等使处于不利地位的学生获得平等的高质量高等教育,进而摆脱贫穷,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以一人脱贫带动全家脱贫,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智力支撑。在社会分层没有消除的情况下,贫穷是循环进行的。贫家子弟不仅经济生活条件差,而且父辈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缺乏良好教育文化熏陶的环境,在因家庭因素形成高水平的认知能力方面处于弱势,进而使他们在高等教育入学竞争中常常处于不利地位,就学机会差,很难跻身高质量大学,导致大学毕业后就业机会差,只能谋求社会地位不高的职位,从事收入报酬较低的工作。这样,一代贫穷,就有可能代代贫穷,如此循环往复,就会形成阶层固化,社会流动受阻。要实现高等教育改革成果共建共享的目标,只有最大限度地提升高等教育质量,最大程度地增强高等教育公平,才能扫除社会各阶层向上流动的障碍,激发人们的创新活力,推动社会共同进步。从教育补偿的角度出发,那些在过去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群,今天应该获得更多的高质量高等教育机会;或者说,只要那些曾经受到不公正对待的社会底层,只要他们表现得足够优异,就应该在高质量高等教育入学方面得到更多优惠。高质量大学不仅是质量上乘的大学,更是学生满意、教师满意和社会满意的大学。[7]在教育之“人生地位变化升降机”的功能没有丧失的情形下,给一个贫寒学生接受高质量高等教育的机会,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给他一张通往幸福生活的“门票”,同时也是给他一个从较低社会阶层向较高社会阶层流动的机会。如果高质量大学放弃通过教育补偿而促成的教育机会公平的努力,不仅会打击那些身居社会底层、勤奋努力却无缘一流大学的学生,而且会变相助长某些身居社会中高阶层、依靠家庭背景而获得优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学生的惰性,于无形中形成高等教育的“格雷欣法则”,间接诱使一流大学沦为“二流”抑或“三流”。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教育扶贫时多次强调,“扶贫必先扶智”。政府、高校和社会各界要更加深入地认识到处境不利学生在教育上的不平等地位,把保证高等教育的公益性和公平性作为努力目标,构建弱势补偿的政策和制度,营造扶困济贫的社会环境和氛围,形成“主动式”“造血式”“参与式”“开发式”补偿机制,提高对弱势群体的补偿力度,帮助贫困家庭走出代代贫穷的恶性循环圈。而那些身处不利境地的弱势群体,其入学机会和社会生活状况的好转,会强化两种教育结果:一是强化他们对社会的肯定态度,对社会予以更多的认可,这样就会提高他们的获得感,改善他们的教育价值观;二是强化大学与处境不利学生之间的良性循环,使处境不利学生有更多机会改变自己的不利处境,追求和社会优势阶层同样的生活,真切地享受到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成果。

 

参考文献:

[1]张继平,董泽芳.高质量高等教育公平:理念诠释、现状分析与政策进路[J].大学教育科学,20171.

[2]胡赤弟.教育质量:政府与学校的责任[J].高等教育研究,200111.

[3]王义遒.多样化: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关键[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034.

[4]李廉水,吴立保.和谐社会视野下高等教育公平的制度设计[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23.

[5]夏学銮.学有所教:有教无类的现代选择[N].中国教育报,2008-1-14.

[6][]克拉克·克尔.高等教育不能回避历史——21世纪的问题[M].王承绪,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08.

[7]何传启.制度、质量、公平:实现高等教育现代化的突破口[J].中国高等教育,2014(7).

 

Paying equal attention to quality and equitythe essential meaning and realization mechanism of higher education shunt

Zhang Jiping Dong Zefang

 

Abstract:Quality and equity are two pillars of higher education shunt,which is the solid foundation to realize the Chinese transformation from a big country of high education to a powerful country.Adhering to the higher education shunt road of paying equal attention to quality and equity is the real requirement of adjusting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supply and demand,the requirement of promoting the high quality development of higher education,the requirement of solving the problem of unbalanced development.The essence of it is to emphasiz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develop differently with high quality and own characteristics.Its deep meaning is to promote the classification of students,and to give each person equal opportunity in terms of ability,interest and need,so that different students can become firstclass talents in different fields.There are three main meanings of paying equal attention to quality and equity,that is,guiding different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strive for a different first-class,letting the right students go to the right colleges or universities,allowing each students unique nature to grow freely.To achieve reasonable distribu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by improving quality and promoting equity,we need to establish a proper resource allocation mechanism and a multiple choice mechanism in accordance with one’s aptitude,forming a distinctive university development mechanism,and build a compensation mechanism with concerted efforts.

Key words:quality;equity;higher education shunt

 

责任编辑:毛启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