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缘何屡开"新枝"--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再思考
发布时间2018-04-29 13:33:19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教育理论与实践》2018年第1  作者:张聪

 

摘 要:从教育基本理论年会主题的选定、教育学人的学理研究以及基础教育实验三个视角看,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新世纪以来,相关研究的核心观点基本呈现出“内在冲突”“互相脱离”“单项指导”以及“积极互动”四个方面的特点,这为接续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经验,并启示我们继续坚持马克思主义研究认识论,秉持科学的研究方法论。

关键词:教育理论;教育实践;内在冲突;互相脱离;单项指导;积极互动

 

在教育研究成果呈现几何级数增长的时代背景下,反思这些研究成果的共有命题与共通本质成为一种学术必需。反观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等领域的研究成果便会发现,在众多的教育命题中,似乎没有哪一个命题不涉及到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这是因为任何一项教育命题都离不开教育实践这块土壤,都植根于教育实践的土壤而生长开来,在提升为教育经验、凝练成为教育理论后,又总是以各自的方式回馈教育实践,对教育实践发挥能动作用。就此而言,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就像一棵“老树”,在枝繁叶茂的生动图景中伸展开来,促成其他“枝叶”(教育命题)的生成。“老树”虽“老”,却总是“老”而不衰、风采依旧,并常常绽放“新枝”,不断促成其他教育命题的诞生,成为其他教育命题研究的根源。要想让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中的“枝叶”更加茂盛,我们必须体察这棵“老树”的根,必须把它“连根拔起”,让“根”彻底地暴露出来,这就要求我们应该以一种崭新的思维方式思考关于“根”的问题。[1]基于此,我们有必要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众多先行研究进行系统梳理与反思,以期呈现这一命题的研究进路与可能空间。

一、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的核心价值

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缘何如此重要?为何教育研究者始终积极致力于这一问题的探讨?其原因正在于这一问题本身所具有的根基性特征。

()从现实世界走向意义世界:以教育基本理论学术年会主题为观察点

学术会议主题的选定是基于一定时期内发生在教育实践一线或在教育理论范围内生成、凝练的焦点性话语,基本能够反映这一时期教育领域的主流声音、共识抑或争议。以历年来教育基本理论年会的主题选定为视角,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观察到这一时期教育的核心论域。作为全国教育领域规模较大的学术年会与教育学研究的重要窗口,全国教育基本理论学术年会自改革开放以来始终凝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研究者,其选定的主题体现出鲜明的时代性与学术权威性,如表1所示。(图表略)

不难看出,这些年会的主题选择基本围绕着教育与人、教育与社会以及教育学学科建设三个方面展开。[2]就其实质而言,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幸福”“生活”,所折射出的都是教育理论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学校教育生活。可以说,学术年会主题的选定充分地折射出教育理论研究始终没有脱离教育实践,而正是从不同时期社会背景中汲取教育问题,审视教育现象,从教育学的视角给出积极的应答。从主题流变的过程可见,任何一场教育基本理论会议主题的背后都是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这一“母题”的回应,任何“新枝”都离不开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这一“老树”。同时,广大教育研究者以此为主题进行理论探讨、大会发言、观点论争,并在很多学术期刊上集中探讨、发表有关该主题的学术论文,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这一主题研究的深化,从不同角度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进行了学理观照。因此,从现实教育生活的问题出发,经过理论探讨,提升了对诸多教育命题的阐释水平,进一步沟通了现实世界与意义世界,助推现实的教育问题提升为共识性的教育话语,强化了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双重思考。

()从青年教师到知名学者:以“关系研究”的学术论文为关注点

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教育命题如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这样引发教育学研究者的积极关注。很多知名学者都在这一问题上留下了重要的足迹,其研究文献被广泛转载、援引,并己经成为知名学者重要的代表性观点。如顾明远的《教育实践呼唤教育理论建设》(《中国高等教育》2006年第6期)叶澜的《思维在断裂处穿行—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再探寻》(《中国教育学刊》2001年第4期)石中英的《论教育实践的逻辑》(《教育研究》2006年第1期)丁钢的《教育与日常实践》(《教育研究》2004年第2期)宁虹等的《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本然统一》(《教育研究》2006年第5期)张应强的《教育中介论—关于教育理论、教育实践及其关系的认识》(《教育理论与实践》1999年第2期),杜时忠等的《教育实践排斥理论现象的发生与反思》(《现代大学教育》2014年第5期从刘德华等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联之基点》(《教育发展研究》2012年第9期从郝文武的《理论的终极追求与实践的合理性建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科学关系观论纲》(《教育学报》2009年第2期从陈建华的《论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共生共存》(《教育理论与实践》2009年第34期从刘庆昌的《教育思维:教育理论走向教育实践的认识性中介》(《教育理论与实践》2006年第9)等。从中国知网学术搜索引擎来看,知名学者关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研究论文具有较高的“被引”与“下载”频次,显示出强大的影响力。这不仅提升了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阐释水平,而且也推动着这些知名学者自身学术研究的深化。

从一定意义上说,对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认识程度始终深度影响着教育研究者对其他教育命题的思考与判断,这从教育学青年研究者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便可看出。如李政涛的《论教育理论主体和教育实践主体的交往与转化》(《高等教育研究》2007年第4,余清臣的《教育理论的话语实践—通达教育实践之路》(《教育研究》2015年第6期)以及《论教育理论的实践化改造》(《教育研究》2016年第4期)吴黛舒的《对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的本土反思》(《教育研究》2004年第5期)龙宝新的《“互涉”与“互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时代解读》(《教育研究》2012年第9期)李太平等的《教育研究的转向:从理论理性到实践理性—兼谈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教育研究》2014年第3期)王晋等的《实践智慧—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交融的桥梁》(《中国教育学刊》2014年第12期)。从青年研究者的研究道路来看,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研究己经成为他们具有代表性、标志性的观点。青年研究者之所以在这一问题上笔墨颇多,正在于他们都己经意识到对这一问题合理审视与观点表明的重要意义。唯有由此出发,其他教育问题研究才有更深层的价值。

()从学术象牙塔走向学校教育一线:以新世纪以来基础教育实验为思考点

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研究实质上是一种理论研究,是研究者基于一定的研究经验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实然关系、应然关系的一种理性思考与学术判断。思考与判断的深度如何,直接反映出研究者的学术积淀与思考向度。可贵的是,新世纪以来教育学领域的研究者不仅从理论上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持续性的深度探究,而且还将这一问题转向教育实践,在教育实践一线检验自身对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判断。教育学领域知名学者叶澜教授领衔的新基础教育实验,潜心于基础教育实践一线,推动了一大批优质学校的诞生,并赋予教育学以“生命·实践”的深刻内涵。究其实质,“生命·实践”教育学的核心目标就是要致力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双向转化,要在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生成良性的互动与共进。[3]历经长达十余年的实验探索,新基础教育研究团队不仅推动了“生命·实践”教育学流派的诞生,而且带动了一大批实验区、实验校的优质化改进,真正推动了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双重变革。对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脱离这个“多年煮不烂的老问题”,[4]叶澜教授以新基础教育实验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从教育理论研究的象牙塔中走向基础教育一线,新基础教育实验带给我们重要的启示: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辨明,有利于教育理论的良性创生和教育实践的科学推进;反之,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模糊不明,则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双重发展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二、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的核心观点与反思

新世纪以来,就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而言,诸多研究进行了长时段、多视角的持续研究。而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也在这种大体量的研究中常议常新,不断地呈现出“老树新枝”的学术样貌。为了更加清晰地呈现关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的核心观点,以下从四个方面予以梳理与反思。

()“内在冲突”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

这种观点总体上认为,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具有鲜明的差异性,存在着内在的冲突关系,难以相互协调。一方面,教育理论的理想性与教育实践的现实性之间存在冲突。教育理论对教育实践充斥着丰富的想象,总是想要对教育实践发挥启发、反思和价值导向的功能,[5]并寄希望于理想化地改善教育实践。然而,在现实的教育生活中,教育实践总是受制于各种因素,难以达成教育理论的理想化目标。另一方面,教育理论的逻辑性与教育实践的模糊性之间存在冲突。教育理论以其严密、工整的逻辑化形态存在,而教育实践很少沿着单一的教育理论趋近,却总是以模糊的形态存在,缺乏严谨的、按部就班的理性形态,二者存在着严重的冲突。从表面上看,教育理论确实与教育实践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冲突,对于这种冲突进行条分缕析的研究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然而,无论是“教育理论”还是“教育实践”都是围绕“教育”而展开,都没有脱离教育这一基本活动或基本现象而展开。我们在探讨“内在冲突”时,不能忽略二者所具有的内在一致性,否则,极易陷入二元对立的思维极端。

()“互相脱离”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

这种观点主要认为,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处于一种相互不关联甚至脱离的状态。教育理论是一种理性的逻辑体系,具有抽象性、系统性,而教育实践则是在教育场域中的实际行动。因而,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是“两张皮”,难以有效融合在一起。这种观点具有一定的现实性,因为很多从事教育理论的研究者习惯于进行纯粹的理论研究,对教育实践关注不足,而很多高等教育、基础教育一线的教师对现实学校生活中所遇到的教育问题更加关注,对于教育理论的深入研究则着墨较少。这种观点产生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在于教育理论工作者与实践工作者分工不同,长期的研究过程使其逐渐产生了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虽然教育理论总是自诩要不断改善教育实践,但教育理论本身也存在着一定的功能性限度。[6]教育理论不是研究者纯粹思辨的结果,都有其教育实践的根基。就其实质而言,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脱离不仅有理论认识方面的问题,而且也有思维方式、表达方式方面的问题,还有教育理论工作者与教育实践工作者因各自所在场域不同而引发的阻隔问题。[7]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并没有“互相脱离”,而只是具有相应的距离,与教育实践具有直接或间接的相关性。

(三)“单项指导”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

这种观点主要认为,教育理论对教育实践具有天然的指导功能,教育理论的内在价值就在于指导教育实践。教育理论的产生离不开人的反思,其核心价值便是从反思中凝练教育智慧、对现实的教育实践方案施加能动的影响。然而,这种观点忽略了教育理论本身的合理性。一种科学、合理的教育理论能够对教育实践发挥积极的指导功能,然而一种消极甚至错误的教育理论却对教育实践产生消极的阻碍作用。更深刻的问题还在于,是不是任何教育理论都能够对教育实践直接发挥指导功能呢?教育理论研究者通常假定教育实践工作者的头脑存在着“理论的真空”,进而苛求教育理论指导教育实践。[8]事实上,这种观点的固守极易造成工具理性的盛行,从而只是关注对教育实践直接发挥作用的、工具化的方法、技能,而忽略了对教育实践影响更为深刻、作用更为持久的教育理论。

()“积极互动”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

这种观点主要认为,教育理论对教育实践的真诚探讨带来了教育实践的变革,而教育实践的变革又反过来推动着教育理论的进一步发展。这种互动彰显出二者之间“自然选择、自然配置、自然调适的关系”,[9]进而逐渐形成了二者相互包含的参与关系,使得教育理论总是在参与教育活动的历程中生成。[10]这种良性互动的确是很多教育研究者关注的重点,然而在更多J清境下,教育理论难以有效对全部教育实践发挥积极功能,而教育实践变革促生教育理论也具有了一定的局限性。例如,很多全国知名中小学的教育实践做得很好,但其自身总结、提升的水平却始终极为有限,缺乏与教育理论的良性互动;而很多教育理论研究者所架构的教育理论体系虽然表面上合乎理论逻辑,却在教育实践层次欠缺适用性。其实,这种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互动不畅现象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大量存在,就其实质而言,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能否实现“积极互动”,归根到底还是要看人的因素。因为人是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主体,如何理解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各自的内涵及相互关系,成为主体处理现实教育问题的重要思想根源。正如叶澜所说,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关系的本质,“正是人的认识与实践的关系问题”,同时都与“作为认识主体”和“作为实践主体”的人密切相关。[4]关注教育场域内人的素养,实现其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理性认知十分必要。

三、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的基本经验与现实启示

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持续讨论,推动了这一主题不断走向深入。纵观先行研究的视角、过程、方法与结论,形成了诸多宝贵的研究经验,同时也带给我们一些学术期待。

()理性审视复杂的教育改革现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先行研究己经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出现实化、理性化的色彩—很多研究己经意识到教育改革场域的特殊性。在以“改革”为主题的时代里,教育改革正深刻地发生在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诸多领域。而不同领域内的教育实践显然不是整齐划一的同一种行动,尤其是在当代中国背景下,受到地域、学段、主体、类别等多种复杂因素的影响,形成了分门别类的教育实践。如何审视这些复杂的教育实践,关系到对教育实践本质的判断以及有针对性地对教育现象进行诊断。可贵的是,通过扎根理论、叙事研究、行动研究等审视教育实践的运行态势、生成机理与发展走向,并在这一过程中促生教育理论,正成为中小学一线教师成长的重要方法。这样的研究路径推动了从教育实践中获取教育智慧、探索教育理论的过程。

当然,还有很多专业化的教育理论研究者习惯于以教育理论的方式审视复杂化的教育实践。这样做实质上带来两个好的结果:一方面,超越了教育实践的感J胜认知,避免了教育实践中一味获取技能、方法的经验主义倾向,促进了教育实践的理性化:另一方面,提升了教育实践一线人员的认知水平,将繁杂、忙碌的教育实践纳入聚焦、反思的理性轨道。然而,很多教育理论却总是试图对任何教育现象(事实)作出一种因果性的关系解释,并在其理念上认定教育理论研究对象的客观性,教育现象或事实背后存在着教育规律。[11]值得思考的是,教育理论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为教育实践指明方向、揭示规律?然而,当下的诸多研究对“教育实践”的内涵与外延认识模糊,进而导致了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认识的偏差。因为一般意义上的教育行动并不能称为“教育实践”,“教育实践”着重指向于那些具有超越性品格、带有鲜明教育目的、涉及并摄入教育理念的“教育活动”“教育行为”等。[9]从这个角度看,任何一位教师、校长以及教育局长等对教育实践的理性审视,其实都是一种实践性知识漫长而复杂的生成过程,而这种源自教育实践场域的实践性知识又恰J哈是生成教育理论的重要前提,甚至其本身就是一种教育理论。这也推动了基于教育改革现场而达成教育共识,凝聚教育力量,激发教育活力。

()重审教育理论的实践功能

火热的教育改革现场所涌现出的诸多教育实践问题函待教育理论工作者的介入,需要教育理论工作者给予随时跟进,并寻求科学理论的有力指导。同时,身处教育改革场域中的决策者、执行者以及众多的校长、教师,虽然具有较强的决策力、执行力,能够积极应用教育知识、技能抑或教育智慧及时化解教育改革中的诸多难题,然而绝大多数人尚缺乏反观自身教育实践、提升教育理论的能力与作为。这一过程就为教育理论提供了重要的介入契机。

通常,在很多一线教育工作者看来,理论似乎都是玄奥、深刻的,似乎离教育一线十分遥远。然而,这些教育理论之所以存在,正是直接或间接地由教育实践这个根源而生。虽然教育理论以理性化的方式存在,但教育理论始终没有脱离教育实践的土壤。就理论而理论的纯粹思辨虽然有其必要性,但更为重要的则是要发挥教育理论本身对教育实践的反馈功能。当然,这种反馈实际上存在着“正”“负”两个极端。深入研究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便是要推动科学的教育理论走向教育实践,在教育实践中充分发挥教育理论正向的指导性、引领性功能,重塑教育理论鲜活的生命力,进而实现教育理论的实践化。[12]

当然,并非所有的教育理论都能及时、精准地对教育实践产生效果。虽然教育理论可能为教育实践提供方法论启示,然而要将这种可能转变为现实,却受制于诸多因素。[13]如教育哲学一样的教育理论或观念就像中药一样,虽然不能即刻解决现实教育问题、镇密分析教育现象(以至于给人一种“悬而无用”的假象),然而却如同中药持久性的标本兼治一样,本质上促成了教育理论对教育实践的根本性影响,通过对教育观念的深刻影响实现对教育实践问题的认识论、方法论转变。在这一意义上,教育理论所具有的实践功能就充分地表现为对教育改革进行价值批判与反思,为科学的教育决策提供理念引导与策略支持等。

三、建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融合机制

从新世纪以来的先行研究中能够发现,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己经意识到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既非合二为一、完全同质,也非分道扬镰、各表各话,而是有着一定的张力。就其实质而言,这种张力正是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所应具有的距离与弹性。因此,应建构相应的机制,不断推进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走向融合。石中英认为,教育理论工作者并非是教育实践的“指导者”,至多是“提议者”;并非是教育实践工作者的“导师”,最好应为“伙伴”关系。[14]教育理论工作者应充分发挥教育理论的重要功能,着力成为“提议者”和“伙伴”,保持教育理论研究的特色,主动接受来自教育实践的检验,[15]所以二者具有融合的先在基础。为了实现这种融合,早在20世纪70年代欧美己经兴起了大学教育理论工作者与中小学教师的合作研究。近年来,我国也己经出现了“U-S”Universities-schools)的教育协作模式。遗憾的是,很多协作模式尚处于“利益联合”阶段,没有深刻触及教育理论、教育实践的双重变革及相互融合,因而急需建构有效的融合机制。

四、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需要注意的问题

虽然先行研究取得了诸多重要成就,然而对这一主题的研究不会终止,仍存在可能的研究空间值得深入探讨,但需注意如下两个方面。

()坚守马克思主义研究认识论

新世纪以来,我国教育理论工作者之所以能够在这一问题上给出科学的应答以及持续的探讨,正在于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认识论。这不仅源于中国教育学本身所具有的优良传统,而且更在于教育学者始终对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有着深刻的认知,对其他社会思潮有着明确的省察。在全球化背景下,诸多社会思潮不断涌入中国,在丰富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者思维的同时也造成了研究取向偏颇、研究意义缺失以及研究命题虚空等现实困境。虽然会时常出现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认识模糊、探讨虚化等现象,但研究的整体方向始终没有偏离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坚持在中国的教育实践中观察现象,研判问题,提炼经验,生成理论;坚持以科学的教育理论指导中国的教育实践,不断促进教育实践的深化和拓展,在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双重滋养中不断使“老树”焕发生命活力,催发新枝。

()秉持科学的研究方法论

科学的方法论意识是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的重要保障。在众多先行研究中,研究者正是基于不同的研究方法论而实现研究的效果。科学地审视并反思这些研究方法论,成为一项必要的学术任务。

其一,坚持系统的“古今中外”探讨。绝大多数先行研究虽然没有以“古今中外”的方法论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进行探讨,但实质上都在潜意识地重视这一问题。在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研究中,要注重二者各自的限度及其关系的规定性。教育理论生成于研究者对不同教育实践给予的反思与凝练,回观这些教育理论也必然要追溯其生成的独特境域,追索其产生的内在机理。一直以来,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相关研究总是愿意仿照相关学科“说话”,致使教育研究总是愿意移植其他学科的问题和讨论。[16]很多研究者在套用他者教育理论、试图借助一般性的教育理论指导教育实践时,教育理论本身自然难以发挥其应有效用,教育实践也难以得到教育理论的有力指导。而这就涉及到教育理论的情境性、他者教育理论的本土化问题。新世纪以来,积极寻求外部教育理论的支持一直是推动我国教育改革的重要动能。然而,他者教育理论能否有效支撑我国的教育改革?是否存在“水土不服”的情况?生硬地套用他者教育理论指导中国的教育实践显然是无效的。进一步探讨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需要系统明确“古今中外”问题。

其二,坚持科学的质性研究。在教育质性研究日渐壮大的背景下,以观察、访谈、深描等研究方法为特征的教育实践研究逐渐被广泛应用。长期扎根教育一线的教师能够借此获取教育实践背后更为深层的教育知识与智慧,积极捕捉教育实践过程中最为宝贵的财富。然而,质性研究被误用、滥用的现象仍然存在,不科学地应用质性研究直接导致了非科学结论的产生,间接地导致一线教师难以有效形成教育知识。例如,质性研究的一个重要前提便是“悬置”前设,避免过度前设对后续研究过程带来影响。但很多教师所做的观察、访谈、叙事等在研究之前,便己经作出了强烈的价值判断,这直接导致其研究结论的固化。为此,应科学地运用质性研究,有效促进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融合。

其三,坚持“在中国”的思考向度。教育研究命题本质上是民族文化的集中表达,因为教育实践并非普遍J胜的实践,而只能是一种本土性的实践。[17]遗憾的是,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研究,并没有对“在中国”问题进行具有方向性的研究。在这里,应着重强调的是基于一种价值预设与事实判断而形成的中国性的教育话语。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研究就是要深刻把握“在中国”这一命题的特殊性,因为这种“关系研究”兼顾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两个具有鲜明差异性的研究范畴。同时,建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教育话语,需要进一步明确中国的教育理论与中国的教育实践之间的内在关联。与其他国家的教育理论相比,我们既不能固步自封、排斥其他观点,又不能一味迎合、追捧其他国家的教育理论,而是要针对中国特有的教育国情,探讨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利用但不完全采用科学的思想要素,关注但不应完全套用他者教育理论,[18]要以“在中国”的时空观审视当下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内在逻辑。

 

参考文献:

[1]转引自[]皮埃尔·布迪厄,[]华康德.实践与反思[M].李猛等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1

[2]夏青.教育基本理论年会主题的演变历程研究[J].现代教育论丛,2015(6)

[3]李政涛.矢志教育理论创新,引领教育实践发展[J].教育研究,2015(6)

[4]叶澜.思维在断裂处穿行—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再寻找[J].中国教育学刊,2015(4)

[5]易森林.“教育理论指导教育实践”的实践哲学审思[J].当代教育科学,2015(24)

[6]李润洲.教育理论如何表达教育实践[J].江西教育科研,2007(4)

[7]闰旭蕾.关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阻隔的反思[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4(6)

[8]陈桂生.“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的问题”的再认识[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05(1)

[9]龙宝新.“互涉”与“互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时代解读[J].教育研究,20129).

{C}[10]     宁虹,胡萨.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本然统一 [J].教育研究,2006(5)

[11]王兆憬.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研究的知识向度[J].教育研究,2007(4)

[12]王彦明.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的再思考[J].教育发展研究,2010(4)

[13]范远波.论教育理论实践指向的缺失[J].教育发展研究,2012(9)

[14]石中英.论教育实践的逻辑[J].教育研究,2006(1)

[15]于伟,秦玉友.本土问题意识与教育理论本土化[J].教育研究,2009(6)

[16]吴黛舒.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的本土反思[J].教育研究,2004(5)

[17]柳海民,李伟言.教育理论原创:缺失归因与解决策略[J].教育研究,2003(9)

[18]张聪,于伟.近十年来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研究的梳理与反思[J].当代教育科学,2011(9)

 

 

 

 

Why does "an Old Tree" Repeatedly Shoots "New Branches"

—Reconsideration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al Theory and Educational Practice

ZHANG Cong

 

Abstract:Looking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the theme selection of annual conference of basic theory of education,the academic study of educational scholars and the basic educational experiments,we can find that research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al theory and educational practice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Since the new centurt,the key viewpoints of related researches have been  mainly focused on the following four aspects:internal conflict, mutual departure,individual guidance and positive interaction.This provides important experience and inspires us to continue to adhere to the Marxist research epistemology and uphold the scientific research methodology.

Key words:educational theory;educational practice;internal conflict:mutual departure;individual guidance;positme interaction

 

责任编辑:杨卉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