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时期民族教育发展展望
发布时间2017-12-26 12:54:25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民族教育研究》2017年第3期  作者:沈沫 陈立鹏 张承洪

 

要: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关键时期,要实现民族教育跨越式发展,必须直面问题,抓住战略机遇。要构建民族团结教育常态化工作机制,打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思想基础科学稳妥地推进双语教育,加快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双语普及全面提升民族地区各级各类教育水平,形成更加科学、完善的教育体系着力补齐新疆、西藏和四省藏区教育短板,增强其内生活力和发展动力提高内地班教育管理服务水平,健全民族地区教师队伍建设长效机制,切实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加强民族地区教研、科研工作,推进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加快提升民族地区信息化水平,建立完善以章程为核心的现代学校制度,为民族教育跨越式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关键词:十三五民族教育发展展望

 

“十二五”时期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民族教育,各民族地区积极主动推进教育工作,对口支援省市无私帮助,民族教育发展明显提速,取得长足进步。2010-2014年中央财政累计向5个民族自治区投入1201.7亿元。民族地区各级各类教育普及率显著增长,义务教育阶段毛入学率达到了99.5%以上,[1]民族地区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机会得到切实保障。少数民族上大学的机会也显著增加。2014年,少数民族在校大学生达2501万人,比2009年增长11.5%[2]科学稳妥地推进双语教育,大力开发双语教学资源,加强双语教师培训加大对口支援力度,形成稳定的帮扶机制,十二五”期间,19个对口援疆省市累计投入教育援助资金108.5亿元,完成教育项目528个17个对口援藏省市累计投入教育援助资金5.9亿元,完成教育项目148个6个对口援青省市累计投入教育援助资金2.8亿元,完成教育项目86个。[3]

“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党中央确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决胜阶段,也是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关键时期。应紧紧围绕中央政策方针和教育部决策部署,突出问题导向,强化改革攻坚,着力补齐短板、提高质量、促进公平,加快推动民族教育发展,努力实现“十三五”时期民族教育发展水平整体跃升。

一、加强民族团结教育

民族团结教育是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重要内容“十二五”时期,各地坚持立德树人,把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夯实各民族师生中华民族共同体思想基础作为首要任务,深入推进民族团结教育“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

一是充分发挥课堂主阵地作用,将民族团结、“三个离不开”教育作为贯穿小学到大学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内容,结合各地实际,按照国家的规定开足开好民族团结教育课程

二是切实加强教材教学资源建设,如教育部组织修订了民族团结教育教材,西藏编写了小学《思想品德》、中学《思想政治》地方德育教材,四川编写了藏汉双语的《爱国、守法、感恩》教育系列读本。

三是不断丰富民族团结教育形式,通过深入开展“民族团结月”手拉手、结对子”等丰富多彩的主题教育活动,把学校、家庭和社会教育紧密结合,形成全方位育人的良好氛围。

但是在一些地方和学校,民族团结教育内容不够生协大水漫灌”多,精准滴灌”少,针对少数民族学生思想和心理特点的教育相对缺乏,教育实效性有待增强。民族团结教育基地、场所、设施不完备,适合青少年学生的资源不足。民族团结教育在非民族地区、非民族学校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随着地区和民族间经济、文化、人员交流日益增多,在全国各级各类学校中同步开展民族团结教育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因此,今后民族团结教育还需要大张旗鼓地讲,形成常态化机制,更加注重教育实效,增进各族师生交往交流交融,增强其“五个认同”思想意识。

一是要尽快修订配发中小学民族团结教育教材,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开发和编译爱国主义、民族团结教育主题音像教学资源。

二是要在中小学校开设民族团结教育专题课,在普通高校、职业院校开设党的民族理论与政策等相关课程,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和“三个离不开“五个认同”教育。

三是要推进实现民族团结教育长效化、全覆盖,加强各级各类学校尤其是普通高校的民族团结教育工作,做到不留死角,防止“灯下黑”。

四是加强民族团结教育督导评估,将民族团结教育工作作为学校考核评估的重要内容,对不重视民族团结教育、开展教育效果不达标的学校实行一票否决,必要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二、科学稳妥地推行双语教育

双语教育是民族教育的重要内容和形式,“十二五”时期,各地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的双语教育模式,在少数民族中小学使用21个民族的29种文字实施双语教育。目前,全国开展双语教育的学校有1.2万多所,其中双语教师23.5万人,接受双语教育的在校生410万人。同时加强了双语教材的编译和出版,民族文字教材实现了与汉语文教材配套同步供书,开发了以部分民族语言文字为载体的学科教学、专题教学、传统文化教育等资源。

但是目前双语教育仍面临诸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一是不同地区、不同层面、不同群体对双语教育的认识尚不完全一致,甚至产生一些片面认识和偏激做法。

二是部分地区在教学中对母语和第二语言关系处理不当,选择模式和教学语言转换缺乏科学性,双语教育的幼小衔接、小初衔接不顺畅。

三是适合少数民族学生认知特点、文化背景、生活实际的双语教学辅助教材,以及教学参考书、课外读物等资源较少,“教师不会教,学生学不懂”的问题比较普遍。

四是双语教师总量不足、结构不合理,特别是学前双语教育严重滞后。

五是对双语教育缺乏正确引导,教育教学研究工作薄弱,质量评价标准和监测体系不完善。

“十三五”期间应结合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实际,大力发展双语教育,积极稳妥地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充分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权利,以民汉兼通为目标,把少数民族学生培养成基本熟练掌握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人才。

一是推进双语教育有效衔接,民族地区要结合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程度的实际,科学选择双语教育模式。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基础薄弱地区,结合学生学习能力、师资队伍、教学资源等情况,科学选择教学模式,重点推进从学前到中小学各学段双语教育的有效衔接。

二是加大对双语课程设置、双语教材和教学资源开发及双语教育教材资源监督审查的力度。

三是加强双语教师队伍建设,结合民族地区双语教学实际,有针对性地加强双语教师培养培训,着力破解双语教师结构性短缺和质量不高的难题,提高教师双语教学能力。

四是实施民族地区双语教育质量提升计划,加强双语教师任职、培训考核评价,完善双语教育质量监测评估,进一步扩大双语教育质量四级监测覆盖面。通过努力,力争到2020年民族地区学前两年双语教育基本实现全覆盖,义务教育阶段双语教育实现全面普及。

三、全面提升民族地区各级各类教育发展水平

经过多年的努力,民族教育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少数民族在校生总数为2501万人,占在校学生总数的9.9%。少数民族在校生占全部在校生的比例中,普通小学从2002年的9.5%提高到2014年的11.2%,普通中学从7.4%提高到10.3%普通高校从6%提高到7.7%[5]

由于民族地区经济基础薄弱,财政自给率低,教育等社会事业发展的基础并不稳固。据统计,2014年GDP总量排名靠后的9个省份中,有7个在民族地区。[6]尽管国家不断加大对民族教育的投入,但民族教育资源总量不足,教育体系结构并不完善。

一是学前教育摊子大、底子薄、基础差。公办幼儿园数量不足,难以满足要求民办幼儿园占比较高,但规模小、办学条件简陋、保教设施设备不足、保教人员文化素质整体偏低。2014年西藏自治区、云南省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分别为59.1%,59.2%,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1.411.3个百分点。

二是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不足,生均校舍面积、教学仪器生均值、生均图书、理科实验室、实训实习基地等硬件条件普遍达不到国家标准。寄宿制学校的宿舍、食堂餐厅等生活用房缺口较大,“大通铺”现象仍然存在,供暖、卫生等配套设施不完善。西藏自治区、贵州省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分别为82.1%85.0%,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0.57.6个百分点。

三是高中阶段教育发展相对滞后。据统计,青海省、云南省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分别为74.1%75.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2.411.2个百分点。中等职业学校在校生人数较少,据统计,少数民族普通中专在校生人数占全国普通中专总人数的8.9%,少数民族成人中专在校生人数占全国成人中专总人数的9.1%,少数民族职业高中在校生人数占全国职业高中总人数的7.8%[7]发展不平衡。中职办学模式单一,校企合作、产学结合、工学结合、顶岗实习、订单式培养等没有建立长效机制。新疆、西藏、甘肃、云南等省区的职教专业教师缺乙“双语双师型”教师尤为短缺。专业结构不合理,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工艺、现代农牧业等部分特色学科专业发展滞后,人才培养模式不能完全适应区域产业发展和实际岗位需要。

四是高等教育布局和结构问题并存。西部地区(除西藏、新疆外)少数民族学生享受内地优秀高等教育资源机会较少,内蒙古、云南、贵州、广西、甘肃、青海等省(区)增加部属高校少数民族招生计划的意愿强烈。据统计,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省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分别为27.3%28.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0.29.2个百分点。[8]2014年,少数民族研究生在校人数为104674人,占全国研究生总人数的5.7%普通本专科在校人数为1992383人,占全国本专科在校生总人数的7.8%。同时,民族地区高校和民族院校发展定位不够清晰,学科专业设置不够合理,文史语言类学科多,理工类学科较少。高层次人才引进困难,不少高校还存在已有骨干教师流失问题。

针对上述现状十三五”期间应大力提升民族地区各级各类教育发展水平。

一要加快发展学前教育。根据民族地区人口、交通等情况,科学布局建设幼儿园等机构,加大对乡村两级公办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建设支持力度。开发配备必要的教育资源,改善保教条件。建立完善保教人员选配机制,配齐配足“两教一保”。国家需加大对民族地区实施学前三年教育支持力度,重点做好民族地区农村学前双语幼儿园建设。通过努力,力争到2020年民族地区学前两年毛入园率达到80%,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0%。

二要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重点推进民族地区中小学校舍标准化建设,全面改善边远贫困地区中小学校办学条件,实施民族地区初中寄宿制学校建设项目,破解“大班额,“大校额”难题。以双语教育和理科教育为重点,以教师队伍建设为关键,深化民族地区中小学双语和理科教育教学改革,着力提高双语和理科教学质量。依法重点抓好农牧区“控辍保学”工作,充分动员社区(乡村)组织、学校、家庭等力量,做好对留守儿童的教育、关爱和服务,充分保障女童入学权利,降低辍学率,确保到校率。通过努力,到2020年民族地区中小学校办学条件基本实现标准化,教学管理基本实现规范化,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基本实现义务教育县域内均衡发展。

三要推进普通高中内涵式发展。继续加大对民族地区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支持力度。以提高教育质量为重点,深化普通高中课程改革,按照国家规定的课程方案开展教学,开发建设选修课,坚持学业水平测试与综合素质评价相结合,推进普通高中教学质量评价多元化。鼓励举办综合性高中,支持普通高中多样化、特色化发展。

四要提高中等职业教育质量。结合民族地区产业发展需要,科学布局中等职业学校,加强教育基础设施尤其是实习实训基地建设。深化校企合作,推进产教融合,探索订单式培养。扶持发展优秀民族文化、现代农牧业等优势特色专业。推动实现初高中未就业毕业生职业技术培训全覆盖。发挥中东部职业学校办学优势,以“一对二“多对一”等形式,开展对口支援或委托式管理民族地区职业学校。

五要调整优化高等教育布局和结构。支持民族地区办好师范类院校,办好紧缺学科师范类专业。结合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实际,支持高等职业学校发展。建设一批理工类、应用型本科院校,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型高校转型,重点提高民族地区理工、农牧、医学等学科专业比例。

六要加大特殊教育支持力度。在民族地区地市州和残疾儿童较多的县市区建设特殊教育学校,保障和完善基本办学条件,配齐配足优质的教师队伍,提高特殊教育学校办学质量。开展双语教育和职业教育,让残疾学生熟练运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掌握一技之长,提高就业和生活能力。

四、大力推进新疆、西藏和四省藏区教育科学发展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新疆教育发展取得明显进展。学前两年双语教育普及率达到89%,居于全国前列。在园幼儿数由34万增长到48万。学前到中学双语教育衔接率达92%以上。各种模式双语教育覆盖面达100%,接受双语教育学生数由83万增加到269.4万。初中升入高中阶段升学率达91%,列西部省区前5名,新增在校生8万余人。高校在校生30.8万人,比2009年增加5.5万人,2015年高考理工科与文科招生比例为7:3。双语教师规模达10.5万人,比2009年增加6.8万人,占少数民族教师总数的54.8%[9]南疆教育发展进一步加快,实现了14年免费教育。

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来,西藏和四省藏区教育事业发展保持良好势头。学前教育快速推进,学前教育毛入园率大幅度提高。幼儿园从2010年的119所增加到2014年的722所,在园幼儿从2.3万人增加到8.1万人。全面实现“两基”目标,积极推进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普通高中快速发展,在校生从4.1万人增加到5.6万人。内地办班成效显著,内地西藏高中班年招生规模从1300人增加到3000人,内地西藏班初、高中在校生达1.5万人。开办内地西藏中职班,累计招生9000人。西藏区内高校在校生从3.2万人增加到3.4万人,理工科专业占44%。西藏大学和西藏民族学院被列入“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三包”政策逐年提标扩面,覆盖学前、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所有农牧民子女,每年投入经费达14.9亿元,惠及52.6万学生。建设了10个双语教师培训基地,基本形成了国家、区、地、县、校五级培训体系,培训教师3万多人次。现代远程教育“三种模式”和电视“班班通”基本覆盖西藏所有中小学校。民族团结教育和反分裂反渗透教育贯穿于学前到高等教育全过程,教育系统保持和谐稳定。[10]国家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将西藏和四省藏区225个县全部纳入招生范围。每年面向五省区招收少数民族预科班、民族班、骨干计划研究生1.3万人。5年来,西藏和四省藏区补充教师近2万名,“国培计划”累计培训教师7.6万人次,教师整体素质得到提高。四省藏区都建立健全了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学生资助体系。

今后推进新疆教育发展,重点在南疆地区,迫切任务是大力发展学前教育、中职教育,提高双语教育水平。

一是以学前教育3年行动计划二期为契机,重点加强乡村幼儿园基础设施建设,按规定配齐配足保教人员。

二是组织实施国家对南疆四地州和霍尔果斯、喀什经济特区8所中等职业学校的重点建设任务,落实对口支援省市建设项目,加强中职学校建设。统筹利用国家、对口支援省市、国有大中型企业和新疆自身的职业教育资源,积极推动南北疆联合招生合作办学,扩大中职招生规模。加强服务新疆区域产业和传统民族工艺特色专业建设。围绕新疆特别是南疆区域经济和主导产业发展、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与特色产业发展对技能型人才的需求,重点培养现代农业种植与加工、观光农业经营、生物技术制药、民族文艺、工艺品制作等技能型人才。加强职业教育教师队伍建设,强化管理师资和专业教师队伍培养培训,开展好职业教育对口支援,做好委托式管理,建设优秀教师工作室,深化教师援助,坚持示范带动,切实提高队伍整体质量。将南疆所有职业院校纳入对口支援范围,帮助50所受援学校打造优势专业,加强实训条件和信息化建设,扶持毕业生就业创业,推进南疆职业教育内涵发展。

三是遵循学生成长规律和语言学习认知规律,根据实际合理确定双语教学模式,加强双语教材和教学资源建设,切实提高少数民族学生掌握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能力。

推进西藏教育发展,今后的迫切任务为

一是加快普及学前教育。加快农牧区双语幼儿园(班)建设,加强县城、乡镇双语幼儿园建设,依托村小和教学点附设双语幼儿园(班),多种方式实现适龄儿童就近入园、方便入园。加强保教工作指导,提高学前教育质量。

二是巩固提高义务教育质量。健全完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逐步提高义务教育阶段公用经费、三包”经费补助标准,改善义务教育学校特别是寄宿制学校办学条件,提高管理水平。

三是加快发展职业教育。支持中职学校建设,调整优化中职学校专业结构,加快培养新型职业农牧民和农牧区实用人才。加大对农牧民职业技能和双语培训的力度,逐步推进实现职业技能培训全覆盖,使农牧民掌握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能力达到社会工作要求。支持发展高职教育,鼓励西藏高校与企业联合举办职业教育,推广订单式培养模式。

推进四省藏区教育发展,重点是四省交界地区,主要任务是大力发展双语教育,推进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加快发展职业教育,改善四省交界地区学校办学条件,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一是要充分利用四省和内地其他省市的师范院校及师资培养培训基地,定向培养培训一批合格的双语教师,优先配置到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学校。要加快双语幼儿园建设,在边远、高寒且人口分散的牧区举办流动幼儿园或幼儿季节班,保证适龄儿童入园。

二是支持每个州重点建设一所中等职业学校,加快推动特色旅游、生态保护与建设、民族文化艺术等专业布局,加强就业培训和公共就业服务能力建设,实现未升学初高中毕业生职业教育或职业技能培训全覆盖。

三是制定专项规划,集中解决交界地区基础教育发展滞后问题。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实施巧年免费教育,研究制定农牧民子女和城镇贫困子女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的“三包”政策。省内藏区初中班、高中班、“9+3”免费中职教育和对口支援省市所办高中班及中职班优先招收交界地区学生,各项优惠政策向交界地区倾斜。

五、推进内地办学科学发展

利用内地优质教育资源举办内地民族班是加发展民族教育的重要措施,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体现。目前内地办学涵盖初中、高中和高等教育3个办学层次,在校生近12万人,分布在24个省市、400多所高校、178所中学和74所中职学校。多年来,累计培养了各类少数民族人才50多万,我国55个少数民族都有了自己的大学生和研究生。

目前,内地民族班教育管理服务任务仍然较重。

一是来内地就读的少数民族学生,因为环境不适应、生活不习惯等因素,在交往、学习、就业方面存在困难,需要特别关心、多加疏导。

二是内地班办学条件需要改善,课程设置需要优化,教学质量有待提高。

三是后勤服务需要进一步完善,特别是学生清真食堂的经营管理工作。

四是对少数民族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任务较重,生源地与办班地之间、地方与部门之间、部门与学校之间信息互通、协调配合、有效联动的常规制度和长效机制还不够完善。

推进内地办学科学发展,重点要做好以下几点:

一是要保持并有序扩大内地班培养规模,促进内地办学与疆内、藏内办学互相补充、有序衔接。中东部地区高校和职业院校适度扩大招收民族地区学生的规模,高校民族班、预科班扩大招收内地新疆班、西藏班学生的比例。加强少数民族专业技术人才特殊培养。

二要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加快推进民族地区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深化内地西藏班、新疆班学生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支持完善高校民族班、民族预科班招生办法。支援中西部地区普通高校招生协作计划、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等向民族地区倾斜。保留并完善边远贫困农牧区少数民族考生高考加分优惠政策。

三要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合理设置课程,加强教材建设,深化教学改革,提高教学质量。探索实施高校民族预科阶段结业会考制度,少数民族学生与当地学生适用统一质量标准。

四要加强内地民族班管理,制订民族班长远发展规划。加强对内地民族班学生的教育管理服务,推进民汉学生混合编班、共同生活,统一教学管理标准。少数民族学生多的学校按照生师比50:1的比例,配备少数民族学生专职管理教师和辅导员,加强对管理教师和辅导员民族文化、宗教常识等方面知识的培训。尊重清真饮食习惯,办好学生食堂。

六、完善教师队伍建设长效机制

教师是影响教育质量的决定性因素。这些年来,民族地区教师队伍建设不断加强。截至2014年底,少数民族专任教师达到129万,占全国专任教师的8.6%。“十二五”以来,国家不断加大对民族地区教师队伍建设支持力度,通过实施“特岗计划”“乡村教师支教计划”“免费师范生计划”等项目,促进了民族地区教师队伍整体素质的提高,推动了教育质量稳步提升。

应该看到,师资队伍仍然是制约民族教育发展的瓶颈之一。

一是教师数量不足与结构性短缺并存。民族地区农村学校点多面广,办学形式分散,寄宿制学校多,教职工需求量大。课改新增的信息技术、心理辅导等科目,进一步加剧了教师结构性短缺问题,乡镇以下学校美术、音乐、数学、物理、英语、信息技术、生物、地理等学科的专任教师相对缺乏。

二是教师队伍结构不合理。学前和中小学双语教师普遍数量不足、质量不高,教师老龄化情况严重,出现断层现象。

三是整体素质不高。虽然高学历教师比例有所增长,但教学能力偏低,新进教师的教学能力难以适应课程教学改革需求,农村双语教师“教不好”的问题依然突出。

四是缺乏激励机制,民族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边远地区的教师收入少,住房、医疗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评职称、评先进、进修培训机会少,职业缺乏吸引力,人员流失严重。

要建设一支过硬的教师队伍,必须做好教师队伍的培养、培训工作,提高教师的福利待遇。

一是做好教师队伍培养工作。大力支持民族地区师范院校和师范类专业建设,支持民族地区实施免费师范生培养计划,国家免费师范生计划向民族地区倾斜。支持民族地区师范院校加强教材、教法、教学研究,健全实践实习制度,注重能力培养与考核。建立健全教师准入考评标准,严格教师准入,重点招聘补充合格的理科、音体美、双语、“双师型”等紧缺学科教师。通过实施“教师支教计划”“特岗计划”等专项计划,提高民族地区教师整体素质。

二是加强教师培训。“国培计划”、省级市级培训计划向民族地区乡村教师倾斜。通过集中培训、远程培训等多种方式,推进实现每年重点培训,每五年全员轮训。加强少数民族双语教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培训,加强职业教育教师技能培训。依托民族地区师范院校,加强教师培养培训基地建设。充分发挥对口支援机制作用,通过送教上门、跟岗学习等形式,培训中小学校长、班主任、骨干教师。

三是提高教师福利待遇。加大乡村教师周转宿舍建设力度,绩效工资向民族地区乡村双语教师和内地民族班教师倾斜,对集中连片特困和边远、高寒、农村地区教师给予补助、体假、医疗等方面的福利,精准发力,让乡村教师有更多的获得感,着力解决教师“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问题。

七、加强民族地区教研、科研工作

近年来,民族教育科研、教研工作取得了快速发展,科研范围逐步扩展,主题日益丰富。当前,研究范式多元化,[11]学者们陆续采用了马克思主义民族教育研究范式、多元文化主义教育研究范式、民族认同研究范式、民族地区教育不均衡发展研究范式、民族地区学校教育质量研究范式等五种主要的类型,学段已覆盖各级各类教育。学者们不仅关注民族教育内部的师资、教学、教材、教法、管理、政策等问题,也大量探讨了民族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改革、语言等的相互关系,后者在最近10年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从研究指向的民族看,学者们不仅关注藏族、蒙古族、回族等人口较多民族的教育状况,也涉及拉枯族、裕固族、达斡尔族等人口较少民族。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民族教育科研、教研工作取得了较快发展,但由于起步晚、底子薄,获得的财政支持或其他经费投入相对有限,民族教育科研工作的整体水平仍然不高。研究方法仍以思辨性为主,实证研究和应用研究相对不足,科研力量较为分散,缺乏有效整合。教研工作缺乏顶层设计、整体协调和工作评估,对教育教学实践的指导性不强。总的看来,民族教育科研、教研工作还不能为学校提高办学水平、教师提高教学水平提供有力支撑。

科研是学校的生命线,没有高水平的科研就没有高质量的学校教育;教研是提升教师教学水平、提高学校教学质量的基础工程。当前,科研和教研仍是民族地区义务教育阶段的薄弱环节。因此,在科研工作方面,应重点深化教育教学规律研究,深化少数民族学生心理特点和学习规律研究,提高民族教育教学质量,深化民族教育理论、方针、政策研究,提高民族教育决策的科学性。

一是丰富研究类型,坚持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相结合,研究要深入民族地区边远、贫困、乡村基层,深入学校,深入课堂,通过开展田野调查、教学实验、政策试点等多种方式探索民族教育规律。

二是引导和支持高等院校特别是民族高校进一步优化学科结构,凝练方向、突出重点,建设一批一流学科。

三是围绕政策决策、学术前沿,促进学科交叉融合,培育一批高水平的民族教育研究基地。

四是加大教育部民族教育发展中心对民族教育科研和教研工作的统筹指导和协调服务力度,充分发挥全国民族教育专家委员会、专家库的重要作用,通过设立研究基金、完善基础数据库,推动民族教育科研工作有序开展,每年形成一批对民族教育具有重大实践和指导意义的研究成果,切实提高服务国家战略决策的能力。

五是加强民族教育教研工作,国家、省市区、地州、县区和学校要建设一批民族教育教研机构,打造一支优秀的教研队伍,充分发挥各级教研队伍的作用,切实深化教育教学规律的研究与探索,加强教学资源研究开发,拿出对教育教学有重大指导意义的研究成果。要充分发挥优秀教师的示范带动作用,加强名师教研工作室的建设。充分利用“校校通”“班班通”设施,依托远程教育资源,推动民族教育教学、科研、教研质量的全面快速提升。

八、保护和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优秀传统文化是国家、民族的灵魂。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各族人民共同繁荣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是中华民族繁荣发展、生生不息的不竭动力。

当前,由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的保护传承理念跟不上,主观上重视不够,客观上缺乏有效的传承保护措施,导致一些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等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流失加剧。因此,在保护和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方面:

一是要把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放到关系国家繁荣富强、民族生存发展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充分认识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和创新的重要意义,坚持把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放到中华文化、现代文化、世界文化的大格局下来传承创新、繁荣发展。

二是坚持以社会主义文化为引领,深入推进民族民间文化进校园,加强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教材资源的开发,开设民族文化选修课,将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小学到大学教育教学的全过程。

三是结合民族地区产业发展情况,在应用型高校、职业学校开设相应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学科和专业,加大民族优秀文化传承人培养力度。聘请民族民间艺人、能工巧匠、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担任职业院校兼职教师。

四是民族院校和有关科研院所要加强对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民族语言文字的研究,探索民族文化保护传承、繁荣发展的有效途径。

五是建立民族文化博物馆,抢救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充分发掘民族优秀文化旅游资源,探索民族传统文化实现现代化的有效途径。

九、加快推进民族地区教育信息化

加快推进信息化是民族教育顺应信息经济时代的主动选择,是民族地区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的重要途径。要顺应信息技术发展规律和趋势,推动教育教学与信息技术深度融合,依托信息技术深化教育教学的深层变革,让民族地区的教师和学生零距离接触先进教育资源和教学方法,让更多人分享到教育发展成果。

当前,民族地区一些学校办学条件相对落后,教育仪器设备不达标,缺少现代化教育教学设施,黑板加粉笔的教学方式仍然没有得到改变。一些农村小学没有计算机教室,未开设信息技术课程。教师队伍力量薄弱,难以开齐国家规定的课程。今后应加快发展民族地区教育信息化,破解教育发展难题,促进改革创新,全面提高民族教育质量。

一是加大民族地区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加快推进实现“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推进实现民族地区的乡村学校、教学点的数字资源全覆盖,提高民族地区村小和教学点的网络接入率。

二是研究开发符合少数民族学生心理特点及学习特点的双语教学、教师培训和民族文化等数字资源,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对口支援省市优质教育资源要向民族地区学校开放,鼓励民族地区学校与中东部地区优秀学校之间的联网交流。

三是加大教育信息化人才培养力度,加强对民族地区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的培训,提高民族地区学校维护、使用信息化设备和资源的能力。

十、完善以章程建设为重点的现代学校制度

学校章程建设是依法治校的重要手段,是完善现代学校制度的重要内容和重要标志。章程是国家教育法律法规意志在学校的体现,是学校开展管理活动、办学活动的基本遵循,为学校正常运行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又使办学宗旨、内部治理、财务管理等有据可依、有章可循。

当前,民族地区推进依法治教、依法治校的进展并不平衡,学校章程建设和治理能力建设力度也不平衡。现代学校制度发育不足,依法按章程自主管理、自主发展、自我约束的机制远未形成。今后应以学校章程建设为抓手,以依法治校为根本目的,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建立完善现代学校制度。要从思想意识上树立起对学校章程重要性的认识,建立科学严谨的章程制定程序,切实加强对章程文本的研究,确保章程内容彰显现代学校制度精神和本校办学特色,实现与教育法律法规、学校各项规章制度的有效衔接。要加强学校章程实施的研究,在章程实施中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推进章程的深入实施,同时不断修订完善章程文本。要适时推动学校章程建设的专项监督,注重监督主体多元并存,注重校内校外监督并举,实现政府宏观调控、学校自主办学、社会积极参与的教育治理格局。

 

参考文献

[1] 民族教育取得巨大成就六个“关键词”概括变化[EB/OL]新华教育http://news.xinhuanet.com/talking/2015-08/27c-128172833.htm.

[2]《教育规划纲要》贯彻落实情况总体评估报告(摘要)[EB/OL]教育部门户网站http://www.xwfb/xw-fbh/moe-2069/xwfbh2015n/xwfb-151210/151210sfcl/201512/t20151210-224178.htm.

[3]陈少远,柴.守望相助下升腾的民族教育希望——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促进教育公平综述[N].中国教育报,2016-07-04(1).

[4]民族教育取得巨大成就六个“关键词”概括变化[EB/OL]新华教育http://news.xinhuanet.com/talking/2015-08/27c-128172833.htm.

[5]中国民族教育发展提速:2020年接近或达到全国平均水平[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08-22(4).

[6]2014年中国31个省市GDP总值排行榜[EB/OL]南方财富网http://www.southmoney.com/shuju/hysj/201502/274633.html.

[7] 各级各类学校少数民族学生数[EB/OL]教育部网站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7567/201309/156878.html.

[8] 2014年广西教育事业概况[EB/OL]广西教育厅网站http://www.gxedu.gov.cn/Government/PublicInfoShow.aspx?ID=4461;2015年云南省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EB/OL]云南省教育厅网站http://cn.chinagate.cn/reports/2016-09/18/content_39320536-2htm.

[9]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新疆教育发展成效显著[EB/0L]新华教育http://news.xinhuanet.com/talking/2015-08/27/c-128173111.htm.

[10]第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以来西藏教育发展取得巨大成就[EB/0L]新华教育http://news.xinhuanet.com/talking/2015-08/27/c-128172854.htm.

[11]陆春萍.1980——2010年中国少数民族教育研究范式综述[J].西北民族研究,2013(2).

 

The Prospect of National Education Development in the “13th Five-yearPlan”Period

SHEN Mo  CHEN Lipeng  ZHANG Chengbong

 

Abstract:The"13th Five Year Plan"period is a critical period to build a well-off society in an overall way and realize educational modernization.In order to realize synchronous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ducation we must face the problems grasp strategic opportunities and make a great-leap-forward development.In order to safeguard a great-leap-forward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ducation we should construct a normalized mechanism of national unity education,and lay a solid ideological found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al community;promote bilingual education in a scientific and steady way,and accelerate bilingual popularization in the periods of preschool and compulsory education;improve the quality at all levels of national education,and build a more scientific and optimized educational system;put forth efforts to lengthen educational short stave in Xinjiang,Tibet and Tibetan-inhibited areas and enhance interior vitality and development motivation;uplift educational management service level of inland classes set up a long-term mechanism of teaching body development in ethnic regions and raise the quality of talent cultivation;strengthen teaching research in ethnic regions and promote innovative inheritance of ethnic excellent traditional culture;and speed up informationization in ethnic regions to build a modern school system based on regulations.

Key words:the"13th Five Year Plan";national education;development;prospect

 

责任编辑:杨卉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