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变迁与理性选择——基于40年高考招生政策文本分析的视角
发布时间2017-12-26 13:21:27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次

来源:《教育研究》2017年第10期  作者:钟秉林 王新凤

 

要: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变迁体现在:选拔标准从知识本位走向能力本位,重视全面发展;考试科目从零散、分科走向融合,强调能力立意;考试方式从单一走向多元,注重综合评价;招生录取从效率优先到更加注重公平,实施阳光工程;招生计划从质量优先走向综合考量,实施政策补偿。高考改革具有渐进性和连续性的特点,呈现出注重科学性、自主性、选择性和公平性的基本价值取向,经历了迂回曲折的发展过程。经济社会和教育发展宏观环境的变化,各利益相关者不断增加与分化的利益诉求,对高考招生制度的科学性与公平性提出的变革需求,成为高考改革的动力机制。新一轮高考改革的价值选择,应遵循教育规律,回归高考基本功能;坚持与时俱进,平衡多元价值取向;加强科学决策,正确引导社会舆论。

关键词:高考改革;价值取向;政策文本

 

197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恢复高考的重大决定以来,教育部(国家教育委员会)几乎每年都会发布关于做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政策文件,对高考招生工作进行部署。1981年、1983—1986年、2000—2017年度全国普通高校招生录取工作的通知都随文颁布了当年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规定;《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暂行条例》等文件亦明确指出了我国高考改革的方向,这些政策文件是我国高校招生工作的重要行动纲领。

笔者收集了69个相关文件①,其中,“通知”类35个、“规定”类21个、政策法规类13个,覆盖了1977年以来的所有年份,从中既可以窥见政策的延续性,又凸显出每年高考改革的重要动向。以这些政策文件为研究对象,分析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改革政策的发展脉络和重要价值变迁,对于推进新一轮高考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一、我国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变迁

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的选拔标准、考试科目与内容、考试方式、录取方式及招生计划分配等都发生了较大变化,高考改革日趋注重全面发展、能力本位、综合评价和公平公正的价值取向。

(一)选拔标准从知识本位走向能力本位,重视全面发展

1977年以来,教育部历年招生政策文件中都规定了当年招生工作遵循的基本原则和报考条件要求,从中可以看出,40年来,我国高考招生的标准发生了显著变化,政治标准进行调整,年龄限制逐步放宽,从强化文化考察到重视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高考选拔的标准从政治本位、知识本位逐步走向能力本位。

1.注重个人表现,加强文化考察

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国高考政策文件中逐步对考生的政治标准进行了重大调整。凡是政治历史清楚,具有高中毕业或相当于高中毕业文化水平,身体健康者均可报考。教育部《关于一九七八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全面地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的政策。1979年,教育部《关于高等学校录取新生政治审查工作的意见》强调,“政治审查,主要看本人的政治表现……父母及主要社会关系的政治问题和历史问题,一般不应影响考生的录取。”之后的40年,对考生的政治审查主要看报考者本人的政治思想品德表现。同时,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国高考招生一直重视文化考察,重视质量问题。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社会背景下,坚持以考试为主的学术评价标准,为改革开放后经济社会发展培养了大量急需的人才。1993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关于加快改革和积极发展普通高等教育的意见》明确指出,招生工作要坚持“入学考核以文化考试为主”的原则。

2.取消年龄限制,强调全面发展

恢复高考的前20余年,高考政策文件中对考生报名条件一直都有年龄限制:“未婚,年龄一般不超过二十五周岁”,有实践经验者可以放宽到28岁。2001年,从终身学习的理念和构建学习型社会的视角出发,进一步拓宽了考生的报名条件,取消了对考生年龄和婚否的限制,扩大了社会成员的入学机会。2014年,《意见》强调,拓宽社会成员终身学习通道,扩大社会成员接受多样化教育机会。

恢复高考以来,我国高校招生工作一直按照“德智体全面衡量,择优录取”的原则选拔学生。《2002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指出,“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应贯彻公平竞争、公正选拔,德智体全面考核、综合评价、择优录取,入学考核形式以文化考试为主的原则。”“综合评价”首次成为高校招生工作的基本原则。2003年,取消了“入学考核形式以文化考试为主的原则”的表述,并将“德智体全面考核”调整为“德智体美全面考核”,强调全面发展、综合评价。

概而言之,恢复高考之后,我国逐渐取消了对考生家庭出身等政治条件的限制,加强了对考生的文化考查,强调为经济社会发展培养高质量的建设者。进入21世纪之后,“应试教育”倾向备受诟病,为了培养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多样化、高素质的高级专门人才,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强的受教育需求,高考政策取消了对年龄和婚否的限制条件,同时强调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人才选拔的标准从政治本位、知识本位逐步向全面发展和综合评价转变。

(二)考试科目从零散、分科走向融合,强调能力立意

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校招生考试的科目设置、考试内容和命题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总体而言,考试科目逐步减少,文理从分科走向融合;高考内容从注重考查知识的获得,转向考查创新精神、综合素质及问题分析能力,强调能力立意;考试命题方式从分散到集中几经反复,更加注重考试质量。

1.文理分科,考试科目和外语比重逐步增加

1977年,高考文科考试科目为政治、语文、数学、史地;理科考试科目为政治、语文、数学、理化。由省、市、自治区组织考试命题,县(区)统一组织考试。1978年,文理科考试科目均为六门,文科考政治、语文、数学、外语、历史、地理,理科考政治、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外语为必考科目,但除了外语院校或专业外,成绩不计入总分。命题方式调整为全国统一命题,省、市、自治区组织考试、评卷。1979年,报考重点院校的考生外语成绩按照10%计入总分。1981年,理科考试科目增加了生物,外语成绩50%计入总分。1983年,外语成绩100%计入总分。

2.会考基础上减少高考科目,试行科目组合

1987年后,我国开始探索在普通高中会考基础上减少考试科目,形成各种科目组合,由高校确定选考科目组合。1987年,上海市开始探索自主命题,在会考基础上开展高考科目改革的试点,将高考科目减少为四门,分为六组。1989年和1990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均发布文件规定当年的高考科目组合。1992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关于在普通高中毕业会考基础上高考科目设置的意见》提出,按文理分科设置考试科目,文科考语文、数学、外语、历史和政治;理科考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和化学,语文和数学分别根据文理科的特点在试题内容方面适当加以区别,从1993年开始逐步实施。至此,在普通高中会考基础上的高考科目改革探索基本成形。

3.实施“3+X”科目设置,探索文理综合

1999年,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深化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在广东省前期试点的基础上,试行“3+X”科目设置方案。“3”是指语文、数学、外语三门考试科目;“X”是指由高等学校根据本校层次特点的要求,从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六个科目或者综合科目中自行确定一门或几门考试。2000年开始,在广东、山西、吉林、江苏、浙江五省试点,并逐步推开。2002年,北京开始自主命题,到2006年自主命题的省份达到16个,高考命题采取统一命题(全国卷)与分省自主命题(地方卷)相结合的方式。这一时期的高考内容改革强调对考生能力和素质的考查,《教育部关于做好2007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指出,进一步深化高考内容改革,着力体现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和培养创新人才的要求。

4.试点探索高考科目改革,强化能力立意

2014年,《意见》指出,浙江和上海作为高考综合改革首批试点省份进行高考科目设置改革。考生成绩由两部分组成,一是统考的语数外三科成绩;二是高中学生自选三科的等级考试赋分成绩,由考生根据报考高校要求和自身特长,在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等科目中自主选择。新一轮高考改革取消了文理分科,“增强基础性、综合性,着重考查学生独立思考和运用所学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高考内容更加强调能力立意。同时为保证国家教育考试的质量和社会公信力,我国高考考试命题方式由分散走向集中,2016年使用全国统一试卷的省份从15个增至26个,国家教育考试机构命制多套不同的卷种供有关省份选用,形成“以统为主、统分结合”的命题格局。

(三)考试方式从单一走向多元,注重综合评价

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招生从“一考定终身”的单一选拔方式,向一年两考、多次选择、综合评价和多元录取的方式转变,致力于改变过去唯分数论的弊端,实现综合评价,科学选才。

1.试行预选基础上的全国统考制度

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采取口试和笔试等多种形式,提倡开卷考试。同时,还试招收少数应届高中毕业生直接上大学。1979年,我国实施全国统一试题、统一录取标准、统一安排、统一划定重点院校录取分数,也允许考生人数较多的省、市、自治区在高考前进行预选。1980年,四川、湖南、陕西、湖北等省结合高中毕业考试进行预选。1981年,放宽预选的人数,并将预选下放到中学。1987年,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招生暂行条例》明确我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实行统一考试,而统考前是否预选由地方招生委员会决定。

2.探索会考基础上的选拔性考试

1987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同意上海在会考基础上减少高考科目。1989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发布《关于试行普通高中毕业会考制度的意见》,将会考作为检查、评估高中阶段教学质量、考核高中毕业生文化课学习是否合格的手段。1990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决定用两年时间在全国逐步实行普通高中毕业会考制度。1993年,开始实施会考科目基础上的高考科目设置方案,高考成绩基本相同时,可参照普通高中会考成绩决定取舍。

3.探索高考、学业水平考试、综合素质评价与高校自主测试相结合的多元评价

1993年,国家教育委员会提出,对在培养人才方面有特殊要求的学校或专业,经过批准可以按系统或地区,联合或单独组织招生考试,并按有关规章录取新生,把选拔新生的职权放到学校。2003年,我国开始在部分高等学校开展自主选拔录取的试点,探索以统一考试录取为主、多元化考试评价和多样化选拔录取相结合的选拔机制。2007年以来,我国通过高中新课程试验的省(区、市)、自主选拔录取试点高校、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省市积极开展多元选拔机制的试验探索。2014年,《意见》提出要探索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机制,目前这种探索正在试点基础上逐步完善和推广。

(四)招生录取从效率优先到更加注重公平,实施阳光工程

恢复高考40年来,“尊重志愿、分数由高到低、择优录取”是我国高等学校录取新生的一贯原则,高考录取看重分数,优先保证重点高校生源,注重效率;但也造成了唯分数论倾向以及高校之间的不公平竞争,遭到社会诟病。近年来,通过各种改革措施,在保证生源质量的基础上更加强调公平性。

1.逐渐推行平行志愿、取消录取批次,增加学生选择机会

《教育部关于一九七九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规定,要优先保证重点院校新生质量。全国重点院校如按规定的录取分数线在某些地区不能完成招生任务时,允许调整到成绩较好的地区录取。文件同时规定了第一批次录取的高校名单,之后第一批次录取高校数量逐年增加。2000年以后,“211工程”高校都在第一批次录取。这一方面保证了重点高校录取新生的质量,同时固化了高校身份,造成了高校间的不公平竞争。2008年,教育部鼓励各省(区、市)采取平行志愿投档。2009年,在湖南、江苏等16个省份进行平行志愿投档改革试点。2014年,《意见》指出要改进录取方式,创造条件逐步取消高校招生录取批次,推进并完善平行志愿投档方式,增加高校和学生的双向选择机会。当前,部分省市已经取消录取批次或合并了本科二批、三批录取批次,实行平行志愿投档。

2.清理和规范加分政策,改善公平录取政策环境

1977年,我国高校录取新生,根据专业不同对考试成绩有所侧重,优先保证重点高校、医学院校、师范院校、农业院校,注意招收少数民族学生、港澳台和归国华侨青年、女学生等。经过近40年的发展,高考加分政策受惠群体大为扩展,分为加分录取、减分录取、优先录取、加分投档等多种优惠政策。2014年,教育部开始大幅度减少、严格控制高考加分项目,规定从2015年起取消体育、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2015年1月1日前取得相关奖励者可以获得适当加分投档,但不超过5分,高校公平录取的政策环境进一步改善。

3.实施网上录取和高校招生“阳光工程”,以技术手段保障公平

1999年,《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深化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强调,重点实施计算机网上录取。2001年,全国实行计算机网上录取。网上录取是以技术手段实现录取公平的一项重要措施,是高校招生手段的革命性变革。2005年,教育部强调实施高校招生“阳光工程”,颁布《关于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实施阳光工程的通知》。此后历年招生政策文件都将实施“阳光工程”作为重要内容,招生录取的透明度和公平性显著提高。

(五)招生计划从质量优先走向综合考量,实施政策补偿

恢复高考40年来,秉承以生源质量为主,兼顾地区平衡的原则,我国招生计划分配向生源质量好的省份倾斜,同时面向农村和艰苦地区、行业定向招生,强调对社会处境不利群体的政策补偿。

1.向生源质量好的省份倾斜,兼顾区域公平和行业需求

恢复高考后,为保证招生质量,招生计划向重点高校倾斜,向考生质量好的地区倾斜。1984年,教育部发布《关于改革教育部部属高等学校招生来源计划的意见》,强调贯彻择优录取的原则,将年度计划招生数的30%~35%安排到考生质量与招生工作较好的地区;同时,招生来源计划也兼顾到面向农村和艰苦地区、行业定向招生。1987年,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暂行条例》明确规定,中央部门所属学校,对工作与生活条件比较艰苦的地区,可在国家任务招生来源计划中确定适当比例,实行“定向招生、定向分配”。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西部省份的招生来源计划有所增加。

2.以生源质量为主,兼顾地区平衡,促进入学机会公平

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张,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区域与城乡差异逐步扩大,高考改革政策文件更关注招生计划分配的公平性。教育部《2006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来源计划管理试行办法》提出,部属高校招生要按照“生源质量为主,兼顾地区平衡”的原则,在保持各地计划总量相对稳定的同时,将计划增量部分向中西部高等教育欠发达且生源质量好、数量多的省区倾斜。2014年,《意见》提出改进招生计划分配方式,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高考录取率,继续实施“国家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增加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继续实施“国家农村和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由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形成对农村地区、中西部地区的系列补偿政策。自2013年开始,政策文本中开始关注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地参加高考问题,督促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制定“异地高考”方案,加强对“高考移民”的综合治理。

21世纪以来,招生计划分配依然面向生源质量较好的地区,民族班、民族预科班、国防生、免费师范生等定向招生计划依然存在,但招生政策更加关注区域公平和城乡公平,关注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问题和贫困地区农村考生上重点大学问题。高考改革从效率优先向公平效率兼顾转变,更加强调公平性价值取向。

二、理性认识我国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

(一)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

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改革具有渐进性和连续性的特点,呈现出注重科学性、自主性、选择性和公平性的基本价值取向。

1.高考改革注重考试的效率,科学选拔人才

我国高考科目设置在会考(学业水平考试)基础上逐渐减少,增强了高考的选拔性功能。文理从分科逐渐趋向于综合,以顺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科技发展趋势,引导中小学校重视完善学生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为高校培养创新型、复合型人才提供生源。考试内容以知识学习为基础,更加强调能力立意。考试命题方式以统为主、统分结合,保证试卷信度和效度,提高命题质量。评价方式在统考、学业水平考试、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基础上探索综合评价。这些改革举措旨在提高高考的效率,科学选拔合适的学生进入高校深造,引导中小学教育改革发展的方向。

2.高考改革注重扩大高校自主权,多元选拔人才

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我国高考政策就强调高校在科学选才中的重要作用,逐步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1987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关于扩大普通高等学校录取新生工作权限的规定》提出,逐步扩大高等学校选拔新生的权限。20世纪90年代开始,允许高校按照各自的特色、风格和专业要求培养人才,把选拔新生的职权放到学校。2003年,部分高校开展自主选拔录取的试点。新一轮高考改革探索“两依据、一参考”的综合评价机制,逐步取消录取批次,尝试统一招生、自主招生、注册招生、定向招生、破格录取相结合的多元录取方式,这些改革举措都体现了扩大高校招生录取自主权的基本价值取向。

3.高考改革注重增加学生的选择性,引导学生全面发展

恢复高考40年来,高考招生的基本原则从德智体全面发展,调整为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加分政策从注重对少数民族等弱势群体的政策补偿,逐步增加科技创新、志愿者服务等加分项目;高考科目从文理分科,设置文综、理综固定科目,改革为学生根据自身发展和高校要求自主选择三科参加等级考试;本科和高职高专院校分类考试,高职高专院校探索注册入学;英语等科目实行一年两考等,这些改革举措都体现了以学生为本,给学生提供更多选择机会的重要价值取向。

4.高考改革注重公平性,增加弱势群体入学机会

公平公正一直是我国高考改革的基本价值取向,而公平的内涵和外延则随着时代进步在发生变化。1994年,提出了“公平竞争、公正选拔”的高校招生基本原则;《2002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首次将“公平竞争、公正选拔”作为首要的原则;2006年,增加了“公开透明”的原则,形成了“公平、公正、公开”的高校招生基本原则。具体表现在:注重个人政治表现,冲破家庭出身论的桎梏;取消年龄和婚否的限制,扩大受教育机会;清理和规范加分政策,出台“异地高考”政策,规范自主招生政策,维护入学机会公平;调整招生计划,缩小省际高考录取率差异,增加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上重点大学的人数,促进教育公平和社会公正。

(二)高考改革的实践困境

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改革经历了迂回曲折的发展过程,部分领域的改革进展缓慢甚至阻力重重,高考改革负重前行。

1.高考改革是辗转迂回的发展过程

高考改革具有渐进性的特征,新一轮高考改革的亮点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在40年的改革进程中不断摸索和试验逐步形成的。不断“试错”的改革实践,为构建和完善我国现代考试制度提供了难能可贵的本土化经验,对此应有客观的认识和科学的判断。比如,考试文理分科还是不分科的争议,一直伴随着高考科目和内容改革的整个过程;对考试成绩评定的标准分方式的选择、扬弃,以及当下再度被呼吁,一直处于争议之中;高考加分受惠群体的逐步扩展,到目前的大幅度减少,相关改革措施争议不断。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在改革中继续探索并逐步形成共识。

2.高考改革在部分关键领域进展缓慢

由于社会、经济、文化等种种因素的制约,在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一些关键领域,改革推进还比较缓慢,一些理念先进或设计初衷很好的改革设想在实施中却遇到阻力,往往欲速则不达,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和坚韧的毅力,稳妥地探索前行。例如,高校招生自主权问题,从恢复高考开始就强调将招生权力下放到高校,包括进行单独招生、联合招生、自主招生等各种探索。但目前这依然是高考改革中的薄弱环节,需要在深化综合改革中逐步到位。再如,中学生素质评价问题,1983年就提出,应届高中毕业生报考高等学校,必须具备高中阶段的档案,供高校录取新生参考;之后又建立了考生电子档案。但迄今为止,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结果在高校录取中尚未发挥重要作用,需要高校和中学协同探索。

3.高考改革受制于多重社会功能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高等教育规模扩张,高考的社会功能与工具价值逐渐增强。高考不仅是高校选拔人才的主要途径,引导着中小学教育教学的改革方向,还肩负着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的重要社会功能。尤应指出,在当前社会背景条件下,维护社会稳定与公平更成为高考的重要社会功能之一,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认识。《教育部关于做好2012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出,“高校招生录取工作,事关国家人才选拔、教育公平公正和社会和谐稳定大局。”高考改革受制于多重社会功能,必然步履艰难,有学者甚至提出为高考“减负”。[1]

(三)高考改革的动力机制

恢复高考40年来,我国高考改革在理想的价值追求与现实的差距间负重前行,经济社会和教育发展宏观环境的变化,各利益相关者不断增加与分化的利益诉求,对高考招生制度的科学性与公平性提出了变革需求,成为高考改革的动力机制。

1.外部动因: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

40年前,社会百废待兴,要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的宏伟目标,迫切需要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此,高考改革注重效率和质量,加强文化考查,选拔最好的生源,培养各行各业技术精英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经济体制发生了巨大变革,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人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完成了从解决温饱问题到实现小康水平的历史性跨越,朝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努力。经济发展方式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学科发展趋于综合,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这些对高校选拔合适人才、培养不同层次和类型的高级专门人才提出了新要求。

2.内部动因:适应教育发展现实需求

40年前,中国教育发展的任务是“两基”攻坚:基本普及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高等教育处于精英发展阶段,每年高考报名人数超过500万,但实际录取只有30万人左右,录取率只有6%。[2]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教育的普及化程度大为提高,改革与发展的目标已经转向追求公平、优质的教育。高等教育规模急剧扩张,从精英教育向大众教育转变。2016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2.7%,录取率超过76%,正加速迈向普及化阶段。高等学校分层、分类发展趋势明显,高校选拔人才的标准和方式趋于多样。在基础教育领域,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全面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基本普及,进入优质均衡发展新阶段,中小学课程改革、评价制度和教学方式改革以及教师专业发展得到高度重视,如何改变高考选拔标准单一、唯分数论的现象,为中小学教育教学改革服务,是基础教育发展对高考改革的现实需求。

3.制度动因:应对公平性的严峻挑战

高考招生制度必须回应教育公平的现实诉求。其一,制度实施过程中背离设计初衷,影响入学机会公平。比如,高考加分政策设计的初衷是为不同发展天赋的孩子、社会处境不利群体的子女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但政策执行过程中一度局部失控,出现了奖励性加分名目繁多、幅值过高、身份作假等现象,影响了社会公信力。其二,社会结构变迁带来新问题,高考面临新挑战。比如,在我国社会城市化进程中,随着时间延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异地高考”问题逐渐凸显。其三,高考成为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阶梯,是学生改变个人和家庭境遇尤其是农村考生跨域城乡二元结构实现阶层递进的主要通道,关系着社会稳定和公正。但由于区域经济、社会、文化水平的差异,中西部地区、农村地区、贫困家庭、少数民族等弱势群体的入学机会尤其是进入重点大学的机会难以得到充分保障,高考招生制度的公平性受到质疑,必须通过政策调整促进入学机会公平。

4.价值动因:平衡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

40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结构变迁、体制改革深化以及教育规模扩张,高等教育利益相关者增多,高考改革牵涉多元利益主体,包括各级政府、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不同社会阶层、性别群体等。不同利益群体关于高考改革的利益诉求和利益冲突会以价值观的形式体现在社会舆论、学术争论和政策制定中,呈现出不同的、矛盾的甚至相悖的价值取向。如现行的分省定额、划线录取政策,有观点认为其导致了省级政府与区县政府、区县政府之间的利益博弈;“异地高考”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体现出户籍人口和外来人口间的利益冲突;实行加分政策、自主招生、综合素质评价等,有观点认为对弱势阶层子女不利等。高考改革政策的制定往往折射出不同利益群体的利益“博弈”,必须平衡各方利益诉求,争取最大限度的价值共识。

三、我国高考改革的价值选择

(一)遵循教育规律,回归高考基本功能

高考的基本功能是科学公正选拔人才。回顾40年来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变迁,可以看出,高考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功能。比如,受制于户籍制度而产生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地高考问题,资源分布不均衡而导致的入学机会城乡差异、区域差异问题,贫富差距拉大产生的入学机会阶层差异问题,大众化进程中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供给短缺带来的“上好大学难”问题,等等。如果将这些问题都归责或寄望于高考改革,无疑会增加高考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新一轮高考改革的基本目的是科学与公平地甄选适合于在不同层次和类型高校深造的人才,引导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地发展,力求在增加学生选择机会和扩大高校招生自主权方面有所突破。以高校招生自主权为例,高校作为人才选拔和培养的主体,有权根据自身发展定位和人才培养目标及规格选择合适生源进入高校深造。在40年高考改革变迁中,尽管一直倡导扩大高校招生自主权,却囿于招生规模庞大、体制机制和方法手段不完善、社会诚信体系不健全等原因,至今未能全面实现。新一轮高考改革,应坚持落实高校招生自主权,稳妥扩大综合评价招生试点高校范围,不能因高考制度被捆绑过多功能而动摇这个改革方向。

(二)坚持与时俱进,平衡多元价值取向

新一轮高考改革的亮点是,强调按照学生的意愿和能力提供相应的教育,为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发展每个学生的天赋才华,把重视补差的教育转变为注重扬长的教育,体现了对教育的理想价值的追求。

高考改革政策的价值选择要与时俱进、结合实际。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反映在高等教育领域,就是人民群众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迫切需求与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供给短缺且不均衡之间的矛盾。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同利益群体具有不同的价值追求。优势群体更倾向于在享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基础上追求教育的理想价值;而弱势群体往往更倾向于追求教育的工具价值,获得向上流动的稀缺机会。因此,在当前历史阶段,高考改革的价值选择应该兼顾理想价值与工具价值,兼顾效率与公平,兼顾科学与正义,在高考综合改革的实践探索中要高度重视和妥善协调这些关系。

(三)加强科学决策,正确引导社会舆论高考改革事关国计民生,对于政策制定者和管理者言,应从公共政策主体的角度,悬置个体主观性的价值立场,实现科学决策并有效实施。高考是多元利益主体博弈的战场,改革涉及不同群体间利益的重新分配,多数改革措施在增进部分人利益同时,也会影响另一部分人的切身利益。政策制定者要站在多元利益主体的立场,根据社会和教育发展的状况,依靠专业的团队和科学的证据,对政策价值进行分析研判和权衡选择,谨慎地平衡各利益主体的诉求,实现科学民主决策。

 

注释:

①本文所引文献,1977—1999年的政策文件参见杨学为主编《高考文献》(1977—1999)(下),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2000—2017年文献源自中国教育部官方网站。

 

参考文献:

[1]郑若玲.高考改革的困境与突破[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3).

[2]教育部关于一九八零年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的报告[A].杨学为.高考文献(1977-1999)(下)[C].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124.

 

The Evolution and Rational Choice of Value Orientation of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Reform——Text Analysis of the Policies in the Past 40 Years

Zhong Binglin Wang Xinfeng

 

Abstract:In the past 40 years,the change of value orientation of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reform has been reflected in the change of selection criteria from knowledge oriented to the ability oriented and overall development.The examination subjects have changed from scattered division to integration,emphasizing the conception of ability.The test methods have changed from single to multiple,focusing on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The enrollment has changed from efficiency to fairness by implementing the sunshine project.The enrollment plan has changed from quality priority to comprehensive consideration by implementing compensation policy.The reform of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gradual and continuous,showing the scientific,autonomous,selective and fair features of basic value orientation.The reform has experienced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with many twists and turns.The change of social and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of macroeconomic environment,the increasing and differentiated interests of various stakeholders,and the demands for a scientific and fair enrollment system have become the dynamic mechanism.The new round of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reform should follow the basic laws of education,return to the basic function of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balance the multiple value orientations,focus on scientific and rational decision,and guide the rational direction of public opinion.

Key words: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reform;value orientation;policy text

 

责任编辑:刘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