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23-68253665
125366930@qq.com
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

从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时代转向 ——基于四川民族地区的实证研究

作者:王正惠 蒋平来源:《民族教育研究》2021年第2期


要: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既要完成基本均衡时代的目标任务又要应对优质均衡时代提出的新要求以四川民族地区为例与非民族地区相比达标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整体状况令人担忧民族自治州各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差距明显县域中小学综合差异系数波动变化大均衡态势不稳定办学条件达标率偏低部分县域虽已通过国家评估认定但办学条件滑坡严重民族自治县中峨边和马边彝族自治县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和校际均衡状况欠佳与国家评估认定标准相距甚远究其原因通过模糊-冲突矩阵理论分析可知源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的执行偏差为此从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发展民族地区各级政府应针对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和校际均衡发展存在的短板痛点”,对标出台目标明确任务清晰可操作性强的整改措施以名校集团化办学推进民族地区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构建教师培养培训一体化的双向互动协同育人长效机制促进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高质量高水平发展

关键词: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优质均衡模糊-冲突矩阵

 

一、问题提出

2015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民族教育的决定》(国发2015〕46),明确提出2020民族地区教育整体发展水平及主要指标接近或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实现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标准化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基本实现县域内均衡发展的目标2017为了巩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阶段性成果引导地方政府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推向更高水平教育部印发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教督2017〕6),决定在开展对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督导检查和评估认定的同时建立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制度启动对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县的评估认定工作为下一阶段的县域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确立了新的目标指明了新的发展方向更标志着我国义务教育发展由基本均衡时代走向优质均衡时代202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巩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成果完善办学标准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特别是提高民族地区的教育质量和水平”。

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县共有2717占比为92.7%,其中民族地区县占比为86.1%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6个百分点[1]对于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来说2020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拐点既要完成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国发2012〕48要求的全国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县比例达到95%”目标又要应对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规定的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任务然而具体到民族地区部分县域的实证分析发现由于区位劣势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相对落后在民族地区总体实现基本均衡的基础上基本均衡的某些指标仍与国家评估认定的标准相距甚远特别是进入优质均衡时代基本均衡时代存在的短板和痛点更是雪上加霜”、举步维艰为此共时性地推进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优质均衡两个目标的达成需要客观正视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的脆弱性与优质均衡的艰巨性从中探寻出促进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有效实施路径

二、文献综述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是在义务教育阶段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缩小区域城乡和学校间教育发展水平的差距使区域内义务教育学校在办学经费投入硬件设施条件师资队伍结构和教育质量水平等方面处于相对均衡的态势与义务教育的基础性普惠性和公平性相适应综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义务教育的内涵研究理论研究和实践案例研究

在内涵研究方面褚宏启以城乡二元结构作为理解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思维逻辑起点[2]张旺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界定为城乡教育作为一个大的系统作为一个整体统筹发展教育资源城乡共享教育要素在系统内城乡间合理流动城乡教育相互支持相互补充实现城乡教育共同繁荣发展”。[3]在理论研究方面魏峰认为教育制度建设能使城乡教育质量一致但却不能消除城乡之间的文化鸿沟[4]于月萍徐文娜从制度变迁理论出发认为城乡教育一体化是对我国城乡教育发展失衡的制度安排要保障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有效实施就必须在了解制度路径依赖的基础上构建目标价值系统规则表达系统调整对象系统以及实施保障系统[5]在实践案例研究方面刘秀峰廖其发将成都模式概括为全域视角三圈联动三化为纲六位一体鼓励试验百花竞发[6]李涛邬志辉对重庆市统筹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进行梳理提出形成立体多元协调互动的统筹建构模式”,形成一体重庆覆盖面[7]

已有研究在地域范围上偏重于经济发达地区省域或市域统筹层面少有涉及经济落后的民族地区特别是民族地区县域层面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在研究重心上聚焦于义务教育基本均衡的发展而对于义务教育从基本均衡转向优质均衡发展的研究不多其中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研究更是甚少刘光余认为县域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应当成为我国的政策选择[8]于发友赵慧玲等提出需要通过整合环境均衡度城乡均衡度和结果均衡度三个指标来建构县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标准体系[9]张耒揭示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关键要素一是缩小城乡学校之间教育资源配置的差距二是缩小城乡学校之间差距的依据是办学标准三是义务教育资源配置的提供方式是政府公共服务[10]范先佐战湛指出导致县域义务教育两极分化的深层原因是城市优先发展战略而解决问题的关键是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11]袁梅认为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短板在民族地区主要表现为发展动力不足协调发展不够绿色理念不强开放水平不高资源共享不充分为此提出以新发展理念引领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12]

随着义务教育基本均衡目标的即将如期实现优质均衡目标的启动实施学者们开始关注到均衡发展新的态势和亟待解决的短板痛点问题周军黄秋霞指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必经基本均衡和优质均衡两个阶段厘清这两个阶段的递进关系和共存关系将有助于实现义务教育公平和教育质量的整体提升[13]陈卫军认为推进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要坚持一县一策一校一案”“强保障重规划补短板建队伍抓内涵”。[14]陈荟鲁文文提出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发展要重点关注民族地区县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问题制定相应的评价指标体系建构差异化的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理论[15]李虎林依据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特殊性从输入过程和输出三个阶段构建起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监测指标体系[16]

综上所述尽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为本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基础但已有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深入1)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研究空间范围虽然广泛但对民族地区县域内的研究和探讨相对缺乏2)研究过程中虽然涉及政策依据或背景但在民族地区或是县域内的具体研究中还需要科学的理论基础与指导;(3)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指标体系的构建呈现多元化但结合民族地区特殊情况的衡量指标还有待健全和完善;(4)研究内容上虽然包括问题原因与对策但对民族地区县域内上述层面的研究还较为零散不够深入需要考虑到民族地区义务教育的复杂性和特殊性进行较为系统的深度研究据此本研究将以问题为导向从多学科多视角出发采用比较研究和实证研究相结合的方式研究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从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发展进程中面临的现实困境与实践路径

三、研究方法与资料收集

2012教育部先前印发的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教督2012〕3),决定建立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制度并在学校办学条件校际均衡状况县级政府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情况以及公众对本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满意度等四个方面设定评估标准按照省级评估国家认定的原则开展对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的督导检查和评估认定工作随后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国发2012〕48),明确了率先在县域内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着力点并提出了通过对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要在两个时间节点完成的目标任务各级地方政府认真贯彻落实统筹规划因地制宜相继制定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实施办法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基本标准等通知文件为此本研究选取四川省民族地区县为例对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情况进行较为全面的考察与分析

四川省围绕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教师队伍建设均衡配置教育资源义务教育法校长教师交流经费保障机制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等领域先后颁布实施系列政策文件保障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有效推进本研究以四川省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监测年度总报告》(2014-2018为参照主要选取2013-2017年已监测到的数据以实地调研获取的数据资料为印证和补充对四川省县域内特别是民族地区县域内的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情况做回顾性考察分析上述时间范围内2013年四川省统计的县总数为181之后的年度统计的县总数均为183数据截止时间为20185对县域内学校办学条件校际均衡状况县级政府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情况等监测评估标准是根据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督导评估认定制度和教育部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结合四川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基本标准试行)》等文件相关规定予以评估认定

四、研究结果

四川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整体状况令人担忧

截至20185四川省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评估认定的县达到126占全省总县数的68.85%,其中民族地区县占比为64.71%,低于全省平均水平4.14个百分点从各地级市的情况来看全域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评估认定的县有成都不含简阳)、绵阳德阳自贡雅安和攀枝花6个市通过国家评估认定的达标县中15个县的办学基本条件或校际的均衡程度出现下滑倾向14个县出现个别学校办学基本条件不达标现象其中包括凉山彝族自治州的西昌市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县和理塘县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小学综合差异系数值大于0.60,未达到国检复查标准57个县还未接受国家评估认定其中37个县的办学基本条件和初中小学综合差异系数达到国家验收标准15个县办学基本条件不达标民族地区的县占10),5个县办学基本条件和初中小学综合差异系数达不到国家验收标准凉山彝族自治州)。总体上看2013—2017年间四川省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评估认定的县的数量增长了5.25其中民族地区的增长幅度巨大达标县的数量增长了8.25全省县域内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城乡之间校际差距逐步缩小校际均衡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但个别的县仍存在办学基本条件下滑校际差距扩大的现象较为突出地表现在民族地区

根据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规定及有关内容说明认定为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的县必须在达到本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标准后进行即是说小学和初中都要达到各省规定的办学基本标准对县域内义务教育校际的均衡评估则是依据国家教育事业统计数据进行监测督导为此以上述两个方面的评估标准为参照对四川省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情况考察发现

1)在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上四川省11240所学校中有10786所达到省上规定的办学基本标准达标率占学校总数的95.96%。2013年以来四川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普遍提升达标率增长迅速数据显示6项评估监测指标中达标率最高的是教师学历最低的是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达标率略有下降的是中级专业技术岗位人员比例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每百名学生拥有计算机台数和生均图书册数3项指标扣分在6分及以上的学校数量较多与国检标准差距较大特别是集中在凉山彝族自治州生均图书册数扣分在6分及以上的学校数量超过30所的还有甘孜藏族自治州和乐山市

2)在义务教育学校校际均衡上四川省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达标的县的数量增幅较大校际差距明显缩小但仍然有超过10%的县在小学和初中生均运动场馆面积生均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教师数2项指标差异系数上没有达到国家评估标准凉山彝族自治州有5个及以上的县除了师生比和生均高于规定学历教师数2项指标差异系数达到国家评估标准其他6项指标均不达标特别是在生均运动场馆面积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和每百名学生拥有计算机台数3项指标上不达标的县数达到10个及以上甘孜藏族自治州在生均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教师数指标差异系数上有13个县没有达到国家评估标准

四川民族地区自治州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差距明显

四川省民族自治州主要是指以少数民族命名的3个自治州即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和凉山彝族自治州共有48个县级单位其中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现有112甘孜藏族自治州现有117凉山彝族自治州现有116为了助推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四川省民族自治州认真贯彻落实国家教育政策法规结合各自区域教育实际因地制宜颁布实施系列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政策方案如前所述2013—2017年间四川省民族自治州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取得较大成绩逐步改善了学校办学基本条件缩小了义务教育城乡和校际的差距越来越多的县通过了国家评估认定成为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但是与非民族自治州或自治县相比在办学基本条件和校际均衡状况方面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1.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均衡态势不稳定办学条件较为薄弱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已通过国家评估认定的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达到10占比为76.92%,高于全省8.07个百分点高于民族地区12.21个百分点其中9个县义务教育保持基本均衡还有1个县马尔康市虽然通过了国家评估认定但按照复查标准小学小于或等于0.60,初中小于或等于0.50,该县小学综合差异系数为0.64,没能达到国检复查要求剩下3个县阿坝县壤塘县和若尔盖县虽然还没有申请评估认定但是办学基本条件和综合差异系数已全部达到评估认定的各项标准2013—2017年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各个县的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变化的趋势来看绝大多数县呈现出上下波动倾向反映出县域内义务教育校际均衡发展可持续性不强均衡状态不稳定特别反映在县域内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变化上较为典型代表性的县有马尔康县理县九寨沟县茂县见图1、2)。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县域内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6项指标中中级专业技术岗位人员比例和体育运动场馆建设2项指标明显偏弱生均教学及辅助用房面积师生比生均高于规定学历教师数和生均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教师数4项指标不达标的县数达到2个及以上

图1 2013-2017年间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县域内小学综合差异系数

 

图2 2013-2017年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县域内初中综合差异系数

2.甘孜藏族自治州办学条件滑坡严重师资和场馆建设亟待加强

甘孜藏族自治州已通过国家评估认定的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有10占比为55.56%,低于全省13.29个百分点低于民族地区9.15个百分点其中8个县义务教育保持基本均衡另有2个县丹巴县理塘县虽然通过了国家评估认定但是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滑坡严重没能达到国家对基本均衡县办学条件的评估标准还没有申请国家评估认定的8个县中有5个县雅江县白玉县道孚县稻城县和得荣县在办学基本条件和综合差异系数上全部达到国家评估认定标准另外3个县德格县新龙县和石渠县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与国家评估认定标准还存在较大差距2013—2017年间甘孜藏族自治州各个县的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变化的趋势来看虽然绝大多数县呈现出上下波动的变化但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各个县相比县域内义务教育校际均衡发展可持续性较强均衡化程度相对较高其中泸定县在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和综合差异系数上不稳定性较突出特别是在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上与国家评估认定的标准差距越来越大。(见图3、4)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相似甘孜藏族自治州县域内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6项指标中中级专业技术岗位人员比例和体育运动场馆建设2项指标明显偏弱


图3 2013-2017年甘孜藏族自治州县域内小学综合差异系

图4 2013-2017年甘孜藏族自治州县域内初中综合差异系数

3.凉山彝族自治州均衡状况不容乐观办学条件达标率偏低

凉山彝族自治州已通过国家评估认定的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有6占比为35.29%,低于全省33.56个百分点低于民族地区29.42个百分点其中5个县义务教育保持基本均衡另有1个县西昌市虽然通过了国家评估认定但是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滑坡严重没能达到国家对基本均衡县办学条件的评估标准剩下的11个尚未申请国家评估认定的县中只有雷波县达到了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6项指标和综合差异系数上的要求其他10个县在办学基本条件方面达不到国家评估认定标准特别是昭觉县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均不达标布拖县和喜德县小学综合差异系数不达标普格县和金阳县初中综合差异系数不达标凉山彝族自治州各个县在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6项指标上除了教师学历普遍达标以外其余5项指标均相对偏弱其中体育运动场馆建设计算机配备和教学及辅助用房建设3项指标扣分最多2013-2017年凉山彝族自治州各个县的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变化的趋势来看整体上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呈下降倾向但上下波动变化现象依然存在,反映出县域内义务教育校际均衡发展的稳定性不高特别表现在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变化上同时县与县之间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差距明显见图5、6)。

图5 2013-2017年凉山彝族自治州县域内小学综合差异系数

图6 2013-2017年凉山彝族自治州县域内初中综合差异系数

四川民族地区峨边和马边彝族自治县办学条件和校际均衡状况欠佳

四川省民族自治县主要是指以少数民族命名的4个自治县即凉山彝族自治州的木里藏族自治县绵阳市的北川羌族自治县乐山市的峨边彝族自治县和马边彝族自治县其中木里藏族自治县已在凉山彝族自治州所辖县范围内进行了总体分析此处仅考察剩余的3个民族自治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绵阳市和乐山市先后在市域范围内印发了系列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政策举措逐步缩小了县域内义务教育城乡和校际的差距逐步改善了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有效地推动了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但是与非民族地区的县相比在部分办学基本条件和校际均衡指标上仍然存在较大差距还需要进一步提高办学基本条件均衡校际的综合差异系数

2013-2017年间北川羌族自治县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整体上达到国家评估认定标准除了2013年办学基本条件没有达标以外,2014年至今一直处于达标均衡状态从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变化的趋势来看虽然5年来都达到国家评估认定标准但却呈现出上下波动变化的特别是2015年开始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出现增大倾向在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6项指标中中级专业技术岗位人员比例相对偏弱在校际均衡发展8项指标中小学和初中差异系数在生均教学及辅助用房面积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和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3项指标上相对较高

虽然峨边彝族自治县和马边彝族自治县小学和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在2013-2017年整体上呈下降趋势但是直到2017年才达到国家评估认定标准其中峨边彝族自治县在2016年初中综合差异系数反弹明显因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一直没有达标所以处于不达标均衡状态在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6项指标中除了教师学历普遍达标以外其余5项指标均存在较大差距峨边彝族自治县和马边彝族自治县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主要在体育运动场馆建设计算机配备和图书配备指标上扣分严重在校际均衡发展8项指标中峨边彝族自治县小学差异系数在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和每百名学生拥有计算机台数3项指标上相对较高初中差异系数在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2项指标上较高马边彝族自治县小学差异系数在生均图书册数生均中级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教师数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和每百名学生拥有计算机台数5项指标上相对偏高初中差异系数仅在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指标上相对偏高

五、分析与建议

模糊-冲突矩阵中的利益博弈

马特兰德依据政策的模糊与冲突属性运用两分法原则将政策的模糊与冲突划分为4种类型低模糊与低冲突低模糊与高冲突高模糊与低冲突高模糊与高冲突其中低模糊与低冲突适宜于政策的行政性执行其主导因素是资源”;低模糊与高冲突适宜于政策的政治性执行其主导因素是权力”;高模糊与低冲突适宜于政策的试验性执行其主导因素是背景条件”;高模糊与高冲突适宜于政策的象征性执行其主导因素是联盟力量”。[17]根据马特兰德提出的政策模糊冲突矩阵理论可将国家层面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实施进程划分为如下三个阶段初始试点阶段全面推进阶段和纵深推进阶段见图7)。[18]

图7 模糊-冲突矩阵: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执行模型

1)初始试点阶段高模糊与低冲突政策模型推动这一类型政策执行的中心原则是背景条件”,当决定实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时国家对这一政策领域的信息以及可能导致的问题认识并不充分如果采取自上而下的政策执行模式就会面临失败正如马特兰德所言自上而下的政策执行模式中目标越清晰政策执行越有利越顺利但对政策问题缺乏了解时……如对要达到怎样的具体目标以及如何实现这些目标不甚清晰甚至非常模糊则往往需要一个学习和试验的过程”。[19]为此基于政策目标和手段的模糊性国家在实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之初主要采用的是自下而上的试点模式提出由基本均衡优质均衡发展的愿景这为后续的政策演进提供了经验启示缓解或掩饰了国家与地方在政策目标上的利益冲突

2)全面推进阶段高模糊与高冲突政策模型随着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在试验区的试点结束其推进性质也由试验性执行逐渐转向全面性推进”,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利益冲突日益暴露出来表现为高模糊与高冲突政策特征政策运行就会呈现象征性执行”,地方联盟力量决定政策执行的成败经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的试验探索受区域推进模式的经验启示国家最终选择率先在县域内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并确定初级阶段的目标是促进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但政策的模糊性使宏观层面的政策主体难以对政策执行进行全面监控特别是难以建构地方水平的行动为此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为例由于政策的高模糊性将执行权交由地方政府按照省级评估国家认定原则推进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政策执行过程中由于政策的高冲突部分地方政府难以达标必然导致政策的象征性执行”,虽然部分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在数据上显示达到评估认定标准但实际上差距依然明显

3)纵深推进阶段低模糊与高冲突政策模型通过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实施初始阶段的试验性探索和全面推进阶段的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目标即将如期实现便进入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纵深推进阶段——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阶段较之于基本均衡发展的评估内容更加细化要求更高达标更难为此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政策目标和手段模糊性降低清晰化程度提高国家就可以贯彻政治性执行原则充分发挥国家权力或力量迫使地方政府贯彻落实但另一方面由于该政策内含的高冲突性特征具体到地方实际情况则会面临不同的压力和挑战对政策的遵从或服从不会自动到位尤其是民族地区原本就存在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短板加之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要求更高达标更难短板变成痛点”,政策执行走样或偏差现象时有发生

探讨与分析

1)县域内义务教育从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发展是当前我国教育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教育事业发展的重大政策行动这项政策确立后如何在实践中有效推进是政策执行研究所聚焦的核心问题因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发展在县域内推进效果怎样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国家政策运行的成败不论是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还是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其内含的模糊与冲突属性对政策执行绩效具有重要影响

2)为了促进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国家颁布了系列教育政策但纵观这些政策文件的制定逻辑主要集中于中央政府省级政府市级政府三级层面很少涉及县域层面的县级政府这一现象深刻反映出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在县地方政府层面的滞后缺失与被动在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执行过程中教育局及义务教育学校往往处于被动境地或是按部就班地执行上级政策文件或是参照其他地区经验模式政策执行的积极性不高参与度不强

3)教育质量均衡在起点上应是保证每一位受教育者享有同等质量的教育机会和资源在终点上实现受教育者在其享有同等质量的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后能达到相对公平的教育结果然而民族地区义务教育资源匮乏即使在同一区域不同学校教育资源的质量差距都十分明显由教育资源差距导致寻求高质量的教育机会的择校现象也较为普遍为此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需要构建一种基于教育质量均衡的空间公正理论框架由校际层面的教育质量单维差异转向空间因素的教育质量区域差异从中深度揭示教育质量均衡与空间环境的内在逻辑关联在实践中去有效完成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和优质均衡的各项评估指标

对策建议

首先民族地区可依据马特兰德提出的政策模糊-冲突矩阵理论客观辩证认识和理解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制定实施与执行中的逻辑关系民族地区地方政府一方面要提高政治站位对标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找到差距发现弱项结合本区域实际情况针对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和校际均衡发展存在的短板痛点”,对标出台目标明确任务清晰操作性强的政策举措构建义务教育从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发展的长效机制另一方面民族地区学习发达地区或同类地区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方面好的做法好的经验和好的模式对标先进理性借鉴内化为本土改革方案促进民族地区县域义务教育高质量高水平发展

其次民族地区可根据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提出的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有序引导社会参与学校治理”,吸引和整合高质量教育资源采取分类推进名校集团化办学创新名校集团化办学模式一是名校+新校模式即名校办新校区或新建学校加入名校教育集团促进新校区或新建学校高起点高质量发展二是名校+弱校模式即薄弱学校与名校联盟重组或主动接受名校托管以提升其办学质量缩小校际的差距三是名校+乡村校模式即扩大和深化名校与乡村义务教育学校的结对帮扶工作促进乡村义务教育学校优质均衡发展

最后民族地区应充分抓住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契机结合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提出的继续实施民族地区人才支持计划”“加大乡村骨干教师培养力度精准培养本土化优秀教师”,可通过高师院校与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建立健全双向互动协同育人长效机制比如创建教师教育合作共同体加强高师院校与民族地区地方政府中小学校的互动合作更好地促进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20]民族地区可以在县域内联合创建高师院校附属中小学校教师发展学校或教师教育改革创新实验区打通高师院校教师教育人才培养与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师资需求的围墙开展顶岗实习顶岗支教置换培训相结合的实践教学改革强化对高师院校师范专业大学生实践教学能力的培养有效解决民族地区教师教学与进修培训相互冲突的难题促进民族地区的教师专业化发展[21]

 

注释:

此处数据还包括:2018民族地区共有711个县级单位其中612个县()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

四川民族地区县(市、区)涵盖两种类型,共有51个县级单位。一种类型是以少数民族命名的民族自治州所辖县(市、区),主要包括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和凉山彝族自治州所辖县(市、区);另一种类型是地级市所辖的以少数民族命名的自治县,主要包括绵阳市北川羌族自治县,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和马边彝族自治县。

此处系列政策文件包括:2012年10月,《关于印发〈四川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基本标准(试行)〉的通知》(川教〔2012〕184号);2013年8月,《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川府发〔2013〕40号);2014年7月,《关于印发均衡配置义务教育资源促进教育公平专项改革方案的通知》(川办发〔2014〕63号),同年5月,《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办法》(《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办法》);2015年12月,《关于推进县(市、区)域内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实施意见》(川教〔2015〕103号);2016年2月,《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川府发〔2016〕9号);2017年3月,《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川府发〔2017〕17号)。

根据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督导评估认定制度规定,本研究中的义务教育学校不包括民办学校,并对公办学校的“完全中学”“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和“九年一贯制学校”按照“小学”和“初中”两个学段进行拆分统计,监测评估;根据《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和《四川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基本标准(试行)》,选取生均教学及辅助用房面积、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每百名学生拥有计算机台数、生均图书册数、教师编制配备和教师学历6项指标对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达标情况进行评估,达标条件为6项指标扣分均在15分以内;根据《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要求的8项指标对县域内义务教育校际均衡状况进行评估,国检标准为小学小于或等于0.65,初中小于或等于0.55,已通过国检的县,复查标准为小学小于或等于0.60,初中小于或等于0.50。

此处扣分严重的具体评估指标为:凉山彝族自治州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每百名学生拥有计算机台数和生均图书册数3项指标扣分在6分及以上的学校数量均超过30所。

此处政策方案包括:2008年,《凉山州关于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2010年,《凉山彝族自治州义务教育实施办法》;2012年,《甘孜藏族自治州义务教育条例》;2013年,《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教育条例》;2014年,《关于印发凉山州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凉府办发〔2014〕20号);2018年,《自治区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等,与整个国家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同向同行,同期规划、同步发展,明确“基本均衡”的发展目标,统一“基本均衡”的评估标准,助推民族地区在县域内率先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目标任务。

此处政策举措包括:2014年,《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2017年,《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2015年,《乐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乐山市均衡配置义务教育资源促进教育公平专项改革方案的通知》(乐府办发〔2015〕52号);2016年,《乐山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乐府发〔2016〕15号);2018年,《乐山市人民政府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

 

参考文献:

[1]郭亚丽.教育部全国92.7%的县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EB/OL].http://www.moe.gov.cn/fbh/live/2019/50415/mtbd/201903/t20190327_375633.html.

[2]褚宏启.化解城乡二元结构推进教育公平[N].光明日报,2012-12-12(2).

[3]张旺.城乡教育一体化教育公平的时代诉求[J].教育研究,2012(8):13-18.

[4]魏峰.城乡教育一体化基于文化视角的分析[J].复旦教育论坛,2010(5):20-24.

[5]于月萍徐文娜.论城乡教育一体化制度体系的构建[J].教育科学,2011(5):1-6.

[6]刘秀峰廖其发.城乡教育一体化的成都模式及启示[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2(7):1-4.

[7]李涛邬志辉.统筹城乡教育改革的实践探索——以重庆市为例[J].教育发展研究,2012(7):13-18.

[8]刘光余.论我国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取向范式与路径[J].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2011(9):26-29.

[9]于发友赵慧玲等.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指标体系和标准建构[J].教育研究,2011(4):50-54.

[10]张耒.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指向及战略选择[J].中国教育学刊,2013(11):26-29.

[11]范先佐战湛.我国县域城乡义务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原因及对策[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6):59-67.

[12]袁梅.以新发展理念引领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J].教育研究,2018(3):77-82.

[13]周军黄秋霞.刍议我国义务教育基本均衡与优质均衡的区别与联系[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8(8):53-57.

[14]陈卫军.大力推进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J].中国民族教育,2019(8):79-80.

[15]陈荟鲁文文.我国民族地区教育均衡发展研究70[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4):19-28.

[16]李虎林.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问题与监测指标的构建[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3):76-83.

[17]MATLAND R E. Synthesizing the implementation literature: the ambiguity-conflict model of policy implementation[J].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and theory,1995,5(2):155,160,167.

[18]王正惠.模糊-冲突矩阵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政策执行模型构建探析[J].教育发展研究,2016(6):9-17.

[19]MATLAND R E. Synthesizing the implementation literature: the ambiguity-conflict model of policy implementation[J].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and theory,1995,5(2):155,160,167.

[20]林琦.U-S何以转向U-G-S:论政府在教师教育共同体中的价值和参与[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9(8):27-30.

[21]袁梅.推进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内涵重释与路径深化[J].民族教育研究,2019(6):93-98.

 

From Basic Equilibrium to High Quality Equilibrium: The Changing Age of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County Compulsory Education in Ethnic Areas-Empirical Research Based on Ethnic Areas in Sichuan

WANG Zheng-hui, JIANG Ping

 

Abstract: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at the county level in ethnic areas requires the completion of the target tasks of the basic equilibrium era, while it is also necessary to meet the new requirements of the era of high quality equilibrium. Taking the ethnic areas of Sichuan as an example, the qualified rate is lower than the average level of the whole province, and the overall situation of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in the county area is worrying. The evaluation results indicate, however, the conditions for school operation have deteriorated seriously; the school operation conditions and inter school balance of the compulsory education schools in Ebian and Mabian Yi Autonomous Counties in ethnic autonomous counties are inferior, much lower than the national evaluation standard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ambiguity and conflict” matrix theory, we can see the deviation from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policy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Therefore, from the basic balance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to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high quality, governments at all levels in ethnic areas should aim at the insufficiency and addressing the core issue, so as to promote resource sharing among various schools, and construct teacher training programs and promote the high-quality and high-level development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in ethnic regions.

Key words: Ethnic areas; county compulsory education; basic equilibrium; high quality balance; “ambiguity and conflict” matrix

 

责任编辑:热孜万古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