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23-68253665
125366930@qq.com
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

优质均衡背景下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困境与出路 ——基于对那曲市B县的田野调查

作者:程东亚 杨金香来源:《民族教育研究》2021年第2期


西藏农牧区教育质量问题不仅是西藏教育实现内涵式发展的关键所在而且是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环节以西藏农牧区B县为例运用田野调查访谈观察实物分析法对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从教师”、学生以及教育结果层面进行实地考察发现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存在诸多困境究其深层原因在于县域财政薄弱导致学校办学经费缺乏有效投入教师队伍量短质低心不稳导致学校教学水平难提升教学语言转换不畅导致教育质量瓶颈难突破学校价值定位单一制约学校教育整体质量水平季节性失学导致学校教学效果难保证优质均衡背景下推动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提升应坚持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的保障机制注重农牧区师资队伍的协同发展统筹兼顾式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立足本土灵活定位课程渗入职业教育思想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允许差异缓行等路径

关键词西藏农牧区义务教育教育质量田野调查

 

一、问题的提出

优质均衡是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新目标既包括教育资源配置均衡又包括教育质量提升的优质均衡其本质在于教育质量的均衡[1]2017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明确指出公平质量是优质教育均衡的核心要义我国的义务教育开始由基本均衡走向优质均衡”,已经进入全面提高质量的新阶段区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向更高水平更有质量迈进为目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构建高质量的教育体系必须推进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推进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必须巩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成果完善办学标准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可见没有质量的提升与发展就不会有真正的教育均衡由于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导致西部偏远地区的学校教育质量成为我国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中突出的短板性问题西藏地处我国边陲80%以上的人生活在农牧区目前农牧区学校教育在资源配置方面已取得很大进步但作为优质均衡重要体现的教育质量还不尽如人意因此提升西藏农牧区教育质量是实现西藏乃至我国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进而补齐我国义务教育短板的重要方面和重要环节基于以上事实本研究以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为切入点通过深入农牧区B县学校开展扎根实地的田野研究尝试揭示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困境的现实表征剖析制约其发展的因素并以此为依据提出相应的突围之策以期为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提供具有西藏教育特色的案例

二、概念阐释与相关研究

纵观学界对教育质量概念内涵的认识可概括为特性说”“需要说”“程度说”。[2]同时也指出人们倾向于将需要说特性说程度说融合在一起使用[3]并将教育质量界定为教育过程与结果的特性满足不同利益相关者需要的程度教育过程包括教师和学生的过程教育结果指学生学业成绩和综合素质)。[4]综合以上观点本研究将沿用以上对教育质量的界定相应地学校教育质量便指学校教育过程与结果的特性满足不同利益相关者需要的程度

目前国内关于西藏农牧区教育质量的研究为数尚少大多以民族地区教育质量来展开研究概括来看主要集中于非均衡发展问题因素分析以及对策建议等方面从非均衡发展问题来看主要有教育经费投入的不均等与办学条件的不均衡[5]教师资源配置不均衡[6]如数量上地域差异[7]质量上参差不齐结构上不合理[8]从因素分析来看既有研究主要从自然地理地域经济发展水平文化冲突生产方式财政管理体制学校因素师资质量差教师文化适应性不够学生自我效能感低[9]等角度进行分析从对策建议来看既有研究主要从改善民族地区学校教育设计多元文化教育课程增进教师多元文化教育知能[10]构建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教育的共生机制培养适应民族地区经济发展需要的民族人才[11]优先普及民族地区的学前教育有效落实地方和校本课程构建民族地区义务教育质量监测体系[12]等方面展开探讨

总的来看已有研究对民族地区教育质量的探讨已取得某些共识从具体内容来看研究层面涉及较广但不够深入多集中于从县域数据分析上得出结论缺乏从教师的”、学生的等具体方面的深度解读也缺乏对民族地区尤其是西藏农牧区特色个性以及基于社会事实教育质量的特殊衡量基于此研究力图寻求以下突破一是扎根实地深入西藏农牧区学校从教育过程教育结果方面对学校教育质量问题进行深度剖析二是采用个案法微观反映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问题不仅可以探究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的一般性问题而且也能从中揭示影响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的特殊因素

三、研究设计

研究对象的选取

B县属于西藏那曲市位于那曲东部主要以虫草放牧为经济的主要来源属于半农半牧区三包政策实施以来县上有学上得到了保障基础教育学校也由原来的两所发展到现在的8形成了学前小学中学在内的教育体系由于研究者在那曲市B县有过工作经历对当地较为熟悉于是便遵循田野调查的便利性原则选取调查县的两所义务教育学校为研究对象两所学校分别为X小学和Z中学X小学和Z中学均为调查县具有代表性的学校师资教学等方面优胜该县其他学校)。另外为较全面反映田野点的教育质量实况对学校7名教师1名县教育行政人员进行了访谈访谈对象均用字母代替分别为X小学的XA(藏族校长)、XB(藏族数学教师教务主任)、XC(藏族语文教师)、XD(汉族语文教师)、XE(汉族数学教师),Z中学的ZF(汉族校长)、ZG(藏族数学教师以及教育局主任OQ(汉族)。

研究方法及数据处理

本研究以方法论为指导运用访谈观察实物分析等研究方法获取第一手资料研究过程中每次都对访谈对象进行录音或笔录并对访谈对象进行观察访谈时间均在40分钟至1小时之间之后对录音进行逐字转录另外为确保访谈资料的真实性对访谈的问题进行了三角验证”(即为了解事情真相资料来源应是多方面的在研究中会对访谈的同一个问题从不同教师或其他相关资料中得到查证与核实)。[13]整个实地调研结束后对收集的资料以及录音材料均采用编码的形式进行整理与分析

研究考察的指标

结合对教育质量的界定以及冯建军教授教育过程质量指标[14]的划分本研究制定了考察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的三级指标具体考察指标以及获取指标的方式如表1所示

1 考察指标及获取方式

四、优质均衡背景下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困境

教师课堂教学效率不高

X小学调研期间对四年级XDXE两位教师的课堂分别进行了三次观摩观察内容为教师的教学方法提问学生评价学生课堂资源利用以及学生对教师教学的反应5个方面具体课堂观察情况如表2所示由表2可知两位教师课堂教学的表现既有一致性也有差异性其中一致性大于差异性具体来看农牧区教师课堂教学存在教学方法单一缺乏对学生提问以及评价的艺术课堂资源利用不足学生虚假互动普遍等问题总体来看农牧区教师课堂教学效率不高

学校课程开发能力不足

X小学和Z中学调研期间发现农牧区学校课程紧紧围绕国家课程来设置地方课程也仅是藏文书法并未见有关学生学习适切性的校本课程针对学校校本课程开发的情况Z中学和X小学教师分别进行了访谈ZF校长汉族谈道说实话教师对校本课程都不了解又没有培训过你说怎么去开发吧”XC教师藏族谈道我们的校本课程是校本研修就是教师集体备课而且学校还给教师制定了一本关于思想政治的校本教材通过教师在班会中给学生讲些思想教育从对两位教师的访谈中可知学校教师对校本课程开发缺乏认识并不知何为校本课程也不清楚校本课程开发需要怎样的教育理念作为支撑以及如何建立课程的运行机制缺乏校本课程开发和课程建设相关的理论知识

表2 XD和XE教师课堂教学整体情况

学生学习断层问题凸显

B县学校布局调整后实行的是整班移交的办学形式即学生一到三年级在乡上上学四年级到初中便要转移到县上一到三年级学生在乡上学习时教学语言是以藏语为主国家通用语言为辅到四年级整班移交到县上而县上小学教学用语以国家通用语言为主藏语为辅整班移交学生在获取知识方面便出现学习断层的现象这种断层所滞后的学习基础会随学生的继续升学持续存在由此造成农牧区大部分学生学习质量难以提高

学生学习成绩普遍偏低

学生学业成绩作为一种结果性的呈现反映了学生通过学习后所发生的阶段性变化是衡量学校教育质量以及是否达成国家课程标准的重要表征在调研期间Z中学初一年级期中考试成绩进行了分析结果如表3所示Z中学初一年级各学科采取的分数制为藏文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生物等各科满分各100由表3可知大部分学生的成绩集中在100349分之间占总人数的71%,500分以上的只占4%,可见Z中学学生成绩普遍偏低

3 2018—2019年上半学期Z中学初一年级期中考试成绩

五、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困境的原因透析

县域财政薄弱导致学校办学经费缺乏有效投入

教育经费的投入直接影响教育的均衡发展以及学校教育办学的基础条件是学校教育质量得以提升的物质保障西藏各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所需要的经费除了一部分由中央财政以及自治区政府提供帮助外还需要由当地财政解决部分经费由于地方各级政府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尤其是西部偏远地区),县域财政薄弱所持有的教育经费不足难以满足本地教育的需求从而导致学校办学经费缺乏有效投入[15,16]调查发现B县在学校建设方面经费使用不均衡目前一些老校建筑存在校舍维修经费不足房屋设施老旧学生的课外读物过于陈旧的现状而一些新建学校却表现出学校建筑繁荣教学质量滑坡”,学校教学设备单一图书馆实验室等未配套建设等现象由于学校教学仪器设备的缺乏学生的物理化学生物等实验课程难以实现从而也会影响相应科目教学质量的提升

教师队伍量短质低心不稳导致学校教学水平难提升

教师队伍量短质低心不稳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教师结构不合理B县女教师藏族教师比例偏多高学历高职称教师偏少年龄结构中以中青年教师为主职称结构中骨干教师比例小学科教师结构中理科教师尤为短缺可见教师结构的不合理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着教师质量整体水平的提升二是教师专业发展路径贫困由于B县自然地理位置的区隔性造成获取信息滞后教师培训机会少专业素质低如小学阶段有些教师是非师范或转岗支教的非教育专业教师而学校针对这些教师专业发展以及教学方面的培训很少正如XE教师汉族在访谈中谈到道的我们平时培训学习的途径仅局限于学校内部校本研修听课集体备课或区域内部外出学习机会很少”。从中可知教师由于缺乏有效的培训学习致使教师知识文化视野狭窄教学方法难以更新从而制约着教学能力和教学质量的提升三是教师流动机制不健全由访谈得知大多数优秀的教师基本会选择单向上位流动”,调出本地留下的基本都是家住当地而引进的教师一般都是刚毕业或教学经验不足的年轻教师上述情况的存在导致学校教师队伍不稳定教师质量得不到保障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学校教学质量的提升

教学语言转换不畅导致教育质量瓶颈难突破

农牧区学校教育中出现的教学语言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是教师层面二是学生层面

在教师层面调查发现课堂教学中会两种语言转换的教师教学效果通常要好于只使用一种语言教学的效果正如XD教师汉族在访谈中谈道会两种语言的教师给学生上课是要占优势的因为学生遇到不会的词语或一些数学符号会两种语言的教师可以用藏语来跟他们解释而我们只会汉语的就只能用单一的语言来解释给他们听这样学生学的东西都是死记硬背的不是理解性的这也易造成学生对知识的遗忘我们班的语文成绩与其他藏族教师所带学生成绩差不多要相差十几分由于大多数汉族教师只懂国家通用语言无法对教学内容进行藏语解释这样便会使师与生之间知识转化陷入低效率的教育漩涡从而影响教师和学生的质量对于藏族教师来说有些教师出于对母语的感情”,如课堂中国家通用语言讲解学生理解不了便直接切换成藏语来解释从短期看这种方式能增进学生的理解以及与教师的互动等但从长远看这种方式可能会影响学生对未来知识接受理解的能力

在学生层面农牧区中小学教材使用的是统编教材教学进度考试大纲全部按照国家标准由于学生在缺乏相应文化环境和背景下来学习统编教材往往难以理解书中所呈现的文化意义另外再加上学生语言转换的问题由此便带来学生学习上的双层困境”,长此以往便成为制约学生成绩以及学校教育质量提升的瓶颈

学校价值定位单一制约学校教育整体质量水平

学校价值定位不仅决定人才培养的标准和质量而且还决定着学校教育质量的高低目前农牧区学校教育传授的知识仅局限于应试的范围对于那些不能升学的学生而言学校教育的促进作用不大既没有传授给他们多少文化知识技能和方法也没有培养起他们足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能力[17]根据对教体局OQ教师汉族的访谈得知学生读完初中的分流情况一是升高中二是去中职三是不上学但是B县学校的课程设置并未考虑相关利益者的需求课程安排均围绕应试教育来展开学校领导教师也仅仅以学生的考试成绩升学率作为教育评价的指标缺乏对学生职业技能的培养忽略了农牧区学生升学无望就业无门致富无术的困窘ZG教师藏族在访谈中提道农牧民送孩子上学的目的很直接也很明确就是希望上出来能找个好工作能改善现在的生活如果毕业以后没有找到工作农牧民包括学生都会认为在学校里学那么多年是没有效益的还不如在家放牧因此学校教育如果不能关照农牧民改善民生的需要以及学生对教育的需求不仅不利于西藏农牧区义务教育优质均衡的发展而且也会使农牧区一些学生缺少职业规划由此会出现一群职业游民”。而这些职业游民的出现不仅会弱化农牧民对教育的积极态度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着农牧区学校教育整体质量的提升

季节性失学导致学校教学效果难保证

虫草经营是当地经济的主要来源之一学校也因虫草的缘故使当地有了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学假制度虫草假”。学校每年会在五月底到七月初放假这段时间当地的成人小孩都会参与挖虫草的劳动中这样的学假制度构成了当地的文化和教育特色”,但却也带来了学生季节性失学”。“季节性失学表面上是由农牧区特殊的经济结构和生产结构造成但实质上也与家长教育观念的短视有关正如XA校长藏族对这一问题的描述我们学校虽有升内地西藏班的名额但有的也给浪费了这跟拉萨不同拉萨是有很多家长想让他们孩子去内地班读书但得不到这样的机会这边是有机会也不去因为还是倾向于挖虫草挖虫草很费眼力小孩的视力比大人的好相应地挖虫草也会比大人挖得多把孩子留在身边让孩子可以一边挖虫草一边学习一个孩子一年挖虫草可以是几万三年就是十几万了去内地读书的话就挣不了这些钱了学生在这种经济结构和教育观念交织影响下其学习内驱力和学习投入必然会受到很大影响虫草假结束学生再次返校后便会出现入校难跟不上功课兴趣不足厌学等负面情绪学校为保证教学进度教师一般不会留出教学衔接的时间而是按部就班地按照原定教学计划进行授课导致学生新旧知识之间缺乏有效衔接教学在季节性失学中进行往往会使教学质量难以保证正如XB教师藏族所谈道的学生放完假回来虽然会接着放假之前的进度继续进行教学但由于放假后学生的心思不在学习上了之前学的知识也忘得差不多了再次进入学校后学生不仅要适应而且我们还要按照国家考试大纲追赶教学进度根本没时间给他们复习只能会多少是多少

六、西藏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提升路径

西藏农牧区教育质量的提升以及义务教育优质均衡的发展必须准确把握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为指导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同时还要认真分析制约农牧区教育实现优质均衡发展的原因因地制宜地促进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的提升

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农牧区学校教育质量的保障机制

针对农牧区学校办学经费缺乏有效投入的问题可从以下四个方面着手一是加强教育经费管理的顶层设计进一步完善经费自治区统筹预算核定到校支出统筹安排经费集中管理的教育经费保障机制[18]二是坚持积极差别待遇[19]原则设立支持高海拔艰苦边远地区教育专项经费项目将教育经费向艰苦偏远山区和交通不便地区的农村薄弱学校倾斜三是制定相应的教育援助政策法规加大宣传力度扩宽援助渠道吸引更多社会力量加入支援教育的事业中来四是建立地方教育质量监管体制对城市镇区农牧区等学校教育经费的下放以及均衡使用情况给予监督及时了解学校在教学资源以及设施方面存在的不足和缺陷问题并及时给予弥补和优化

注重农牧区师资队伍的协同发展

以协同理论观之农牧区教师队伍建设需资源配置师资流动以及培训方面多方协同一是加大职业供给力改善教师正向配置机制如加大对教师职业的吸引力不断提高教师的职业待遇社会地位建立有梯度的差异补偿机制等二是提高教师职业保障力遏制逆流”。目前民族地区学校教师的流动趋势呈现倒金字塔尤其是在偏远艰苦的农牧区更为突出突围这种不和谐的生态环境西藏自治区应建立边远艰苦地区教师职业保障体系如建立健全边远艰苦地区教师职业保障机制实施教师无校籍管理培养本土化全科型教师[20]实施银龄讲学计划[21]三是加强农牧区教师培训学习的力度师质学质”。如加强对农牧区教师进行信息技术的培训与技术指导提升教师信息素养以及对教学资源开发利用的能力等

统筹兼顾式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和水平加大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广力度”。实践表明没有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的提升就不会有农牧区学生学业水平的提升就不会有农牧区教育优质均衡的发展因此农牧区教育质量的提升应坚持统筹兼顾式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一是宣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的意义相关部门要营造国家通用语言学习重要性的舆论氛围和行动氛围加大牧区民众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必要性的认识使其意识到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的推行并非是对母语的威胁而是为农牧民走出去的生计考虑以此来凝聚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的共识不断平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与民族母语的生态平衡二是高度重视国家通用语言学习辅助读物的编写问题相关教育部门应组织团队针对民族地区课程适应性低的问题编写相应科目的课外参考读物参考读物是对教材的重要补充是保证和不断提高教学质量的必要条件因此西藏农牧区教育真正要提高学生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及母语的学习质量不仅应注重编写与大传统中社会场景和文化素材相关的教材与课外读物而且还应注重编写与小传统中的历史传统文化生活场景密切相关的教材和课外读物一方面可以拓展学生的眼界丰富想象力另一方面还可以提高教师与学生对语言转换与教材学习的适切性

立足本土灵活定位课程渗入职业教育思想

学校培养目标除了是国家教育目的的具体化呈现之外也可以根据农牧区的社会事实制定符合受教育群体需要的培养目标因此农牧区学校应突破单一升学的价值定位综合考虑农牧民的实际需求立足本土走向亲农”“育人等多位一体的价值目标要实现以上定位需要农牧区学校在办学理念以及课程设置方面做出革新一是突破传统升学的衡量模式不断提高学校管理者教育者普职教育融合[22]的意识相关部门可以通过培训加强学校领导管理者对学校教育渗入职业教育思想的认识并鼓励相关学校积极探索适合农牧区普职教育融合发展的本土模式二是课程设置方面关照农牧民心理空间上的均衡”,课程内容应注重人本化”“生活化内涵的体现这就需要农牧区学校教师具备一定的课程开发能力学校层面可以建立课程开发与教师晋升相关的评价体系促使教师把课程开发作为自我提升的一种机遇并邀请相关课程专家作指导从行动中提升农牧区教师的课程建设能力此外应鼓励教师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多元文化的意识在课程中渗入职业思想的同时帮助学生形成平等开放互尊的文化态度

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允许差异缓行

西藏农牧民常年以放牧为生有些地方还以虫草为经济来源这种生存方式在代际相传中循环进行在这种循环中农牧区学校教育便陷入了封闭的教育体系正如费孝通先生所说乡土社会在地方性的限制下成了生于斯死于斯的社会常态的生活是终老是乡[23]基于以上生境事实农牧区学校教育应综合考虑本地教育季节性失学”、学生基础差等的实际情况以破解封闭的教育体系为出发点和归宿点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允许差异缓行具体可从以下三方面着力一是超越狭隘的经济至上观念通过课堂教学渗入终身教育的观念一代一代地接力接受感染教育来改变农牧民对教育短视的认识二是重新审视学校教育的功能农牧区学校应敢于跳出剧场效应的思维定势在坚持国家标准的前提下允许差异缓行如教学要关注缺乏家庭驱动力以及季节性失学所引发的学生学习困难具体做法可以对虫草假进行结构性调整用来对学生进行心理适应基础辅导此外还可以与高校研究机构合作围绕季节性失学等具体问题开展行动研究三是借用民族地区高等教育中预科教育模式进行小学阶段整班移交前的预班学习”,时间可以是半年或一年目的是帮助学生进行语言学习的过渡教育夯实学生学习基础缓解教师因虫草假盲目赶进度而忽略学生实际接受能力的问题这样虽然拉长了学生学习的年限但从长远来看却是为每个学生学习质量的提升保驾护航

 

注释:

沙利斯(Sallis,E)在其著作教育全面质量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 in Education”)中将利益相关者分为三个等级分别为初级利益相关者直接接受教育服务的人次级利益相关者如家长管理者等三级利益相关者如未来的雇主政府和整个社会根据沙利斯的分类本研究中的利益相关者主要指初级和次级利益相关者具体指学生和农牧民

社会事实是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Emile Durkheim)在其著作社会学方法的准则中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指一切行为方式不论它是固定的还是不固定的凡是能从外部给予个人以约束的或者普遍存在于该社会各处并具有其固有存在的不管其在个人身上的表现如何都叫社会事实本研究中的社会事实指农牧区特定的环境经济形态文化传统等对农牧民个体所产生的不同程度的影响

此处的基础教育”,指学前小学和初中

此处的义务教育指九年义务教育具体包括小学六年初中三年

冯建军教授在义务教育质量均衡内涵特征及指标体系的建构一文中将教育过程指标具体分为校本课程的开发与教育资源的建设教师教学投入与教学方法等本研究在此基础上将教育过程质量划分为两个具体指标即教师课堂教学情况以及课程开发能力

虚假互动指学生只是你一言我一语假积极的高声应和教师当教师让学生站起来回答时学生却低头沉默课堂虚假互动的背后是真正能听懂的学生寥寥无几

数据来源考试成绩由Z中学校长提供

未来知识指学生脱离目前获取知识的方式或继续升学或走入社会后获取的知识

季节性失学并非学生辍学或失学在本研究中具体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是由于农牧区特殊的经济结构使农牧区的一些学校与其他学校有了不同的学假制度——“虫草假”(类似于学生的暑假只不过虫草假比正常暑假提前放假期时长为一个多月基本上是正常暑假放假,“虫草假结束)。但由于农牧民理性的经济思维以及科学性家庭教育的缺乏使得学生在假期间易受短视教育观念的影响在这种观念影响下学生易出现学习积极性不高内驱力不足厌学甚至放弃学校教育等的情绪二是错时的虫草假打破了学校正常的教学计划学校假期结束再次开学时为追赶教学进度并不会为教师和学生留出相应教学衔接的时间学生新旧知识之间得不到有效整合也易造成学生学习断层”。

协同一词来自协同学是由德国著名物理学家哈肯(Hakan)创立用来指人类社会各子系统在外界物质能力信息作用下产生非线性相互作用而形成协同效应的机理与规律本研究将它用在教育系统中以此来说明师资配置教师流动教师质量哪一方面协调不好都会对农牧区教学质量产生影响

封闭的教育体系指教育在以虫草放牧等为主导的小传统经济形态中起跑”,必然会受传统小农思想的制约如果农牧区学校教育不走向具有自身超越性的教育那么只能在起跑中循环低效率的教育

 

参考文献:

[1]赵丹陈遇春赵阔.优质均衡视角下乡村小规模学校教育质量困境与对策[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58(2):158.

[2]苏启敏.教育现代化进程中教育质量概念的历史逻辑与结构[J].教育研究,2020(7):42.

[3]苏启敏.教育现代化进程中教育质量概念的历史逻辑与结构[J].教育研究,2020(7):43.

[4]苏启敏.教育现代化进程中教育质量概念的历史逻辑与结构[J].教育研究,2020(7):44.

[5]杨军王春梅.青海省民族地区小学教育资源均衡配置现状分析——以青海省天峻县为例[J].当代教育与文化2010,2(6):57-62.

[6]袁梅.推进民族地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内涵重释与路径深化[J].民族教育研究,2019(6):94.

[7]杨军.关于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基础教育师资均衡配置的思考——来自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的调查[J].民族教育研究,2005(3):74-82.

[8]田梦冯建新.浅析西北民族地区师资情况——基于年鉴数据的量化分析[J].民族高等教育研究,2016,4(2):50-55.

[9][11]余霞.影响民族地区义务教育质量的因素分析——基于木里藏族自治县的实地考察[D].重庆西南大学,2018.

[10]吴晓蓉.我国民族地区学校教育质量提升对策研究[J].民族教育研究,2009,20(6):80-83.

[12]满忠坤.民生改善视域下民族地区义务教育质量优化研究——基于黔东南侗乡和凉山彝区的比较考察[D].重庆西南大学,2015:214-221.

[13]苏德.民族教育质性研究方法理论策略与实例[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4:158.

[14]冯建军.义务教育质量均衡内涵特征及指标体系的建构[J].教育发展研究,2011,33(18):14.

[15]周军黄秋霞程高峰.西藏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现状问题与对策[J].民族教育研究,2018,29(6):84.

[16]赵丹王兵杨雪秋.优质均衡发展背景下农村学校师资配置困境及对策[J].教学与管理,2020(12):25.

[17]王秀波.西南民族地区农村初中引入职业教育的适切性思考[J].成人教育,2013,33(12):40-42.

[18]李波.西藏教育优先发展研究[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2016:49.

[19]万明钢.“积极差别待遇教育优先区的理论构想——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教育发展途径探索[J].教育研究,2002(5):21-25.

[20]赵鑫.民族地区乡村教师职业吸引力提升的理念与路径[J].教育研究,2019,40(1):135.

[21]蹇世琼冉隆锋.“银龄讲学计划实施需以”[J].中国教育学刊,2019(2):103.

[22]李小波叶学文.普职教育融合的内涵困境与路径[J].教育与职业,2020(11):41-45.

[23]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6.

 

The Dilemma and Outlet of School Education Quality in Tibet’s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High-quality Balance-Based on the Field Investigation of B County, Naqu City

Cheng Dong-ya, Yang Jin-xiang

 

Abstract: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in Tibet’s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is not only the key to the connotative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in Tibet, but also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in China. Taking county B in the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of Tibet as an example, using the methods of field investigation, interview, observation and physical analysis, this paper makes an on-the-spot investigation on the quality of school education in the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from the aspects of teachers’ teaching, students’ learning and educational results, and finds that there are many difficulties in the quality of school education in the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The profound reasons are as follows: the weak county finance leads to the lack of effective investment in school running funds, the “short quantity, low quality, unstable” of teachers leads to the difficulty in improving  the teaching level, the “poor” teaching language conversion leads to the difficulty in breaking through the bottleneck of education quality, the single school value orientation restricts the overall quality of school education, and the “seasonal dropout” leads to the difficulty in assuring teaching effect.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quality of school education in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high-quality and balanced development, we should strengthen the top-level design, improve the guarantee mechanism of the quality of school education in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pay attention to the “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of teachers in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promote the national lingua franca education in an all-round way; establish a local and flexible orientation, and infiltrate vocational education ideas into the curriculum; and according to the time, place and individual conditions, different routes are allowed.

Key words: Tibet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reas; compulsory education; education quality; field investigation

 

责任编辑:热孜万古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