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23-68253665
125366930@qq.com
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

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高质量发展面临的问题与推进策略

作者:龙红芝来源:《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6期


要:2010年以来我国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普及学前教育的战略目标基本实现在新发展阶段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须结合地区实际把着力点放在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发展上重点解决区域内学前教育发展不均衡幼儿园师资紧缺幼儿园课程不完善国家通用语言教育紧迫幼小衔接的特殊性以及教育科学研究不充足等问题以此有效推进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的高质量发展

关键词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推进策略

 

2010年以来我国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各类教育资源的发展速度高于国家平均水平教育资源量从普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实现了反超实现了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战略目标此后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普及有质量的学前教育作为主要发展目标这些部署和要求为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指明了方向2020年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作出了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的决策部署202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以下简称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和水平的要求基于以上本研究总结了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十年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分析了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所面临的问题进而提出在新发展阶段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须结合本地区实际从量的发展转向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发展的策略

一、我国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2010年以来我国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迅猛发展资源增量取得了历史性突破见表1)。

幼儿园数量的增加是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基础十年来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数量增长迅速尤其是西藏自治区和贵州省西藏自治区的幼儿园从仅有的119所增加到2014增长了1592.44%;贵州省的幼儿园从2193所增加到10685增长了387.23%。与幼儿园数量增长率一致西部民族地区在园幼儿数也随之增加其中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甘肃省的在园幼儿数量增长最快分别增长了505.56%、162.44%140.85%。

专业教师是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重中之重西部民族地区各省区的师资增量均很高其中西藏自治区贵州省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增长率尤其高分别为540.00%、521.23%428.06%。

教育经费是发展学前教育的基础物质保障西部民族地区各省份的总增量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西藏自治区贵州省和甘肃省的增量最大分别为2260.75%、1822.78%816.51%。

三年毛入园率是普及学前教育的核心指标根据2018年的数据除西藏自治区和云南省以外其他西部民族各省区的三年毛入园率均已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增长量最高的是西藏自治区甘肃省和云南省分别为217.96%、131.85%112.90%。

1 2010-2019年西部民族地区十省区学前教育发展数据

总体来看西部民族地区各项教育资源从普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发展到普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成功实现了反超资源总量基本满足民族地区幼儿入园需求基本实现了普及学前教育的战略目标

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十年间的迅猛发展主要得益于普及普惠的发展方向责任清晰的管理体制全面多维的政策支持精准扶助的资源配置行动计划的强力推动

首先普及普惠的发展导向清晰确立确保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机会是实现教育公平的前提和基础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的发展方向和主要基调可以凝练为普及普惠优先补偿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就明确提出学前教育基本普及目标和普惠性质明确了普及的重点和难点是民族地区和农村地区普惠性明确了学前教育的服务形式与本质要求意味着不同阶层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适龄儿童都有平等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与权利越贫困的地区越要坚持学前教育的普惠性和公益性为此针对西部民族地区实行优先性和补偿性发展优先性与补偿性的明确提出为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快速发展持续发展系统发展积聚了强大社会共识和发展力量

其次,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管理体制有效理顺。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管理体制的理顺主要体现在“三个为主”模式,即“以政府为主统筹、以县为主管理、以公办园为主”。以政府为主统筹和以县为主的管理是近十年全国学前教育发展的共同特征,以公办幼儿园为主则是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的显著特性。公办园是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绝对主体,尤其是农牧区,几乎是清一色的政府公办幼儿园。“三个为主”管办模式有效落实了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的政府责任,推动了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快速发展。

再次全面多维政策的有力保障2010年以来国家一系列重磅文件接连出台对新时代学前教育改革和发展作出了顶层设计和系统谋划西部民族地区根据国家政策结合当地实际和特殊因素量身定制的地方性学前教育政策更专注于满足地方学前教育发展的特殊需求十年来国家的学前教育政策具有数量多密度大全面性针对性的特点[1]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政策具有专门政策和民族教育政策双保障国家政策和地方性政策合力推动的特点三区三州为代表的深度贫困地区受益于国家脱贫攻坚政策通过实施一村一幼和免费教育学前教育普及率大幅提升在新疆南疆四地州西藏四川省的甘孜州以及云南省的迪庆州怒江州等民族地区通过当地实施免费政策实现了学前教育的普及

最后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资源得到精准扶助西部民族地区发展相对滞后仅靠其自身力量短时期内很难实现区域内学前教育的普及和均衡国家实施了以财政资金为主的经费保障制度确保国家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投入占比高且不断提升以中央专项经费倾斜扶持政策确保中央财政专项经费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和东部困难地区发展农村学前教育多种形式的对口帮扶机制实现了发达地区和西部民族地区民族地区内优质学校与薄弱学校之间的经费支持和人力资源支持的均衡甚或反超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资助体系逐步完善为西部民族地区顺利实现幼有所育增添了一道防护网”。

此外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普及也受益于行动计划的强力推动2010年起以县为单位编制实施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明确了各地学前教育发展目标和逐年落实的建设任务形成了各负其责又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完善了督促检查和问责机制使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改革发展有了强有力的工作抓手和推进机制

二、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需着力解决的问题

西部民族地区区域内学前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

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不均衡现象依然非常突出教育质量差距明显其一是资源配置不均衡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资源分布带有强烈的城乡不均衡特点资源总是优先供给人口密集的城市优先供给能快速提高普及率的地区人口密集的城区幼儿园在资源数量和资源品质方面均远高于农村幼儿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教师专业化水平和教育资源使用效率的差距更大其二是政策保障不均衡近十年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的发展重心在普及无论是国家政策还是地方性政策更多着力于学前教育资源数量的发展概览西部民族地区制定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发现其发展目标多聚焦于数量化目标相对忽视质量提升的内涵式目标学前教育质量提升的实践困境较多其三是经费投入不均衡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经费的总量在不断增加但是由于经费投入的起点低以及教师等各类资源的迅猛增加生均经费还是普遍较低且呈现不稳定性见图1),经费投入还远远不能满足学前教育持续稳定高质量发展的需求其四是西部民族地区农村学前教育新问题突出幼儿园布局规划不合理乡镇中心幼儿园普遍存在规模偏大班额超标教师数量不足的问题部分乡镇中心幼儿园管理辐射半径大所辖乡村幼儿园数量过多导致管理与专业指导的困境按照户籍人口建设的村级幼儿园存在有人无园可上有园无人去上的现象

1 2010-2018年全国和西部民族地区十省区生均学前教育经费支出

(二)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师资队伍建设问题

幼儿园教师缺口严重是全国的共性问题,2020年全国保教人员缺口达190万。[2]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教师队伍的缺口更大,且存在四个方面亟待解决的特殊问题。首要问题是工作环境差,不能吸引、留住优质师资。西部民族地区自身经济、社会文化水平相对落后,尤其是边远农牧区,生活、工作条件艰苦,缺乏吸引优质师资的生活环境和优惠政策,而现有幼儿园教师的待遇低、工作条件差、工作满意度低而导致的师资不稳定和流失,加剧了优质师资的数量不足。其次是教师编制不足,结构不合理。在条件艰苦的情况下,稳定的编制对于从业者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而事实上,相对于其他学段,幼儿园教师的编制紧缺,师幼比大,一名教师独立包班、包园现象在西部民族地区的农村幼儿园屡见不鲜;幼儿园教师结构不合理还突出表现在保育员和保健医配备严重不足。以西藏为例,2019年有幼儿园2014所,保育员仅有401名,保健医仅有29名;以青海省为例,2019年有幼儿园1816所,保健医仅有226名。幼儿园教师紧缺且教职工结构的不合理与促进幼儿全面而富有个性的发展目标不相适宜,更是违背了幼儿园以个性化活动为主的专业特性,极有可能成为“小学化”的温床。第三是双语教师缺少、两种语言教师配备不足。国内外经验均表明,幼小儿童学习第二语言最好的师资是双语教师或一个班级同时配备精通两种语言的教师。[3]当前西部民族地区的现实困境是双语教师短时期内不可能配齐,以四川阿坝州为例,2018年幼儿园需要600余名双语教师,而当地的阿坝师专和马尔康师范学校联办的学前教育双语班规模小,远远不能满足阿坝州学前双语教师的需求。[4]因此,最现实的途径是合理配备精通两种语言的教师。第四是幼儿园教师从业经历短、非专业比例过高。转岗和招聘是补充学前师资最主要的两个途经,招聘的教师从业经历短、非专业比例高,转岗的教师年龄大、转型难,这是民族地区多项学前教育调研所揭示的普遍问题,仅有两三年教学经验的教师就担任园长是村级幼儿园常见现象。[5]第五是学前教育支教队伍的质量和管理问题。快速增长的幼儿园教师数量还是远不能满足快速增长的学前教育实践的需求,支教群体的出现解决了燃眉之急。区域对口支教、学校对口支教、大学生实习支教、大学生研学支教等多种形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教师的紧缺窘状,也给支教地区和学校带来了新的活力和发展力量。但支教周期短、更换频繁、实践经验欠缺的支教教师独立承担教学,也带来了质量和管理的问题,如何能实现支教队伍的最优效果值得研究。

(三)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课程问题

教师和课程是质量提升的两翼。课程是将幼儿教育理念转化为幼儿园教育实践的桥梁。[6]幼儿园课程与中小学课程有着本质的区别。幼儿园课程打破分科壁垒,力图营造一个与幼儿生活本身高度一致的综合课程形态,以直接经验为基础的活动课程适合幼儿的年龄特点和学习规律,通过选择、改编、创造等方法综合开发的园本课程,更能够满足当地幼儿全面而富有个性的发展需要。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课程存在三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幼儿园课程目标与内容的适宜性低。很多民族地区选择以都市文化为基础开发的课程资源,同时还缺乏基于当地文化和幼儿经验进行选择和转化的过程,幼儿园课程目标、课程内容与当地文化、幼儿发展的适配性低。另外,村级幼儿园和教学点的幼儿数量少,达不到按年龄分班的数量要求而采取混龄班教学,而当前幼儿园课程资源多是按照年龄班编制的,既缺乏适宜的课程资源,也没有可资借鉴的成熟经验,从而直接导致了学前教育质量低下。其次是缺失高质量课程实施的保障条件。游戏、生活和个性化教学是幼儿园课程实施的主要途径,师幼互动则是课程实施的核心。[7]统计2019年民族地区各省区的两类师幼比(表2),除了内蒙古自治区,其余九省区的师幼比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远高于国家规定的合理水平。师幼比过高极易导致以集体上课为主、以讲授方式为主的教学过程,严重影响师幼互动的质量,从而滋生“小学化”倾向。第三则是幼儿园课程管理与评价重心偏移。重视课程的条件性管理,将管理与评价的重点放在检查教育文件、环境创设、教师职称与专业、项目论文等硬件条件,表现出重视教师评价,忽视儿童评价;重视条件性评价,忽视过程性评价;重视结果性评价,忽视发展性评价的评价重心偏移现象。

2 全国与西部民族地区十省区师幼比(2019

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国家通用语言学习问题

民族地区幼儿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根本价值是为幼儿一生可持续发展奠定良好基础获得终身学习的起点经验民族地区的幼儿既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又要通过国家通用语言学习新经验对教育质量最具挑战性[8]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教育存在两个典型问题一是认识的误区认识误区表现为两种极端观点一种极端观点认为幼儿在幼儿园只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禁止学习本民族语言另一种极端观点则认为幼儿尤其是农牧区幼儿在入园前才初步习得了母语在幼儿园应该以母语为主附带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前者只关注国家对幼儿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要求而忽视了幼儿学习两种语言的规律后者则滞留于历史上以母语为主的教育模式无视社会发展对幼儿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时代要求无视幼儿学习第二语言的年龄优势和独特价值[9]二是行动的盲区行动盲区也有两种典型表现一种表现为在幼儿期这个特殊的年龄阶段两种语言如何学如何教既无卓有成效的实践经验可循也缺乏基于实践的理论研究的指导留给幼儿园教师的是带着困惑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与尝试另一种则表现为幼儿学习两种语言应该达到何种标准何种水平的困惑。《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对我国幼儿五大领域的学习和发展大致可以达到什么发展水平提出了合理期望是指导幼儿园和家庭科学保教的指导性文件而对民族地区幼儿国家通用语言发展的要求是能听懂”“基本会说普通话标准还不够具体不能有效指导教师把握幼儿两种语言发展水平和语言教育目标

西部民族地区特殊的幼小衔接问题

幼小衔接是国际学前教育多年关注的共同课题其本质是儿童的入学适应[10]因为幼儿园和小学分属不同性质的两个学段二者在课程管理师生关系学习环境以及学习期望等方面均存在巨大差异而儿童发展又具有连续性二者相比较形成了一个需要儿童克服的坡度坡度小则可能适应良好坡度大则可能适应不良除此之外西部民族地区还存在两个特殊因素影响儿童的入学适应一个因素是幼儿的国家通用语言发展水平能否满足小学的学习要求语言既是学习的内容也是思维学习的工具即使在母语为国家通用语言的普通地区语言也是幼小衔接中最受重视的因素[11]西部民族地区尤其是农牧区大多数幼儿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非常低部分幼儿入园前甚至尚未接触过国家通用语言如果幼儿入学时其国家通用语言水平尚未达到作为学习工具熟练使用的水平入学适应坡度明显增大另一个是小学寄宿制带来的入学适应困难2015,《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民族教育的决定强调针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基础薄弱地区农牧区和偏远地区要加强寄宿制学校建设地广人稀的西部农村地区寄宿制小学居多农牧区儿童上小学就意味着要离开熟悉的家庭独立适应集体的学习与生活这无疑会加大入学适应坡度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还有一小部分儿童没有经过幼儿园教育打好国家通用语言基础在达到入学年龄时直接离家入学学习中面临语言和离家双重挑战虽然此类儿童数量不多却更需要关注和研究

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研究与教育实践发展不相适宜的问题

教育本就是一场复杂的实践探索教育科学研究对教育改革发展具有重要的支撑驱动和引领作用[12]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研究不足未能有力地承担引领和支撑实践探索的作用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现有研究远不能满足民族地区蓬勃发展的学前教育的实践需求我国民族教育研究一直是备受重视的研究领域而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尤其是农牧区的学前教育则是刚刚发展起来的新事业面临着普遍的学前教育规律在特殊场景中的创新性应用诸多新问题新课题不断涌现亟待研究正如前文提出的国家通用语言的学与教乡镇中心幼儿园的庞大辐射群混龄教学特殊的幼小衔接等问题另一方面是教育行政部门教研管理缺位教研力量严重不足教研员是助推基础教育质量提升的重要力量教研活动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最有效形式[13]目前除了贵州以外西部各省区教育行政部门都将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混合管理管理重心偏向更容易出成果的高中学段学前教育事业管理的研究性专业性聚焦性和持续性严重不足另外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还普遍存在专职学前教育教研员配备不足和配备的学前教育教研员不专业的问题无力科学性引领当地学前教育实践高质量发展

三、推进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策略

202136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讲话强调要坚持教育公益性原则着力构建优质均衡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体系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具有补偿性质的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尤其需要高质量保障[14]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要立足新发展阶段既巩固和拓展十年快速发展取得的成就与经验又结合本地区实际聚焦于亟待解决的问题紧紧围绕普及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发展目标把发展思路和着力点放在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发展上

落实政府主办主管责任构建优质均衡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从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是基础教育发展模式的一次战略性转变普及普惠解决了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入园的权利和机会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能否实现优质均衡”,政府主导是关键要着眼于学前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不断加强优质教育资源供给完善学前教育的投入机制提升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公共服务水平一是园所布局要精准平衡建立幼儿园空间布局信息监测系统根据适龄人口和未来人口变化结合服务半径交通资源城镇化进程等变化趋势优化幼儿园布点通过提供精准园所供给确保所有幼儿的入园权利二是建设质量保障制度体系西部民族地区各级政府要从制度设计供给侧发力引领学前教育发展重心向质量型转变通过政策指导支持监督评估来保障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三要提高财政统筹责任主体层级因地制宜确定财政统筹主体层级[15]从力度和公平两个方面入手继续加大中央政府财政投入责任加大省级财政在省县三级政府共同承担格局中的责任力度确保学前教育经费在同级教育财政经费中的比例确保学前教育人均教育经费持续稳定增长[16]四要加强教育部门的管理和指导力度管理越到位指导越专业学前教育就越能够高质量发展应健全各级学前教育教研机构充实教研队伍建立完善专业指导制度质量管理制度和评估监督制度加强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管理与专业指导

紧扣师资与课程关键因素全面提升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质量

教师不仅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保障也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根本动力是提升质量最核心的因素[17]没有教师专业化的发展就没有教育高质量的保障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教师需求量大且特殊需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才能建设高水平的幼儿园教师队伍[18]第一类策略针对已入职的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加大培训力度改革培训形式加强教研力度以促进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水平的持续发展尤其要关注乡镇和农牧村幼儿园教师的精准培训建立幼儿园教师独立评定职称制度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创造更多机会提高幼儿园教师的工资待遇边远津贴以改善幼儿园教师的工作环境通过保障教师的地位和待遇提升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职业吸引力第二类策略针对幼儿园教师的招聘招聘教师最根本的是解决教师编制[19]要结合实际核定并保证民族地区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探索实行公办园教师单列编制及时补充动态调整解决有编不补缩减编制和长期编外聘用的问题调整专任教师保育员和保健医的招聘结构加强幼儿园保教结合的专业特性第三类策略针对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园教师培养加大民族师范院校学前双语教师的培养力度双语师资不仅仅是语言教师而且往往是双文化兼通的师资[20]开通中高职学前教育专业学生的专业提升入口扩大提升专业能力的机会启动免费师范生的定向招生定向培养定向服务在保证最优实效的前提下深入实施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等

课程建设是学前教育内涵式发展的重要引擎优质的幼儿园课程建设和实施是民族学前教育质量得以保障的关键首先要加强课程教材体系建设科学规划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课程分类制定课程标准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丰富并创新课程形式增强课程资源的思想性科学性民族性时代性系统性其次要组建课程研究共同体开发适宜的幼儿园课程课程开发要充分发挥省域优势集中省域内专家教研力量和优质师资组建研究与开发共同体开发适合当地文化当地幼儿的课程既要立足于中华民族文化又要吸收民族优秀文化通过选择改编创编等具体措施建设适合当地的幼儿园课程[21]第三要加强指导与研修力度构建教育质量评估监测机制教育行政部门要引导形成长效的区域教研制度引导幼儿园形成有效的园本教研制度加强对幼儿园科学保教的指导评价和监督课程评价要分类建立以幼儿发展为本的省级幼儿园保教质量评价标准健全幼儿园保教质量评估监管体系实施定期与动态相结合的评估监管机制创设良好的教育环境

科学实施国家通用语言教育为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奠定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深刻指出教育是渗进血液透入灵魂的一定要从小就抓从幼儿园就抓”《“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加大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广力度”。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要科学实施国家通用语言教育为创建中华民族共同体奠定情感基础和认知基础一要摆正两种语言的关系深刻认识幼儿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价值民族地区学前阶段学好国家通用语言对个人来说是打开知识之门的钥匙有利于在更大的空间和更宽的领域掌握知识获得发展成就事业对民族地区来说有利于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和水平提升人口素质促进民族地区繁荣稳定和发展进步对国家来说有利于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力量正确认识推广国家通用语言与保护母语并行不悖的关系[22]为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学好国家通用语言奠定基础同时要满足民族幼儿学习本民族语言的需求二要制定两种语言学习标准科学引导幼儿两种语言的教育国家要制定民族地区幼儿两种语言学习与发展标准既能为国家评估与检测民族地区幼儿两种语言学习与发展提供依据也能为民族地区幼儿园科学实施国家通用语言教育提供方向和指导三要确保民族地区幼儿入学时掌握国家通用语言幼儿期是学习第二语言的关键期要明确幼儿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优势抓住语言发展的关键期科学施教着力加强西部民族地区学前国家通用语言的学习与教育力争使西部民族地区幼儿在进入小学时基本掌握国家通用语言为以后的发展奠定语言基础

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齐发力推进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创新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深化教育改革创新动力在于思想民族地区要先行先试在普及的道路上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能够后来居上走的就是因地制宜特色发展之路在新发展阶段更不能亦步亦趋照搬模仿唯有适应新形势和新要求创新观念创新方式主动求变能动应变为实现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高质量发展找到突破口和切入点首先要以幼儿发展为本创新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理念树立以幼儿发展为本的理念理解幼儿的兴趣与需要尊重幼儿身心发展的特点与规律盘活各类资源支持幼儿全面而富有个性的发展将幼儿为本的思想融入地方决策融入教育理念融入大众文化其次要抓住教育信息化发展机遇实现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跨越式升级要想冲破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中的种种弱势和局限不能仅仅依靠当地资源累积来解决唯有教育环节中的技术升级探索通过智慧校园智慧教室等建设提升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环境信息化水平以教育信息化推动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现代化和高质量发展为西部民族地区弯道超车实现教育均衡提供保障第三要在研究与实践的互哺中推动学前教育创新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研究是跨学科跨领域的综合性研究既要考虑到学前教育的一般规律和特点还要考虑到民族地区的特殊性尤其是文化和语言的特殊性在当前快速普及的背景下一方面国家民族地区都要加大关于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研究的导向和立项倾斜吸引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民族学语言学等多领域的研究者开展跨领域多层次持续性的研究着力研究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的特殊现象与问题另一方面要搭建教研队伍与理论研究者的合作桥梁立足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内涵发展需求倡导基于实践难题与困境的行动研究汇集各方智慧和力量从学术界理论供给和实践中深化探索两端共同发力切实推动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在创新中实现高质量发展

总之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不只是对经济发达地区的要求而是所有地区发展都必须贯彻的要求不只是一时一事的要求而是必须长期坚持的要求不只是一个概念的升级而是要以更高的站位更宽的视野来审视和谋划[23]作为西部民族地区基础教育有机组成部分的学前教育要立足新发展阶段把握高质量发展的主题在解决了有没有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好不好”,加强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谋划战略性布局整体性推进巩固和拓展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取得的成就与经验着力破解区域内发展不均衡幼儿园师资紧缺幼儿园课程不完善国家通用语言教育紧迫幼小衔接不畅以及科学研究滞后等深层次问题结合本地区实际把着力点放在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发展上构建优质均衡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体系紧扣课程与师资两个关键因素发力科学实施国家通用语言教育推进西部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创新发展夯实发展之基形成发展合力在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中赢得优势赢得主动赢得未来

 

注释:

①本研究中的西部民族地区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等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和少数民族小聚居、人口多的甘肃省、云南省、四川省、青海省和贵州省。

②数据来源:教育部发展规划司2019年统计数据。

③教育部2013年发布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提出日托幼儿园合理的全园教职工与幼儿比例为15-17,保教人员与幼儿比例为17-19。

 

参考文献:

[1]张利洪.改革开放40年我国学前教育政策法规的历程、成就与反思[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1).

[2]庞丽娟.多元快速有效扩充我国学前教师队伍[J].教育研究,2019,(3).

[3][英]科林·贝克.双语与双语教育概论[M].翁燕珩,译.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8:13.

[4][5]苏德.中国民族教育发展报告(2015-2018)[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

[6]施良方.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128.

[7]王春燕,王秀萍,秦元东.幼儿园课程论[M].杭州: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18:81.

[8]周兢,李传江,杜丽君,王飞霞,陈思,张莉.新疆学前双语教育情境中民族儿童的汉语发展研究[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4,(1).

[9]万明钢,海路.新中国成立70年少数民族教育发展的回顾、反思与展望——万明钢教授专访[J].民族教育研究,2019,(4).

[10]李季湄.幼儿教育学基础[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235.

[11][美]芭芭拉·鲍曼,苏珊娜·多诺万,苏珊·勃恩兹.渴望学习——教育我们的幼儿[M].吴亦东等译.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97.

[12]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加强新时代教育科学研究工作的意见[Z].教政法〔2019〕16号.

[13]花文凤.我国教研员专业发展的思考[J].课程·教材·教法,2018,(10).

[14]李传江,张义宾,周兢.国际视阈下的学前教育质量监控体系——基于“经合组织”和“世界银行”学前教育新政策的述评[J].外国教育研究,2017,(1).

[15]孙美红.改革开放40年我国农村学前教育的变迁与政府责任[J].学前教育研究,2019,(1).

[16]钟秉林.发展学前教育要坚持抓好普及与提高质量并重[J].中国教育学刊,2014,(3).

[17]顾明远.中国教育路在何方——顾明远教育漫谈[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98.

[18]庞丽娟.多元快速有效扩充我国学前教师队伍[J].教育研究,2019,(3).

[19]庞丽娟,张丽敏,肖英娥.促进我国城乡幼儿园教师均衡配置的政策建议[J].教师教育研究,2013,(3).

[20]王鉴.中国少数民族教育政策体系研究[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1:25.

[21]龙红芝.民族地区藏汉学前双语教育模式有效实施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241.

[22]郝时远.加快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J].人民周刊,2018,(20).

[23]李淑,李松龄.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理论认识与制度安排——基于劳动价值论的深化认识[J].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6).

 

Development of Pre School Education in Western Ethnical Area: Problems and Development Strategies

Long Hong-zhi

 

Abstract: Since 2010, preschool education in western ethnic areas in China has achieved leapfrog development, and the strategies goal of basic preschool education has been basically realized. In the new stage of development, preschool education in western ethnic areas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the regional focus  on the connotation development in the region, the shortage of kindergarten teachers, the imperfect kindergarten curriculum, urgent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education, the particularity of the connection the quality and balance the development of preschool education in western ethnic areas, and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preschool education by focusing on the two key factors of curriculum and teachers, it is necessary to scientifically implement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education, and to develop preschool education innovatively in western ethnic areas.

Key words: western ethnical area; development of preschool; development strategies

 

责任编辑:热孜万古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