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23-68253665
125366930@qq.com
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

人口流动与新疆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能力的提升

作者:李志忠 任晔来源:《语言文字应用》2021年第3期


要: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民族团结的重要纽带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需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典型的民族聚居区在新疆进行的语言调查数据表明少数民族地区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和水平与人口流动经历密切相关有流动经历的人群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及水平明显高于无流动经历人群其语言学习目的更明确、语言学习途径更多样语言态度更积极。人口流动带来的生活、工作环境的改变是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的内在驱动力人口流动带来的观念转变则是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的深层思想基础。

关键词:人口流动新疆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能力提升

 

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快速发展经济产业结构加速调整流动人口大量增加且大多属自发流动我国正经历着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人口流动迁移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流动人口为37581.7万人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增长69.73%新疆流动人口为805.1万人其中跨省流入人口为339万人省内流动人口为466万人2010年相比流动人口增长101.78%一般来看人口流动有一定的经济定向从农村流向城市从贫困地区流向发达地区是规律少数民族成为人口流动大潮的一部分离开相对边远闭塞的居住地到城市务工经商长期定居在改善个体经济收入的同时也促进民族关系进一步亲近交融相对国内其他地域的少数民族新疆少数民族由于地理位置文化传统生活习惯和语言适用范围等原因整体流动性并不强但近年随着新疆城镇化的拉动大量富余劳动力需要转移流动成为少数民族增加收益的主要途径[1]一方面在援疆项目支持下相当数量厂矿企业在新疆建立提供大量劳动岗位促进了少数民族疆内流动另一方面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也为新疆少数民族提供了一些就业机会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发展为人口的迁移流动创造了条件人口流动趋势更明显流动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速民族交往壁垒被打破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不断增进营造和谐健康的社会语言环境非常重要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民族团结的重要纽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语言相通是人与人相通的重要环节语言不通就难以沟通不沟通就难以达成理解就难以形成认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推广普及能促进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人力资源合理有序配置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进步提升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及水平和质量营造良好的语言环境有利于促进资源要素顺畅流动……更好地融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2]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推广对于新疆来说更是促进各民族繁荣发展实现新疆长治久安的治本之举长期以来新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在全国处于较低水平20世纪末开展的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结果显示新疆塔吉克族柯尔克孜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能用普通话交谈的比例分别为6.6%12.21%19.88%42.37%,分别排在全国56个民族的倒数第125和第7[3]之所以形成这个局面除了历史原因外其中的重要客观原因是相对封闭的语言环境新疆的民族分布结构总体呈现大聚居小杂居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语言使用也形成了与之相应的汉语单语区”“民语单语区”“民汉双语或多语区等复杂的语言社情[4]在少数民族聚居区特别是南疆地区民语单语区的局面长期存在这与新疆的人口分布特点密切相关整个南疆地区少数民族人口占比85.18%,呈典型的少数民族聚居格局其中喀什地区和田地区阿克苏地区的维吾尔族人口分别占到本地区总人口的92.56%96.96%80.08%特别是南疆农村整村全部是单一民族的情况居多

语言接触是引发新的语言需求的重要前提语言接触时间的增加会使社团中的双语人数变多[5]人口的迁徙与流动必定带来语言接触语言的频繁接触则会逐步改变语言环境国内已有研究证实人口流动会带来社会语言使用向普通话靠拢的趋势[6][7]因此研究少数民族因人口迁移流动所带来的语言环境对语言需求语言学习以及语言使用情况的变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调研概况

2015~2020本课题组大面积调研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锡伯族塔吉克族等6个新疆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使用现状维吾尔族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最多的民族在南疆以聚居为主在北疆以杂居为主南北疆在居住格局和语言生态上都存在明显差异为保证调研的客观性科学性本课题将维吾尔族分为南北疆两部分分别调查和统计本文在数次调研的数据基础上重点讨论人口流动因素与新疆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能力提升之间的关系

调查对象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锡伯族塔吉克族共6个母语为非汉语的少数民族6个民族的总人口数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汉满族以外人口的5%(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达斡尔族俄罗斯族人口之和不足0.5%),且这些民族在自治区内均有聚居地调查对象的年龄设定在15~65岁之间本研究的设计从民族种类和年龄结构两方面最大程度覆盖了可能流动的人群调研的抽样遵循人口倾斜一市两县的原则。“人口倾斜是在等比抽样的基础上当各民族人口数量差距较大时由多到少进行适度的样本倾斜调整使抽样比例呈人口越多的民族抽样比例相对越小人口越少的民族抽样比例相对越高的分布规律对样本在民族地区城乡上的分布差异进行调整。“一市两县原则的具体做法是根据抽样点的人口规模分布情况和抽样点的城乡地理分布状况确定最终抽样点保证其具有典型性同时尽量保证抽样点呈三角分布避免同质性

本研究的问卷调查范围涵盖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13个地州市入户调查及专项调查的抽样分布具体为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塔吉克族和田地区吐鲁番市的维吾尔族克州的柯尔克孜族和维吾尔族伊犁州含伊犁州直塔城阿勒泰的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和锡伯族博州及巴州的蒙古族维吾尔族哈密市乌鲁木齐市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最终获取有效样本量5718调查对象中有流动经历主要指曾跨地州市居住两年及两年以上的样本量1524一直生活在本地区从未或仅偶尔外出的样本量4184其中10个样本对是否有过流动无法做出回答从有效样本量中扣除得到统计样本总量为5708抽样显示有流动经历的人不足三成基本符合新疆人口流动一般规律全疆各民族样本抽取结果见表1

表1 样本抽样结果(N=5708)

调查数据分析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能力的关系

1.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水平

本调查参照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所使用的衡量评价标准将国家通用语言水平分为能流利准确地使用”“能熟练使用但有些音不准”“能熟练使用但口音较重”“基本能交谈但不太熟练”“能听懂但不太会说”“能听懂一些但不会说”“听不懂也不会说7个等级我们将符合前四项指标的视为具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能力符合前三项的视为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熟练”,符合后三项的则视为不具有国家通用语言能力被调查者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的数据主要由您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怎么样”(自我评价调查员对主调查对象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的评价”(他评获取调查发现他评中具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能力的比例比自评中略低谨慎起见本文以他评数据为准根据调研数据我们对人口流动情况与国家通用语言他评水平进行交叉分析使用SPSS19.0进行卡方独立性检验具体结果见表2

表2 人口流动与全疆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水平(N=5708)

2表明有流动经历的在能流利准确地使用”“能熟练使用但有些音不准”“能熟练使用但口音较重三个等级的占比明显高于没有流动经历的而在能听懂一些但不会说听不懂也不会说两个等级的占比明显低于没有流动经历的将前四等级会说和前三级熟练的数据进行整合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为79.2%,其中达到国家通用语言熟练水平的占66.0%;没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为48.4%,其中国家通用语言熟练水平的占33.6%通过卡方独立性检验结果3)显示不同流动经历中国家通用语言水平具有明显的差异性整体表现为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和国家通用语言水平高于没有流动经历的

表3 卡方检验

           *a.0单元格(.0%)的期望计数少于5最小期望计数为156.19

2.不同民族的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

不同民族因地理位置语言环境以及历史原因同样有流动经历其语言能力会表现出一定差异为进一步深入分析本研究把民族作为一个变量具体结果见表4

表4 人口流动与6个民族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N=5708)

卡方独立性检验结果显示锡伯族流动经历与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的卡方值1.76,显著值0.185(大于0.05),是否流动没有差异其他5个民族中流动经历与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卡方检验的显著值均小于0.05,人口流动因素对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均具有影响但其中的差异性不同结合入户调查等材料进行了深入思考

1)锡伯族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之所以与是否有流动经历之间无显著相关性其主要原因是抽样调查点的锡伯族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整体接近百分之百因此是否有流动经历对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几乎没有影响。(2)在其他5个民族中通过数据均可发现流动经历对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产生的影响在南疆的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几个群体中体现更明显没有流动过的南疆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会说国家通用语言的比例分别只有24.8%29.1%33.9%,但是流动过的人口这一比例分别为59.7%83.5%81.3%,差异非常明显这可以从南北疆少数民族的居住特点和语言环境作出解释从数据可以看出与南疆维吾尔族数据对比北疆维吾尔族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为76.9%,无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为65.9%,流动与否的组间差异最小维吾尔族在南疆是聚居状态在北疆杂居更为普遍2019新疆统计年鉴显示北疆维吾尔族人口190.07占北疆总人口的17.5%除汉族维吾尔族外北疆还有哈萨克族蒙古族等多个民族各民族广泛交叉分布语言环境复杂多样[8]因此北疆维吾尔族即使没有外地流动经历面对多民族杂居的多语环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的机会多人口流动对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的影响相对较小南疆是维吾尔族聚居区维吾尔族人口977.79占南疆总人口的81.7%,占南疆少数民族的95.92%,而汉族人口仅177.33只占南疆全部人口的14.82%,远少于维吾尔族人口同时南疆经济发展长期相对落后文化交往也相对封闭人口比例和经济文化发展的综合作用造成了南疆基本为单语环境的事实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长期与维吾尔族在南疆杂居大部分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都兼用南疆地区主要的交际语言维吾尔语但流向外地的群体就不一样了脱离已有的语言环境接触不同人群现实的交流交际需求为他们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提供了动力

3.不同受教育程度的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

学校教育是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广的主渠道因此教育是影响语言能力最重要的因素外出求学为国家通用语言能力提升提供了流动与教育的双重作用力不同学历中人口流动情况不同接受高等教育者会包含相对更多的跨地州流动者为观察流动者这里指不同受教育程度者与国家通用语言能力的关系我们按照是否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区分样本对其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与流动经历做交叉分析如表5显示无论是否接受高等教育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都高于没有流动经历的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者整体上国家通用语言能力都更好有无流动经历对这一人群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的影响相对较小大专学历以下样本中有流动经历者会说国家通用语言的占57.2%,不会说的占42.8%,无流动经历者会说国家通用语言的占39.5%,不会说的占60.5%,有无流动经历对这部分人群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的影响相对更大在与大量被调查者接触之后我们也认识到外出求学这一行为既包含学校教育因素对语言能力的提升作用也包含流动因素对语言能力提升的助推作用与在本地上学相比从南疆到北疆或者到内地上学带来的是更宏观的社会环境的改变无论是语言接触还是社会接触对于求学者都是全新的锻造因此在教育因素之外流动也是语言能力提升的重要动因

表5 人口流动与不同受教育程度样本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N=5708)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的使用情况

语言使用的场域可以看出语言使用的基本情况本调查将语言使用的不同交际场合分为在集市时看病时政府办事时工作时四种情况流动经历与不同场合语言使用情况的关系如表6所示

表6 人口流动与语言使用情况(N=5708)

与无流动经历的被调查者相比有流动经历的在社会交际的各种场合使用国家通用语言的比例都更高选择使用对方语言的占比也更高而使用对方语言其中就包括使用国家通用语言相比之下主要使用少数民族语言的被调查者无流动经历者明显多于有流动经历者以单一民族为主的聚居生活环境只需要本民族语言即可满足交流即使会说国家通用语言也缺乏使用环境而流动带来了交际对象和交际环境的改变语言使用者的心理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在与使用不同语言的对象接触中会努力使用对方能够听懂的语言哪怕对方习惯的语言包括国家通用语言自己说不太好也要努力尝试也就是说在流入地个体为了适应环境其语言选择不得不去适应不同交际对象而在不同民族的交流交往中国家通用语言无疑是使用场景最多使用频率最高的语言随着现实生活场景的语言输入互动频率的增加为少数民族创造了自然的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机会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的学习情况

1.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的主要目的

学习目的是学习内动力的主要驱动本部分讨论被调查者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目的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目的的数据主要由您为什么要学国家通用语言多选获取

表7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目的(N=5708)

从表7的数据结果来看主要集中在单位要求”“民族间交往”“找更好的工作3个选项有流动经历的比没有流动经历的在这三项分别高出19.6%17%16.8%在流动迁移过程中人们离开故乡去外地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主要目的务工求学经商陪伴等是不同的表现形式而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是为了能更好地适应当地的工作和生活在深入访谈中许多被调查者表示学会国家通用语言在找工作时具有明显优势多数高工资好福利的工作都要求能够使用国家通用语言在一些工作岗位国家通用语言能力甚至已经成为衡量少数民族劳动者业务能力的重要标准例如酒店服务员售票员等窗口行业在新疆机关公务员企事业单位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等职业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更是一项基本要求

当然还存在其他目的的流动比如进城陪伴家人退休养老进大医院长期治疗等一旦进入一个多民族的生活环境就都存在一个民族间交往的现实需求受人口流动大方向是由乡村到城市的规律影响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和各地州中心城市同样是疆内流动的主要流入地这些地方不仅汉族人口相对集中也汇聚了其他各民族人口进入首府或者中心城市与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民族人口交流交往国家通用语言在交流中是使用频率和交际效率最高的也是各民族共同的选择

2.国家通用语言学习途径

这一部分主要由您学国家通用语言主要的途径是什么”(多选获取数据下面分别从选择频率和选择比重两个方面进行分析具体情况见表8:

表8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学习途径的选择(N=5708)

问卷中列出的学习途径主要有五项包括学校里学习与非本民族同伴交往看电视听广播受家人影响培训班学习在调查结果中在没有流动经历的人中无法回答的被调查者明显多有流动经历的人选择两项三项四项的较多表明他们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途径更加多样人口流动的趋势一般是从乡村流入城镇从单语环境流入多语环境城镇生活与乡村生活相比社会化程度更高这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其他民族人群城镇生活与乡村生活相比现代化程度也更高接触各种文化与娱乐传媒的意识更强与乡村生活有明显的区别社会交际网络也明显拓宽了因生活范围的扩大接触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化的机会增多接受的信息量也扩大了人的知识储备和整体素质自然会得到提升这种良性的拉动必然强化少数民族对这一交际工具即国家通用语言的认同

表9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学习途径(N=5708)

如表9所示在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的具体途径方面无论有无流动经历学校里学习都是被调查者最主要的学习方式。《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要求加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教学确保少数民族学生基本掌握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强化学校语言文字教育坚持把学校作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行普及的主阵地和主渠道这一任务的提出凸显了学校在国家通用语言普及工作中的地位与其他方式相比学校学习有明显的优势学校教育依据教学计划安排专任教师制定学习规程最终通过各种考试检验学习成效这些都保证了国家通用语言教学的基本质量同时由于现代学校教育采用班级教学这不但提高了教育的效率也更容易创造强化目的语学习的语言环境保证了语言学习的效果

如表9的数据显示流动人口选择与非本民族同伴交往看电视听广播的更多调研中我们接触过不少典型案例例如霍城县三台中心路35岁的吾斯曼曾经在乌鲁木齐市一家餐厅打工他通过和顾客打交道慢慢学会汉语同村66岁的玉素甫告诉我们他的汉语是年轻时去广州做生意时学会的再如库车县乌恰镇36岁的尼亚孜在建筑工地上学会了汉语他说工地上汉族人多技术员都是汉族不会说干不成活儿”。策勒县策勒乡扎根艾热克村29岁的斯坎达跟着师傅到江苏卖玉不会说着急师傅骂天天晚上看西游记》《狮子王什么的跟这里的人慢慢学着说现在就会了

3.国家通用语言期望值

这一部分通过对您希望您的国家通用语言达到什么程度的选择获取数据

10 人口流动与国家通用语言期望值(N=5708)

熟练准确地使用比较熟练地使用两项属于期望值较高的选项一般交流就行没什么要求属于期望值较低的选项显然追求熟练准确地使用有流动经历人群64.1%的比例明显高过无流动经历40.8%的比例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选择一般交流就行没什么要求无流动经历的比例明显更高这说明少数民族在外工作学习经商对自己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要求也较高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不断增长的现实交际需要进一步了解可知选择没什么要求一般交流就行的人群主要是老人家庭妇女农牧民他们的生活所接触的事物有限长期处于单一的母语环境主要靠母语交际对国家通用语言交际需求不大这些人群多居住在乡村流动性不强即便是最终选择了向城镇的流动也属于养老陪伴等非创业型流动语言学习的动力相对不足

基本结论

1.有流动经历的少数民族人群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为79.2%,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熟练的占66.0%;没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为48.4%,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熟练的为33.6%有流动经历的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和国家通用语言水平明显高于没有流动经历的

2.人口流动因素对不同民族不同地区少数民族群众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的影响力不同某一民族整体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越低受人口流动因素影响就越大反之则越小一个民族生活区域其民族成分越单一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受人口流动因素的影响越大从调查数据来看受影响最大的是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和南疆维吾尔族

3.人口流动对国家通用语言的学习产生重要影响有流动经历的少数民族群众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目的更明确更多元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途径更多样对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的期望值也更高

讨论

民族地区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是增强中华文化认同维护中华民族团结的基础条件是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推动民族地区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9]本文以全疆六个主要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使用情况数据为基础重点分析了人口流动因素与国家通用语言能力学习态度的关系从数据分析来看人口迁徙流动是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提升的直接的重要的因素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学习掌握使用国家通用语言的重要动力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大环境下人口流动的趋势更加明显民族地区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如何为少数民族提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服务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引导帮扶少数民族劳动力外出务工助其适应外出语言环境

新疆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多以农牧经济为主许多地方环境闭塞生产方式单一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这些地方也是国家通用语言普及最薄弱的地区根据本项目调研南疆农村地区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只有10.5%[10]农村富裕劳动力要与土地解绑实现劳动力转移不仅对实施乡村振兴等战略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有助于促进国家通用语言的普及和应用

首先外出务工为少数民族带来了语言学习的内在驱动力离开单一的母语环境必然接触其他语言使用者为了方便生活工作合作人们会自觉学习新的语言在这样的环境中习得者的学习动机更加明确和强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提高一定程度上助力了他们的语言文化适应[11]前面提到的库车县乌恰镇36岁的外出务工人员尼亚孜因为一点也不会说汉语面临失业的局面但仅仅数月他就从完全不会跃升为基本能交谈但不太熟练的程度课题组20215月在和田一家工厂调查发现一部分能使用国家通用语言进行基本交流的少数民族妇女被选拔担任班组长可增加每月800元的收入这显然是语言能力就是劳动力资本的很好例证

其次外出务工为少数民族创造了国家通用语言学习的有利条件成人的语言学习在自然语言环境中沉浸耳濡目染自然习得的效果最显著。《孟子·滕文公下有一段对话“‘有楚大夫于此欲其子之齐语也则使齐人傅诸使楚人傅诸使齐人傅之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之虽日挞而求其齐也不可得矣引而置之庄岳之间数年虽日挞而求其楚亦不可得矣’”“一傅众咻的故事讲的正是沉浸式语言学习具有显著优势的道理很多生活在农牧区的少数民族群众在走出聚居区之前没有机会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但是当他进入城镇去了内地后生活的社区工作的车间学习的校园大量的使用国家通用语言的人口成了生活中必须打交道的伙伴有调查对象谈到当初离家在外打工时学会了国家通用语言可是再回到家乡后由于接触的都是本民族国家通用语言很久不说都退化了也证明了语言环境对语言学习的价值

再次外出务工给少数民族带来了思想意识思维观念的转变对流动人口来说所在地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价值观念会潜移默化发挥影响特别是在经济相对发达省份工作学习过的少数民族人群他们更容易接受当地文化和现代文化对国家通用语言的认同感往往会更强新疆少数民族外出务工主要有自发流动和政府组织劳务输出等形式自发流动一般向就近城市或其他地州城市转移从事建筑运输商业服务业等二三产业工作政府组织的劳务输出通常由政府与疆内外企业对接将务工者统一输送到用工单位目前政府组织劳务输出是南疆富余劳动力向内地转移的最集中最主要的方式在此过程中政府充分发挥作用做好外派前及外派中的全面培训工作其培训既包括职业技能培训也包括国家通用语言的培训但语言培训绝非一次性短期行为就能产生良好效果的务工人员的派出地与用工地政府应当增强对接意识鼓励用工地企业社区持续开展形式多样的语言培训和技能培训用工单位也应主动创设语言学习的有利环境应尽可能让少数民族和当地员工嵌入式工作形成融入度较高的工作生活环境提高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社会融入度和国家通用语言使用水平

促进劳动力向内流动营造良好的国家通用语言学习使用的本地语言环境

在少数民族高度聚居的南疆地区国家通用语言推广的主要困难就是缺少语言环境南疆地区常住人口民族成分单一人口的流动性也较低数据显示南疆作为流入地的流动人口约占新疆流动人口的26.22%,其中省际流动人口约占新疆省际流动人口的24.86%,在新疆整体流动人口中比重较低[12]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不管是城镇还是农村当居住地汉族人口比例超过40%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的普及率就会超过75%,就会接近基本普及的水平因此在新疆普及国家通用语言的一个关键点在于语言环境的改善鼓励新疆少数民族走出去的同时也应通过多种途径吸引国内各省份人才和劳动力来新疆创业就业促进人才和劳动力的双向流动良性流动持久流动

第一利用一带一路”倡议的良好契机加快区域经济发展充分发挥贸易枢纽城市的辐射作用带动南北疆城市发展结合新疆地方特色促进新兴产业发展进一步加快城镇化进程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增强对流动人口的吸纳能力第二继续开展访惠聚”、实习支教和民族团结一家亲等特色活动调动高素质各民族干部知识分子走入南疆农村走入千家万户促进民族交流交往在交流中相互学习语言增加了解增进感情第三大力发展旅游业旅游是促进文化交流语言交流的有效方式例如吐鲁番是维吾尔族人口集中的地区但吐鲁番维吾尔族国家通用语言普及率整体较高这就与当地长期兴旺的旅游业密不可分坎儿井葡萄沟阿斯塔纳古墓吐峪沟千佛洞数不胜数的景点所构成的丰富的旅游资源每年都吸引着大量的国内外游客并进一步助推了当地商贸业的繁荣发展在吐鲁番掌握国家通用语言英语就能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这已经成为当地少数民族的共识其实和吐鲁番一样新疆各地尤其是南疆有着迥异于全国其他省区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当地政府如能充分挖掘不仅能带动当地经济的快速发展也能为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进而提高少数民族国家通用语言的水平和质量第四利用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国内各地人才和劳动力流入例如引进大学毕业生和各类人才来疆创业新疆高校增加在内地的招生规模通过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毕业生留在新疆等等

 

注释:

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http://www.stats.gov.cn。

②③④⑤数据来源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http://tjj.xinjiang.gov.cn。

 

参考文献:

[1]李洁.共性与特性:新疆南疆维吾尔族流动人口分析[J].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5)

[2]王敏.全面加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N].人民日报,2021-05-10.

[3]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资料[M].北京语文出版社2006.

[4]张梅,新疆区情与语言规划[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3).

[5](美)汤姆森.语言接触导论[M].北京:世界图书北京出版公司,2014.

[6]张璟玮,徐大明.人口流动与普通话普及[J].语言文字应用,2008,(3).

[7]武小军,杨绍林.返乡流动人口的语言选择与变化——基于交际空间的量化分析[J].语言文字应用,2014,(1).

[8]李志忠,游千金.南北疆维吾尔族国家通用语言使用情况对比研究[J].语言文字应用,2017,(4).

[9]龙红芝.学前推普助力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理论逻辑与实践路径[J].民族教育研究,2021,(3)

[10]李志忠,岳学贤,曹婷.南疆乡村维吾尔族国家通用语言普及度抽样分析[J].语言文字应用,2018,(3).

[11]王远新.维吾尔族在豫经商务工者语言生活及语言文化适应调查[J].民族教育研究,2020,(5).

[12]晁伟鹏,张长江.基于“六普”数据的南疆流动人口特征分析[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6,(6).

 

Population Mobility Drives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Skills of Xinjiang Minorities

LI Zhi-zhong, REN Ye

 

Abstract: China is a unified multi-ethnic country. The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is an important link of national unity. Learning and using the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is the need to forge the consciousness of the Chinese national community.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is a typical ethnic inhabited area. Language surveys show that the penetration rate and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level in Xinjiang are closely related to population mobility. The penetration rate among and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level of those who have mobile experiences are significantly higher in comparison with those without mobile experiences. The floating population’s language learning purposes are clearer, with more diversified learning methods and more positive language attitude. Changes of life and work environment caused by population mobility are internal driving forces of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learning, while the conceptual shift being the deep-rooted ideological foundation of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learning.

Key words: population mobility; Xinjiang ethnic minorities; national common language competence; promotion

 

责任编辑尹春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