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23-68253665
125366930@qq.com
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

乡土文化的价值体验——刘村小学的教育民族志研究

作者:张盼盼来源:《中国教育:研究与评论》第24辑

 

要:本研究从乡土文化的存在价值和乡村孩子的生命成长出发,采用教育民族志的研究方法,对河南省信阳市刘村小学进行田野调查,通过对刘村小学师生课堂内外的乡土文化的价值体验,探究乡土文化在乡村孩子教育空间中的现状、乡土文化的特点及其之于乡村孩子生命成长的价值意义。

关键词:乡土文化;乡土教育;价值体验;教育民族志

 

一、导言

(一)研究目的

乡村是笔者最初生长的地域也是很多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的种精神基地对乡村教育的关注和重视对乡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不仅仅是为了给现代的你我找个诗意栖居的地方更是为了将其中久远的生命关怀和文化价值传给后来的人让乡村能够成为乡村孩子精神生长的片沃土

本研究从乡土文化出发以乡村孩子的生命成长为落脚点关注最直接影响乡村孩子进行乡土文化教育的场域——乡村学校本文基于对刘村小学的田野调查从乡土文化的视角探讨并深描村小乡土教育的现状村落教育氛围和家庭教育意识以解释乡村孩子所处的乡土文化教育环境的现状并探究乡土文化价值如何进入乡村孩子的生命空间呼吁关注并促进乡村孩子在乡土文化视角下的和谐发展期待他们能够在良性循环的乡土文化价值的教育中成为拥有乡土文化自觉与乡土文化自信的个体期待凡是受过乡村养育的人都可以找到种安稳发展的精神之根感受到生命的久远深沉

研究对象

本文的研究对象是笔者家乡的刘村小学之所以选择它首先是因为村小是乡村学校的典型代表与乡土文化有着紧密的关系它是嵌在“村落中的国家”担负着传承主流文化和本土文化的双重责任其次是因为笔者对刘村小学有着温暖的回忆比如乡村学校所处的乡土文化环境和熟悉的童年伙伴还有亦师亦友的老师以缄默方式对笔者进行的人性情感陶冶最后笔者的大伯是所村小的校长兼语文老师有着比较好的人际资源使笔者可以较为方便地进入现场获取相关研究资源笔者以刘村小学为田野调查的基点分别对刘村的社区家庭教师家长学生进行了以乡土为主题的现状深描

教育民族志的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用教育民族志的研究方法教育民族志是教育人类学借用人类学中民族志的方法而形成的教育民族志通常也被称为教育人种志樊秀丽等学者认为“‘ethnography’词的含义是对特定民族和群体的文化社会做出具体和准确的描述与解释“应译为‘民族志’”。(樊秀丽2008本文采用教育民族志的译法

袁同凯指出民族志的研究方法注重社会文化情景的探究研究特性表现在不仅希望知道问题是什么并且试图知道情景是什么袁同凯2013125-127)。它是种采用定性研究方法收集资料的过程所做的田野笔记种对研究对象尤其是异文化进行详细描述的文本民族志方法中最常用的是参与观察深度访谈谱系法个人生活史口述史等方法教育民族志是运用民族志的调查技术与方法研究文化传播尤其是学校教育及其过程的种研究方法或文本叙述形式包含宏观民族志和微观民族志两种宏观民族志主要是将学校置于所属的社会文化整体情境中进行研究微观民族志则聚焦于学校这特殊结构

研究过程

笔者在2015年5月回到了家乡带着乡土文化乡土教育乡村孩子的成长等模糊的主题跟随笔者的大伯——一名在刘村小学度过了35年教学生涯的老教师现在由于刘村小学的学生和教师都比较少他被上级中心校教育管理者委任为刘村小学的校长),进入刘村小学和以刘村小学为教育辐射点的相关村落进行教育民族志的尝试研究笔者扎根田野的阶段与过程如下

首先是在刘村小学进行扎根调研2015年5月4日到2015年6月28日)。在刘村小学将近两个月的日子里笔者主要就两个场地两个时间段进行相关研究在课堂时间分别对刘村小学的4名教师2个年级学前班和二年级学生的课堂进行了旁听观察教师与学生的全部反应重点对教师教学和学生反应以及师生交往方式进行观察与记录在课下时间主要是观察学生在校园里的课余生活笔者对刘村小学的教育条件师生的课堂生活和课下生活进行了记录与反思

除了在刘村小学对师生的日常生活进行观察和记录外笔者还去了刘村小学教育辐射范围内的雁西孔店马婆寺小杨店大杨店孔围子等村落找寻家长和学生进行访谈观察记录村庄样貌在结束对刘村小学2015年上半年的学校教育生活的观察后笔者把研究的重心转移到村落里的家长和孩子的生存方式与教育生活上收集了村落家长孩子以及其他乡村小学和乡村教师的相关资料笔者试图从村落家庭学校三个教育空间入手理解乡村孩子的乡土文化教育生活断断续续的资料收集和整理直持续到2015年10月

对文本呈现的说明

本文在文本叙述上力求呈现民族志写作的多样性采用第人称“我”让研究者“我”既以旁观者又以参与者的身份进入论文的叙述结构中主要以主题故事和访谈对话为论文框架集中叙述乡村孩子的乡土文化教育现状并运用教育文化学文化人类学文化心理学教育生态学的多种理论进行深描阐释呈现出对格尔茨文化解释学的学习与运用以此展现种活跃的现实感和生活感实现对乡村孩子日常教育生活的透视和理解以期为乡村孩子的乡土文化教育找到个较为合适的突破口为乡村孩子精神层面的和谐成长找到条合适的道路

刘村小学及其乡土环境

(一)刘村小学的教师与学生

刘村小学目前只有4名教师分别是学前班教授语文的张宗老师和教授数学的梁达老师二年级教授语文的赵旭老师和教授数学的梁力老师4名教师均为男性张宗老师和梁达老师的年龄分别是53岁和63岁他们都是在刘村小学上学毕业后又回到刘村小学任教至今张宗老师目前任刘村小学校长刘村小学只有校长这“大综合管理者”角色张宗老师是生于乡土,一直生活于乡土而梁达老师在三年前已经搬到刘村的上级地区阜店镇居住他每天会骑着电动车来学校上课用时25分钟左右赵旭老师和梁力老师,一个是28岁,一个是29岁虽然很年轻但是教龄已有10余年在刘村小学任教2015年为止也有8年了赵旭老师是锣山人但是10多岁时被阿姨收养在黄川城关梁力老师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长在县城生活在县城在刘村小学他们形成了比较明显的年龄-文化群体即年老的乡土派和年轻的城里派但是二者之间的区分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

刘村小学在笔者调研期间只有14个学生学前班9个二年级5个学前班的学生分别是张玉黄昊黄静周侬周雨周玲周寒江迪二年级的学生分别是余玉黄莉江辰黄杰王胜从人际关系来看跨学前班和二年级的学生中有两对是亲姐弟关系分别是黄莉和黄昊江辰和江迪学前班的周侬和周雨是堂兄妹周玲和周寒是亲姐弟而这4个孩子又有表亲关系学前班的黄静喊张宗老师的妻子黄芳姑奶黄莉黄昊按辈分来看也是要叫黄芳姑母的学前班的张玉是张宗老师的孙女二年级的余玉是已退休的余海老师有时来代课的孙女从孩子们的居住地点来看总共分为三个地方分别是刘村雁西汪店住在刘村的孩子有周侬周雨周玲周寒江迪江辰住在雁西的孩子有张玉黄昊黄静黄莉黄杰王胜住在汪店的只有余玉其中张玉和王胜虽然住在雁西但是所在地与雁西村民组的整体村庄是分开的他们是居住在现在只有5户人家的地方俗称“小店”

学校环境中的乡土沁入

刘村小学正前方就是刘村与刘村行政村同名但不同质),它也是离学校最近的个自然村刘村小学是嵌入村落中的小学是被村落氛围所包围着的小学它虽然用围墙围住了自身但是并没有与村落中的乡土环境分离主要表现在乡土自然和村民生活对学校的渗透上

1.校园外部乡土“包裹”中的学校

刘村小学的正对面是居民的房屋校门前面是刚刚修好的蜿蜒向前的水泥路面对村民住房的方向刘村小学的右边被水稻田或者小麦田及排排已经长得很高大的梧桐树黄杨树围起来左边是这两年修建的乡村卫生所后边也被农田树木围着再往后是比较宽阔的马婆寺水库在笔者小时候这座水库大坝上的那条路还是土路水库很大水有时会很深放眼望去除了护堤路外水库被高大的树木包围着现在笔者还记得水库边夕阳西下的美丽景象放学扫完地后笔者就和小伙伴们起回家这个时候阳光渐渐不强烈了水库的西边泛起了从淡红色到深红色渐变的晚霞太阳渐渐地沿着远处的树梢滑落还有行不知道什么样的鸟儿从天空的边飞向另笔者还对同学说“你看晚霞多美啊!”记得那个时候刚学过巴金先生的《海上日出》我们对这水边的太阳美景都十分留恋现在刘村小学二年级的孩子都把水库称为“大海”虽然这座水库不是大海但却带给了乡村孩子关于大海的情感体验和想象

2.校园内部草场和小麻雀

重新回到自己小时候就读的刘村小学笔者十分怅然这所小学太破了还不如笔者上学的时候操场已经变成草场不仅有蔓生的野草还有不认识的野花校园靠近出口的墙角还长有竹林由于到处是草和花里面自然有很多动物很常见的就是蝴蝶蜻蜓小蛾子还有蚂蚱小青蛙老水牛等这里变成了刘村小学14个孩子的天然乐园所谓“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孩子们就在其中尽情奔跑玩耍追逐刘村小学的老师们对学校破败的环境很无奈孩子们倒是玩得自由自在在下课后他们会玩“赛跑”的游戏在校园里高高的野草丛中自由跑着

麻雀又称北国鸟俗语中有老家贼或家雀之称我们口中经常提到的麻雀实质上是树麻雀种不同于山麻雀等麻雀像人样是群居动物生命力很顽强麻雀是乡村最常见的动物因为乡村树多虫多又有谷物麻雀不害怕人常依赖着人而活

笔者在学前班听课下课后大部分孩子都跑到外面做游戏打闹去了只留下了三两个学生笔者突然听见声鸟叫就放下笔循声看去原来是只小麻雀这麻雀左看右看大概感觉到教室里没有几个人就从没有玻璃的窗户飞进来落在斑驳的教室地板上仔细地寻找孩子们吃剩的零食碎屑它时不时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好像怕被人逮着这个时候五岁的红回来了看见教室里这只啄食的麻雀就边喊“麻雀”边伸出小手去抓它麻雀“嗖”的声从窗户那里飞走了。一红看见麻雀飞走了嘴里还在念叨着“麻雀!麻雀!”回到教室的孩子也循声朝麻雀飞离的方向看去像这样的鸟儿从破烂的窗户飞进教室的情况已经不是次两次了而你在校园里站着也常常可以听见各种鸟叫声麻雀是乡土的象征物也活动在校园树林中和教室里沁入学生在学校的生活空间中

3.内外之通飘进来的乡村之声

村落生活的气息并没有因为刘村小学的围墙而被挡住有时候依然会很自然地从围墙外传进来给校园里的乡村孩子带来种熟悉的真实的乡土生活感受对于他们来说学校与村庄并不是完全隔离的村庄里的鞭炮声不知道哪棵树上的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叫声农忙时候“轰隆轰隆”的机器声还有耕牛经过校门口时“哞哞哞”的叫声都跨越了形式上的学校围墙飘进了学校进入孩子们的生命世界中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唤起了他们探索感受乡土的心以下就是笔者在刘村小学听课时记录的两则田野笔记。一则反映了学前班孩子对于村外鞭炮声的闲聊与关注还有则是关于分不清来自校外还是校内的布谷鸟叫声学生对这些乡土事物的无意注意与关注也正折射出了乡土的种缄默特性

课堂上村庄里放鞭炮的声音吸引了孩子们孩子们都跑出座位点冲出教室),向窗户外边张望着很好奇这鞭炮声是从哪里来的

张玉头歪着“谁个放鞭炮呀?”

张宗老师对着江迪说“你家放鞭炮干啥子啊?”

江迪无辜地说了“咹我不知道

……

学前班的孩子在写连线组词的作业,一点都不安静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学校门外传来农人干活的吆喝声只听见张玉说“干啥子的啊?”黄昊接着她的话说“赶牛的

——2015年5月18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今天在课堂上余海老师让二年级的孩子们写作业他们在那儿边说着他们的小话边写作业突然听见校园里传来清脆的“布谷布谷”的鸟叫声王胜也在那儿嘟囔着“布谷布谷”地叫着

——2015年5月22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从笔者在课堂上对学前班和二年级孩子所做的田野笔记来看孩子们本身对乡村的生活很熟悉甚至张宗老师也和小孩子开玩笑会说“你家放鞭炮干啥子啊”自然地谈论乡土生活总会促使乡村孩子对自身生活产生种接纳和亲近感而从校外传来的各种声音也构成了独特的课堂教学氛围孩子们在这种天然的环境中无意地受到乡土气息的濡化产生了种淳朴自然的美好情绪体验

刘村孩子乡土文化的价值体验

乡村孩子是乡土文化在狭义教育意义上的主要承载者人们通常将孩子比作初升的太阳祖国的花朵孩子的生命代表着希望与阳光代表着种向上生长的力量从文化生命存在的意义来看孩子是非常重要的文化传播者因为他们具有可以延续到未来的力量从乡村孩子自身的生命成长环境来看乡土文化是其自呱呱坠地起就无法回避的种生存文化环境刘铁芳在他生命成长史的教育叙事中指出乡村自然乡村劳作伙伴与游戏故事书籍和乡村醇厚人情是他成长过程中的种重要影响因素刘铁芳2010)。种乡村生活方式展现出来的乡土文化是乡村孩子的生命场域体现了“生活即教育”的大教育观是乡村孩子精神生命成长的种重要环境资源下面通过对孩子自发的活动课堂教学活动和对乡土的认知等的描述反映刘村孩子的乡土文化的价值体验状态

(一)孩子日常生活中的乡土体验

在回到家乡进行田野研究的过程中笔者将注意力放在乡村孩子的身上孩子作为未完成的人会受到很多潜在性因素的影响他们需要良性发展的文化作为受教育的精神根基笔者对他们在教育场域中可能存在文化意义的日常活动进行了观察记录整体来看刘村孩子的生活主要分为两大板块:一个是学校中的日常生活,一个就是在家庭村落里的日常生活其中学校日常生活是比较容易“切割”出来的而村落生活和家庭生活往往是由村落和家庭两个存在交融的空间共同影响和主导的本部分内容主要是对儿童在学校生活中的游戏课堂中的口语小话捡地菜戴栀子花等行为进行阐释刻画以呈现乡村孩子的乡土生活体验这也是乡土文化在孩子们的生命空间中的表现具有促进孩子精神人格与社会性发展等多重作用

1.课下生活中的多样游戏

刘村小学在笔者调研的阶段还是只有14个学生学前班的小孩子喜欢和二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起玩孩子们的课下活动基本上是以游戏为主也有些孩子因为不如意的事发生口角或打斗但是整体来看由于孩子少他们之间倒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游戏是他们的纽带他们即使发生了不愉快仍然会在较短的时间里和好会继续玩

游戏是人的生活方式与存在方式之一,每个人都需要游戏尤其是儿童游戏对人的意义巨大儿童可以通过游戏探索外部世界和进行自我的印证增加对外部世界和自身的认识促进文化吸收培育健康的人格和精神席勒认为游戏是人存在的本质活动指出“只有当人是完整意义上的人时他才游戏而只有当人在游戏时他才是完整的人席勒201248)。因为游戏可以带来愉悦的体验个体也常常是与美的活动打交道而美的活动可以将理性和感性认识结合在利于理性和感性认识的统一。游戏本身具有教育文化学的意义而儿童游戏对于其自身的成长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杨晓萍李传英认为儿童与游戏展现为种文化性存在儿童不仅仅具有“游戏人”的特性同时还是“文化人”而游戏本身就是种文化现象本身就体现文化本质可以说“儿童游戏就是儿童的生活就是儿童文化是儿童的种自由与创造轻松与愉悦的诗性表达是儿童在文化习得文化适应基础上的文化生成文化创造与文化超越是人生财富的源泉杨晓萍李传英2009)。茨达齐尔也指出人在游戏过程中可以获得种游戏状态“人作为游戏者处在双重和消极的自由状态即摆脱需要和义务的自由中茨达齐尔2001170)。贾兴安更是直接认为“人类的历史是部游戏的历史贾兴安200890),认为人的娱乐游戏时间约为他自身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二总之游戏是人的本质性存在诉求是社会文化需求能够满足与个性能够发展的呈现

游戏生活的特征充分地体现在刘村小学孩子们的活动中他们的游戏是比较丰富的是自发的游戏没有教师的指导展示出游戏的自然本质这些游戏是村落儿童自己学习创造的乡土民间游戏村落儿童的自发游戏与村落生活的延续有着密切关系其游戏性质和玩具材质都有传统的影子司洪昌指出了村落儿童游戏的重要性他认为“在学校中村落生活的延续的主要表现之是儿童的课余游戏这是儿童在社区中习得的生活在学校场景中的延续“在课余的游戏和社交中儿童体验了家庭之外的群体生活学会了在人群中生活和交往这对其以后的社会生活是必不可少的课余的游戏和社交也是儿童发展友谊的场所“对儿童社会性的成长和人格的形成等都具有显著的社会意义。(司洪昌2009

刘村孩子所玩的游戏呈现出个普通乡村教学点里的儿童民间游戏的样貌及其蕴含的文化意义女孩子常常会玩跳皮筋“贝瓷壳”拔萝卜踢毽子等游戏男孩子主要是在领导者的带领下玩“大鲨鱼”“逮羊”抓蝴蝶跳马等奔跑跳跃的游戏学前班的孩子主要是跟着二年级的大孩子起玩有时候则自己跑着玩

1“贝瓷壳”“贝瓷壳”的游戏是两个人起玩的竞技游戏里面蕴含着孩子们对单纯的“石头剪刀布”这游戏的改造即加上了腿部的动作增加了复杂性和难度但是趣味也增加了能更有效地锻炼身体柔韧性

两个女孩玩面对面站着,一个女孩伸出左脚,一个女孩伸出右脚脚对脚然后两个女孩开始玩“石头剪刀布”只不过她们说的是“贝瓷壳”赢的那方就可以把前伸的脚退后而输的那方伸出的脚就要前进直到再次与另方的脚相对但是输的那方的另只脚不能动这就像劈叉输的次数越多自然伸出的脚向前移动更远那么劈的叉就越大最后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彻底输了笔者认为这是“石头剪刀布”的另类玩法也有益于孩子舒展筋骨

——2015年5月19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2跳皮筋跳皮筋也叫跳橡皮筋跳橡皮绳跳猴皮筋种适合儿童的民间游戏皮筋般是用橡胶制成的有弹性的细绳被牵直固定之后即可来回踏跳可三人至五人起玩亦可分两组比赛边跳边唱非常有趣笔者在上小学的时候也喜欢和朋友拿着种毛线绳子跳虽然有时候会跳得满头大汗比较累但是确实是十分开心的觉得特别有意思那个时候我们唱的是“小燕子飞五阿哥追尔康爱上夏紫薇……”大概那个时候电视剧《还珠格格》很受欢迎这首歌也因此而被我们传唱这反映了电视节目作为传媒对于孩子生活或者思想的种无形的影响笔者的童年游戏在刘村小学现在的学生身上重现了她们也在那儿跳着皮筋唱着她们熟悉的歌笔者在旁边看她们跳着皮筋自己仿佛也回到了小学时代无拘无束的游玩时光她们稚嫩的歌声在校园里回荡也吸引了学前班的小孩子前来围观模仿他们在与同辈无声的交往中学习具有社会化意义他们会唱首童谣——《我有个金娃娃》它朗朗上口内容具有时代性乡土性表现在“河边”“鸡鸭”“日本鬼子”“警察叔叔”“电话”“滑滑梯”“炒白菜”等词语里里面蕴含着爱国主义和价值观教育而且有种活泼的趣味

我到河边去刷牙丢了我的金娃娃我哭我哭我使劲地哭第二天我到河边去刷牙看见我的金娃娃我笑我笑我使劲地笑第三天日本鬼子来我家杀了我的鸡抓了我的鸭临走时候拽了朵玫瑰花第四天……

——2015年5月19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3 “逮羊”笔者小时候也玩过“逮羊”游戏。一个人当羊头,一个人当狼还有些人当羊宝宝狼逮羊宝宝如果羊宝宝被逮住了就要退出直到羊宝宝被逮完刘村小学的孩子们继续玩着“逮羊”游戏在操场上在楼梯间整个校园都飘荡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他们在“逮羊”游戏中进行角色扮演不仅仅通过奔跑抓捕运动进行精力的释放还产生了想象创造体验“狼”与“羊”之间的斗争

“牵了都牵了”王胜当羊头对着其他的孩子说黄杰“当当当敲门状王胜“谁呀?”黄杰“掏小羊的”王胜“不要啊黄杰开始跑着王胜护着后面的“小羊”黄杰“我就要小羊”……后面有说辞笔者听不清

——2015年6月2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4“大鲨鱼”孩子们最爱玩的还有个叫“大鲨鱼”的游戏大鲨鱼是海洋里的动物也是动画片中常见的形象这个游戏是种基于现实创造的幻想性游戏花坛内外代表大海与陆地恐怕只有孩子才能这样天马行空地将现实与想象完美结合起来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大鲨鱼”是孩子们喜欢的游戏之一。二年级学前班的孩子在大花坛那里玩耍花坛的“花边”是陆地花坛里面的那块空地被孩子们想象成大海假如他们在花边陆地上跑着,一不小心掉进了花坛里面大海),那就说明掉进了大海被大鲨鱼吃掉了就不能跟大伙起玩了他们也会随手把枯枝捡起来当武器黄昊捡起根较粗的有点发烂的木条然后用两手架着木条嘴里嘟嘟着“我的大炮”旁边3周岁的周侬也在地上寻寻觅觅捡到了十分开心地喊着“大炮”二年级和学前班的孩子们围绕着有20多年树龄的老松树跳啊跑啊追啊赶啊直到校长敲起了那口古铜钟他们才恋恋不舍地飞快跑进教室孩子们有种条件反射行为听到铃声就跑回教室

——2015年5月27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5泥巴蛋糕这是个带有城市生活与乡土生活双重影子的游戏在刚下完雨的日子孩子们在教室旁边找了块湿软的土地开始做“泥塑”当然这种活动是孩子主动发起的并非学校教师有意识教导的他们自己在硬件软件条件不足的校园里发明新的玩法而教师们对孩子们都是比较宽容的只要没有危险随他们怎么玩种相对松散的制度里孩子们反而有了自由孩子们把小花当作“蛋糕”上的奶油花朵把笔当作蜡烛把草地上的红色的小蛇果当作“蛋糕”上的草莓把泥巴团揉得圆圆的有的孩子在那里笑还有的孩子会说这像是家里田头的老坟在制作泥巴蛋糕的过程中孩子们的身体和心灵得到极大舒展凸显出他们探索外部世界的本性利用并改变现实条件的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城市生活与乡土生活的交互影响“蛋糕”和“生日快乐歌”是现代的城市的泥巴凹凹是传统的乡土的想象中的现代城市生活与观念和传统乡土生活与观念在孩子们身上交互体现

江迪“这是黄昊的快去快去弄你的蛋糕去草地上摘红豆般大小的小蛇果和黄白色的小花。)(黄昊就跑出去了。)

……

王胜“弄你的蛋糕

张玉“它不叫蛋糕

周寒“这是我的把小花放在垒好的泥巴上。)周玲“我来做水果蛋糕

江迪“我也来做水果蛋糕

余玉“江迪你太棒了

……

余玉“蝴蝶会吃的

黄杰“蝴蝶会吃泥巴吗?”

余玉 “吃花啊孩子都围在有的在做有的在看。)

……黄杰张玉拿着地菜皮边跑边说 “地菜皮来了!”小孩子们又对着泥巴蛋糕唱起了“Happy Birthday to You”这首歌

——2015年5月28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6“老水牛”孩子们还喜欢在校园里逮“老水牛”笔者记得自己小时候也逮过“老水牛”它之所以被叫作“老水牛”大概是因为长着长长的触角据说它的两只长长的触角上有节,一个节就代表所以你可以数数这只“老水牛”到底有多少岁笔者在抓它的时候总是很小心翼翼地提起它的两只长长的触角以防被它咬到还用根细细的绳子拴在它的只触角上这样就可以拿来玩了那个时候笔者感觉有趣极了也不害怕现在笔者长大了倒是生了畏惧心后来到了动物园才知道原来我们俗称的“老水牛”其实是有学名的“天牛”它是植食性动物有长长的触角和咀嚼式口器它还是害虫哩有时候真的感觉乡村是个十分奇妙的动物世界动物种类真的比城市丰富多了并且不用去动物园花钱看刘村小学的孩子同笔者小时候对这样的小动物也是颇有兴趣如果在校园里发现了“老水牛”肯定会抓起来把玩二年级那个胖乎乎的王胜逮了“老水牛”放在花坛上引来了其他的孩子起观看。一些女孩子还不敢去抓“老水牛”大概也是怕被它咬吧她们会用手轻轻地捏“老水牛”的触角有时候王胜会拿着他的战利品去吓吓班里三个小女生这些女孩子就会“啊”“啊”地叫着并跑开王胜就在后面追着十分逗趣乡村孩子们与乡土自然十分亲近在乡村自然教育劳动教育美术教育等都是有着天然的大课堂的

笔者在刘村小学陪伴孩子们的日子里看到了他们在下课时间丰富多彩的生活而各种活动多是他们自发开展的无人组织领导比如“牛抵人”抓蝴蝶逮青蛙抓蚂蚱抓蜻蜓捅马蜂窝爬树摘花“树枝孙悟空”扮鬼脸吹气球“下雨啦”想象中的英语拔草“假眯眼”等像那个“牛抵人”的游戏,一个人扮作牛用头抵另个人的肚子个人就把他抬起来学前班的孩子们会咯吱咯吱地笑这其实是有点危险的但是孩子们只知道玩耍并不知道潜在的危险王胜是这些孩子中最胖最高大的所以学前班的孩子很喜欢和他玩刘村小学的校园比较破旧没有操场只有草场片草场是孩子们的乐园他们探索着里面可以玩的东西发现各种乐趣蝴蝶蜻蜓蛾子蚂蚱青蛙花花草草都是他们的伙伴把树枝编成环状戴在头上拉扯刚淋过雨的老松枝都是孩子们的乐趣所在这些孩子自己也会寻找可能好玩的事比如扮鬼脸吓同学吹气球满教室跑和同桌看本借来的高年级英语书叠个“东西南北”的“假眯眼”玩等他们在条件艰苦的刘村小学挖掘着童年的欢乐,一部分快乐是丰富的乡村生活本身所赐予的刘村小学的孩子们自发的民间游戏充满了乡土生活气息孩子们的游戏材料和游戏场地在村落中得到拓展

2.课堂对话中的方言小趣

学前班和二年级的孩子在课堂上并不是直安安静静地学习或者安静地等待下课好动好玩好说是他们的天性这些孩子在课堂上的非讲课时间在做作业的时候就会说起他们世界里的小话或者做其他动作这些课堂中的言行是孩子们情感思想生活的种反映展示了乡土文化以及外来文化对其知情意行等的影响

“Keimɑ”有毒孩子们生于乡村对乡村里的些小动物很熟悉认为它们是好玩的伙伴这是乡土生活环境的自然作用张老师会进行适当的引导告诉孩子们不能随便玩这种有毒的“keimɑ”

只听见黄昊突然说了“我昨天逮了keimɑ”张玉就说“男keimɑ”张老师讲完课后坐在凳子上打瞌睡听见孩子们在谈论“keimɑ”就睁开眼睛对边写字边谈论“keimɑ”的孩子们说“不要去玩‘keimɑ’它身上有毒你们摸了它以后就长得不美了”孩子们都望着张老师嘴里嚷着“变丑了”

——2015年5月15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你奶奶在干什么这是组孩子们在课堂上谈论乡土劳作的小对话非常有意思他们从儿童的视角来描述成人世界的活动成人世界的活动虽未被成人主动告诉孩子但是孩子依然会受其影响因为人本身具有主体性不是被动接受的“白板”孩子会自己探索所处的世界形成种文化适应的行为规范和话语世界形成种不同文化场域下的自我意识学前班的孩子在种较为自由的学习氛围中自然地表达自己村落中的人际交往特点在学校教育中也有定的渗透村落影响教师教师影响学生学生同化或顺应环境自身的特质主动或被动地进行社会文化学习

张玉“你猜俺奶奶在干什么?”

黄昊“栽秧

张玉“你咋知道?”

江迪“你知道俺奶在干什么?”

张玉“在煮饭

周玲“你说俺爸爸在干什么?”

黄昊“抽水抽水

江迪“俺家现在在栽秧有时候要煮饭

黄昊“俺妈去跟人家栽秧了

周玲“俺屋里的秧快栽完了还有斗田

——2015年5月18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Jing猫》

在做试卷时余玉问了黄莉两三次如何画那个轴对称图形黄莉都没有教给她只听见黄莉对余玉说 “你别问我”黄莉拿着尺子反着画她的画去了王胜又对黄莉说 “尺子借我”黄莉只回应道“不借”余玉就冲着她说“jing猫

——2015年5月20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二年级孩子也会说有趣的小话如黄莉在吃营养餐中的火腿肠时会根据生活经验把这称为“做面条”而其他孩子也就模仿她的行为学着用吸管扎进火腿肠从小孔中取小点肉来吃具有社会合作意义的借东西会以种同伴压力的方式对孩子的行为进行矫正如余玉对黄莉说“jing猫”此外还有类似“各自”“桑枣”“解手”等由二年级孩子生活体验生发的课堂小话从课堂小话可以感受到孩子们的同辈交往以及师生交往中使用的都是自然的口语形式他们展现出很自然的交往方式学校教育与乡土生活呈现出连续性特点与此同时刘村小学的课堂在非教学时间里非常自由孩子们可以吃东西和老师斗嘴这种自由使孩子们在学习和娱乐中自然穿梭在课堂上学校生活中他们还能够自由使用刘村本地方言刘村孩子与同学和老师的沟通交往展示的是暂时还较为完整的村落家庭学校生活氛围的交融

3.捡地菜皮的故事

地菜皮又称为地木耳地见皮地踏菜地皮菜种营养十分丰富的植物尤其富含钙笔者小时候也见过地菜皮,一到下完雨就会去捡地菜皮其实也没有人教就是看有人在那儿捡就去捡了笔者最初捡地菜皮的动机只是感觉好玩后来别人说能吃就更加兴致勃勃了笔者深深地记得那次捡了文具盒的地菜皮笔者那个时候寄居在奶奶家想着奶奶会用地菜皮做盘菜吃但是奶奶说地菜皮太脏了很难洗捡的又不多所以就没做了吃刘村小学的孩子对地菜皮是相当熟悉的知道地菜皮炒韭菜放点酱最好吃知道夹杂着草末很难洗知道可以放入篮子泡会儿再漂洗等捡地菜皮这种乡土生活是弥散在村落中间的刘村小学的大门有时候是锁起来的有时候没有锁村里送孩子来上学的父母或者其他人是可以进入的也将村落日常文化带进了校园孩子对于乡土里自然生长的野菜的熟悉是乡土生活的种自然濡化在孩子幼小的生命中,一种生活体验和生存记忆在乡土生活与学校生活的自然互动中逐渐形成了

《泥巴蛋糕上的地菜皮》

周玲“弄点地菜皮来放在上面

黄杰张玉拿着地菜皮边跑边说“地菜皮来了!”

笔者“你们吃过吗?”

孩子们“我吃过我吃过好吃炒韭菜放点酱很好吃

周玲“要晒晒

江迪“晒好几天啊俺奶捡的俺姐捡的

黄昊“还要把那草皮弄掉

——2015年5月28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与捡地菜皮的老奶奶的对话》

笔者“这炒什么比较好吃?”

老奶奶“这放点肉最好吃了放葱放姜放佐料就是难洗要用水漂走不过现在花篮也好漂花篮稀稀的

黄莉“花篮好漂些我找个水瓶把它装起来

老奶奶“你捡的是吧?”黄莉说“是 “你天天捡的给你姨妈了是吧?”黄莉回应“嗯

——2015年5月28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4.戴栀子花的女孩

首歌是这样唱的“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栀子花和金银花是笔者童年的花香记忆栀子花洁白金银花瘦小但是它们都能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这种香味让人感觉非常清爽小学时邻居家的栀子花坛里蓬松的绿色叶子下面点缀着或是饱满怒放的或是含苞待放的花儿而那瘦小淡黄的金银花就沿着水塘攀缘在杂乱的竹林里这些乡村花儿至今仍存在于笔者的情感和记忆之中

而现在刘村小学的女孩子们也把栀子花带进了她们的生命或戴在头上或放在衣间当作点缀笔者把她们称为“戴栀子花的女孩”那淳朴之美绽放无遗二年级的小女孩黄莉扎着大辫子头上戴着两朵栀子花她的桌子上也放着几朵栀子花你只要在她附近就可以闻到栀子花特有的花香栀子花带给了孩子们不样的乡土体验带来了乡村的自然美

《送我栀子花》

孩子的心地很纯真承诺掷地有声中午玩耍的时候王胜说再给我带几朵花次他给我带了5朵次他又问我想要几朵我想了想说那就10朵吧然后他很高兴地说好的我说完话就没再怎么想下午我刚在教室坐下的时候就看见王胜很高兴地跑来把花扔在了桌子上10岁的他有点害羞似的就跑了9岁的辰辰跟着他也把2朵花扔在桌子上我心里面十分感动这些孩子原来比我们这些心智并未长大的成人还要守承诺还要懂事我心里面暖暖的看着朵朵栀子花躺在那里感受到了他们颗颗纯洁剔透的心

——2015年6月8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5.伙伴小鸭子

现在的刘村已经不同往昔了从人口看就少了很多村子还在人不在所谓人去楼空也人烟稀少是刘村的现实笔者在走访村落的时候很难看得到中年之人大部分人是50岁以上的其中更多的是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照顾着留在村中的孩子而这些孩子就是刘村小学的主要生源农村的人少了人际交往与互动也受到了阻滞对于孩子们来说同伴减少他们就自己跟自己玩跟小动物玩或者到另个村庄找同校的孩子玩点的孩子就会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或者做作业做完作业看电视

在农村大人养鸭子般是为了贴补家用鸭子很好养生长得很快母鸭养大点可以下鸭蛋而养的时间越长拿到市场上去卖就越值钱而小孩子养鸭子多是为了玩儿

四五月份正是养小鸡养鸭子的季节小鸡和小鸭子在很小的时候是非常可爱的小鸭子尤其憨态可掬。一天放学后二年级的王胜拉着笔者的手非要笔者去他家笔者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为什么到了他家原来是他买了两只可爱的小鸭子王胜也是由奶奶照顾大的爸爸妈妈都在西安打工每年过年才回家他在前几天央求奶奶买两只小鸭子玩他奶奶拗不过他就买了两只他给两只小鸭子做了个纸屋子里面垫着层稻草放着两个碟子,一个碟子装着泡着水的米,一个碟子就装着水只不过两只小鸭子在里面踩来踩去稻草都变成湿的了幸亏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倒也不碍事雁西村是受刘村行政村管辖的王胜和张玉虽然年龄上相差三四岁但是放学后会黏在起玩耍经常是你去我家我去你家形影不离小鸭子也成了张玉和王胜的伙伴他们养育乡间小动物也是对传统乡土生活方式的种接受与认同在与小鸭子玩耍的时候孩子对动物产生了关爱之情王胜说“俺奶养我我养鸭子这是孩子对成人照顾他们生活的种隐性模仿表现在喂水喂食用纸盒做房子给小鸭子起名字等方面这也弥补了小孩子的社交需要这种养小鸭子与小鸭子成为伙伴的生活充满了文化意义下面就是张玉去王胜家跟鸭子玩耍的对话节选

张玉“好可爱刚才那个鸡儿喂它水喝

王胜“我它就跟着我这杯子太高了它够不到

喂它水喝

张玉“叨它脚板嘿嘿哈哈王胜“它叨那个哈哈地笑着

张玉“就知道玩就知道吃,(又给它吞了”王胜“俺奶养我我养鸭子咋老摇头呢?”

张玉“咋又腾了水洒了?”

王胜“啊又腾了

张玉“又叨我手了

王胜个是俺姐的,一个是我的这个为啥像鸡儿呢?它为什么不吃呢?它叨我的钥匙拿着钥匙晃来晃去

——2015年6月10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从对孩子们的田野访谈可以看到孩子们在家庭中的日常行为表现为做作业找朋友做游戏看书帮助成人做家务或农活看电视或玩电脑这五大类孩子们这些在家的日常活动部分体现出对于乡土生活的参与比如做农活还有就是孩子们在村子里起玩耍的民间游戏但是随着村落公共生活空间的缩小家庭生活渐渐地变得隐匿和私人化可以发现以电视电脑为信息媒介的文化传播形式也进入了孩子们的生活空间很多孩子选择了看电视或玩电脑城市文化进入了孩子们的头脑和想象他们离自己身边的乡土文化越来越远了下面选取的是对刘村孩子们进行访谈时他们对自己放学后生活的些介绍

要是俺奶择菜的时候就给她择菜啊或者看书写字还有擦桌子会看电视剧《打狗棍》就是打枪的嘛“嘟嘟嘟”的还有电视剧中有《因为爱情有奇迹》《因为爱情有晴天》

——2015年6月18日对刘村小学余玉的访谈

会跟他们玩啊跟鸭子玩还有看电视看《猪猪侠》《熊出没》《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熊大他聪明光头强坏老打熊还砍树

——2015年6月12日对刘村小学王胜的访谈

师生课堂交往中的乡土气息

乡土文化在刘村小学学生生命中的流淌还表现在师生之间的种无意识的课堂交往上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正式的课堂教学中的乡土口语以及蕴含在师生课堂互动中的乡土人际关系方面是在课堂上非教学时间的师生交往表现在师生在课堂中就有关话题展开的闲聊可以说在刘村小学的课堂上存在课堂教学内容中的乡土气息和非课堂教学内容的乡土气息而二者相同的表现就是教师将乡土口语带入课堂上的师生交往中李书磊认为学生们中间存在两种语言状态,一种是文语状态,一种是口语状态“文语以书面词汇事物的学名等)、正规词汇来自主流意识形态的正面词汇以及完整的句式为特征而口语则以方言词汇家常词汇以及自然的语调为标志“口语所构建的世界则是在教育进入之前已经存在的世界它的主要成分是区域与阶层方言省城的乡村的与农民的方言),它代表着种朴素的乡野的未经过文化体系系统改造过的思想情感智慧与生活方式它就来自村头与田间的交谈来自夏夜纳凉冬日向火时的闲聊“文语与口语这两套语言系统及其所代表的两个世界的分立与互动是乡村教育中显著存在的现象”。(李书磊199979-80李书磊在丰宁小学做田野研究时就发现学校教育中有将文语口头化的倾向表现为在课堂上基本上实现了文语交流在课后凡是稍微正式的场合就会使用文语来交流日常会话中也有“学生腔”

口语可以理解为方言语言的重要意义在于运用加上现代中国社会是个开放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确实需要种共同语故而普通话的地位越来越高而局限于地方的方言的地位就下降了尤其表现在现代学校教育中但是方言承载着文化林牡牡认为“方言是传统文化与民族文化最大的载体是风土人情与地域特色最真实的展示其蕴含的文化因子具有难以复制的原生态特点林牡牡2012)。从这个意义来看方言作为乡村孩子的母语是孩子在乡土生活中自然运用的初级语言工具对其情感体验认知思维都有定的影响方言也能够给人带来种家乡认同记得有笔者坐车回家,一开口说话司机就笑呵呵地问笔者是哪里的人笔者就说信阳的司机说猜就知道是信阳的这说话听就是笔者之前由于学习普通话遇到方言发音的阻碍,一度对自己的方言很失望现在想想那也是学校语言教育对自己的规训的结果虽然笔者在外边直使用普通话与人交流但是回到家乡方言就会很自然地脱口而出让人莫名地生出种亲切感这种亲切感就是种存在记忆笔者认为推广普通话是合理的但是同样重视方言的教育也是合理的

方言教育有利于孩子形成正确的语言态度和自尊自信的情感体验在丰宁小学文语主宰着学校生活但是刘村小学与丰宁小学不同突出表现就是具有乡土气息的方言进驻课堂教师并没有明确规定学生要使用书面语进行交流而是方言与书面语都可使用不同的教师有不同的语言使用情况在刘村小学的四位教师中张宗老师是最突出的他非常鲜明地将村落生活带入了课堂生活下面将从两个年级——学前班和二年级两个维度——课堂教学中的乡土交往和非课堂教学中的乡土交往来具体说明刘村小学课堂中的乡土气息

1.课堂教学中的乡土交往

1学前班“无教材”的乡土教学

笔者在学前班持续听了将近两个星期的课刘村小学的学前班主要采取复合式教学只有语文和数学两门传统课程因为学生和老师都比较少学前班总共有9个学生中班有4个学生其余的5个学生可归于小班中班孩子普遍是5岁而小班孩子为2—4岁学前班主要是对中班孩子进行知识教学并不对小班孩子进行知识教学小班孩子能习惯学校生活知道学校的行为规范不打扰老师对中班孩子的教学就行这就是刘村小学学前班的教育现状笔者还发现老师们在学前班的教学中并没有使用教材都是自己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没有上级教育部门对此进行管理和限制学前班孩子们的课本也都成了书包里的摆设是难以登上课堂正统之位的

学前班孩子们上课是“无教材”的张宗老师的“私人定制”教学内容则呈现出他个人的教学特点张宗老师在学前班的教学内容可以分为以下板块如果黑板上有昨天数学老师留下来的板书就带着孩子复习挂图学习挂图分为古诗挂图亲属称谓挂图各种车辆挂图拼音字母挂图笔画教学包括认识简单的笔画会手写书空汉字学习学习张宗老师自己想出来的孩子们生活中可能常用的词语写在黑板的最上方),这个汉字板书具有学期持续性也就是说孩子们基本上是反复学习这些内容学习的方式可以是填空还可以是连线拼音学习张宗老师会随意挑选学过的汉字标注上拼音挂图学习主要以背诵为主汉字和拼音学习要求能认识会写古诗挂图的篇目有《咏鹅》《春晓》《游子吟》《静夜思》《寻隐者不遇》《登鹳雀楼》《春夜喜雨》《赋得古原草送别》《清明》《望庐山瀑布》亲属称谓挂图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伯父伯母叔叔婶婶舅舅舅妈姨父阿姨姑父姑母各种车辆挂图有自行车三轮车电动车摩托车踏板车面包车小汽车赛车吉普车概念车校车洒水车公共汽车救护车出租车警车客车消防车皮卡车无轨电车工程车货车冷藏车观光车清扫车学期固定汉字有洗脸刷牙北京听话说话因为明天外面哥哥南北快乐吃饭麻花油条眉毛他们走路天空金鱼毛巾蚊子水库大坝宝贝茶杯草地下雨学生村庄笔尖冬天校长长大日月大火开门空气客车回来公鸡母鸡鸡鸭眼睛河边打针打气手表洗头笔画学习内容有点

刘村小学学前班教学中汉字与拼音的学习是重点张宗老师选取的词语基本上体现了乡村儿童日常生活能接触到的内容比如水库草地公鸡母鸡等但是里面也有北京客车等与城市生活联系更紧密的词语总体来说语文学科是以书面语作为标准的没有教习方言在和张宗老师聊天的过程中他也说自己选择的词语都是贴近孩子们的日常生活的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教育即生活”这种教育理念他虽不知杜威却已懂杜威持有种自然朴实的教育思想

下面呈现的是刘村小学学前班语文教学中的部分内容我们从中可以感受到张宗老师的方言教学方式以及学生在课堂中对方言的自由运用

亲属称谓挂图复习张宗老师在课堂教学中教孩子们识别亲属称谓时“舅舅”引导孩子们很自然地想起与舅舅之间的趣事师生都用方言交流其中教师使用的“jing猫头子”“恠不恠”和学生使用的“小菜儿”在书面语中的含义分别是“吝啬的人”“害羞”“凉菜”

当复习“舅舅”词时孩子们争着抢着说自己有舅舅张宗老师对着周玲说):“你舅舅跟你买零食吗?”

周玲“不买

张宗老师“你舅舅是个jing猫头子”张宗老师问黄昊):“你舅舅呢?”黄昊“买

张宗老师“好四声恠不恠

汉字学习张宗老师在教读完生字后在孩子写字的过程中使用“瘪大瘪大”这样的乡土口语指导孩子要把字写端正而小孩子在写作业的时候也会不受约束地讲述他们自己的生活在刘村栽秧的季节他们就边写作业边说“栽秧”这样的话题这是乡土生活对孩子自然濡化的结果

张宗老师指着黑板上的“眼”这几个字

张宗老师“好写写上面写拼音下面写字写好点不能瘪大瘪大的头抬高点

鞭炮声过了之后张宗老师说“别说话这节写完下节演黑板

江迪“老师这样写的?”

张宗老师“哎别写得瘪大瘪大的

黄昊“俺妈去跟人家栽秧了

周玲“俺屋里的秧快栽完了还有斗田

——2015年6月2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前后左右上下的身体教学张宗老师以身示范教小孩子认识前后左右上下这样做更有利于吸引小孩子投入学习活动中有利于他们体验理解张宗老师还呈现了左手拿碗右手拿筷子这种孩子日常吃饭时的动作这可以让孩子在脑海中形成深刻印象

张宗老师“拿碗的叫什么手?”

孩子们“右手

张宗老师加大声音):“拿碗的?”

孩子们“左手

张宗老师“哎左手是干吗的?”

孩子们齐声说“左手是拿碗的

张宗老师“右手呢?”

孩子们齐声说“右手是拿筷子的

张宗老师“周玲棒!”

张宗老师“前后左右上下记住没?”

孩子们“记住了

张宗老师“你们都棒!”

——2015年5月18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张宗老师在他的学前班语文课堂上基本就是这样与孩子进行交往互动的村落生活中乡土口语的交际方式被运用到课堂交往中而普通话教学只是体现在领读文语性的教学内容上孩子们的学校学习与村落生活呈现出致性这种特点在二年级的乡土教学中也有表现

2二年级“有教材”的乡土教学

二年级共有5个孩子分别是脑袋比较大胖乎乎的王胜沉默寡言但爱读书的黄杰家就在学校对面的江辰梳着大辫子的黄莉长得高高瘦瘦爷爷是刘村小学老教师的余玉

只有9岁的王胜有刘村小学大门的钥匙这是校长赋予他的权力在笔者九月份过来的时候发现钥匙改让黄杰同学拿了所谓的拿钥匙就是在上课前把学校大门打开放学后要等全校14个学生和上课老师都走了把学校大门锁好这就是拿钥匙孩子的职责校长在二年级下半学期期末还给王胜发了“劳动委员”的奖状并奖励了他20元钱说是为了奖励他承担了拿钥匙这个小工作

二年级的语文老师是不稳定的经常会调换孩子们对此也都习惯了其实真正教二年级语文科目的是来自县城的28岁的赵旭老师他因为妻子临产就私底下向校长请假个月陪妻子去了而这语文课堂就交给了余玉的爷爷也就是余海老师余海老师是名退休的老教师直在刘村小学任教直到退休在村里声望很高赵旭老师请余海老师来代个月的课而他就在家里陪妻子待产余海老师代课也是有偿的余海老师跟他女儿打电话曾提及此事大约是70元而二年级的另个语文老师就是兼任学前班语文老师和刘村小学校长的张宗老师他通常是在赵旭老师或者余海老师有事不能上课的情况下来给二年级的孩子上课

所以二年级的语文课堂是由三位语文老师构筑的每位语文老师都有自己不同于他人的教学方式但是笔者认为张宗老师是最能将语文课本教学和村落生活联系在起的老师在张宗老师的乡土语文教学中乡土生活自然而然进入了国家标准化的课程教学当然其他两位语文老师的课堂教学中也有乡土生活的交往方式只不过没有张宗老师明显

讲《美丽的西沙群岛》张宗老师在引导孩子用“有的……有的……”造句时给孩子们营造的是赶集的生活情境而孩子们用养花跳马唱歌跳绳等真实的活动来造句体现了浓郁的乡土气息

张宗老师 “那你会不会用‘有的……有的……’说句话?”

黄莉“我家的院子的花有的是红的有的是绿的有的是黄的

张宗老师“对

张宗老师“大街上有的买菜有的买肉有的买鞋有的买鱼会说吗?”

学生“会

借气筒与《我能行》张宗老师在《我能行》这篇课文的教学中以下雨了骑着自行车回家这个情境引导孩子们进行想象张宗老师循循诱导“二里地”“气筒子”这样的乡土口语与孩子进行教学对话引导孩子认识到生活中要是遇到困境应该动脑筋克服困难这就是《我能行》这篇课文提倡的种应对困难的精神孩子们在此课堂中开动脑筋联系乡土生活十分容易理解和接受课文这样的课堂表现出李吉林老师所提倡的“情境教育”的特点反映了具有乡土生活特点的情境教育方式

张宗老师“你骑着车子走到半路学生接着车子没气了),天上下雨了这个时候急吗?”

黄莉“等着奶奶来

张宗老师“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你想天快黑了还有二里地个修车子的地方你可以推过去或者离你家很近你就推着回家了是不是啊?如果修车子的地方离你很远你还用修车子吗?”

王胜“不用

张宗老师“那车子不是没气了你骑不动了你急不急啊?”

学生“急

张宗老师“你就想到别人家了借气筒子打打气

——2015年5月20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解释课文词语张宗老师在讲解二年级《我能行》这篇课文时除了带领学生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读课文剩下的教学内容主要就是用乡土口语讲授的他会很生动巧妙地选用学生所能感受到的乡土生活情境讲解课文字词和文章大意张宗老师在教学中使用了很多家乡方言比如“眼睛在bɑ着”“恠”“大jing猫”“这么赞子”“不熟化”“giegie”还用了反映乡土生活情境的词比如“打牌”“赶集”“栽秧”“割稻”“种树”“上街”等学生与张宗老师的互动十分亲昵平等也能反映乡土生活比如造句中的“妈妈在给别人栽树累得汗流浃背”“爸爸在给别人干活累得汗流浃背余玉会在张宗老师举例子的时候挥着手说“别说俺妈”学生有时候会跟着老师的话往下说有时候会笑嘻嘻地让老师说个例子有时候会模仿老师的体态语比如张宗老师在解释“嘤嘤”的时候就用两只手挡在眼前作哭状学生就跟着老师做了起来下面就是对张宗老师二年级教学对话的部分呈现

解释“约定”

张宗老师继续读‘约定’这个词画‘约定’是啥意思?”

黄莉“约定好了明天还来玩

张宗老师“事先个决定约好了就像你妈打牌会说明天还来打牌啊这叫约定

学生“就是明天还来打球明天定和你玩

解释“汗流浃背”并造句

张宗老师“身上都汗湿了很累就叫‘汗流浃背’那你能用‘汗流浃背’说句话吗?”

黄莉“我的妈妈在栽秧累得汗流浃背

余玉“爷爷在骑车累得汗流浃背

黄莉“妈妈在张宗老师提醒了干活给别人栽树累得汗流浃背

张宗老师“哎

余玉“爸爸在给别人干活累得汗流浃背

张宗老师“对对对几个孩子在做游戏累得汗流浃背你看王胜黄杰你跑我也跑身上都是汗。(学生也说他俩咯吱咯吱地笑着这时候汗流浃背,一会儿用手抹汗,一会儿用袖子giegie特别是王胜把褂子大孩子边擦汗边围拢过来

——2015年5月22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从张宗老师的二年级语文课堂教学来看他是以乡土日常生活情境为例以乡土口语进行阐释以身体语言对课文中的动作进行再现对代表着国家意识形态的课程教材进行注解让二年级的孩子在种比较自由愉快的情境中接受了知识师生关系表现得十分质朴自然平等学生也在组词造句作文与老师的对话交流中展现出这种自然的乡土气息总之张宗老师引领下的二年级语文课堂教学交往中充满了明显的乡土气息只不过这是种无意识的乡土教学而不是种双语普通话与方言教学

其他老师与孩子在课堂教学中的交往也会有乡土气息虽然这几位老师在课堂教学中都使用普通话但是也会在无意中用方言与孩子进行课堂教学互动同时也都默认孩子以口语而不是书面语与他们进行互动比如黄莉在余海老师提问后用“晚黑儿”来表达天黑学生用“俺”代替“我”来回答问题学生在造句组词作文中最初也会用乡土语言来进行表达比如“冬天在田野里冬天在树林里”等而教师自己也会用方言进行教学表达如赵旭老师用黄川话“大佛”来向学生表明不懂分享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并且特别有意识地解释了普通话和方言在“扒”字上的读音差别梁力老师用家乡话“扁嘴”代替“鸭子”总的来说在刘村小学二年级课堂上三位老师允许孩子用乡土口语与他们进行教学互动并且自己也会偶尔在某种教学情境中使用乡土口语教学具有定的乡土气息下面呈现的是具有乡土气息的部分教学片段

赵旭老师讲解生字“扒”

赵旭老师“比如我们吃饭拿筷子往嘴里扒饭我们回回说bɑ饭bɑ饭那都是黄川土话哈就不对了是扒二声

学生乐呵地说“扒饭扒饭

赵旭老师“哎你看清楚扒饭是用手对不对用勺子或筷子然后往嘴里面二声)。平时玩沙土啊都可以说扒土扒沙我们都说那是黄川话

梁力老师的“鸭子”与“扁嘴”之说

梁力老师在讲数学题的时候题目中有“几只鸭子”这样几个字他在读题目的时候改成了“几只扁嘴”用的是家乡人对鸭子的称呼在念到数学题中的“有几个汉堡包”的时候梁力老师苦笑着说 “这些孩子很少吃汉堡包这个题就不讲了

——2015年5月20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2.非课堂教学中的乡土交往

乡土文化气息不仅体现在课堂上的师生教学交往中而且体现在非教学时间的师生对话中这些师生交往的对话片段在两个方面展现了乡土气息:一是教师在非教学时间基本上采用乡土口语与学生进行交流互动二是师生关系较为民主教师对待孩子较为随和多口头批评而少实质性体罚与村落家庭教育有点相似体现出学校教育中“拟家庭”的教育方式反映了乡土文化规范对于学校教育手段的种无意识的影响如师生交往中会用“马跑倒了”“屙尿”“nɑn二声尿”“俺们”“斗牌”“没得dei三声”“该滴”“啥子”“揍你”“bɑn三声地上”等方言下面是则师生在课堂上的交流片段从中可以真实感受到这种非教学交往中的乡土生活气息

屙尿

学前班每每下课时张宗老师都会说“下课玩会儿别在路上跑小心滑倒了出去屙尿

——2015年5月15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师生闲聊

梁力老师在讲完练习册后就跟学生谈起了话梁力老师“检查来了没?”

王胜“来了俺们都看到了从教室也走了走”梁力老师“那天吃罢晌午饭来上课没看到忘了”黄莉“你该滴

梁力老师“你说啥子啊?”

黄莉头歪着笑着说“我说你该滴全班开始哄笑王胜“我说你没看到该滴

梁力老师“我说把练习册上的些题抄下来在本子上办

黄莉“咹俺不想办

梁力老师“你说啥子啊?”

黄莉往后嬉笑地说“没啥子啊

——2015年5月20日于刘村小学田野笔记

孩子心中的乡土

乡村孩子是生长在村庄里生长在乡村家庭里生长在乡村学校里的“未成熟的人”是乡土文化的重要承载者从教育的角度来看乡村孩子是乡土文化的受体和主体乡村文化生态就像母亲的子宫乡村孩子生活在其中乡村塑造着他们最初的行为情感性格思维方式等笔者围绕乡里的节日习俗田地菜园乡土劳作乡村城市生活愿景这几个主题对乡村孩子进行深度访谈发现他们既有对乡村生活的认同与喜爱又有对乡村生活的陌生与远离这样的矛盾状态也表现出当下刘村乡土文化在生活在这里的人的身上的离散性与复杂性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具体呈现了孩子们自身的感受我们可以由此探索现在刘村孩子对乡土文化的认知和体验以更好地为乡村孩子的成长和教育做出指引

1.对节日与习俗的生疏

乡土文化的典型表现是人们熟知的节日和习俗笔者小时候最喜欢过节因为过节就特别热闹大人和孩子都能在并且吃的也是最好的但是现在从田野访谈的内容来看乡村孩子对传统节日的认知处于种模糊状态表现之是对于节日首先想到的不是传统节日如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等而是父亲节母亲节儿童节元旦劳动节国庆节等具有现代色彩的节日表现之二是孩子们即使知道传统节日也很少知道为什么过这个节日只知道节日里可能会吃些什么会有什么样的活动表现之三是现在的孩子对于传统节日的感情很淡认为节日就是吃东西而吃东西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特别的吸引力反而是学校可能会举办的“六”活动或者元旦晚会让他们记忆深刻孩子们缺乏对传统节日的文化实践活动的参与对传统节日的情感体验很淡薄

乡村孩子对于县域内的历史古迹文化名人以及民间故事的认识也是乡土文化在乡村孩子身上的存在方式通过田野访谈笔者发现刘村孩子对黄川县城的历史古迹等基本上不知道只是些年龄大点的去过县城春申广场的孩子才稍微了解对于黄川的历史人物刘村孩子普遍不是十分清楚不知道黄川最出名的历史文化人物是春秋时期黄国的黄歇。一部分原因是刘村的部分孩子是小学低年级学生并没有学习中国历史而即使是学习了中国历史的高年级孩子他们也没有获得相关的乡土历史地理文化的常识在访谈中,一些孩子说通过游戏知道了些历史人物如三国杀游戏中的曹操对于传统节日的起源或故事孩子们知道的也很少有些同学是通过书籍电视上的动画片看到的或者是有上学的哥哥姐姐讲解或者是教师顺带着讲过孩子的家长基本上不会跟孩子讲有关传统节日来源的故事总的来说刘村孩子在传统节日习俗故事县域历史文化等方面的文化实践和文化认知处于缺乏状态教育也处于种自然的无意识状态多元化的教育教学因地施教的文化教育还没有进入乡土社会的学校教育中和乡村孩子的生命世界中孩子们无法完整获得并整合关于他们所生活的那个乡村的文化下面呈现的是孩子们对传统节日的部分陈述

笔者“你知道有哪些节日吗?”

黄杰 “节日?有劳动节儿童节父亲节母亲节还有……低头沉思脱口而出的节日中没有民间传统节日

笔者“这星期过端午节知道吗?”

黄杰“还有春节

笔者“那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你听过吗?”

黄杰“有的知道

……

黄杰“我只知道英雄人物我知道曹操刘邦韩信武则天我只玩过三国杀从游戏中知道的

——2015年6月17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黄杰的访谈

孙莉“过年也没啥过头就是吃饺子

——2015年7月5日对新盛小学五年级学生孙莉的访谈

孙莉“从前俺们老师讲过给俺们听重阳节好像是书上讲过的因为父母都不认识字所以没有讲过

——2015年7月3日对新盛小学五年级学生孙莉的访谈

2.对田野与作物的亲近

孩子们对乡土的感知的重要载体就是乡土劳作和乡土菜园前文对此有所涉及乡土劳作与乡土菜园作为无意识存在主动进入了孩子们的生命中反映了乡土与孩子们的对象化的关系下面主要是从孩子们的角度看他们对承载乡土文化的日常乡村生活场景是如何去体验和理解的

从对刘村孩子的田野访谈来看大部分孩子对农村田地里和菜园里种植的农作物都认识也有相当部分孩子对农田很陌生他们被“圈养”在房子里不知道田地里种了什么东西很少与农作物接触乡村孩子与乡土生活的隔离可能会造成个体感受与理性的割裂可能会使孩子进步疏远自己生活的乡村地区当然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乡土文化的整体氛围还是以沉默的无意识方式或多或少地浸入了刘村孩子们的生存记忆中大部分孩子都喜欢在田野里在花草丛中自由奔跑和玩耍而这是城里孩子很难享受到的与大自然的近距离接触司洪昌认为“村外的田野水渠树林高坡等村内的柴垛墙角院落等都是日常游戏的场所这些都是传统村落生活的部分吸引着儿童在其中展开个人的生活,一种内在于社区的生活方式“儿童在田间地头跟随大人起生活和劳作习得了农业的知识和技能在口耳相传言传身受的生活中获得了村落民间习俗的知识和生产的知识这些使得儿童成长为年青代的村民使传统的生活方式延续下来。(司洪昌2009对于很多刘村孩子来说他们现在仍然留恋乡村田野里的花花草草小虫小鸟认识田地里种的旱稻和糯稻认识什么是冬青和红叶树认识菜园里的青椒西红柿韭菜和豇豆能够在田里抓青蛙黄鳝能够跳地逮蚂蚱等刘村孩子的日常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被乡土浸染的但是那些生活在乡土却不知乡土的部分孩子身上存在的与真实乡村生活割裂的状态也说明现在刘村的部分抚养者在无意中将孩子培养成了种远离乡土的人现代传媒设备如电视电脑在占据乡村孩子课余的教育时间与空间对于乡村孩子来说他们的教育与生活的真实性不是越来越强而是越来越弱越来越脱离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乡土文化在这样的现实环境中也在变异和远离下面呈现的是孩子们对于田地的部分陈述

种旱稻和糯稻小麦也种种得少花生也种红薯也种玉米也种每年俺们都要吃玉米菜园里面种红玉还有辣椒还有西红柿还有那个豆子啊还有黄瓜kulou还有丝瓜啊还有菠菜啊种了好多好多都认不得是啥子啥子啊还有大白菜啊我都不爱吃菠菜我爱吃大白菜

——2015年6月11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江辰的访谈

田里面有麻虾还有鱼啊还有黄鳝还有青蛙我都在那里面逮逮过条大鱼家乡的不就是水稻啊俺家有狗鸡啊其他的就是关于秧田里面的事有喷药的

——2015年6月11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黄杰的访谈

有时就和俺老弟骑自行车去大坝那里玩在那玩捉迷藏滑下去也在菜园里面挖菜挖完菜俺们就洗菜洗完了俺们就做菜扮碗碗那次我就吃了用那锅烧的菜园里种豇豆还有kulou茄子青椒韭菜田里种的树苗,一般的认识

——2015年7月3日对初三学生王惠的访谈

3.乡土劳作参与度低

乡土劳作属于身体行为种文化生产的实践孩子们对乡土的情感体验可以通过劳作而进入意义体验层次从而为深度理解乡土文化搭起座心灵桥梁刘铁芳在他的个人生命成长史中就提到自己在童年看过父辈的乡土劳作尤其表现出对自己参与农活的种深刻怀念他认为“这是关于劳作的记忆这些让人贴近自然贴近大地的劳作作为乡村少年成长的重要内容让我们更真实地生活在乡村生活在人与自然与大地的互动之中刘铁芳2010乡土劳作可以让孩子与乡土亲密接触而这是种重要的价值体验能够为孩子们拥有淳朴真诚的自然心性创造种可能性因为真正礼敬土地的教育必然能使人获得致性感受获得种人与自然和谐的整合统相对于大工业生产时代的流水线乡土劳作是更符合人存在的本性的即使劳累也可以感受到劳作时劳动对象与自身主体价值的统这是农业赋予人的意义是流水线生产尚不能达到的层次所以对于刘铁芳来说即使童年的乡土生活很苦但长大后审视自己的生命成长却充满怀念与感恩

对于刘村的孩子来说他们又参与了多少乡土劳作呢?现在村中的孩子是否也早当家早早地就参与了生产生活呢?通过对刘村孩子的田野访谈可知大部分孩子都会干家务都会在农忙的时候帮助减轻家务负担比如干干做饭扫地择菜洗衣服洗碗等这些力所能及的活也有小部分孩子加入了乡村家庭实实在在的田地劳作中比如和大人起下水田栽秧帮大人打秧绳这些参与乡土劳作的孩子能够比较清晰地描述农事活动而那些只是参与家务劳动的孩子只能简单描述干什么却不能描述如何干亲身参与乡土劳作能使孩子们加深对乡土的理解形成种区别于学校教育的复杂的情感体验和思维方式从整体上来看刘村孩子趋向于远离乡土他们参与田地农活的经历和体验越来越少对于田地作物和菜园作物知道得越来越少乡土环境虽在他们存在之处却像真空样不被看见和审思而教育是为走入那个教科书世界中的标准生活而准备的下面呈现的就是孩子们对于自己是否参与乡土劳作的陈述片段

笔者“家里农忙的时候会帮家里干农活吗?”

黄颖“会呀去年栽秧的时候我就跟俺妈块儿下水栽秧

——2015年7月3日对新盛小学四年级学生黄颖的访谈

黄杰“擦桌子扫地帮他们搬椅凳啊还有拿碗啊还有拿筷子啊还有替他们弄桌子弄盆啊就是他们把那秧绳弄好后我就把那桩捡过去放那还有个拔草在田里面田里面有香鱼

——2015年6月17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黄杰的访谈

黄莉“我不会干农活我只会帮家里干活我扫地洗碗择菜也会洗衣服

——2015年6月18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黄莉的访谈

4.有关乡村与城市的三种趋向

一,喜欢乡村生活的情感趋向

因为我直都在乡下生活我在城市住的时候住得不习惯还是家乡里面好些因为乡下都是盖的房子城里却都是那样的房子人们住得挤挤的村里面有野花啊野草啊还有好多树啊上海老热还吵人……天到晚地说吵死人了那很吵的……我睡都睡不安

——2015年6月11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江辰的访谈

城里比较喧嚣车水马龙比较吵闹在夜晚了那个灯火通明城市就是买东西广泛人比较多遇到的东西丰富乡村里就是比较常见蓝天白云人比较少。一眼望去绿油油的然后到夜晚了听到青蛙叫逮萤火虫现在就变少了就感觉以前那种好的自然环境以后俺老弟就感受不到了俺们老师说俺们现在小孩真可怜也不能捉鱼钓鱼也没有了

——2015年7月2日对初三学生王惠的访谈第二想留在城市的生活趋向

不就是每天上上班比较方便感觉环境也不错人也多也不像我这在农村里这放过假了都没哪儿可去的乡村生活以前人多还行现在人少了比较无聊往年店子里的小孩多都出去玩

——2015年7月7日对高三学生高杨的访谈第三难以决断的情感趋向

深圳有钓鱼的那前面不有个螺丝嘛那后面也有个螺丝放在上面放在那个篮子里面还有锻炼身体的还有跳舞的我更喜欢深圳和农民。一会儿喜欢农民,一会儿喜欢深圳选哪个呢农民还教给俺们知识还有花草树木大海啊学校后面的水库),还有路不过有的路都坏了俺家里的人开车我就怕下子都翻了我就怕这城市生活有唱歌的有跳舞的而且都很好深圳有俺大姑还有那个绪杰莹莹都是我的朋友

——2015年6月18日对刘村小学二年级学生余玉的访谈

喜欢在城市居住还是喜欢在乡村居住的问题蕴含着种对乡村生活的认同度而这种对乡村生活的认同度背后隐藏着对乡土文化规范的认同在访谈中孩子们的家长呈现了三种选择而孩子们也表达了留在乡村留在城市留在乡村或城市都可以的三种情感趋向想留在乡村的孩子认为乡村比较安静居住空间大乡村里有花有草有树有河有麻虾抓有青蛙叫有萤火虫飞有人起玩有碧水蓝天而城市污染比较严重居住空间狭窄噪声太大想留在城市的孩子认为城市的基础设施生活服务比较便利有些地方比农村干净上学方便就业机会多而乡村的人比较少比较寂寞上学和工作都不方便认为留在乡村或城市都可以的孩子认为大城市有好玩的有钓鱼的有跳舞的路修得比较好而村里有树有花有河比较自由自在孩子们基于有限的生命体验勾勒出自己对居住在乡村还是城市的不同选择可以判断出的是刘村孩子并不是不喜欢乡村假设乡村的各种设施能够像城市那样便利并且有就业机会孩子们是更愿意留在乡村的因为他们惦念乡村自由自在的田园而这是城市所欠缺的乡村的优势需要得到发扬和继承而乡村的劣势需要进步克服孩子们的三种选择都体现出了乡村以及乡土文化所具有的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结语

通过田野访谈可以看到刘村小学教师具备定的乡土文化教育经验而从孩子们对于乡土的认知和情感来看乡村的孩子正身处种活在乡土又远离乡土的模糊边界并且这个边界还在远离乡土从孩子们对传统节日的陌生对乡土劳作的不参与和不熟悉对是否居住在乡村的选择可以看得到刘村孩子对于他们所生活的刘村的文化环境没有深刻的体认而通过进入城镇或者父母打工的城市他们对于乡村外部的生活有了更多的认知和定的体验对于外面的世界有定的向往

刘村孩子的乡土教育空间也是逐步窄化的乡村学校乡村家庭乡村社区作为孩子的成长环境教育环境也并不协调现在的乡村虽然有自然环境劳作居住方面的乡土韵味但是当乡村人际交往与自然生态遭受损蚀乡土文化的教育影响力也不可避免地下降了

孩子们的家庭教育环境不容乐观乡村留守儿童是个庞大的群体他们的父母都出去打工挣钱了他们被交给爷爷奶奶造成了“隔代抚养”现象这不利于儿童心理和情感的健康发展抚养者对孩子的学校生活不了解对孩子的教育放任自流使家庭教育处于空白状态出现有家庭但没有教育的状况

在乡土的人文与自然环境学校的教学和校园环境家庭生活的场景与孩子的日常活动中乡土生活与乡土文化潜移默化地化育着乡土中的孩子我们需要正视这样真实存在的乡土生活和乡土文化的价值与意义需要重新激活乡土文化本身的教育价值费孝通先生认为中国从根本上来说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乡土文化固然在现代社会中有它不合时宜的地方但是它的价值仍不容忽视它是乡土历史和传统所积累下来的精神财富是乡土孩子生命成长的底色

乡土蕴含着很丰富的教育资源乡土自然是天然的美育场所也是免费的动植物园作为正式教育机构的乡村小学在自身条件不够的情况下可以重新审视利用周边的资源比如可以对自然课美术课等进行改造通过乡土自然培育孩子们发现美感受美的能力培育孩子们对自然界的科学认识等家长或老师可以对孩子进行劳动教育让孩子在乡土劳作中形成种坚韧的品质,一种热爱劳动享受劳动的品质

乡土生活是孩子生存的真实图景应该看到这种生存图景所蕴含的教育可能性即潜意识的润物细无声的教育渗透作用孩子们生活在乡土中乡土生命的影子存在于乡土自然中存在于乡村里的房舍菜园家禽粪堆草垛中存在于传统节日习俗中存在于生活在乡村里的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心态中孩子们生活在乡土中就像胎儿在妈妈的子宫里就像鱼儿在水里就像鸟儿在天空

乡村孩子的教育离不开他们所处的乡土文化环境有序和谐的乡土文化环境是乡村孩子生命成长的必需品人的成长与发展不仅表现为知识能力的提升更在于精神特质的养成而文化的核心就是精神性与价值性可以说对于乡村孩子来说乡土文化是他们成长的原点对培育孩子的人格与精神使孩子形成对自身所处的乡土文化环境的理解和审美培养孩子自身的文化特质以及应对多元文化的价值选择能力都有影响乡土文化不仅塑造着乡土中每个人的精神世界也是把乡村作为人类自然的安定的心灵栖息地的城市人的精神资源所以乡土文化教育对于儿童成长的最大意义在于它使儿童既能够找到文化之根能够理解自己和自己所处的本土历史文化也能够以种包容理解的心态审视其他文化形态

 

注释:

以上均为化名。

Keimɑ,信阳方言中“蛤蟆”一词的发音。

jing猫,家乡方言,是吝啬的意思。

叨,家乡方言,这里指一只鸭子用它的嘴啄另一只鸭子的脚掌。

bɑ着,家乡方言,意思是盯着看很久。

giegie,家乡方言,意思是用袖子擦擦。

以上均为家乡方言。马跑倒了,意思是小心摔着;屙尿,意思是上厕所;nɑn(二声)尿,意思是尿裤子或尿床;俺们,意思是我们;斗牌,意思是打牌;没得(dei,三声)说,意思是没有说;该滴,意思是应该得到某种结果;bɑn(三声),意思是扔。

指西葫芦。

她毕业于刘村小学。

 

参考文献:

[1]茨达齐尔2001.教育人类学原理[M].李其龙.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樊秀丽2008.教育民族志方法的探讨[J].教育学报(3):80-84.

[2]贾兴安2008.村庄里的事物:中国民间的乡土文化情绪[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3]李书磊1999.村落中的“国家”:文化变迁中的乡村学校[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4]林牡牡2012.莫让乡音成为“绝响”:温州龙湾方言建档工作综述[J].浙江档案(7):26-27.

[5]刘铁芳2010.徜徉在乡村自然与乡土人文之间:一个乡村少年成长史的现象学考察[J].天涯(5):35-41.

[6]司洪昌2009.仪式和常态:一所村小的参与式观察[J].教育科学研究(4):43-46.

[7]席勒2012.审美教育书简[M].张玉能.南京:译林出版社.

[8]杨晓萍李传英2009.儿童游戏的本质:基于文化哲学的视角[J].学前教育研究(10):17-22.

[9]袁同凯2013.教育人类学简论[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

 

The Value Experiences of Agrestic Culture: A Study of Educational Ethnography on Liu Village Primary School

Zhang Panpan


Abstract: From the existence value of agrestic culture and the life growth of rural childrenthis study uses the research method of educa- tional ethnographyconducts field survey on Liu Village Primary School in Xinyang CityHenan Provinceand explor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agrestic culture in the educational space of rural childrenas well 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agrestic culture and its value to the rural children's life growththrough the value experience of agrestic culture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lassroom of teachers and students in Liu Village Primary School.

Key words: agrestic culture;  agrestic education;  value experience; educational ethnography

 

责任编辑:杨舒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