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23-68253665
125366930@qq.com
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

论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合规律性

作者:李建军 刘成 毋丹 铁妮来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5期

 要: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对于各民族拓展视野、增长知识、提高素质、增强适应社会发展和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符合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符合各民族发展规律,是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必然要求,是各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必须坚定不移推行下去。

关键词: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中国各民族;合规律性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1]语言不仅是文化的载体,也是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学习语言就是学习文化,传承文化。语言不通就难以沟通,不沟通不交流就难以形成文化认同。文化认同是最深层次的认同,是民族团结之根、民族文化繁荣之魂、民族融合之基,只有实现了文化认同,才能谈得上其他层面的认同。中华各民族文化同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分。文化之间的交流载体是语言,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已成为各民族文化交流的有效桥梁。因此,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和使用的全面推进,既是“五个认同”题中应有之义,又是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必然要求,更是契合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精髓。

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随着新时代的到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集结号已经吹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这条道路上一个民族都不能少。

(一)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各民族实现人生价值的必然选择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高和国际上的“汉语热”,目前,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已经越来越深入人心。各民族群众通过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拓宽了人生视野,走向了宽阔的征途,实现了人生梦想。如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尼格买提·热合曼,主持风格风趣幽默,受到了观众青睐,2017、2018年连续两次担任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尼格买提曾经说过,正是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他才有机会寻找到了更大的平台,实现人生的价值。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如年轻演员迪丽热巴,歌手艾尔肯、帕尔哈提等,都得益于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才走向更大舞台,实现人生梦想。

(二)国际“汉语热”是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魅力所在

随着中国整体实力的增强,国外掀起了“汉语热”。据统计,目前全球已有60多个国家将汉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全球学习汉语的人数从2004年的近3000万人攀升至1亿人。2017年10月16日,新西兰开启了为期一周的“中文周”。新西兰总理比尔·英格利希号召新西兰全民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新西兰总理指出,一年一度的“中文周”对于新西兰来说是重要的一周,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官方中文语言周。新西兰的“中文周”已经连续举办了多年,在新西兰国内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据法国电视二台2017年2月13日报道,“10年间,学习汉语的中小学生人数在法国翻了四番”,汉语已在法国成为初、中等教育中位列西班牙语、德语、意大利语之后的第四大第二外语。事实上,不仅仅是法国,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及与世界各国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多个领域合作交流的频繁,“汉语热”已经成为全球潮流。

2005年,美国只有200所中学开了汉语课,学中文的孩子只有2万人,10年后,学汉语的人数已经有40万,这一数据还在逐步攀升。俄罗斯教育体系有了新的现象:学习中文变成了时尚。20年前,全俄罗斯约有30家大中学校教授中文,而现在已有123所教育机构开设汉语课程,学习汉语的总人数达1.7万人,汉语还将于2018年纳入俄罗斯中学的9年级国家期末考试体系。据俄罗斯教育监督署资料,现在俄罗斯17个联邦主体中有60所中学教授中文,主要集中在西伯利亚、远东地区和欧洲部分百万人口城市当中。比如莫斯科、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喀山和下诺夫哥罗德等等。大多数学校将中文作为基本科目,中文考试分数计入总成绩当中[2]2017年10月31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人民网编辑部与中国网友交流时号召俄罗斯人学习中文。

尼日利亚是唯一同中国互设文化中心的非洲国家。中尼两国的历史经验和文化传统相去甚远,但北京已成功地在尼日利亚推广了中国文化。2015年,尼日利亚在华留学生近4000名,是在华留学生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尼日利亚人民学习汉语热情高涨,全国设有2所孔子学院、1个孔子课堂和26处汉语教学点,学习汉语课程的学生总数近7000[3]

拉丁美洲是近年来全球孔子学院发展最快的地区,2016年孔子学院注册人数达4.1万人,同比增长12%,非注册学员则达到了8万人以上,语言与文化的交流已经成为中拉关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拉丁美洲,汉语教学已经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历程。20世纪60年代,墨西哥和秘鲁率先开始了中国研究和汉语教学,部分大学随后也开设了汉语选修课。近10年来更是持续出现汉语热,从墨西哥到阿根廷,从厄瓜多尔到巴西,从古巴到智利,从幼儿园到大学,从私立院校到公立学府,开设汉语教学的机构越来越多,选择学习汉语的学生逐年增加。

据孔子学院拉丁美洲中心副主任孙新堂介绍,拉丁美洲第一所孔子学院于2006年落户墨西哥城,截至2016年底,地区内20个国家共设立39所孔子学院和19个孔子课堂,并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积极响应和民众的热烈欢迎。很多学员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的孟何塞(Jose Antonio Montes)为了学习中医,于2013年开始在孔子学院学习汉语,2014年即获得墨西哥汉语桥大学生汉语比赛冠军。20157月又获得了多语言全球青年论坛项目邀请,在联合国总部用中文演讲,希望自己将来能把中医发扬光大,消灭慢性疾病。

秘鲁里卡多·帕尔玛大学孔子学院的汉西翻译本科专业的姚慧(Keta Isern Arrospide)说,她本来是一个内向、害羞的女孩,是汉语让她找到了自信,变得越来越活泼开朗,她在2016年夺得首届拉丁美洲孔子学院口语大赛亚军,并表示将来要做秘中文化交流的使者。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孔子学院的学生凯乐是一位来自偏远农村的孩子,通过刻苦学习获得孔子学院奖学金赴湖北大学进修一年,现在已是中国中央电视台拉美中心的优秀员工。刘延东副总理2016年底在全球孔子学院大会上动情地提到了他:孔子学院不仅成就了一个巴西年轻人的梦想,也为促进中外人文交流、播撒和平友爱种子这个共同的梦想发挥了独特作用。[4]

在哈萨克斯坦有一个流行的说法是:如果你想离开这个国家,就去学英语;如果你希望留下,那就去学汉语。实施多语教育不是中国特色、中国专利,而是世界性的发展趋势和客观规律。在互联互通的当今时代,多学一门语言就等于多长一双眼睛,多一种技能,多一份机会,尤其是学习国家通用语(国语)和世界通用语。

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提出了一带一路愿景后,丝路沿线国家以及各大经济体也都希望在这一倡议中获得有利于本国经济发展的机遇。而一带一路也是中国向世界提供的又一重大公共产品,世界各国与中国交往交流变得更为迫切。汉语作为国家通用语逐步被世界所认可,来华学习或者在国外设立的孔子学院学习人数逐年大幅度攀升,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孙女阿拉贝拉出生18个月的时候也开始学习汉语。在外公特朗普访华时播放了她唱中文歌,用中文背诵唐诗和《三字经》的视频,口齿发音清晰流利,在全球引起轰动效应,一度成为最火的“中文热网红代表。随着中国在全球地位和影响力的提高以及一带一路的推进,相信接下来,这种交往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汉语热也必将迎来一个新的时期。汉语热作为中国联系世界、世界了解中国的切入点,让汉语热持续升温,我们将迎来更多的朋友,也可以向世界传递中国的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形象。

可见,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强盛,汉语热已成为一种趋势和潮流,全世界目光聚焦到了中国,都希望搭乘中国发展的便车,希望通过学习汉语与中国深度交流与合作。作为中国公民更有先天优势,我们没有理由不学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语言交流能够开启各民族融入中国现代化的新征程,共享国家发展成果,共同进入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新时代。

二、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符合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

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工作是我党结合我国基本国情,结合各民族自身发展实践,以及借鉴国际上国家语言治理基本经验的基础上,寻找到的一条适合中国社会发展实际的正确道路。

中国共产党走过了97年风风雨雨,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共同奋斗,缔造了伟大的中国。97年历程,中国共产党始终谨记建党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断总结执政规律,切实在规律指引下,不断创新,不断进步,始终成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领导核心。

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是在执政实践中获得的,包括理论创新规律、兴国要务规律、执政为民规律等。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工作之所以符合共产党执政规律,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诠释。

(一)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符合中国共产党科学执政方式

理论创新是实践的基础和前提,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合规律性发展正是中国共产党理论创新的重要展示。我国国家通用语教育提出相对较晚,同时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提出后,由于一些政策配套不完善,有些地方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流于形式,导致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各民族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仍然呈现不平衡,不均衡状态。随着我国经济发展,以及国内交流频繁,因语言不通导致的问题层出不穷,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各个民族同步融入现代社会的步伐,这其中语言问题是一个突出问题,因语言不通导致无法交流,无法交流也就会影响其自身发展。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首先遵循共产党执政规律,中国共产党作为三个先锋队的优秀代表,始终秉持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宗旨。党和政府之所以提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旨在推动我国各民族能够平等享有公民权利,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均等获得政治参与机会。这是共产党长期执政摸索出来的正确规律,符合各民族发展实际。其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符合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社会主义建设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中的重要阶段,社会主义建设需要依靠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努力,一个都不能掉队,一个都不能缺少。社会主义在民主基础上走向集中,之所以积极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是因为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在夯实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能够通过国家通用语言达成沟通共识,增进彼此互信,凝聚各民族力量,顺利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

(二)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符合中国共产党民主执政方式

坚持民主执政,就是党要坚持为人民执政、靠人民执政,支持和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和完善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和完善民主集中制,以发展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巩固和壮大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5]

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就是积极鼓励各民族学生掌握国家通用语言。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在奔小康的大道上奋斗不息,就是为了使全国各族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都能收获更大获得感。中国共产党兴国要务是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社会稳定、国家统一。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使得各民族学生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更加便捷,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能够明辨是非,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从而坚定做好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也正是我党执政兴国规律的真正体现。

执政为民意味着党的各项路线、方针和政策要以人民为中心,积极为人民服务。党和政府之所以推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正是看到了各民族语言不能沟通是造成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发展相对滞后的原因之一。因此,我党积极发现问题,积极筹划如何解决东部与西部的差异问题,解决边疆少数民族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问题,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一个民族都不能掉队。为了遵循执政为民基本规律,我党实行全国19个省市对口援疆策略。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援助,更主要还是在智力方面给予协助。

(三)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符合中国共产党依法执政方式

依法执政,就是党要紧紧抓住制度建设这个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的重要环节,坚持依法治国,带头守法,保证执法,不断推进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的法制化、规范化,从制度上、法律上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实施,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的重大转变,是实行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必然要求。依法执政与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之间是辩证统一的:科学执政是基本前提,民主执政是本质所在,依法执政是基本途径。三者相互联系、有机结合,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执政方式的基本理论框架。科学执政与民主执政必须通过依法执政的途径来实现[6]。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审时度势,及时发现上述问题存在,198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198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37条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小学高年级或者中学设汉文课程,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在以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或班级,可以用本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并使用全国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没有本民族文字的,直接使用全国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用本民族语言辅助教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也明确规定: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文字。公民有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权利,国家为公民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提供条件。这些法律法规都明确要求在学校教育中进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这是我党新时期国家语言文字教育的理论创新。

三、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符合各民族发展规律

李克强总理曾经指出,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一是有利于促进个人成长,二是有助于满足民族地区教育资源,三是有利于如期实现社会主义总目标,因此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发展等不得,也慢不得。

(一)从文化发展史看,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各民族文化繁荣的内在动力

“语言像文化一样,很少是自给自足的。语言也需要相互交流、学习和借鉴。比如在元代,大批畏兀儿人移居内地生活,普遍学习使用汉语,涌现了一批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史学家、农学家、翻译大师等,力推少数民族文化走向繁荣。我国现存的正史——廿五史中的《辽史》《金史》《宋史》三部巨著的编纂工作,就是由一批汉文字修养高的畏兀儿史学家和其他几个兄弟民族的史学家合作完成的。畏兀儿人小云石海涯的诗词和书法享有盛名。畏兀儿人安藏、阿鲁浑萨理、迎鲁纳答思、必兰纳失理、阿磷帖木儿、桑哥等大都精通畏兀儿、汉、蒙、藏等文字,他们先后把汉族文献《尚书》《贞观政要》《资治通鉴》《本草纲目》等译成畏兀儿文又把大量的佛经《楞严经》《大涅槃经》等译成畏兀儿文、汉文、蒙文,在沟通中外文化交流及国内各兄弟民族间的文化联系方面成就显著。元代畏兀儿农学家鲁明善,精通汉语,其所著的《农桑衣食撮要》一书,不仅继承了我国历代丰富的农学遗产和编写农书的优良传统,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十分认真、非常广泛地吸收了汉民族的生产经验,并加以借鉴和提炼,为我国古代农学的发展立下功勋。近现代一些少数民族的知识分子学习汉语、起汉名,广泛吸收内地文化,创作了大量作品。

哈萨克族双语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是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曾任《民族文学》副主编、常务副主编,《中国作家》主编,其短篇小说《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获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荣誉奖,短篇小说《哦,十五岁的哈丽黛哟……》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艾克拜尔·米吉提除小说外,还有译著《论维吾尔十二木卡姆》(维译汉)、《阿拜箴言录》(哈译汉)等,为中国各民族文化繁荣贡献了智慧和力量[7]

蒙古族学者曹都先生为国内外知识界公认的大学者、大翻译家。蒙古族诗人纳·松迪称他走进了知识的崇高殿堂,著名作家力格登把他喻为一座望不见顶的学术山峰。曹都先生在60余载的翻译、创作和研究生涯中学习掌握了7种语言。他不仅能汉译蒙,而且能蒙译汉和藏译蒙。如汉译蒙的古典文学方面有《唐诗三百首》《宋词一百首》及儒家经典《四书》等;汉译蒙的现代文学方面有郭沫若的诗集《女神》、闻一多的诗集《洗衣之歌》等;这些现代著名诗集的翻译对广大蒙古族读者了解这些作品以及推动各民族文学的交流功不可没。蒙译汉的有尹湛纳希的长篇小说《泣红亭》《尹湛纳希兄弟诗选》等。众所周知,从事古汉语翻译是项难度很大的工作,没有较高的古汉语水平是很难完成的。不论是青少年读书期间,还是后来参加工作期间,曹都皆不忘苦学语言。他认为语言是最知心的朋友,尤其掌握多种语言使他更加运用自如。因多语涉猎所积淀起来的文字功底和文学修养,为他日后从事文学创作、文学翻译、文学评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8]

(二)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为了促进各民族文化的发展

一是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有利于各民族文化的自我更新和繁荣发展。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繁荣发展各民族文化的历史经验和历史共识。汉语不仅仅是汉族的语言,而是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56个民族的族际共同语,中国每年99%的出版物,包括政策法令、新闻资讯、科技情报、学术文化,都使用汉文表达和储存,汉语的语言地位和使用功能,对于少数民族接受科学文化知识、融入现代社会、分享文明成果、满足精神文化需要,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9]

二是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文化认同。通过语言这个媒介和平台,能够促进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往、交流、交融和共同发展,使各民族之间文化上兼收并蓄、经济上相互依存、情感上相互亲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呈现出多元一体的格局。在发展各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中华民族的整体文化,使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更具生命力。

三是有利于促进各民族个体成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现已成为在一个复合结构中更好地发展人的智能、培养其思维素质的战略选择。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学习和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自己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作为国家少数民族一员,要想无差别地、真正平等地参与国家主体的经济建设,融入现代社会,共享文明成果,其前提就是必须熟练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只有各民族共同熟练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才能在国家社会各项事务中一起实现真正的起始平等、过程平等和结果平等[10]

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的体现,是各民族自身发展规律的必然选择;符合我国文化发展规律,符合各族人民根本利益,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行下去。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EB/OL].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17-10/27/c_1121867529.htm.

[2]学中文的时机到了[EB/OL].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17-06-24http//sputniknews.cn/society/201706241022936579/.

[3]万万没想到:这个国家对华真铁[EB/OL].中华网,2017-07-13http//military.china.com/important/11132797/

20170713/30961942_4.html.

[4]安薪竹.汉语教学在拉丁美洲的新趋势[J].今日中国,2017,(4.

[5]冯秋婷.为人民执政靠人民执政-民主执政的核心问题[J].党建,2004,(12.

[6]何毅亭.坚持依法执政[N].人民日报,2014-12-15.

[7]百度百科:艾克拜尔·米吉提[EB/OL].http//wwwbaike.baidu.com/view/300978.html.

[8]鲁蒙海.曹都:蒙古族文坛的翻译大家[N].内蒙古晨报,2009-10-27.

[9]李建军,赵大伟,李瑶.新疆文化现代化的基本内涵、走向和实现路径[J].新疆社会科学,2017,(5.

[10]李建军,刘成.新疆文化治理的路径选择[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7,(5.

 

Learning and Using the Standard Spoken and Written Chinese Language in China’s Minority Ethnic Communities

LI Jian-jun, LIU Cheng, WU Dan, Tie Ni


Abstract: Learning and using the standard spoken and written Chinese language contributes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thnic groups in China, expanding their horizons, increasing their competitiveness and helping them adapt to the pace of the modern society. The promotion of using the standard spoken and written Chinese language conforms to CPC's governance and is conducive to the well-being of all ethnic communities. It is essential to China's national security and ethnic unity, hence the inevitable choice for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Key words: the Standard Spoken and Written Chinese Language; Minority Ethnic Groups; in Conformity with Laws

 

责任编辑:龚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