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边境教育安全:内涵、要素与研究视角

  发布时间:2020-08-09 12:25:55

来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作者:曹能秀 王凌

 

要:边境教育安全包含边境地区多元主体的教育安全、边境教育社会功能的发挥和边境教育文化传承与整合功能的实现等。边境安全、多元文化安全和3类主体的教育安全是保障边境教育安全系统相互联系和作用的基本要素。为丰富和拓展边境教育安全的理论内涵和思想方法,可以从人的安全、多元文化教育、国家发展战略和时空分析等视角对边境教育安全进行研究。加强对边境教育安全的原研究,有助于边境教育安全的深入探讨。

关键词:边境教育安全;内涵;要素;研究视角

 

自古以来,安全问题就是一个与人类社会及国家发展相生相伴的永恒话题。一般人们所理解和关注的安全,是以国家主权、领土安全、政治安全、军事安全为核心的传统安全。冷战之后,随着全球化、现代化、信息化进程的加快,安全形态日趋复杂、多样,传统的安全观念受到挑战,以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信息安全等为标准的非传统安全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1958年美国出台的《国防教育法》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 of 1958),第一次把教育正式地提到了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并以为此为基石开始了一系列教育改革。1983年美国联邦教育部通过了《国家处在危险之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A Nation at RiskThe Imperative for Education Reform)的报告,明确提出要使教育成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的核心要素。此后,尤其是9.11事件以来,许多国家更加重视教育安全问题,并把它作为参与国际竞争,维护国家安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与此同时,有关教育安全的研究也日益丰富。例如,乔尔·H·斯普林(Joel H.Spring)认为,教育安全是国家主权安全的一部分,包括学校、媒体以及其他思路控制的工具[1]。韦恩·内尔斯Wayne Nelles)明确指出:教育在消除恐怖主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只有教育安全了,人类才能安全。形成教育安全的关键是跨文化的交流和对其他一切除主流文化之外的不同文化的包容与尊重。[2]在我国,程方平于2001年在《论西部开发中的教育安全问题》一文中,首次把“教育安全”作为一个新概念提出[3]。随后,教育安全研究日益兴起。研究领域主要涉及4个方面:一是教育安全的元研究,重点探讨教育安全的基本概念、内涵与外延、教育安全与国家安全及文化安全的关系的基;[4][5][6][7]二是教育安全研究视角的探讨,主要从国家安全、人的安全、文化安全、信息安全和多维视角等视角开展研究;[8][9][10][11][12]三是教育安全与全球化、国家发展及区域发展关系的研究,旨在探讨全球化与教育安全的相关性、教育安全在国家发展中的价值与作用;[13][14][15][16]四是教育安全问题的历史研究,主要从着重探讨了教育在巩固中央政权、维护国家统一、增强文化认同、促进民族团结、稳定边疆等方面的政策、措施和路径。[17][18][19]教育安全研究的不断深化和拓展,一方面折射出国家、社会在面临严峻的非传统安全形势下,对教育安全的关注;另一方面也为教育安全理论体系的构建及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奠定了基础。

我国有漫长的边境线,与不同政治制度、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多个国家接壤。尽管周边环境总体平稳,但来自境外的极端组织、分裂势力、恐怖主义却不断渗透,“‘东突’‘疆独’‘藏独’等势力不断制造事端,加之西部边疆地区老、少、边、穷叠加,外部复杂、文化多元、社会敏感,在新的国内外形势下出现了一系列新矛盾、新问题,‘生存安全问题和发展安全问题、传统安全威 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20]如何把握新的问题、化解新的矛盾,如何固边、稳边,实现边境地区的长治久安、民族团结、经济社会发展,这是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重大问题。实现边境安全与发展战略目标的关键是人,而培育人的关键是教育,所以必须维护边境地区的教育安全和发展。正是基于这一认识,不少学者拓展了教育安全的研究视域,开始关注边境教育安全问题。然而,边境教育安全的基本概念如何界定?基本内涵是什么?关键要素如何把握?什么样的研究视角更为贴切?这些基本理论问题不解决,就难以科学规范地开展相关研究,客观真实地把握基本现状,切实有效地提出对策建议。因而,有必要从学理层面对边境教育安全的基本问题加以讨论。

一、边境教育安全的内涵

边境或边境地区在政治学或地理学上指邻近边界或国界的区域范围。边境是边疆最靠边界的部分,是一个国家疆域的边缘,是国家统一的基础,它的稳定直接影响着国家的稳定和安全。教育安全是指安全主体(个人、一类群体或国家)的教育主权(或权益)、教育制度、教育传统以及自身教育发展等方面,能够经受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各种威胁、干涉、侵蚀和挑战,并能够充分发挥教育的多种功能,保障并实现主体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一种运行状态。[21]参考上述边境和教育安全的定义,我们认为边境教育安全是指安全主体(国家、一类群体或个人)能够有效维护自身的教育主权和权益,国家的教育制度、教育传统和教育自身的发展能够经受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各种威胁、干涉、侵蚀和挑战,教育的社会功能得以发挥,民族文化传承与整合得以实现,民族团结和边疆稳定得到保障的一种状态。这里所说的边境教育外延较广,包括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区教育。其中,学校教育是边境教育安全的主体,家庭教育和社区教育为边境教育安全的两翼。

(一)边境地区多元主体的教育安全

多元主体的教育安全是边境教育安全的基本内涵。根据人的三类存在形态——国家、群体和个人,可以把教育安全分为国家、群体和个人3类主体的教育安全。3类主体的教育安全需求不尽相同,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有所不同。国家教育安全是指国家的教育主权、教育制度等在边境地区不受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威胁和挑战,教育方针政策得到贯彻落实。其核心是主权问题,即作为国家主权组成部分的教育主权、自主性和独立性不受侵犯,个性化的教育传统和教育选择应该而且必须得到尊重。[22]群体的教育安全是指居住在边境地区的所有民族、所有阶层享有的教育基本权利和特殊需求得到保障,并走向可持续发展。其核心是平等问题,即不同民族群体能平等地享有教育权益,既能通过教育传承其自身的文化,维护其独特性,又能学习主流文化知识,奠定融入主流社会的基础。个体的教育安全是指生活在边境地区的人的教育发展不受内外环境的威胁和挑战,个体能够有效维护自身权益并获得可持续发展。其核心是作为个体的人享有公平的受教育权益,获得同等的接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国家和社会尽到给不同教育需求的个体提供日趋公平的教育资源和基本的公共服务的责任和义务,以促进其实现自身发展的愿景。边境教育安全能使国家、群体、个体3个层次主体的教育权益在边境地区得到维护、保障和落实,有益于边境地区的社会公平、公正,文化和谐、民族团结、稳定与发展。

(二)边境教育社会功能的发挥

教育的社会功能主要是推动社会变迁与促进社会流动,涉及教育的经济功能、政治功能、生态功能、文化功能以及社会流动功能。[23]边境教育的经济功能是指教育不仅要适应国家经济发展需要,也应服务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需要,要把年轻一代培养成既适应现代经济社会发展又服务边境需要的劳动力或专门人才。边境教育的政治功能是指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针对边境地区的特殊性发挥政治引领作用,培养和塑造人正确的政治观念、价值取向和思想意识,通过行为规范、舆论影响和社会实践等方式,树立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边民尤其是学生的国家认同、民族认同、制度认同和发展方向认同。边境教育的文化功能包括文化的传递、选择和发展功能,强调边境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在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培养具有多元文化理解、包容和共荣价值取向的边境各族群众中的重要作用。边境教育的社会流动功能是指教育在改善由于地域、历史、文化、教育等原因造成的边境地区社会流动不畅状况中发挥积极作用,尤其是通过优质教育促进边境地区各民族之间、各阶层之间的积极流动,为少数民族青年提供进入主流社会的机会和条件。发挥边境教育的社会功能是边境地区人的发展、经济社会和文化教育发展的基本诉求,是维护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边疆安全的必然走向。发挥边境教育社会功能必须注重教育社会功能的整体性、内在的联系性,只有多种功能协调发挥作用,才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促进边境地区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的协同发展,带来边境地区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边疆安全。

(三)边境教育文化传承与整合功能的实现

文化是一个地区重要的精神支柱,一个民族只有维护自身文化的独特性,才能在国内和国际上赢得自己的地位和尊严,产生一定的影响。教育在文化传承与弘扬中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边境教育应充分发挥文化传承与整合功能,在传递人类共同文化成果的同时,不仅传承本国主体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也传承和整合本国各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学生不仅要学习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还要学习主体民族的文化,以提高其适应主流社会的能力,求得个人最大限度的发展。边境地区的汉族学生除了学习本民族文化外,还要适当学习和了解少数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以增强其文化多元和民族平等意识。与此同时,同时,边境教育需重视境外文化,抵制外来的腐朽文化,保持自己的文化特质,以此维护边境地区的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边境教育文化传承与整合功能实现的关键,是在边民尤其是中小学生中树立“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多元文化平等、包容与共荣的理念,形成多元一体中华文化认同意识,奠定国家认同、民族认同的心理基础。

二、边境教育安全的要素

(一)边境安全:边境教育安全的前提

由于边境地区特殊的自然地理、人文环境条件,边境安全极易受到来自境内外各种因素的干扰和破坏。进入21世纪,我国边境地区,尤其是西部边境地区的安全形势极为严峻,主要表现在4个方面:一是国内外、境内外敌对势力、分裂势力、极端宗教势力,通过多种渠道、媒体尤其是网络等新媒体,以显性或隐性的方式,向边境地区各族民众进行宣传、蛊惑、诱导,以混淆视听、扰乱人心、动摇边境安全的民意基础。二是国内外、境内外分裂组织、恐怖组织相互勾结,在西藏、新疆、云南等多个地区,公开进行分裂活动、发动暴力恐怖袭击,以造成社会恐慌、制造民族对立与仇恨,削弱国家对边境地区管控与治理。三是境内外不法分子相互串通,组成犯罪团伙,在边境沿线贩毒、贩枪、走私,影响边境地区有序的经济发展,正常的跨境贸易,败坏经济环境和社会氛围。四是境外边境地区的军事冲突、社会动荡,直接波及我国边境地区,导致大批难民涌入,给边境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安全稳定带来长期的负面影响。此外,边境安全不仅是一个国家的边境安全,也包括该国与比邻国家的边境共同安全。在全球化、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今天,即使拥有再强大的军事实力、经济基础和文化影响力,不顾及比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仅关切并强化自身的安全,也许可以换来短暂的边境安全,但这种安全是不可持续的。因此,应摈弃单边主义的安全观,强调尊重和照顾彼此的核心利益,求同存异,寻求、培养、强化合作基础,在发展中增强沟通和彼此信任,增进文化、教育交流与合作,形成良好的民意基础和社会氛围,促进边境的可持续安全。

在边境教育安全系统中,边境安全是最基本的要素,是边境教育安全的前提和条件。只有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安全,教育才有安宁的环境,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才有保障,各项教育工作才能正常开展。边境安全能有效防范境外敌对势力、极端势力、分裂势力的不良影响,抵御各种消极思想、腐朽文化、蛊惑宣传在边境地区的传播,确保我国教育制度、教育方针政策、教育发展的方向不受到侵蚀和干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优良传统文化的教育不受到冲击与挑战。边境安全还可为边境教育提供多种形式的国际教育合作空间,促使边境教育加快发展步伐,创新思路和方法,提高教育质量、增强适应性,成为符合边境地区发展需要、人民满意的教育。

(二)多元文化安全:边境教育安全的土壤

学术界对多元文化的内涵基本达成如下共识:即多元文化主要是指一个社会、国家或民族中所存在的多种文化的总称。这一共识体现了多元文化的本质性特征,即多元文化的整体性、辩证统一性和平等包容性。多元文化安全是指一个主权国家的多元文化体系特别是以主流文化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免遭来自内部或外部的侵蚀、破坏或颠覆,构成一体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念不被弱化、侵蚀、同化和消失。多元文化安全关系到国家、民族的生存与发展,影响着本国或本民族的意识形态、核心价值观念和基本文化特征。

在我国边境地区,不仅有主流文化、少数民族文化,还存在着地方文化和境外文化,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冲突与融合。主要表现如下:一是全球化带来的文化交融和冲突及其对民族文化传承体系的冲击,对“中国的”文化性质的消解,文化传统内核的解构和对本土文化的碾压以及扭曲文化价值传承体系、破坏民族文化生态。[24]如近年来日益增多的以跨境民族语言文字为载体、宣传西方和境外跨境民族所在国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图书及非法音像出版物大量流入,对境内跨境民族的思想行为产生了消极影响,弱化了其国家意识、中华民族意识。[25]二是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认知与教育上存在误区,一方面过度强调“一体”,以“一体”取代“多元”;另一方面则片面理解多元文化及多元文化教育理论,无限放大“多元”,以“多元”消解“一体”。三是受边境地区普遍存在的重经济发展轻文化建设,重物质享乐轻精神塑造,重当前利益忽视长远发展等思想观念的影响,边境地区民族文化、传统文化、地方文化受到冲击,趋于式微,不仅在社会层面而且在学校教育层面均呈现出表层化、碎片化、商品化、形式化等现象。四是对境外不良思想文化的抵御能力不强。崇尚享乐主义、强调个人至上、追求感官刺激、满足物欲需求等西方思想观念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致使一些边境社区、村寨贩毒、吸毒、赌博、走私现象严重,带来艾滋病、家庭解体、偷盗和打架斗殴等突出的社会问题。这不仅危机社区的稳定,边境的安全,而且毒化了社会风气,干扰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严重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学生失足、辍学、厌学、无视校规校纪等现象突出。面对这样的社会问题、教育问题,学校、老师、家长均表达了极大的担忧、困惑和无奈。正如MS中学L校长所说,“我们这里距磨憨口岸很近,这几年随着边境贸易的不断发展,边境沿线‘黄赌毒’泛滥,加剧了教育文化气息的缺失。边境沿线专门有卖‘小红豆’的,也就是毒品摇头丸,一包500颗,100块钱3颗,一个村子一晚上都不够卖,买这些的有不少是初中生。学生们一沾染上毒品,很难戒掉,也不想读书了。”类似的情况在我们2015~2017年对云南边境地区多个县市的调研中皆有发现。显然,文化碰撞与冲击、境外文化的干扰和渗透对边境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民族文化的传承、边境教育安全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边境地区的多元文化安全既能确保主流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不受干扰和颠覆,又可使各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得以保存和传承;既能保障国家文化主权和文化权益,又可抵御境外负面文化、消极文化、敌对文化的侵蚀。多元文化安全不仅为边境教育提供了安全的屏障,而且让边境教育植根于多元文化的土壤,获取不尽的文化滋养,生成丰富、多彩、鲜活的教育资源,更加贴近生活和实践,更加得到民众的认同和信任。多元文化安全对边境教育安全具有重要的影响,是边境教育安全的要素之一。

(三)三类主体的教育安全:边境教育安全的核心

边境教育安全涉及多方面的内容,但作为安全主体的国家、群体和个人的教育安全是边境教育安全的核心和关键。国家教育安全关乎国家的教育主权、教育制度和教育传统在边境地区得到维护,国家的教育目标、教育政策和各项措施在边境地区得以落实,国家的教育意志在边境地区不受侵蚀,边境教育发展的方向不受干涉。群体的教育安全旨在维护边境地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发展水平的各类群体的教育权益和基本诉求,对促进边境地区的教育公平,保障边境地区各群体尤其是少数民族群众的整体教育水平和综合素质的提高具有重要意义。个体的教育安全强调边境地区所有受教育者的基本教育权利,关注人人享有日益公平、高质量的教育机会,使其最大限度地发展潜能,获得既能立足和服务边疆,又可到内地发展和开拓的知识及技能,并具备多元文化适应能力和创新精神。

近年来,国家对教育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和支持,教育已经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老、少、边、穷”地区是教育发展的薄弱环节,更是国家给予关注和支持的重点,得到优先发展的政策关照、资金支持、人才支持。得益于中央和地方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边境地区的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得到了历史性的发展,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由于种种历史和现实原因,边境地区的教育仍面临不少问题和挑战,教育质量问题就是突出的问题之一。我们调查发现,边境中小学生的学业成绩普遍较低。以红河州边境3县为例,2015年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J县、L县和H县总分及格率分别为36.36%20.41%、40.56%,与全州总分平均及格率46.98%相比有较大差距,特别是全科合格率较低,仅分别为10.16%、4.21%、10.14%,与全州平均全科合格率20.04%相比差距更大。单科成绩也不理想,以M2016年初中学业水平课程成绩为例,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的平均分和及格率分别为68.851.148.430.226.9和49.2%、24.8%、18.5%、16.1%、40.9%边境地区学生学业成绩低下反映出边境学校教育质量不容乐观,同时也折射出学前教育的滞后、双语教育的不足、师资力量不强、教育评价体系单一等深层次问题。可以说,学生学业成绩低下是多种问题的集中体现,或者说是多种问题的叠加和积淀效应,其实质是边境地区3类教育主体的教育诉求、目标、内容、方式与评价标准方面存在的差异,是边境教育与边境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战略之间的脱节。长此以往,边境教育难以赢得广泛的认同,边境教育安全难以保障。

边境教育安全必须考量、统筹和协调3类主体的教育需求,围绕共同目标前行。3类主体的教育安全是边境教育安全的逻辑起点和归宿。3类主体的教育安全决定了边境教育的基本性质和发展方向, 规定了边境教育的主要内容和实践的基本路径,是边境教育安全的逻辑起点。确保边境教育3类主体的安全,有益于维护教育的主权和权益,夯实边境教育的基础,提高边境教育的水平;有益于发挥边境教育的多种功能,服务边境地区发展和人民群众对教育的需求与愿景,提高其对教育的认同:有益于增强边境教育的国际竞争力,发挥边境教育的对外辐射作用及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要求。因此,3类主体的教育安全是边境教育安全的基本目标或归宿,是边境教育安全的要素。

三、边境教育安全的研究视角

我们认为,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边境教育安全理论体系,需要借助相关学科之精华,形成多维研究视角,并以此为基础进行研究,不断丰富和拓展理论内涵和思想方法。

(一)人的安全视角

人的安全是边境教育安全研究的基本视角。“人的安全,是安全的底线和核心,应该成为安全研究的价值基础,进而使人拥有‘免于恐惧’和‘免于匮乏’的自由。”[26]人的安全是边境地区社会和谐与发展、国家安全与稳定的基础,是边境教育安全的根基。从人的安全视角出发,边境教育安全可以探讨如下问题:一是如何保护边境地区的人们受教育的基本权利,逐步缩小边境与内地在教育上的差别,奠定边境地区人们发展的基础。研究的重点是加快边境教育高效、优质发展,促进教育公平与教育均衡发展。二是怎样维护人的发展安全,促进人的可持续发展——既注重奠基性,为学生和边民的长远发展、终身学习打基础,又关注现实需要,为学生和边民当前的生产、生活服务,提高其生活水平和质量。三是如何增强学生、边民的危机意识、防范能力,自觉抵御来自境内外的不良思想、行为的干扰和诱惑。主要研究怎样提高学生和边民的教育安全自觉,提升其辨别是非、抗击干扰和侵蚀的能力。四是如何保障教育环境的安全,为边民特别是学生的健康发展构建政府主导、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边境教育安全体系。

(二)多元文化教育的视角

多元文化教育是边境教育安全的重要视角。多元文化教育是西方多民族国家为在多民族、多文化并存的国家社会背景下,允许和保障各民族文化共同平等发展,以丰富整个国家文化的教育。[27]我国学者从历史、文化和现实要求出发,提出了中华多元一体文化教育理论。它包括3方面的内容:一是中华民族自觉形成的、各民族认同的国家一体教育;二是作为多元的各民族自己的传统教育;三是在全球多元文化发展背景下形成的中华多元一体教育。[28]

边境地区多种文化冲突融合,各种矛盾错综复杂,边境教育安全涉及多个层面、多个领域,但其核心和关键问题是培养人的问题。文化作为人的底色,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的价值取向和发展方向,因此,在边境地区开展多元文化教育,培养认同并热爱中华文化、熟悉并坚守本民族文化、包容并理解其他 民族文化,具有本土情结、国家观念和全球视野的人尤为重要。从多元文化教育的研究视角出发,边境教育安全应着重探讨以下问题:一是多元文化安全,即研究边境地区多元文化的基本状态、面临的主要问题和挑战。研究的核心是“一体”和“多元”的文化是否协调、是否得到认同、传承与弘扬,一体多元的中华文化是否根深叶茂。这关系到边境教育的源泉和根本,关系到边境教育安全的基础是否牢靠。二是多元文化教育的内容。主要研究边境教育内容如何体现主流文化的核心价值和少数民族优秀文化知识,如何生成多元文化整合知识,如何强化文化情感、培养文化创新能力。三是多元文化教育的方法途径研究。主要研究如何发挥边境地区各方面的主体精神,综合集成多方优势,创造性地开展多元文化教育,形成全方位的、生活化、常态化的多元文化教育路径。

(三)国家发展战略的视角

国家发展战略是边境教育安全研究的关键视角。国家发展战略是指一个国家在全球化背景下为维护国家安全,实现国家利益,追求国家富强所实施的综合性的长期性的发展战略。[29]20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我国先后颁布并实施了“西部大开发战略”1999)、“富民兴边行动”2000)、“桥头堡”发展战略2011)、“一带一路”(2013)等一系列国家发展战略。这些发展战略从国家发展的宏观层面和整体布局从发,界定了边境地区的发展定位和核心功能,规定了边境教育的发展方向、地位和作用、发展内涵、方式和速度。因此,只有站在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来透视边境教育和边境教育安全问题,才能更好地探索符合国家发展需要的边境教育思路。从国家发展战略的视角出发,应重点研究如下问题:一是国家发展战略为边境教育发展带来哪些机遇,应如何抓住这些机遇提升边境教育发展的质量和水平,服务于国家战略发展的需要并做出应有的贡献。二是国家发展战略对边境教育安全提出哪些问题和挑战,边境教育安全应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和挑战,提升教育安全的水平,为边境教育发展提供保障。三是边境教育如何发挥辐射作用,增加与毗邻国家的交流与合作,促进边境教育的共同安全,为边境教育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为实施国家发展战略奠定民意基础。

(四)时空分析的视角

时空分析是边境教育安全研究的特殊视角。空间具有地域性特征,时间则是地域空间内外自然、人文地理要素。时空交织构成人类聚落、区域、经济、政治、文化、民族人口等空间分布,形成了人类社会活动在不同空间结构中的产生、碰撞、交融和扩散的场域。由此,时空具有了社会的属性,产生了区域的物理空间、文化空间和社会心理空间的特征。自然地理时空、文化时空和社会时空为边境教育安全研究提供了独特的、深刻的、系统的视角,开辟了多学科交叉融合的研究领域和方法路径。从时空分析的视角出发,可以研究如下问题:一是边境地区独特的自然地理、民族文化时空和人地关系如何为边境教育安全奠定基础并发挥作用,旨在研究边境教育安全的独特性及其制约机制。二是边境地区多元文化的变迁,多元一体文化整合与发展的规律及其对教育的影响,重在探索多元文化融合的轨迹、中华多元一体文化整合的主要方式和规律,探讨文化融合与边境教育安全的相互关系及其对边境地区文化和谐、民族团结、边疆稳定的作用。三是边境教育安全如何应对“时间压缩”和“空间延伸”④[30]带来的问题与挑战,重在研究现代化、全球化背景下,信息技术、网络社会和虚拟世界等对传统时空观的改变及其对边境教育安全的影响,探索边境地区时空结构演变的机制、特征,分析时空变迁语境下,如何利用现代技术手段提升边境教育安全的思路、方法与路径。

毋庸置疑,边境教育安全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信息化的加速,边疆经济社会发展进程的加快,边境在国家发展战略中地位的提升,边境教育安全研究将日益受到关注。与此同时,边境教育安全研究也面临着一定的困难和挑战:一方面,边境教育安全涉及多个领域、多个层面、多个学科;另一方面,边境地区往往集老、少、边、穷于一身,民族多样、文化多元、社会敏感、外部复杂、新旧矛盾交织,增添了边境教育安全研究的复杂性、综合性和难以预测性。因此,不仅要重视边境教育安全研究,而且要加强边境教育安全的原研究——界定边境教育安全的核心概念、明确研究的理论基础和边际、把握研究的基本内涵与关键、形成多维的研究视角、建构科学的分析框架。本文对边境教育安全一些基本问题的探索还很粗浅,旨在抛砖引玉,引起学界对边境教育安全问题的关注,为更广泛、深入、系统的理论构建和实践探索提供参考。

 

注释:

①课题组调研访谈记录:M县S中学L校长,S中学校长办公室,2014年11月7日。

②红河州教育局.红河州边境地区教育发展情况汇报材料,201610月。

③西双版纳州M县教育局教研室.M2016年初中学业水平考试质量分析报告2017年4月。

④时间压缩,意指时间被挤压,社会生活节奏加快,社会情势瞬息万变;空间延伸,意指地理景观在全球化尺度上碎裂和重组。

 

参考文献:

[1]Joel H.Spring.Pedagogy of globalization: The Risk of the Education Security State[M].New York: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2006.

[2]Wayne Nelles. Comparative Education, Terrorism and Human Security: From Critical Pedagogy to Peacebuilding [M].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2004.

[3]程方平.论西部开发中的教育安全问题[J].教育研究20019):35-38. 

[4]程方平.教育:国家安全的基础——关于“教育安全”的思考[J].教育科学20063):1-5.

[5]金孝柏.教育主权初论[J].国际商务研究20046):3-7.

[6]王露茜,王凌.我国的教育安全及其困境思考[J].教育科学论坛20122):8-10.

[7][21]王凌,李官.教育安全:界说、特征与意义[J].学术探索20147):138-143.

[8]胡仲勋,俞可.教育危机威胁国家安全——《美国教育改革与国家安全》报告解读[J].世界教育信息2013262):34-39.

[9]潘一禾.文化安全[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

[10]殷小平.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中的教育主权与文化安全[J].现代大学教育20056):1-5.

[11]张晓校.网络与教育安全[J].现代远距离教育20051):3-6.

[12]王凌,宋南争.教育安全研究视角刍议[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323):138-142.

[13]沈洪波.全球化与国家文化安全[M].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09.

[14]李军.教育国际交流与国家教育安全[J].中国高等教育200620):22-23.

[15]石中英.学校教育与国家文化安全[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011):11-1418.

[16]何伟强.关于美国国家教育安全战略的政策解读与思考[J].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05):43-4660.

[17]蒋建华,王双,车兴飞.中国传统治边方略及效应[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342):102-107.

[18]方铁.论中国的传统治边方略[J].中国边疆学20161):3-23.

[19]王景,王凌.政治统治维持与边疆国防巩固——国民政府时期边疆教育政策考述[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451):139-144.

[20]罗中枢.中国西部边疆研究若干重大问题思考[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1):5-12.

[22]殷杰兰.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教育安全问题思考[J].黑龙江社会科学20041):110-112.

[23]王道俊,郭文安.教育学[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9.

[24]范玉刚.从“文化冷战”到“文化热战”——非传统国家文化安全及其症候分析[J].探索与争鸣201611):115-122.

[25]谷亚华,吴霓,古文凤.论“一带一路”背景下云南跨境民族文化安全与双语教育[J].民族教育研究2017285):73-76.

[26]阿米塔夫·阿查亚.人的安全:概念及应用[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

[27]王鉴,万明钢.多元文化教育比较研究[M].北京:民族教育出版社,2006.

[28]何喜刚,王鉴.如何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教育[J].民族教育研究19993):3-5.

[29]朱选祥.党的十八大对国家发展战略的推进与创新[J].理论建设20134):26-29.

[30]牛俊伟,刘怀玉.论吉登斯、哈维、卡斯特对现代社会的时空诊断[J].山东社会科学20123):24-29.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Connotations, key elements and research perspectives

CAO Neng-xiu, WANG Ling

 

Abstract: The connotations of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find expression in the multiple-subjects of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the full play of the social functions of borderland education and the cultural inheritance and integration of borderland education. Borderland security, multi-cultural security and the educational security of three main bodies are key elements to guarantee the interaction and contact of all the factors of the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system. To enrich the theoretical connotations and improve the thinking modes of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relies on the study of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human security,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national development strategy as well as the spatio-temporal aspect, which will help produce more fruits in this aspect.

Key words: borderland-education security; connotations; key elements; research perspective



责任编辑:胡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