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云南边境民族地区基础教育的现状及思考

  发布时间:2020-08-09 12:25:44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9年第5 作者:王国强

 

 要:云南边境民族地区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理环境,社会经济发展落后,贫困程度严重且面大,导致基础教育发展十分艰难,“马太效应”的现象较为突出,而近年来由于周边国家对边境地区教育的支持力度大大加强,有些政策措施已明显优于我国,因而在边境地区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激烈的教育竞争,针对边境地区基础教育的现状,笔者进行了探索分析。

关键词:边境地区;基础教育;现状;思考

 

云南是全国少数民族成分最多的省份,有25个边境县(市)分别与缅甸、老挝、越南接壤,边境线长4060公里。有彝族、哈尼族、壮族、傣族、苗族、傈僳族、拉祜族、佤族、瑶族、景颇族、布朗族、布依族、阿昌族、怒族、德昂族、独龙族16个少数民族跨境而居。是全国跨境民族最多的省份。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理环境,沿边跨境民族基础设施薄弱,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群众生活困难,与全省、全国相比有很大差距。

由于云南边境民族地区人口居住分散、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从客观上限制了人们的受教育机会。与其它地区和城市相比,云南边境民族地区的经济条件和经济状况相对较差,许多家庭无力支付孩子上学。当地政府经济实力较弱,导致对教育投入不足,教育基础建设落后,再加上教育资源不足、教育成本高以及人们对教育的预期收益不高,政府等社会机构以及学生家长本身对教育的重视不够,这些都导致云南教育环境较差,教育成效低。尽管近几年“两免一补”新机制的实施使我省许多的中小学生从中受益,缓解了边境及少数民族地区学生上学难的问题,对提高边境及少数民族地区的教学质量、巩固“普六”、推进“普九”,加快民族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但对于云南边境民族地区来说,基础教育发展依然步履艰难,“马太效应”较为突出(马太福音上有句话:“让贫穷的人更贫穷,让富有的人更富有),其现状令人堪忧。

一、边境民族地区基础教育的现状

(一)教育基础建设落后,严重影响学校办学规模的发展

由于地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相对中国其他省份,云南教育起步低,基础差,发展极不平衡。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中国人均受教育年限7.27年,云南5.96年,排在中国第29位2004年云南“普九”人口覆盖率81.3%,初中毛入学率90.8%,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云南沿边跨境的16个民族中绝大多数都属于直过民族(从原始社会末期、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初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或少小民族(人口较少民族),而且绝大多数处于整体贫困状态,其贫困程度达到了整个云南全省平均贫困程度的3倍以上。因而导致一方面偏僻、贫困,甚至不太稳定的边境民族地区严重缺乏吸引力,使得当地的学校教师紧缺,且教师工作负担重但待遇偏低,“教非所学”现象普遍,许多在职教师千方百计要求调出,调往城镇,而城镇、乡镇政府所在地中小学又人满为患;另一方面,由于边境地区教育条件差,群众人均受教育年限仅2-3年,一些边境村寨至今无一个高中生或中专生,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流失比较严重,尤其初中学生学年流失较多(截至2006年底,保山市1.34%、文山州3.34%、怒江州2.55%,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金字塔特点突出,读书无用论在群众中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有所抬头;再一方面,边境民族地区办学规模本来就小,由于条件简陋,且危房率居高不下(截至2006年底,临沧地区15.7%、保山市13.92%、文山州12.7%,部分学校被迫撤并,使边境民族地区本已举步维艰的基础教育更是难以和其他地方同步。

(二)既精通少数民族语言又能熟练驾驭汉语的“双语”教师越来越少“双语文”教学困难重重

在云南沿边跨境的民族地区语言障碍对基础教育的影响是很突出的。边境民族地区的群众小学毕业之后对汉语仍讲不通,一些初中毕业生连简单的收条借条等单据证明也不会开。怒江州的一位领导曾经这样说过:“我们这里的群众学汉语很吃力,汉族学汉语只挑一个担子,我们要挑两副重担,既要学汉语又要学汉文化。由于语言障碍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较好的解决,严重地影响了教育事业的发展,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出路就是搞好双语教学。”边境民族地区的双语教学尤其显得特殊和重要,由于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多为跨境民族,群众在日常生产和生活中主要还是靠自己的民族语言进行交流,虽然云南省教育厅对少数民族地区学校开展双语文教学做了很多规定和要求,许多学校也作了大量的工作,但由于师资、经费和教材缺乏等问题的影响,多数学校都存在着少数民族“双语”教师年龄偏大,师资紧缺,“双语”教学难以开展的现象,现在“双语”教学实际上只是以少数民族语言来辅助教学的一种教学方式,真正的双文双语教学已越来越少了。

(三)近年来,边境地区教育竞争日趋激烈

由于周边国家对教育的经济支持力度不同,在云南边境一线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教育竞争现象。一方面,由于我国教育实行的“两免一补”政策,也允许缅甸边民的子女自由到我方的学校上学,享受与我国公民一样的免学杂费、书费的待遇,而缅甸禅邦第一特区和第二特区境内的学校都要向学生收取课本费,有的还收取学杂费,因此,吸引了大量的缅甸学生到云南境内的小学上学,云南边境地区的保山市、德宏州、临沧市、西双版纳州、怒江州等地州、县、市均有缅甸学生。其中,仅临沧市就已有四百多名缅甸学生到我方的边境小学上学,部分缅甸学生还到镇康、耿马、沧源和临翔区上中学

可另一方面,云南边境地区的部分学龄儿童因家庭贫困,无力承担名目繁多的学杂费,不得不到缅甸、越南上学,享受更便宜的基础教育,成为奇特的“小留学生”。另外,一些教师因为在国内的待遇太低也出国任教。越南近些年来,致力于大力发展边境教育,开始了与中国的边境教育竞争。据云南省教育厅有关人士介绍,目前越南政府对边境教育的具体工作措施是:第一、对边境地区实施教育“三免费”政策,边境地区小学三年级以下学生的书费、学习用具等费用均由国家负担,并实行按月发放;小学四年级直至大学毕业,学生衣食住行费用均由国家负担;考取内地高一级学校的学生,其往返车船费、途中食宿费等统一由国家支付;民族中小学和中等以上专业技术学校的学生,国家月均补助生活费用折合人民币50元。为了有效解决就学难的问题,为困难学生提供免费的教科书和生活补助,确保每个适龄儿童都能够上学。鼓励边境优秀少数民族生就学,在读高中或大学时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助、奖励或费用全免。第二、实行“就学就业政策”。1、边境地区的教师工资每月要比内地同等老师高出100至150元人民币。而且,在边疆工作三年后,可以无条件地调回内地。2、边境地区孩子免费入学,中学生国家每月补助8万盾64元人民币)生活费和每年两套衣服。目前,河江省所有乡镇都开办了小学,大部分乡镇开办了初中。所有县市开办了初中、高中教育,并开办了民族高中,对小学生实行书费、学杂费全免,对中学生实行书费、学杂费全免,并每月给予60元人民币生活补助,每学年发给两套校服。由于越南人才十分缺乏,特别是边境一线农民文化水平极为低下,文盲人口较多,目前越南对边民实行所谓的“第一到第十二”的学生免交学费、书费等,并且免费发放校服,每月补助少数民族生一定的生活费;在就业上,只要能读到“第十二”的一律包分配。制定出台向边境少数民族就业倾斜的政策,保证边境少数民族在当地公务员录用、专业技术人员中的比例,引导边民增强对教育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提高边民的综合素质。第三、建立和完善民族教育体系。越南政府十分重视边境地区教育事业,每个边境村寨设有一所学校。规定边境区小学段实行免费教育,初中段的少数民族学生减免书费、学杂费。在招生录取方面,对边境地区的学生给予照顾分2分(越南实行10分制)。对进入民族普通基础教育的学生,实行全面特殊教育,在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除免书费、学杂费、吃穿费以外,每学期每个学生还享受助学金75元。毕业后,经筛选保送到“民族高中学校”继续享受全免教育,在大学阶段,可享受减免教育。第四、加强边境一线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师生宿舍、食堂、厕所、运动场等设施;将各教学点危房统一规划统一建盖。保证学生上学能“进得去、住得下”,确保教育教学安全健康发展。越南政府这些政策不但使本国边民得到了实惠和帮助,也对广西和云南的中国边民产生了较大影响,使一部分边民迁居越南,一些学生(主要是少数民族学生)到越南读书(他们可以享受与越南学生同样的待遇),更为严重的是中国边境地区少数代课教师也跑到越南任教,而其收入比在中国高出四五倍。在云南省文山州的麻栗坡和马关等与越南交界的县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缅甸的一些教育措施和方法也对云南边境地区的基础教育产生了影响。如紧邻云南省陇川县的缅甸“洋人街”学校,教学程序安排全部参照中国的“9年制义务教育”,且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学习英语,并同时进行汉语教学。因此部分家长认为:“两边学的都一样,但缅甸的学费低,孩子在缅甸还可以学英语、缅语和汉语,以后多会一两门外语更好,而且可以随时转回中国读”。另外,出于种种考虑,长期以来,无论南洋还是台湾地区,对缅甸华人学生提供了优惠的就学条件,使得许多学生在中小学毕业后,都可以到这些地区去求学、工作,这些都成为中国父母愿把孩子送去读书的理由。

二、对云南边境民族地区基础教育的思考

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然而,由于我边境地区自然条件恶劣,加上我国对边境地区虽有一定的扶持,但有些扶持的力度甚至不如周边国家(如越南),优惠政策没有完全落实到边民的生产生活当中,多数边民仍然在温饱线上挣扎,没有完全享受到国家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相对而言,越方的政策“小而全”,资金扶持不算多,但综合考虑了边民生产生活、子女教育和医疗保障等实际问题,尽可能地满足了边民的实际需求,与我方形成了鲜明对比,弱化了泱泱大国形象和边民的国家优越感和民族自豪感,使我部分边民产生了不平衡心理和失落感,导致爱国意识、国防意识、领土主权意识淡薄,特别是少数村干部受越方优惠政策的影响,思想波动,对我方边境社会安定不利。而“边境安宁是构建和谐的基础,加大对边疆跨境民族的扶持力度意义重大。”云南省政协副主席孟继尧曾呼吁。鉴于此,笔者认为:

(一)加大对沿边跨境民族基础教育的政策扶持力度,创新性地继承和发挥原来中央对“直过区”的特殊政策和措施,促进基础教育的均衡和公平发展。“直过区”政策的制定是我国民族工作的创举,是解决特殊地区、特殊民族发展的成功范例。20世纪50年代初,国家对边境民族地区(尤其是“直过区”)实施了许多优惠政策,设立“直过”经费,在科教文化上国家设立民族教育专项补助经费,制定“直过区”扫盲规划,通过发展中小学教育,对初、高中生提供助学金,对大中专学生采取保送培养的办法,大力发展教育和科学文化事业,实行税收减免,传播内地农业技术经验,国家设立民族教育专项补助经费,选送优秀民族干部到高等院校学习深造等等。但“文化大革命”否定了“直过区”的特殊性,中止了“直过区”的许多特殊政策,党的民族工作遭到了严重挫折,直到现在,“直过区”的许多特殊政策没有得到恢复。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对“直过民族”的许多优惠政策已逐步弱化和失效,在解放初期在我们国家百废待举,经济实力很差的情况下,能够给予直过民族那么多的关怀和帮助。如今我们国家的实力已今非昔比,更有条件对直过民族进行帮助。因此建议国家和省里加大对边境民族地区教育事业经费的投入力度,推动公共教育均衡协调发展。

(二)着力解决群众生产生活困难,对边境沿线跨境聚居的贫困自然村,优先纳入国家整村推进实施范围,加快脱贫步伐。贫困是边境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困难的根本原因。据对边境沿线的8个州(市)、25个县(市)的调查统计,边境地区(尤其是“直过区”)农民人均纯收入为698元,分别是全国、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2622元、1697元的26.62%41.13%。如思茅市、德宏州“直过区”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678元、1085元,分别是同时期全国、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23.09%58.21%。怒江州有10万人需易地安置,有4.5万特困农户住在茅草房、杈杈房内,占全州农户总数的47%。思茅市2005年底有100万人未解决温饱,其中绝对贫困人口60万人,低收入人口40万。如沧源佤族自治县是全国仅有的两个佤族自治县之一,按2005年国家确定的924元脱贫标准,全县还有10个乡(镇)93个村(居)委会的11.2万人尚未脱贫,其中人均收入在637元以下的绝对贫困人口还有5.6万人,有2.8万贫困人口生存在自然环境恶劣的高寒山区和岩溶地带,有97个自然村、3.7万人、3.2万头大牲畜的人畜饮水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有近五千户居住在低矮潮湿的茅草房内,有117个自然村尚未通电。目前边境沿线地区,尤其是“直过区”仍然是全省乃至全国最贫困的地区,如果单纯依靠这些地区通过自身发展进行脱贫,短时间是很难奏效的。另外,由于这些地区贫困面太大,僧多粥少的情况突出,而需要解决的问题又太多,仅依靠中央和省财政也不大现实,因此建议国家大力鼓励并组织发达地区对这25个边境县开展对口帮扶,加快发展这些地区的经济、文化、教育、卫生事业,以利边疆稳定、民族团结。

(三)借鉴周边国家的边境教育政策和措施,在边境地区进行特殊的教育竞争以稳定边疆和加强民族团结。边境安宁是构建和谐的基础,而边境民族地区的教育是中国发展民族经济、巩固民族团结、保证边疆稳定的重要基础。目前我国学校教育要到大学阶段才开展缅语、越南语、俄语等外语教学,这样以来对沿边跨境的民族来说十分不利,由于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多为跨境民族,群众在日常生产和生活中主要还是靠自己的民族语言进行交流,可以借鉴中缅边境的缅甸中小学校存在多语种教育情况,我国也应针对不同的国家边境因地制宜地开展不同的语种学习,这样对培养国家将来的外语人才既降低了成本,又必然会促进许多学生加入到学习的队伍里来,同时可以帮助降低学生的流失率。针对越南在其边境地区实施的教育政策和措施,我国也应在全面开展“两免一补”新机制的同时,认真分析周边国家实施的政策和措施的优势、特点,尽快制定出适合我国边境地区的教育政策和措施,以便于在特殊地区进行特殊的竞争。

 

注释:

①保山市教育局 2006 年工作总结、文山州教育局 2006 年工作总结、怒江州教育局 2006 年工作总结。

临沧地区教育局 2006 年工作总结、保山市教育局 2006 年工作总结、文山州教育局2006 年工作总结。

③临沧地区教育局 2006 年工作总结。

 

参考文献:

[1]朱煜.马太效应[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07.

[2]那金华.云南“直过民族”地区教育状况及对策分析[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2008(1).

[3]尹鸿伟.边境线上的教育竞争[J].南风窗,2003(11).

 

On the basic education in the regions along the Yunnan border

WANG Guo-qiang

 

Abstract: The social backwardness, poverty,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and historical reasons all prevent the basic education from development, and the Mathew effect is quite apparent. Attempts have been made recently in the neighboring countries to improve the basic education, while Chinese policies are dwindled. It is an unprecedented competivene ss in the border .

Key words: borde r region; basic education; status-quo; thinking

 

责任编辑:罗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