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云南边境地区周边国家跨境就读外籍学生管理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20-08-09 12:25:38

来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作者:尤伟琼 张学敏

 

 要:近年来,随着我国边境地区经济的发展、教育事业的进步,云南周边的缅甸、老挝、越南等3国边境地区适龄学生跨境进入我国边境学校接受教育的人数,呈现出逐年增长的趋势。本研究在深入调研3国学生跨境就读情况的基础上,就其跨境就学的现状和问题进行了梳理和分析。提出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从构建国家命运共同体的角度出发,在政策法律、边境安全等方面加强对外籍学生管理。形成边境地区教育的特殊扶持和特色治理,贯通教育路径,建设特色国门学校,创建协同联动管理机制等,为中国和周边国家共享共赢共同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关键词:云南边境地区;外籍学生;跨境就读;联动管理

 

在经济全球化、教育国际化的大背景下,教育发展与质量提升成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继续大力推动教育改革发展,使我国教育越办越好、越办越强”。云南边境地区作为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对外开放的门户和窗口,其教育事业的发展状况是国家整体教育状况乃至综合国力的直接体现,直接反映着国家的形象。跨境教育问题,是这些年来学界关注的焦点。从现有研究来看,对跨境教育的探讨主要集中于高等教育层面,其中又以中国与欧美之间的高等教育跨境研究为重点。有学者从宏观发展战略角度出发,认为我国作为跨境教育最大资源国和质量保障的后发外生型国家,要适应国际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增强跨境教育质量保障能力。[1]有学者认为能力建设作为推进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国际化的目标和发展跨境教育的方法和战略,已成为研究跨境教育的重要维度。[2]除了理论探讨,也需从实证中直面问题,进行跨境教育选择的多层次解读,包括参与跨境教育学生流动的公平问题,还包括跨境教育对教育输出国和输入国高等教育的公平性带来的影响问题。对此问题的关注,聚焦到云南边境层面的研究成果较少。学者们提出,从区位看,云南与东南亚国家高等教育服务存在贸易区位优势[3],从实践看,有学者从云南教育国际化的角度总结了云南师范大学面向东南亚开展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中积累的经验和成果,提出了新时期面向东南亚实施高等教育“走出去”的基本战略和培养国际化人才的基本战术[4]。从需求看,云南面向东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战略研究表明,许多东盟国家存在着与周边国家,尤其是与中国发展教育国际交流的强烈意愿[5]。这些研究集中在高等教育领域是因为高等教育国际化水平更能彰显一个国家文化发展的软实力。还有一些研究对云南边境地区跨境民族教育进行了比较细致的分析,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对云南跨境教育和跨境民族教育的讨论[6];关于学校教育与云南跨境民族身份认同的塑造问题[7]对云南文山跨境民族地区[8],对瑞丽市国门小学跨境教育的各类实证研究[9]

就已有研究而言,无论是探讨云南与周边国家的跨境民族教育,还是探讨云南边境地区的跨境教育,主要均是对高等教育层面的教育政策进行探讨,或者仅限于探讨云南边境地区的民族教育问题,没有涉及周边国家民族子女的跨境流动、教育管理、交流合作等问题。然而,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人的理性选择需求来讲,跨境民族子女的跨境流动教育是客观存在的必然,其就读需求和生源流向趋势呈现出一个国家和一个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态势,也是边境教育质量的客观反映,关乎着边境地区的安全稳定和国家发展战略的实现,[10]对国家相关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起到关键性的影响作用,这方面研究是非常重要的。

“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云南边境地区从发展的“末梢”一跃成为开发、开放的前沿,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兴边富民”“边疆解五难”等行动的展开,在边境25县实施了边境小学危房改造、寄宿制学校建设、改造薄弱学校等一系列工程,使边境地区中小学学生的学习生活条件得到全面改善和稳步提高。过境国门学校成为我国对外展示和教育衔接的一个最佳窗口和沟通桥梁。中国西南边境周边国家相邻地区适龄学生跨境进入云南边境学校接受义务教育人数逐年增多,反映出我国教育对外影响程度的不断深化。鉴于此,系统梳理当前外籍学生跨境就读现状并厘清存在的问题,成为我国西南边境教育发展的重要课题。

一、云南边境教育特殊的地缘人文环境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其边境教育呈现出民族性、边缘性、过渡性、复杂性、融合性等特征,是中国构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的关键区域。

1.特殊的地缘条件

一是边境线长、边境口岸多、边境通道多。云南是中国毗邻周边国家最多的省份之一,中缅段1997公里、中老段710公里、中越段1353公里,共4060公里,占我国2万多公里陆地边境线的1/5。已开通11个国家级口岸、9个省级口岸、百余条边境通道和103个边民互市点。二是地貌高低起伏过大,教育特别是边境教育发展受限。云南省土地面积中,山地约占84%高原、丘陵约占10%,盆地、河谷约占6%,平均海拔2000米左右,最高海拔6740米,最低海拔76.4米。三是云南边境处于东亚与东南亚、南亚次大陆的结合部,与周边国家具有“山同脉,水同源”的亲属地理关系。

2.复杂的人文环境

一是跨境民族较多。云南边境有16个民族跨境而居,占全国跨境民族总数的1/2,这些跨境民族密集地分布于国界线两侧,他们与缅甸、老挝、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民族具有族源相同、地缘相近、语言文化同源、种族同宗、习俗相似等特点,这种亲缘民族与同流文化关系,造就了边境教育的复杂性。例如缅甸佤邦、缅甸果敢民族、缅甸克钦族分别与我国的佤族、汉族、景颇族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是云南边境地区是直过民族、人口较少民族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各民族形成“立体式分布”居住的方式,呈现“大杂居、小聚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发展格局。如临沧市的3个边境县就有23个少数民族,其中6个直过民族,9个跨境民族。三是边境地区宗教复杂,禁毒防艾和反渗透的形势严峻,特别是缅甸内部各武装派别林立,给我国边境带来极大安全隐患。

3.境内外教育相互影响的长期性

纵观云南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边境教育的历史与现状,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特点长期存在。缅甸与我国边境相邻的地区多为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政府统治,其教育情况存在显著差异;缅甸政府在与中国接壤的各民族地方武装控制区“邦”(特区)内所办的国立学校较少,在数量及质量上都远远满足不了当地民众的教育需要;缅甸特区自办学校也较少,大多数缅甸边境民族学生来华学习,我国边境学校成为其基础教育的主体之一。老挝边境中小学教师的学历较低,教育经费紧缺,教育设施严重不足,到中国边境学校学习越来越成为学生的优先选择。越南近年来全面深入教育改革,不断加强边境地区教育的投入力度,努力改善基础教育条件,采取一系列特殊教育政策建设其边境学校。在与我方接壤的边境地区,越政府以边境线的距离为标准,越靠近边境线的学校投资力度越大。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推动下,云南的各边境口岸全线开放,与周边三国的贸易往来更加频繁,人口流动日益加快,边境民众的接触越发密切,边境教育相互影响和相互渗透的情况更加突出。

二、云南边境地区周边国家跨境就读外籍学生现状及特点

随着云南边境地区经济的发展、教育事业的进步,边境地区的教育质量和教育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有所提高,云南作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展示了我国基础教育发展的成果。云南边境地区与缅甸、老挝、越南陆地相连,交通便利,边民往来频繁,优越的教育政策和良好的育人环境,吸引了三国边境地区适龄学生跨境进入我国接受教育,呈现出逐年增长的趋势。据统计,2017年9月秋季入学已有1万余人。根据在云南边境地区的调研统计分析,云南周边三国外籍学生在云南边境学校就读的情况呈现出以下4个特点:

1.就读学生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

2014年的7400余人到2017年的10000余人,年增长幅度在10%以上(见图1

 

1 2014-2017年周边国家外籍学生数据图

2.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群体国别化和区域化特征突出

外籍学生以缅甸籍学生最多(81%),其次是老挝籍学生(17%),越南籍学生最少(2%)。各毗邻国家和地区因国家局势变化其跨境就读学生的数量也有所差别(见图2)。如缅甸政府管理地区的外籍学生会因国内局势而出现一定的波动(见图3),而特区政府管理地区的外籍学生呈现逐年上升趋势(见图4)。老挝籍学生呈逐年上升趋势。越南籍学生相对稳定,就读学生主要是随母亲的跨境婚姻而进入中国边境学校就读(见图5)。

2 2010-2017年X县外籍学生统计

 


3 2010-2017学年Z市边境小学外籍学生人数(缅政府区)

 

4 2010-2017学年Y县外籍学生人数(缅特区)

5 2013-2017学年H州外籍学生人数(越南籍)

3.学段分布不均

跨境就读学生集中在基础教育阶段,学前教育每年约1000人左右;小学阶段数量最多,2017年达到7000余人;初中急剧下降,只有1000余人;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则更少,不足1000人,造成了教育资源和教育成本的低效化。其原因在于跨境就读学生在高中阶段不能进入中国国家学籍网,不能参加中国高考,因此只有少数学生进入普通高中读到高一或高二结束,取到结业证返回原居住国,还有零星的学生进入中等职业学校继续接受职业技能培养。

4.就读学校主要集中在边界线旁相连村寨和区域

国家富民兴边工程、“两免一补”等教育惠民政策在边境全线实施,边界线旁相邻相连村寨外籍学生不断要求进入中国学校就读。一些学校在对我国境内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应招尽招外,最大限度地接受外籍学生就读。这些学校主要分布于德宏州、西双版纳州、普洱市、临沧市等边境州市县,接收外籍学生人数占外籍学生总人数的80%之多。仅临沧市就有缅籍跨境就读学生3621人。Z县各级各类在校缅籍学生1616人,其中学前教育阶段128人,小学阶段1202人,初中阶段232人,高中阶段50人,职高4人。G自治县各级各类在校缅籍学生707人,其中学前教育阶段79人,小学阶段567人,初中阶段53人,高中阶段8人。C自治县各级各类在校缅籍学生1298人,其中学前阶段117人,小学阶段1048人,初中阶段121人,高中阶段12人。在一些地区出现了外籍学生与中国学生人数倒挂的情况,如普洱市X县M小学有学生94人,外籍学生为64人,本国学生仅30人,临沧、怒江的部分边境校点外籍学生人数甚至达到学校学生总数的90%

三、云南边境地区周边国家跨境就读的外籍学生人员类型

通过对云南边境地区跨境就读外籍学生状况的初步统计可知,跨境就学的外籍学生主要为以下6类:一是边界线上相邻村寨和区域内,每天上午跨境进入中国边境学校就读,下午返回村寨的适龄儿童,或者寄宿在中国边境学校周末返回的青少年,此部分人员占总人数的60%左右。二是跨境婚姻家庭子女,或在中国境内有血缘关系、姻亲关系的学生,跟随父亲或母亲进入中国境内生活或寄宿在亲戚家中,因而进入中国境内学校就读。三是随着边境地区经贸往来深入和边民互市的繁荣,到中国经商、务工的外籍人员日益增多,大量的随迁子女进入中国境内学校就读。四是部分外籍家庭对子女教育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特别是华裔、华侨家庭,希望子女获得较好的教育资源和教育条件,通过学习具备2-3门语言的应用能力,为将来有较好的发展空间打下基础,加之外籍学生可与中国学生同等享受中国优惠性补助政策,主动要求将孩子送到中国学校就读。五是缅甸边境地区因躲避战乱而进入中国境内就读的学生。六是到中国境内留学,学习职业技术以谋取更好发展和就业前景的学生。

四、云南对边境地区周边国家外籍学生跨境就读的管理

根据我国友邻、睦邻、富邻的一贯政策指导思想,云南目前对周边三国外籍学生跨境就学创造条件,简化手续,为其出入境提供便利,出台了相关的管理制度和服务措施,给予外籍学生国民待遇。边境学校对外籍学生实行了同等管理,同等教育,同等培养,最大化地让其学有所获,学有所成。

(一)各边境州县出台具有极强针对性的外籍学生就学管理政策

国家和省级层面,有针对外籍学生跨境就学的管理规定《中小学接受外国学生管理暂行办法》《云南省接受外国学生管理暂行办法》。2017年7月1日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联合制定发布《学校招收和培养国际学生管理办法》,《中小学接受外国学生管理暂行办法》同时废止。《学校招收和培养国际学生管理办法》的内容主要适于大中城市,而《云南省接受外国学生管理暂行办法》距今已15年,对于不断变化的边疆民族地区跨境基础教育缺乏有效的专项管理和现实指导意义。云南部分边境州县及学校各自出台了针对外籍学生入境进行义务教育的相关管理规定。如P市出台《关于做好P市无国籍人员子女受教育权利等有关政策落实的通知》,保障无国籍人合法受教育权益问题,要求各县(区)教育局详细排查统计无国籍子女信息,并安排就近入学,保障其享受国家“两免一补”“营养餐”等优惠政策的基本权益。C县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外籍学生管理的通知》,规范对外国留学生的入学审核、管理工作,优先保障边境村寨居民子女及到本地经商、务工、定居的外籍子女就近就便入学就读。外籍学生以自愿入学为主,只要有就读意愿的,尽量满足家长需求,让外籍学生就近就便入学。与境内学生同等享受“两免一补”、营养改善计划补助(在县城学校就读的外籍学生每天配发一杯牛奶和一个熟鸡蛋或一个馒头,在农村学校就读的外籍学生享受免费的营养午餐,每周1-2次水果)、14年免学费等惠民政策,所需资金由县财政全额承担。C县教育局保留边境教学点,努力改善办学条件,充实师资,努力提升办学效益。C县民宗局积极为困难外籍学生申请救助金,公安边防部门对入境就读学生提供通关便利条件。M县教育局为越南籍学生建立了全国统一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籍号,保障越南籍学生能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获得义务教育毕业证书。J县教育局出台了《外籍学生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最大程度保障外籍学生顺利完成学业。Y县那邦小学制定了《缅籍学生出入境管理制度》,学校所有家住缅甸的学生都办有“出入境优先卡”,凭卡可优先出入境,等等。

(二)实施义务教育阶段省内学籍网无障碍注册

在学籍系统管理上,小学和初中外籍学生进入云南省级统筹网络系统,采用云南省教育厅统一的编码建档管理。登记工作由各学校负责,根据外籍学生的边民证件号进行录入,无边民证件号的由各学校出具证明,自编号码进行登记。外籍学生在报名就读时需要提供相关证件和证明,如缅甸籍学生疫苗注射证明、出生证明、父母身份证明等的翻译文件。

(三)外籍学生在校内的管理与我国学生一视同仁

外籍学生在校内与我国学生同等管理,同等教育,同等培养。外籍学生在中国学校就读,同样依照我国的《中小学生守则》《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引导和规范其校内行为。在日常教学中,学校将外籍学生与中国学生混合编班成为教学班级,使用同样的教材及教辅,教师及教法、课程及进度、学业水平测试及评定等完全一致。一些学校在文化教育课上还设置本校特色课程,设置三语教学,对中、缅籍学生教授中、缅、傣三语,在普通文化课上设置语、数、英、科学、思想品德、信息技术等课程,其中语文和数学是主要考查科目,中外学生一视同仁。此外,义务教育阶段的外籍学生同等享受中国教育优惠补助措施,如“两免一补”、营养改善计划、免费提供学校住宿、住宿生生活补助、中职免学费补助政策等。有的学校还发放一定的补助,如银井小学每天发放由社会爱心人士捐赠的每日2元人民币的生活补助,凡是当日到学校上学的学生只需签名即可领取。

五、云南对边境地区周边国家外籍学生跨境就读管理存在的问题

在对云南周边三国外籍跨境就学学生就读原因及人员类型进行归类的同时,对照现有管理政策可以发现,目前还存在边境地区缺乏统一的政策措施、缺少连贯的升学路径以及地方财政供给不足等问题。

(一)外籍学生来华就读“五难”

一是政策难。缺乏从国家到地方统一连贯的政策措施,没有专门针对跨境就读外籍学生进行管理的政策和法规。我国在边境口岸建设方面和毗邻地区交流日益密集,文化交流与时俱进,政策上也允许外籍学生来华读书,但是随着来华读书的外籍学生数量的增加,给政府和学校带来了许多新的管理问题。目前对外开放教育制度尚不完善、对外籍学生入境读书管理制度统不一。边境地区学校在实际管理中仍然主要参照教育部《中小学接受外国学生管理暂行办法》进行,对外籍学生入学就读、困难救助、升学考试、经费保障等方面缺乏明文规定,边境地区外籍学生就读管理面临着“无章可循、无法可依、各自为政”的尴尬局面。二是落户难。边境居民与境外人员通婚增多,境外女子带着孩子嫁到中国边境线,由于没有户口与身份证,孩子上学遇到众多问题。三是入学难。由于边境学校教育资源的有限性,仅能满足国内边境学生的就读需要。随着近年来到边境学校就读的外籍学生逐年增加,边境学校难以满足境外学生的就读需求。例如,C县边境国门学校上永河村小距离边境线33公里,该校有小学生128名,缅甸学生79名,占比61.7%。据该校李校长反映,2017年8月开学季,百余名缅甸佤邦家长要求送孩子入读该校,然而由于教室与教师的限制,只能招收4名佤邦学生,其余只能劝返。四是保学难。外籍中小学生也被纳入各地“控辍保学”指标中,然而外籍学生家庭受各国不同文化、社会、战争等种种因素影响,常常有外籍学生到年龄需回国服兵役,或者因父母或合法监护人工作变动而迁移,此外还有升学无望等各种原因,造成外籍中小学生流失严重,外籍学生辍学率较高,巩固率较低,让边境地区控辍保学工作难度陡增。例如沧源县外籍中小学生就存在“季节性流失”,对边境学校控辍保学提出了严重挑战。外籍学生父母联系方式不稳定,造成学校的家校联系工作很难开展。五是升学难。外籍学生缺乏进入高中及高层次教育的通道,学籍管理只能纳入省级学籍管理网络,未能进入国家学籍网络,外籍初中毕业生无法进入普通高中及更高层次的学校就读,只有个别有条件的家庭子女能到华侨学校继续学习深造。这直接导致大部分外籍学生小学、初中毕业后只能带着遗憾离校回国,造成我国对外籍学生培养的低层次及教育资源配置的低效能。从教育交流及人才培养的角度形象地来看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养大了树就不要了,而让欧美等国家摘果实。

(二)出入境管理和安全卫生隐患突出

一是没有专门针对跨境就读外籍学生进行管理的政策和法规,外籍跨境走读学生数量大且逐年增加,每天往返于两国边境,有的学生和父母和亲戚都无法办理护照。由于云南边境线长且陆地相接,管理盲点较多,给边境出入境管理带来很大压力。二是大部分跨境就读学生来自卫生条件和医疗基础较差的传染病高发区,每天来往于边境,易将疾病带入、传染给中国学生。三是缅甸北部战火不断,德宏州、临沧市与缅甸接壤,学生安全受到很大威胁。

(三)地方财政压力增大

边境地区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投入主要靠地方财政,而云南省边境民族分布的地区大多为国家级贫困县及扶贫攻坚乡。外籍学生到云南跨境就读,进一步增大了边境地区的财政困难。

一是地方财政免补投入不足。外籍学生跨境就读,边境县都给予其中国国民待遇,与国内学生一样享受义务教育“两免一补”和营养改善计划补助、中职免学费补助政策等。按照现有外籍中小学生规模,人员经费中公用经费补助资金、免费教科书补助资金、营养改善计划补助资金三项合计,每年需要增加资金投入1293万元。

二是校舍建设资金投入欠缺。由于外籍学生在我国境内学校就读,占用了校舍资源,需增加校舍建设资金投入。按照幼儿园生均10平方米,小学生均12平方米,初中和高中生均15平方米的建设标准,共需要增加校舍面积12.9万平方米,按照每平方米2000元的造价,共需增加校舍建设资金2.58亿元。

三是增加教师工资投入困难。按照2017年的调查统计数据,按师生比计算,需增加教职工编制693人(其中幼儿园153人,小学371人,初中101人,高中、中职68人)。按照目前的平均工资水平每人每年6.8万元计算,每年需要增加教师工资投入4712万元。

六、完善云南对边境地区周边国家外籍学生跨境就读管理的建议

云南边境民族地区地处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不仅肩负着“一带一路”和“辐射中心”的战略使命,更在加强民族团结、巩固边防、增进中外睦邻友好关系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兴边富民”战略部署,不断推进边境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迈上新台阶,和周边国家与民族保持良好关系、共享发展成果,既能为边境国家与民族的繁荣与稳定做出重大贡献,也能彰显我大国精神。开放的教育资源将搭建友好的桥梁,培育友邻国家精英人才,为建立南亚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共享共赢打下坚实基础,服务国家的整体安全布局和周边外交战略。为完善云南对边境地区周边国家外籍学生跨境就读的管理,特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从构建周边国家命运共同体的角度出发,创新外籍学生管理机制

从国家层面统筹协调云南边境地区跨境就学外籍学生的就读管理工作。针对外籍学生跨境就学的入学要求、管理规范、学习内容、学籍认定、相关奖学金申请、跨境管理等方面内容,出台相关政策和管理办法。一是参考国际惯例和其他国家做法,根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要求,将周边国家外籍学生单独划块管理,制定规范性措施。二是建立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贯通的学籍管理与升学制度,构建人才培养的连贯通道。将外籍学生的学籍管理统一纳入国家学籍网络,保证外籍学生能按照个人意愿在中国完成全程教育。三是建立边境地区各级各类教育质量保障及提升机制,构建多层次、多领域、立体化人才培养模式。基础教育阶段加大控辍保学力度,夯实基础;高等教育阶段通过国际办学等多种形式,培养外交、商务、政治等多领域高层次精英人才。四是建立公安、边防、教育、侨办、民委、卫生等多部门联动机制,实现外籍学生出入境管理、传染病防治管理、民族侨务管理等规范化、便捷化。

(二)从“一带一路”倡议建设出发,创新与周边国家的教育国际交流合作机制

“一带一路”发展机遇下,积极探索双边教育的交流与深度合作常态化机制,搭建和巩固中缅、中老、中越文化交流的平台,促进校际理性有序的交流合作与互惠发展。一是加大与境外学校在师资培训上的交流与合作,拓宽师生来往渠道,共同挖掘富有地方特色、民族特色的课程文化资源,延伸边境中华文化走廊,提高我国文化软实力,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构筑坚实的民心工程。二是履行大国责任、展示大国形象,扩大我国教育对外辐射力和影响力。与周边国家相关部门建立良好的文化交流机制,组建一批国际友谊学校,开展常态化的夏令营、冬令营、校长论坛、友好联谊会、体育友谊赛等,培养对中老、中缅、中越一衣带水、睦邻友好的感情。三是支持企业、社会组织开展教育援助。支持出版集团、教育基金会等企业、社会组织和边境县民营企业、学校等为周边国家的华文学校、侨校免费提供汉语教材、电脑设备和文体用品。四是建立一批高层次的国际高等教育学校联盟。大胆谋划、科学布局,服务云南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战略布局以及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交流合作的新形势,按照沿边国际化应用型思路办学,充分发挥高等院校人才高地的作用。五是积极探索与地方企业及国内知名企业的合作,通过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方式解决沿边企业及外向型经济的技术和人才瓶颈。面向云南省和缅甸、老挝、越南等邻国开展层次丰富、类型多样、实用好用的职业技能培训、专业技术培训,实现教育国际化。实现双边国家在教育、医疗、科技、贸易、外交等方面更加深入的合作与共同发展,共同培养我国和友邻国家精英人才,建立南亚东南亚国家合作共享共赢共发展的坚实基础。

(三)从富民兴边、友邻睦邻富邻出发,加大投入支持边境学校的发展

抓住边境地区地缘优势,加大边境地区国门学校建设和课程改革力度。加强边境国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实施“改、扩、建”工程,提高办学条件,进一步缩小边境地区与内地的教育差距,不断改善边境地区教育形象,提高国家的国际地位。在边境国门学校中增建各民族文化交流室,让外籍学生学习中国和其本国的文化。建立完善的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到高等教育的国门学校办学体系。明确国门学校教师的编制核定标准,师生的公用经费拨付标准以及对义务教育阶段承担境外学生教学工作的教师、学生的评价考核标准。培养一批“中老”“中缅”“中越”“中泰”的双语教师和“双师”型教师,让边境民族地区外籍学生过好语言关,更好地服务社会,扩大中国教育的影响力。为外籍学生以及边境地区学生开辟沿边小语种教育、开发富有民族特色的地方课程、校本课程,添加中老、中缅、中越文化内容,将职业教育、民族教育、双(多)语教育融入其中,丰富具有民族地方、民族工艺特色的教学内容,提高教育质量,提供多种成才渠道,让边境学生和外籍学生能“学有所成、学有所长、学有所用”,以适应边境地方社会发展和产业需求。

 

注释:

①本研究所使用的相关数据,除特别标明,大多来源于笔者的实地调研统计,其中绝大多数来源于田野调研点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

 

参考文献:

[1]赵立莹,司晓宏.国际化背景下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发展趋势及中国选择[J].高等教育研究,2015(6).

[2]董秀华.跨境教育的能力建设与我国中外合作办学问题研究[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7(5).

[3]刘稚.全球化区域化下的云南-东盟高等教育合作论略[J].学术探索,2009(3).

[4]伊继东.面向东南亚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创新型人才[J].中国高等教育,2009(6).

[5]冯用军.云南面向东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战略中的前期研究[J].东南亚纵横,2008(3).

[6]何跃,高红.文化安全视角下的云南跨境民族教育问题[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4).

[7]谷禾,谭庆莉.学校教育与云南跨境民族身份认同的塑造[J].云南社会科学,2008(1).

[8]何艳.试析跨境民族地区发展基础教育的制约因素:以文山为例[J].中山大学学报,2006(4).

[9]乔纲,王珏.文化再生产视角下瑞丽市国门小学跨境教育研究[J].普洱学院学报,2015(2).

[10]尤伟琼.中缅边境少数民族跨境流动的理性分析[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1).

 

Management problems in the borderland of Yunnan concerning the cross-border education of the school children from China's neighboring countries
YOU Werqiong
, ZHANG Xue-min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education in the borderland of China, there is a yearly increase of schookage children who have entered the borderland schools of China from the neighboring countries like Myanmar, Laos and Vietnam which border on Yunnan province of China. Based on the education situation survey of these children,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existing problems.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with a consideration of our national strategies as well as the construction of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this paper brings up the following suggestions: there should be strict management of these children in terms of policy implementation and legal enforcement as well as the borderland security, special policies for such borderland education, special borderland schools,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a joint management mechanism, which will lead to win-win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for China and its neighboring countries.

Key words: borderland of Yunnan; foreign school children; cross-border education;  joint management

 

责任编辑:罗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