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从多元文化主义到国家认同和共同价值观——英国少数民族教育政策的转向

  发布时间:2019-07-08 20:01:36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4年第9期  作者:王璐 王向旭

 

摘要在英国,多元文化主义和多元文化教育政策对于促进对不同文化的尊重,对于改善少数民族的生存环境和受教育水平做出了很大贡献,但是也存在一定的问题。进入21世纪以来,英国多地发生的骚乱事件,特别是伦敦地铁爆炸案使多元文化主义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和质疑。出于国家安全和增强各民族之间凝聚力的考虑,英国政府开始对多元文化主义进行反思,少数民族教育政策开始转向关注国家认同和共同价值观的教育。

关键词英国;多元文化主义;少数民族;国家认同;共同价值观

 

根据2011年12月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非白人的少数族裔占英国总人口的比例已达12.9%。[1]英国社会的外来移民数量已经占到英国近10年新增人口的55%,而这其中,2001年2010年10年间,穆斯林移民人口增长了126.9万,占总人口的4.6%”[2]在少数族裔人口数量不断增长的背景下,如何既能使少数族裔的文化得到很好的尊重,少数族裔群体在英国社会得到很好的发展,同时又能使他们成为对英国有高度认同的公民,融入主流社会,是新形势下英国政府少数民族教育政策关注的重点之一。

多元文化主义与多元文化教育

(一)多元文化主义

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是近20多年来活跃于西方学术界、教育界和政治界的一种政治和社会理论。“多元文化”(multicultural)一词的涵义和用法在不同国家、不同语境下有较大的区。本文所讨论的是狭义层面的多元文化主义,即国家层面与少数族裔有关的公共政策和社会文化思潮。在英国,多元文化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根源于“二战”后50和60年代起不断涌入英国的移民少数族裔群体。对于非白人的少数族裔移民所带来的文化差异和社会压力,英国公众和社会开始是排斥,并引发了剧烈的种族冲突。在后来的同化和融合政策下,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反种族歧视的法案,对移民至英国定居的少数族裔给予包容和认同,从而缓和了英国白人和少数族裔移民的矛盾冲突与紧张关系。1997年,新工党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大选,新工党执政的初期,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在英国得到了系统的推行。随着英国学校出现越来越多的少数族裔学生,有关多元文化主义的利弊得失以及移民政策的恰当与否得到了英国社会各界日益广泛和热烈的讨论。

(二)多元文化教育

按照英国著名多元文化教育家詹姆斯·林奇(James Lynch)的观点,多元文化教育(multicultural education)是指“在多民族的社会中,为满足各少数民族群体或个体在文化、意识、自我评价方面的需要而进行的一场教育改革运动,其目的是帮助所有不同文化的民族群体学会如何在多元文化社会中积极和谐地生活,保持群体间教育成就的均衡以及在考虑各民族差异的基础上促进相互尊重和宽容”。[3]在实践层面,英国多元文化教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提高公民教育课程的地位,并通过公民教育培养学生对多元文化的尊重。要求学校将“种族平等的意识渗透到学校教育教学的各个方面,学校创设必要的氛围,对少数民族给予更多的接纳、理解和合作,以防止对少数民族的冷淡,减少少数民族学生心理上的恐惧”。[4]

第二,政府采取措施以提高少数族裔学生的学业成绩。面对少数族裔学生学习成绩较差的问题,工党政府于1979年设立了“少数民族儿童教育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通过调查研究,先后于1981年和1985年发表了两份被认为是英国多元文化教育里程碑的报告——《阮姆顿报告》(Rampton Report)和《斯旺报告》(Swann Report)。这两份报告的主要结论有:导致少数族裔学生学习较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有意或无意的种族歧视、教师的负面态度、少数族裔家长的观念、教育制度没有成功地满足少数族裔的需要、少数族裔未能融入主流社会等。为此,报告提出了一系列措施来提升少数民族学生的成绩,缩小差距,帮助少数族裔学生克服因语言等因素造成的学习困难。

第三,在课程上,学校要满足所有个体的需要,包括少数族裔学生的特殊需要,特别是宗教等方面的需要,在满足学生宗教信仰方面的需要时,应该注意避免学校进行的宗教信仰教育和学生的基本宗教信念之间的冲突。第四,努力为少数族裔学生营造平等的学习环境。英国政府出台的《2010年平等法案》专门就教育各环节的平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关于种族平等方面的规定,以中小学校为例,该法案规定所有机构都要承担消除种族歧视、提升机会平等、提升不同种族群体与个体间良好关系的责任。各机构必须制定种族平等政策,并对如何执行写下书面陈述。所有机构还要承担评估与监控其各项政策对不同种族群体师生带来的影响,特别在学生入学和发展方面以及教学人员招聘和职业发展方面”。[5]

二、英国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反思

多元文化主义和多元文化教育,在促进英国社会整合和少数族裔教育水平提高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出台之后,在一段时期内颇具成效,较好地处理了少数族群在国内与主流社会的关系,使其各居其位,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他们对主流社会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有效地实现了社会整合”。[6]英国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充分尊重、保护了少数族群的文化以及政治权利,从受教育情况来说,在多元文化教育政策下,少数族裔的受教育情况比起20世纪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然而,2001年美国的“9.11”事件、2005年伦敦的地铁爆炸案以及近年来英国发生的多起骚乱事件,逐渐改变了英国国内有关多元文化主义争论的力量对比。进入21世纪后,多元文化主义受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的批评和质疑。特别是伦敦地铁爆炸案的制造者几乎都是英国土生土长的拥有合法公民身份的少数民族极端分子,这一现象引起了政界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反思。当时的工党政府首相布莱尔在针对该事件发表的讲话中提出:“迁居英伦不只是一种权利,定居于此更带有一份责任。这个责任就是要分享和支持那些支撑英国生活方式的价值观念。”[7]此后,布莱尔首相和教育部长鲁斯·凯利(Ruth Kelly)等政要更是多次公开质疑多元文化主义。

布莱尔的继任者工党前首相布朗则提出,应该以共同价值观来增强国家凝聚力,并多次强调“英国国民性”(Britishness)的概念。布朗认为,“英国国民性”是彰显英国个性的一种核心价值观念,应该以此作为团结少数族裔,增进国家认同的基础价值观念。布朗还提议,为了通过对国民身份意识的加强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保持英国的不同部分团结在一起,应该设立一个“英国日”——类似于美国的“独立日”或法国的“巴士底狱日”的爱国庆祝日。[8]在此背景下,英国政府开始强调公民资格应该是公民自己挣得的。一方面,英国政府日益收紧了移民政策,另一方面,对于国内已经获得英国公民身份的现有移民,则强调他们应该熟练掌握英语,能够适应、分享和支持英国社会的共同价值观。

2011年2月,在出席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期间,英国现任首相卡梅伦公开发表讲话称多元文化主义在英国已经宣告失败。他表示,英国多年来推行的多元文化主义助长了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使本土恐怖主义得以滋长。卡梅伦说:“英国的教育政策没能向少数民族描绘出那种他们愿意归属的社会前景,英国社会甚至对那些行为与主流价值观相悖的封闭群体进行容忍,而所有这些原因导致一些有不满倾向的少数族裔青年缺乏归属感,在寻找归属和信仰的过程中,少数族裔青年可能会落入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怀抱之中。”[9]卡梅伦还表示,过去在多元文化政策指导下,政府鼓励各少数族群文化独立发展,这导致国家认同感的缺失,一些年轻人转向了极端主义思潮,英国也因此面临着极端主义的威胁。如果想击败这种威胁,就要改变过去失败的政策。他呼吁以“更加主动、更为强硬的自由主义”政策,来积极推动平等、法治、言论自由和民主,以制造更有凝聚力的国家认同感。他表示,“英国必须放弃失败的多元文化主义”,“坚决捍卫自由的西方价值观”。卡梅伦同时主张加强推广“国家认同”,强调建设以英国公民社会价值观为基础的主流意识形态,以阻止人们投向极端主义。[10]

如果说工党政府只是开始意识到国家认同和移民责任的重要性问题,那么以保守党人为首相的联合政府则是直接公开否定多元文化主义。近几年来,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欧多国政要之所以得出多元文化主义失败的言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焦虑于异质文化对国家认同和国家安全产生的挑战。尤其是担心移民群体的文化认同与国家倡导的公民身份认同之间出现激烈的分歧和冲突。欧洲各国政府日益感到对文化多样性的尊重和保护需要纳入到国家认同的共同价值观框架内。在金融危机、经济下滑和社会不稳定的背景下,国家的安定和繁荣更需要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和凝聚力。

其实,移民带来的文化多样性在英国社会已经是既成事实,而这些少数族裔的文化也并非都与英国主流文化有剧烈冲突。即便是穆斯林群体,大多也反对穆斯林极端主义和原教旨主义。虽然有些群体并不完全认同英国和英国的主流价值观,但更多的少数族裔群体是认同英国和主流价值观的。正如“穆斯林拥护英国组织”(Muslims 4UK)的主席伊纳亚特·邦拉瓦拉(Inayat Bung lawala)所说的那样:“英国穆斯林中的绝大多数都为自已是英国人而感到骄傲,少数极端主义团体的荒唐行为让他们感到厌恶。”[11]穆斯林青年组织“拉马丹基金会”(The Ramadan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沙菲克(Mohammed Shafiq)也表示:“英国的穆斯林们也非常痛恨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并且我们也一直致力于消除这种邪恶。但是,说我们不认同宽容、尊重、自由的价值观是对我们极大的侮辱和错误。”[12]

在反思多元文化主义存在问题的同时,英国政府也应该反思为什么会频频出现少数民族青年走上反社会的极端主义道路。究其根源,这与英国社会存在的白人与非白人之间的不公平有极大的关系。英国少数族裔在就业收入、受教育水平、健康和社会保障等方面与白人之间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三、少数民族教育政策的变化

(一)公民教育

在上述背景下,英国对与多元文化主义相关的教育政策进行了调整。21世纪初,英国政府开始“注重英式价值观的灌输和少数族裔作为‘负责任’的公民的参与积极性的提高”,“学校的多样性教学已经被改变,同时公民教育中的中学课程被建议应该加入名为‘同一性和多样性:共同生活在英国’的内容。这意味着所有的学生都会被教授有关英国共同价值和生活的知识,包括对当代问题和相关历史背景的了解”。[13]由于公民教育课程自2002年进入国家课程以来的实施效果并不理想,2007年,英国教育与技能部对公民教育课程发起了新一轮改革。除了要求把公民教育纳入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考试以外,英国资格与课程局(Qualifications and Curriculum Authority)对公民教育的内容也作出了一些调整。公民课更加强调了传统价值观的教育。“课程改革草案明确指出,学校教育应该反映促进机会均等、形成健康公正民主的价值观、有利于发展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等基本目的”,“并肯定了对真理、正义、诚实、信任、责任感等美德的信念。可见,新国家课程的目标主要是帮助儿童逐步成长为‘自由民主’的国家公民,能自由地选择一种有价值的生活”。[14]

2011年,在宣布多元文化主义在英国失败的同时,卡梅伦强调政府将注重对“英国人的共享价值”(British shared values)的培养。卡梅伦提到了各种价值观: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民主和法治以及不论种族、性别或性取向人人享有的平等权利。显然,这些价值观既是英国主流社会的共享价值观,也是英国公民教育的重要内容。英国政府和政要的态度表明,包括少数民族受教育对象在内的公民教育已经由关注多元文化转向强调对共同价值观的教育。

(二)语言与宗教文化教育

在语言教育方面,当前的卡梅伦政府主张英国所有的移民必须讲英语,学校必须向学生讲授英国的共同文化。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当前英国政府的语言教育政策整体上强调的是如何帮助少数族群更好地掌握英语。政府相信,英语水平的提高不仅可以促进少数族裔学业成绩的提高,同时英语作为英国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帮助少数族裔进行“文化适应”的重要途径和手段,通过语言教育进行英国文化和共同价值观的熏陶,能够缓和公众对文化差异的负面情绪,从而发挥语言教育所具有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在具体的语言教学策略上,也由之前的以移民者的母语为基础进行翻译更多地改为直接以英语进行教学。在宗教文化与教育的关系方面,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地的学校出于对自身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的坚定信仰,坚持通过学校讲授相关知识,这种做法如今遭到了更多的批评。批评者认为,政府不应该增加拨款数量来支持这些学校的发展,因为这种学校的教学理念不利于国家团结和社会稳定。[15]在多元文化主义受到推崇的时期,移民群体所保持的一些不利于学生学习的宗教习俗得到了宽容和默许。例如,信仰某些宗教的许多学生要在特定时间参加宗教活动和举行宗教仪式,因此会错过学校正常的课程学习时间,有些学生甚至也错过了补修的时间。缺乏连续性的教育是导致这些学生学业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失败的学习体验进一步造成了不少学生中途辍学。这些问题让一些学校和老师伤透了脑筋却又无可奈何。在英国,虽然白人以及那些已融入主流社会的少数族裔也普遍信仰基督教等宗教,但在“政教分离”这一为主流价值观所倡导的重要原则下,英国的主流社会是世俗主义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来的持续的宗教改革已经大大简化了宗教仪式对人们世俗生活的束缚,这使得主流社会的学校和学生与宗教礼仪能够保持适当的距离。如今,在多元文化主义遭到质疑的背景下,英国政府和教育部门有更充分的理由对学生的出勤和学业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宗教文化与教育的关系上,政府政策一方面既要坚持,另一方面也将更多地考虑如何与保持英国社会团结和国家稳定的目标相一致,如何与提高学生学业成绩的目标相一致。

(三)女童教育

英国政府平等办公室(Government Equalities Office)2011年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英国少数族裔中的男女平等差异巨大,华裔女性和加勒比黑人女性的平均收入水平已经达到,甚至超过白人女性,而巴基斯坦裔女性和孟加拉裔女性的经济收入水平无论与同族群的男性相比,还是与其他族群的女性相比都低很多,甚至处于贫困状态。[16]造成这种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各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对男女平等和女童教育的态度不同。例如,按照孟加拉裔的传统,女孩到了15岁就要嫁人。很多移民英国的孟加拉家庭的女孩也不能挣脱传统的束缚,到了15岁就被父母要求嫁人而不得不中断学业回归家庭。就儿童的受教育权利来看,孟加拉女孩比起男孩更处劣势。如今,英国主流社会对女性接受教育的权利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对于那些少数族裔中处境不利的女孩,政府过去因多元文化主义的掣肘而未能进行强有力的政策干预,如今奉行“强有力的自由主义”(muscularliberalism)的新一届联合政府则有望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改变部分少数族裔女童受教育状况,卡梅伦也曾告诫一些少数族裔团体,称如果这些团体不支持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并推动所在族裔与主流社会的融合,那么政府将彻底停止对他们的资助。[17]2013年,英国教育与技能部和就业与养老金部(Department for Work and Pensions)联合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检视了社会正义原则在各个层面的教育与福利机构所发挥的作用,强调政府将采取措施确保儿童能够获得应当的支持,并完成他们的学业。

四、结语与启示

多元文化主义较之以前的种族主义、同化主义等思潮有了很大的进步,多元文化主义反映了一个现代自由社会的本质,多元文化主义驱逐了种族主义,取代了同化主义,体现了尊重差异。英国政府把近年来发生的一些危害国家安全的恐怖和骚乱事件的根源完全归结于多元文化主义是有失偏颇的。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那样,英国官方及主流观点可能夸大了多元文化主义的失败。在卡梅伦宣布英国多元文化主义失败后,就有一些少数民族团体对此提出了批评,称卡梅伦“把有失公平的责任强加于少数族裔群体,在要求少数族裔实现融合的同时,却没有强调广大社会如何帮助移民获得英国的接纳”。“卡梅伦的讲话表明中右翼的欧洲政府联合对多元文化主义发动了攻击,但这种过于简单化的做法不可能成功解决极端主义所带来的问题”。[18]

少数民族团体对卡梅伦的上述批评是有道理的,英国政府现在强调国家认同和共同价值观是正当的,无可厚非的。但是必须指出,英国的共同价值观并不是“中立”的,它代表的更多的是以西方和白人文化为主的价值观和利益,而不能完全体现少数民族、普通民众和不同群体的价值观,这种根本性的价值和利益矛盾是客观存在的,绝不是因为推行多元文化教育而产生的结果。同时,少数民族和部分弱势群体的某些不适应社会进步的落后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也加剧了这种矛盾,并在特定的国际国内环境和条件下引发了激烈的社会冲突和破坏性的重大事件。

无疑,英国政府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反思也是有其合理成分的,过去一段时期,英国政府在强调多元文化主义和多元文化教育的时候,没有足够地重视国家认同和共同价值观的教育。为了一个国家的安全和稳定,任何一种少数民族文化作为文化多样性的一部分,虽然需要得到尊重和理解,但绝不能凌驾于国家认同和民族国家的共同价值观之上。单纯强调多元文化,可能造成了一些移民群体对于自身的文化认同与国家倡导的英国公民身份认同之间产生较大差距,而不是和谐的。多元文化主义支持或者默许少数族裔形成自己独特的社区,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除了客观上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族群之间的隔离之外,也延缓了甚至是阻碍了少数族裔在保持自己文化的同时,能够入乡随俗,融入主流社会。

从受教育情况来说,在多元文化主义和多元文化教育政策下,一方面,少数族裔的受教育情况比起20世纪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另一方面,目前少数族群的受教育程度依然普遍要比白人低很多,而部分少数族裔文化上存在的问题确实是造成这种状况的重要原因之一。正如有研究者所指出的那样:“首先,一些族群在对男女接受教育问题上存在一定的偏见,女性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其次,大部分外来移民来到英国时都保留着母国的语言习惯,而第二代移民在家庭环境影响下也同样保留着这一习惯,对英语的运用不熟练,而到了国民教育阶段,在使用英语的公立学校中第二代移民在知识掌握上就存在一定困难,因此导致他们往往难以完成正常的学习任务,也不易与本土英国学生之间进行很好的交流和沟通。[19]部分少数族裔群体受教育程度不高,意味着他们只能从事那些收入低且缺乏社会保障的低端行业,甚至是失业。而就业和收入的低水平又反过来限制了他们融入主流社会的能力,形成恶性循环。

多元文化主义在英国的发展轨迹及其所引发的争论表明,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稳定和经济发展,为了提升各民族之间的凝聚力,尊重多元文化,必须在国家认同和共同价值观的前提下来构建和践行。我国少数民族教育政策在重视保护少数民族文化、语言的同时,必须强调培育和践行代表由多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和诉求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国家认同,处理好多元统一的辩证关系,切实采取措施,促进少数民族在教育、就业等方面的社会公平。

 

参考文献:

[1]ONS.2011 Census: KS201UK Ethnic Group,Local Authorities in the United Kingdom[EB/OL].http: //www.ons.gov.uk/ons/rel/census/2011-census/key-statistics-and-quickstatistics-for-local-authorities-in-the-united-kingdompart-1/rft-ks201uk.xls,2013-12-12.

[2][6][7][19]任梦格.英国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的困境与反思[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4:4853.

[3][14]吕耀中.英国学校多元文化教育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8.27.

[4][5]王璐,傅坤昆.以质量促均衡:英国少数民族教育机会均等政策研究.比较教育研究,2012,(10):15.

[8]Gordon Brown.The Future of Britishness[EB/OL].http://www.bopionews.com/britishness.shtml,2006-01-14.

[9][11][12][18]Oliver Wright,Jerome Taylor.Cameron:My EWar on Multiculturalism[EB/OL].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uk/politics/cameron-my-war-on-multiculturalism-2205074.html,2011-02-05.

[10][17]BBC News.State Multiculturalism Has Failed,Says David Cameron[EB/OL].http://www.bbc.co.uk/news/ukpolitics-12371994,2011-02-05.

[13]Alan France.Youth Culture and Citizenship in Multicultural Britain[J].Journal of Contemporary European Studies,2007,(3):303316.

[15]Margaret Hearnden and VanitaSundaram.Education for a Diverse Society:the Multicultural Classroom in the UK[A].Spinthourakis JA,Lalor J,Berg W. Cultural Diversity in the Classroom:A European Comparison[C].Germany:Springer Fachmedien,2011.193.

[16]GEO.Ethnic Minority Women's Poverty and Economic Well Being-Summary Report[EB/OL].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ethnic-minority-womens-povertyand-economic-well-being-summary-report,2011-09-08.

 

From Multiculturalism to National Identity and Shared Values:Changes of the Ethnic Minority Education Policy in Britain

WANG LuWANG Xiang-xu

 

Abstract:In Britain, multiculturalism and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have promoted the respect for culture diversity, and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promoting of the living of ethnic minorities and their education level.But there are also some problems exist.Since the 21st century, riots occurred in many regions, especially the London subway bombings, have made multiculturalism been criticized and questioned more and more broadly. For the sake of national security and enhancing the social cohesion, The British government began to reflect on multiculturalism, with the education policy for ethnic minorities turning to focus on national identity and shared values in education.

Keywords: Britain;Multiculturalism; ethnicminorities;nationalidentity; sharedvalues

 

责任编辑:孙广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