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美、澳、新原住民高等教育资助比较研究

  发布时间:2019-07-08 20:00:30

 

来源:《民族教育研究》2015年第3期  作者:王建梁 姚林

 

摘要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历来非常重视原住民高等教育,这三个国家以原住民教育或高等教育的相关法律为依据,形成了涵盖对原住民族学生个人的资助和对原住民高等学校资助的政策。在原住民族学生资助上:澳大利亚采用原住民专项计划,新西兰通过全国性助学金和贷款,美国则采用全国性助学金和贷款及一系列原住民专项支持计划相结合的方式。在对原住民高等学校资助上:美国每年依据学生数量划拨教育经费,澳大利亚是以原住民资助金的方式提供经费,新西兰则是以三年为周期对毛利人学院进行重点拨款。在三国政府财政支持下,原住民高等教育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关键词原住民;资助;高等教育;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

 

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三国都有相当数量的原住居民,他们虽然人口规模不大,所占比例也不高,但是这些原住民都是世代居住在国土上的居民。由于各种原因,原住民处于社会的下层,社会经济地位不高。20世纪80年代后“成本分担”理论影响下的美、澳、新三国陆续出台了高等教育收费政策,这使得原本经济相对落后的原住民族学生更加无力承担高等教育费用,严重地影响到他们的入学机会和学习结果。为帮助“社会中教育最弱势群体”[1]的原住民族学生,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三国通过国家层面的相关法律对资助义务和责任进行划分,出台原住民经济补偿资助相关政策,想方设法提高原住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一、美、澳、新三国原住民高等教育资助政策

美、澳、新作为多民族国家,原住民族的种族各不相同。美国原住民主要指阿拉斯加土著人、夏威夷土著人、美洲印第安人。2013年全美大约有442万土著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为1.4%。[2]澳大利亚原住民指澳大利亚土著人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后裔。澳大利亚统计局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原住民共约有54.8万,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为2.5%。[3]新西兰原住民以毛利人为主,人口约为59.8万人,占到全国总人口的14.9%。[4]

美、澳、新三国皆出台了多项法律对原住民族高等教育做出相关规定,以法律的形式保障原住民族高等教育的机会和权利,集中体现出三国对原住民族参与高等教育的重视。美国出台的《1975年自决暨教育补助法》(Self-determination Education Assistance Act of 1975)规定政府有义务对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提供资金支持,并允许部落自行分配高等教育经费,每年原住民部落将政府原住民高等教育经费分配给部落学院和大学,并资助原住民族学生。1978年出台的《部落社区学院法案》(Tribally Controlled Community College Act)对印第安教育局和部落学院职责和义务进行了规定,如部落学院在成立之后,原住民可以自行委派人员进行管理,印第安教育局只负责对部落学院进行教育资格审查,确认其是否符合四年制学位授予机构的标准。

1989年澳大利亚颁布的《原住民教育法》明确提出给原住民提供额外的教育财政资助,1993年出台的《全国原住民教育政策》(National Aboriginal Education Policy,AEP)第13项“原住民教育长期目标”再次强调原住民与其他澳大利亚人一样,具有参与高等教育同等的机会。2003年颁布的《高等教育支持法案》为接收原住民族学生的高校提供有效的支持,接受此类支持的高校需满足三项条件:拥有提高原住民族学生成功、保留、完成学业水平的有效手段;为原住民提供参与教育的决策机会;拥有促进原住民就业的方法。联邦政府负责出台推动原住民接受高等教育的项目,州及地方政府负责计划实施,并向联邦政府反馈计划成果。[5]

在《1989年教育法案》(The 1989 Education Act)和《2002年教育(高等教育改革)修正法案》(Education (Tertiary Reform) Amendment Act of 2002)两部法案中,明确要求新西兰政府在制定高等教育长期发展规划时要兼顾毛利人及其他民族群体的利益。在《高等教育战略2010-2015》(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10-2015)中提到高等教育具有继承并发扬毛利人的语言和文化的责任,“让毛利人实现毛利人式的成功”,使毛利学生能够习得全面应对事物的知识和技能。新西兰教育部2013年出台的《2013-2017毛利教育战略》(The Māori education strategy:Ka Hikitia Accelerating Success 2013-2017)重申使毛利学生在高等教育中拥有同其他学生一样的参与权。

二、美、澳、新三国原住民高等教育资助内容

美、澳、新三国对原住民高等教育资助实行的是对原住民族学生和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同等资助的模式:一方面对学生施行经济资助和学业上的帮助,另一方面对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划拨经费支持其发展。对原住民族学生的资助既有全国性助学金、贷款和奖学金的混合型资助模式,也有对原住民族学生提供额外的经济支持,如原住民专项奖助学金,资助项目多依据原住民族学生的经济需要设定奖(助)学金的具体数额,奖金也较为丰厚,基本上可以满足多数原住民族学生的生活所需。美、澳、新三国对资助的具体受众范围和项目内容各有不同,美国和澳大利亚原住民族学生助学金的覆盖面较大,比例分别达到了39%、59%,新西兰只有11%的学生能够获得助学金的资助。除了对原住民族学生的直接资助之外,美、澳、新三国还特别重视对接收原住民学生高校的资助,如此能够减轻原住民族学生的经济压力。

1 美、澳、新三国高校学生获得贷款及助学金的比例[6]

 

美国原住民族学生受到的资助主要分为两类:其一,面向全国所有学生的资助,这包括贷款、助学金和工读计划(work-study)。联邦在该项目中投入资助的金额较大,如2010-2011年仅助学金总额就达到378亿美元。这虽然不是专门为原住民族学生设立的,但原住民族学生受益匪浅。其二,原住民专项奖助学金,比如,联邦佩尔助学金下设的美国原住民专项基金、印第安事务局高等教育助学金、美国印第安学院基金、部落奖学金等。除此之外,印第安事务局通过部落机构和办事处专门为印第安学生提供助学金,这成为印第安大学生的普遍之选,每人每年从500到4000美元不等。除了政府提供的全国范围和原住民专项奖助学金,还有部分社会基金项目为原住民族学生提供资助,如伊丽莎白和雪漫·阿什纪念基金会(Elizabeth and Sherman Asche Memorial Scholarship fund)设立的美国原住民族学生公共健康专项奖学金外,一些美国大学为原住民族学生提供专项奖学金,如迈阿密大学印第安奖学金(University of Miami-American Indian Scholarships)、蒙大拿大学密苏拉分校奖学金(University of Montana-Missoula Scholarship Site)。

美国的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主要是指部落学院与大学(Tribal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TCUs)。2014年全美共有32所TCUs,多数位于中西部以及西南部12个州的保留地中。其中11所能提供四年制学士学位课程,23所提供两年制副学士课程,仅仅2所具有提供硕士学位课程的资格。部落学院学生总数约达3万名,其中78%的学生是原住民。[7]根据1978年颁布的《部落学院或大学援助法案》(Tribally Controlled College or University As sistance Act of 1978),联邦政府依据部落学院或大学招收的印第安学生的人数进行拨款,2005年生均拨款为4447美元。印第安教育署还会对其中的26所部落学院或大学实行额外拨款。

澳大利亚对原住民族学生主要通过两类国家统一管理的原住民专项计划,对其进行经济资助和学业帮助。其一,原住民学习资助计划(ABSTUDY grant program)规定,在技术与继续教育学院、学院、大学等高等教育机构中就读的原住民族学生均可申请该计划的资助。作为对原住民族学生资助最为重要的计划,该计划的受众人数和奖金颇为可观。2003年该计划共资助了约5.9万名原住民族学生,奖金总额为1.5亿澳元,平均每名原住民族学生可以得到2500多澳元的资助。其二,原住民辅导帮助计划(Indigenous Tutorial Assistance Scheme):2010年24%的原住民族学生得到了该项目的支持,总学时包括超过12300小时的一对一辅导以及5000小时的团体辅导,为此澳大利亚政府总共向38所高等教育机构支付了1190万澳元的辅导费用。[8]

1998年颁布的《高等教育资助法案》规定,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设立原住民资助金,以此来保障学生受高等教育机会。按照该法案条款,50%的资金用于提高原住民族学生参与率,35%用于促进原住民族学生的学业进步,15%用于按原住民族学生的比例分配给各高校。[9]2003年提供的资助经费为2.43亿美元,2004年为2.488亿美元。[10]额外的援助计划(the Supplementary Recurrent Assistance program,SRA)能够为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发展提供额外的财政支持,2006年共有19所教育机构成为获益者。澳大利亚政府对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财政支持较为丰厚,2006年巴彻勒学院(Batchelor Institute of Indigenous Tertiary Education)总共得到了约4400万澳元的财政支持,其中联邦政府3300万,北领地政府1100万。

新西兰采用的是全国性(包括毛利学生在内)学生贷款和助学金模式。资助主要有两种形式:学生贷款(Student loans)和助学金(Student allowances)。政府部门为毛利人提供近1300项奖学金或基金资助项目。[6]政府还设立了培训激励奖学金(the Training Incentive Allowance)和其他一系列的奖学金向毛利学生提供经济上的资助。例如由私人信托机构——毛利士兵基金会提供的Apirana Ngata爵士纪念奖学金(Sir Apirana Ngata Memorial Scholarship),受益对象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毛利老兵的后裔,金额每人每年1000至3000新元。[11]新西兰原住民高等教育机构是指3所毛利人学院(Wānanga),在全国建立了80个社区校园,为毛利人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更多便利条件。新西兰采用与本国其他大学相类似的多年核心资金协议(multiyear core funding agreements)——以三年为一个周期进行重点拨款,2010年毛利人学院总共得到了5000万新西兰元的资金支持。此外,毛利人学院还会有其他特殊的资金来源,例如,有一所毛利人学院在三年中获得了250万新西兰元的经费支持,在2001年还获得了额外的360万新元。[12]

三、美、澳、新三国资助原住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成效

在对原住民族学生及高等学校多重资助政策的影响下,美、澳、新三国原住民高等教育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这在原住民高等教育的入学人数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2美、澳、新三国2006年25至64周岁获得学士及以上学位人数在总人口中的比例 


美国原住民接受高等教育主要有两种途径:两年制的学院或者四年制的原住民自治教育机构77%的原住民在公立高校上学,大约有50%就读于公立两年制学院,只有6%的学生就读于四年制的非盈利性质的机构,占总数8%的原住民族学生就读于原住民自治学校。71%的原住民拥有高中学历。[13]21世纪美国原住民高等教育入学人数和入学率均有大幅度的增长。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据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Education Statistics,NCES)公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原住民族学生总数为15.2万,并以每年9%的增长率上升,至2012年已达17.3万名。不仅入学人数有了显著增长,原住民族学生的入学率也有大幅度的提升,从2000年的15.9%上升到2012年的27.8%,增长了近12个百分点。[14]

澳大利亚原住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有了很大改观,高等教育机构中的原住民族学生人数由2001年的8661人增长到2013年的13781人。在完成高等教育方面原住民学生人数也有所上升,其中获得学位尤其是学士学位的人数也有显著增长,2001获得学士学位的原住民族学生人数仅为605人,到2013年就达到了3797人;获得学位的学生人数也从2001年1052人增加到2013年的6275人。[15]相比于学士及以上的学历教育,原住民中学毕业生更愿意接受职业教育,2006年高等教育89%的原住民族学生选择学习职业教育和培训项目(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level,VET)。2004至2010年的6年间,全国参加VET项目的原住民族学生比例由2004年的3.6%稳步上升到2010年的4.6%。[8]

新西兰实施多项促进毛利人高等教育的政策后,毛利人高等教育入学人数和完成学业率均有显著增长。新西兰统计局数据显示,学士及以上学位课程的入学人数2002年仅16772人,2012年就增长到22397人,增长率为33.5%。毛利人接受高等教育以及职业资格证书培训的总人数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2007年的增长率达到13.3%,近几年一直维持在10%左右(2010年12.1%,2011年10.9%,2012年10.6%)。在入学人数不断增长的同时,毛利人完成高等教育人数也在持续增加。25周岁以下获得学士学位的比例由2002年的5.7%稳步增长到2012年的7.7%。[16]

四、美、澳、新三国资助土著民接受高等教育政策对我国民族教育的启示

我国十分重视对少数民族政策学生和民族高校的资助,也有与美、澳、新三国类似的资助措施,为广大的少数民族学生走进高校提供了机会。但是在新形势下,上述政策还有进一步完善之处。美、澳、新三国原住民高等教育资助政策可以为我国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

1.积极推动民族高等教育的法制化

在原住民教育相关法律法规中,详细规定了高等教育资助政策,这是三国保护原住民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通行做法。美、澳、新三国以相关法律为依据,制定国家原住民高等教育战略,对资助的具体办法做出详细规定,使资助在具体实施时始终做到有法可依。我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指出:“要加强对民族教育工作的领导,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切实解决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教育事业发展面临的特殊困难和突出问题”。与美、澳、新三国相比,当前我国应抓紧起草出台《少数民族教育法》,把民族教育纳入法制化轨道中,使民族高等教育资助政策制度化,确保民族高等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2.拓宽筹措少数民族贫困生助学金渠道美、澳、新三国政府为原住民族学生投入了助(奖)学金,其他机构组织以及社会团体也会对原住民予以支持,这对原住民族学生完成学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目前奖助学金资金来源相对单一,社会力量对高等教育投入还有所欠缺。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公布的《2013年中国学生资助发展报告》显示,2013年国家共投入288.29亿元,(其中,中央财政170.9亿和地方财政118.39亿),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及个人(以下简称社会)捐助、资助资金18.24亿元,社会力量仅占总投入的3.18%。我国应该进一步完善教育捐赠的各类制度,改进捐赠教育的激励机制,健全多渠道筹措资金,增加社会资源对少数民族贫困大学生的支持。

3.建立健全少数民族奖、助学金体系由于美、澳、新三国均采用收费的高等教育模式,原住民高等教育学生需承担高等教育中的成本,考虑到原住民的经济收入和承受能力,各国都对原住民高等教育学生采取了经济资助上的倾斜政策——原住民专项奖(助)学金,大大减轻了原住民在完成高等教育过程中的经济负担。目前,我国高校形成了以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国家助学金、国家助学贷款为主的资助体系,其中国家助学金资助学生占在校学生总数的20%,平均资助标准为每生每年3000元。[17]这些奖学金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少数民族大学生的经济压力,但是与美、澳、新三国国家层面的原住民族学生的专项助学金相比,助学金存在受惠面较为狭窄、奖金额度偏小的问题。虽然我国部分省级单位设立了少数民族高等教育助学金项目,如吉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建立的“民族情”助学计划、上海市设立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助学基金,但从总体上看缺乏全国性的少数民族资助项目,应当考虑设立全国少数民族贫困大学生专项助学金,适当扶持少数民族贫困大学生,使优秀的少数民族学生无后顾之忧。

 

参考文献:

[1]AustralianEducation Systems Officials Committee Senior Officials Working Party on Indigenous Education Australian Directions for Indigenous Education 2005-2008 [R]Canberra:Ministerial Councilon Education,Employment,Training and Youth Affairs,2005,11.

[2]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State &County Quick Facts [DB/OL]http://quickfacts.census.gov/qfd/states/00000.html.2014-11-03.

[3]Census of Population and Housing.Characteristics of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Australians,2011[DB/OL]http://www.abs.gov.au/ausstats/abs@.nsf/Latestproducts/2076.0Main%20Features1102011?opendocument&tabname=Summary&prodno=2076.0&issue=2011&num=&view=.2014-11-01.

[4]Statistics New Zealand.2013 Census Quick Stats about Māori[DB/OL]http://www.stats.govt.nz/Census/2013-census/profile-and-summary-reports/quickstats-about-maori-english.aspx,2014-11-06.

[5]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Education.Funding[OB/EL]http://education.gov.au/funding,2014-11-04.

[6]Comparison of National Strategies in Indigenous Post—secondary Education:Australia,New Zealand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Final Report[R]Ottawa:Silta Associates,2010.

[7]U.S.Department of Education.Tribal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EB/OL]http://www.ed.gov/edblogs/whiaiane/tribes-tcus/tribal-colleges-and-universities/,2014-11-03.

[8]Review of higher education access and outcomes for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people:Final report[R]Canberra:Department of Industry,Innovation,Science,Research and Tertiary Education,2012.102,32-33.

[9]吴明海.中外民族教育政策史纲[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334.

[10]陈立鹏,张靖慧.澳大利亚土著民族教育机会均等政策研究[J].比较教育研究,2012,(10).

[11]School Connect.Maori Soldiers’ Trust Sir ApiranaNgata Memorial Scholarship[EB/OL]http://www.School connect

co.nz/scholarships/maori-soldiers-trust-sir-apirana-ngata-memorial-scholarship,2014-11-07.

[12]New Zealand government website.Awanuiarangi settlement reached[EB/OL]http://www.beehive.govt.nz/node/17352,2014-11-06.

[13]The Path of Many Journeys:The Benefits of Higher Education for Native People and Communities[R]Washington,D.C:Institute for Higher Education Policy,2007.

[14]The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FASTFACTS[DB/OL]http://nces.ed.gov/fastfacts/display.asp?id=98,2014-11-07.

[15]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Education.Selected Higher Education Statistics-2013StudentData[DB/OL]http://education.gov.au/selected-higher-education-statistics-2013-student-data,2014-11-04.

[16]Education Counts.2012MāoriTertiaryEducationStudents[DB/OL]http://www.Education counts.govt.nz/statistics/maori_education/tertiary-education,2014-11-07.

[17]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国家学生资助政策体系简介[EB/OL]http://www.xszz.cee.edu.cn/tongzhigonggao/2014-09-01/2063.html,2014-11-07.

 

A Comparative Study of Subsidies for Higher Education of Aboriginals in America,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WANG Jian-liangYAO Lin

 

Abstract:America,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have always attached importance to higher Education for aboriginals and the three countries have made subsidy policiesfor aboriginal students and their universities based on relevant laws for aboriginaleducation and higher education.In subsiding aboriginal students, Australia makes a special plan,New Zealand uses national subsidies and loans and America combines the two ways. In subsiding higher learning institutions of aboriginals,America allocates education expenditure every year,Australia provides funds in the form of subsidies for aboriginals,and New Zealand allocates special funds for Maori school every three years.Under the financial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achievements have been made in higher education for aboriginals in the three countries.

Key words:Australia; New Zealand;America;aboriginals; highereducation subsidy

 

责任编辑:孙广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