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劳动教育的概念理解——如何认识劳动教育概念的基本内涵与基本特征劳动教育的概念理解

  发布时间:2019-04-24 12:30:43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9年第2期  作者:檀传宝

 

要:劳动与实践、活动等概念的一般含义以及在教育情境里的意涵均有明显不同。劳动精神、劳动价值、劳动素养诸概念强调的重点也有显著差异。通过对劳动教育相近概念进行深入辨析,进而对劳动教育的基本内涵与基本特征展开较为明晰的厘定,对劳动教育的理论研讨及实际工作有重要现实意义。

关键词:劳动教育;实践;活动;劳动精神;劳动价值;劳动素养

 

2018年9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号召:“要在学生中弘扬劳动精神,教育引导学生崇尚劳动、尊重劳动,懂得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道理,长大后能够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由此,劳动教育成为教育工作者特别关注的内容。但是人们对于与劳动教育相关的诸多概念的理解见仁见智,对于劳动教育本身内涵及特征的理解,更是众说纷纭。本文在对劳动教育与相近概念进行辨析的基础上,力图对劳动教育的概念内涵、基本特征进行较为明晰的厘定,希望对劳动教育的理论研讨及实际工作有所裨益。

一、劳动、实践、活动

(一)劳动与实践、活动三概念的一般含义

劳动,是人类实践活动的一种特殊形式,多指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活动。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中,劳动被定义为“是人类特有的基本的社会实践活动,也是人类通过有目的的活动改造自然对象并在这一活动中改造人自身的过程”。在经济学中,劳动则是指劳动力(含体力和脑力)的支出和使用。例如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对劳动的定义是:“劳动力的使用就是劳动本身。劳动力的买者消费劳动力,就是叫劳动力的卖者劳动。”

实践,是重要的哲学范畴,就是人们能动地改造和探索现实世界一切客观物质的活动,实践具有客观性、能动性和社会历史性等基本特征。实践的主要形式包括改造自然的物质劳动、改进社会关系的社会活动,以及探索世界奥秘的科学探索活动等。实践的主体是人,实践的手段就是人所创造的工具的应用,实践的对象则是人接触、改造的一切客观对象。换言之,实践是主体和客体的中介,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感性过程。

活动,一般是指人类有目的的运动,更多指的是一种日常词汇,而最广义的活动概念则指人类的一切运动形式。活动当然包括物质实践活动,但思维或者精神的运动也是活动的类型之一。实践、劳动都是活动的类型。

概而言之,活动、实践、劳动,是前者包含后者的关系。而劳动,可以视为社会实践活动的一部分,或者社会实践的特殊形式之一。

(二)劳动与实践、活动三概念的教育意涵

劳动与实践、活动三概念在教育语境中的意涵,则与“劳动教育”“社会实践活动”“活动课程”等概念的具体使用有密切联系。

“劳动教育”是以促进学生形成劳动价值观(即确立正确的劳动观点、积极的劳动态度,热爱劳动和劳动人民等)和养成劳动素养(有一定劳动知识与技能、形成良好的劳动习惯等)为目的的教育活动。劳动还与“劳动技术教育”“通用技术教育”等概念相关。不过“劳动技术教育”较强调技术的学习,与职业定向存在更密切的关联;“通用技术教育”则是开展基础技术教育的课程形式,“通用技术”是其教育重点,“劳动”已不是其核心意涵。换言之,劳动教育是面向所有教育对象的普通教育,而“劳动技术教育”“通用技术教育”两个概念中虽也有“劳动”的要素,但较多指向具体技术或者通用技术的学习等,强调重点有显著差异。

“社会实践活动”一般指学校组织学生走出校门,以了解社会、服务社会为目的的教育活动。了解社会的活动包括参观、访问、调查等,服务社会则包括劳动体验、志愿者活动等。“社会实践活动”的教育功能虽然是全方位的,但是一般认为其核心价值在于助益学生的德育。因此,社会实践活动常常被看成是学校德育的重要途径之一。

“活动课程”又称经验课程、“儿童中心课程”,一般是指以儿童“活动”的动机及线索来组织的课程形态。杜威、陶行知等认为传统的学科逻辑不能激发儿童学习兴趣,从而主张以儿童生活为中心组织课程,以满足儿童当前的学习需要和兴趣。在活动课程的概念里,“活动”具有强烈的儿童主体性,但是其意涵与“生活”概念较为接近,是一个十分广泛的范畴。换言之,“活动”并不专指“劳动”。

故在教育话语情境中,活动、实践、劳动之间,除了包含(前者包含后者)关系,三个概念还有因为使用的教育情境而产生的特定意涵。劳动是学生参与的社会实践活动的形式之一,劳动、实践两者的重点都指向教育活动所要养成的素养目标,具有一般或者普通教育的意涵与教育价值,而活动则是指儿童生活与学习的一种形式,指向教育活动的形式、结构安排等。

二、劳动精神、劳动价值、劳动素养

(一)劳动精神

“精神”一是指“人的意识、思维活动和一般心理状态”,另外是指“(人)所表现出来的活力”和“活跃、有生气”。劳动精神,则主要指人们对劳动的热爱态度以及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积极人格气质。前者包含对于劳动价值的认识、对于劳动的正向态度以及对劳动者、劳动过程、劳动成果的尊重等。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要在学生中弘扬劳动精神,教育引导学生崇尚劳动、尊重劳动,懂得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道理,长大后能够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即指前者。后者是指对于劳动热爱的态度在劳动主体身上的体现,包括劳动者身上所具有的对于劳动的积极评价、敬业态度、积极性、创造性等。在日常生活中,劳动精神的学习常常与向劳动者尤其是向“劳动模范”的榜样学习联系在一起。

(二)劳动价值

价值,在经济学中指体现在商品里的“社会必要劳动”,劳动价值的目的是使使用价值产生增值。在哲学中,价值概念则与对事物之于主体作用的主观评价活动联系在一起,“价值是客体向主体呈现的意义”,故与“价值观”密切相联。英文的Value(价值)也有上述两种意涵。除表达事物有用性这个意涵外,价值又与“评价”“价值观”紧密相关,例如西方重要的教育理论之一“价值澄清理论”里的“价值澄清”,实际上是指对于个体“价值观”的澄清。在教育情境中,劳动价值主要包含“劳动的价值”和“劳动对教育的价值”两个维度。前者指向劳动对于人类生活的有用性及劳动的社会意义,后者则是指劳动对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意义。在教育活动中,“劳动价值”与“劳动价值观”是两个相关联但是指向不同的概念。“劳动价值观”不是指劳动本身的价值(劳动价值),而是人们对于劳动价值的主观认识。当人们日常用语所说要帮助学生确立“劳动价值”时,实际所指为培育学生的“劳动价值观”。而由于“劳动价值观”是指“人们对于劳动价值的主观认识”,是对劳动价值全部主观评价的抽象,培育“劳动价值观”比培养“劳动精神”涵盖的范围更广。

(三)劳动素养

虽然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常交叉使用,但“素养”与“素质”却是不同的概念。“素质”一般是事物本来的性质,具有先天性,心理学中的素质是指人的神经系统、感觉器官上的先天特点等。而“素养”则是指人的日常(即“素”)修养(即“养”),主要指向后天养成的人格品质。“素质”是中性的、描述性概念;“素养”也有描述性,但常常是规范性概念,具有价值的正面性,故“素养”在很多场合与“教养”可以是同义词。当人们说某人没“素质”的时候(实际上是一种概念的误用),并非说某种先天品质的缺失,实际所指乃是正面的“素养”或者“教养”不够。劳动素养,指经过生活和教育活动形成的与劳动有关的人的素养,包括劳动的价值观(态度)、劳动的知识与能力等维度。同时“劳动素养”也具有规范性概念的特征。说某人具有“劳动素养”,实际上指某人具有“好的”劳动素养(教养)。一个有良好劳动素养的人,一方面应当有对于劳动价值的正确认识及积极态度,另外一方面一定也有对于劳动的理论知识与劳动的实践策略的娴熟了解和掌握,有良好的劳动习惯。故广义的“劳动素养”包含“劳动价值观”,狭义的劳动素养则专指与劳动有关的知识、能力、习惯等。

三、劳动教育概念的基本内涵与基本特征

综合以上概念分析,我们大致可以勾勒出如下劳动教育概念的基本内涵与基本特征:

(一)劳动教育的基本内涵

“劳动教育”是以提升学生劳动素养的方式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活动。由于“劳动价值观”是劳动素养的核心内涵,“劳动教育”也可以定义为是以促进学生形成劳动价值观(即确立正确的劳动观点、积极的劳动态度,热爱劳动和劳动人民等)和养成良好劳动素养(形成劳动习惯、有一定劳动知识与技能、有能力开展创造性劳动等)为目的的教育活动。

在劳动价值观方面,劳动教育要努力帮助学习者:其一,确立正确的劳动观点、积极的劳动态度(即具有“劳动精神”),拒绝“好逸恶劳”“不劳而获”等错误的价值观;其二,形成尊重、热爱劳动过程、劳动成果和劳动主体——劳动人民(“劳动精神”的体现)的价值态度。

在养成良好劳动素养(狭义)方面,劳动教育要特别强调:其一,促进学生具备一定劳动知识与技能,成为全面发展的人;其二,发展学习者创造性劳动的潜质,成为新时代所需要的创造性劳动者;其三,形成良好的劳动习惯,成为“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的有尊严、有教养的现代公民。

(二)劳动教育的基本特征

劳动教育作为以提升学生劳动素养的方式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活动,有如下基本特征:

第一,劳动教育具有普通教育的特征。亦即,劳动教育旨在落实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具有普通教育的属性。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开始,“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等劳动教育命题的着眼点就在于培育在体力、脑力上均获得全面发展的人。劳动教育具有立德、益智、健体、育美等较为全面的教育功能。因此,虽然职业教育往往包含较多的劳动教育成分,但是劳动教育却是覆盖不同教育类型的教育形态,职业教育、普通教育、大中小幼不同学段的教育,都要开展劳动教育。而由于这一普通教育的属性,劳动教育在基础教育阶段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

第二,劳动教育具有价值教育的属性。如前所述,劳动教育区别于当代社会以发展基础技术能力为核心目标的“通用技术教育”等概念。劳动教育所要培育的劳动素养,当然包括形成劳动习惯、有一定劳动知识与技能、有能力开展创造性劳动等,但劳动价值观才是劳动素养的核心。虽然劳动教育的开展离不开具体的劳动形式以及专门劳动技术的学习,但真正健康的劳动教育则应当特别注重核心目标的达成,即努力帮助学生确立正确的劳动观点、积极的劳动态度,努力帮助他们形成尊重、热爱劳动过程、成果和劳动主体——劳动人民的价值态度。

第三,劳动教育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与社会属性。由于人类劳动的形态处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之中,劳动形态也在不断变化,具体表现为脑力劳动的比重不断增加、新形态的劳动不断形成。所以劳动教育包括参加体力劳动,但又不能狭隘理解为简单的体力劳动锻炼。劳动教育应依据劳动形态的演进而与时俱进。创造条件让学生参加服务形态的劳动、创造性劳动等,形成当代劳动教育的新方向。此外,劳动价值观形成的基础是社会大众对劳动价值的真实确认,若社会没有尊重劳动的分配机制与舆论氛围,学校的劳动教育必然孤掌难鸣,难有实质成效。因此,学校必须与家长和社会携手合作才能取得劳动教育的实效。

综上所述,对于劳动教育相关概念以及劳动教育本身的上述分析对于今后劳动教育的开展有几点方向性的启示:一是劳动教育不等于一般性的活动、实践等,劳动教育要义在于通过劳动培育受教育者全面发展的人格;二是劳动教育不等于具体劳动技术的学习,劳动教育当然包括劳动技术的学习,但劳动教育的核心目标应当是劳动价值观的培育;三是劳动教育包括但不等于体力劳动锻炼,那种有意无意将劳动教育等同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学工、学农”等劳动教育旧形态的思维,已经无法适应21世纪中国全面改革开放的社会实际。在当前形势下劳动教育应当大力倡导,但劳动教育要落到实处,其观念与实践无疑都应当与时俱进。

 

责任编辑:桑尔璇